中北深夜故事——吴婆婆的故事

世上有太多的人和事,太平凡,可又总能回想起来。今天的中北深夜故事,我们就来说一说一位老太太的故事。


吴婆婆是小学老师,我爸爸的同事。据说她只有初小文凭,初小就是小学三年级。在新中国建国之初,三年级的人已经可以当老师了。


每个人都会对某种类型的人有一种定型的记忆,吴婆婆就是我记忆中标准的老太婆,甚至让人无法想象她年轻时是什么样子。我九岁集火花时,经常骚扰邻居。吴婆婆的两个孙女比我大一点点,所以吴婆婆家我也经常去。吴婆婆瘦弱而惊谨,矮小而多疑。对于任何事物总有一种惊慌,眼神总是在躲避且闪烁。


吴婆婆并不喜欢我,因为我打呼噜已经影响到了她睡觉。我们当时住在学校里,我家和她家都是住在老教室改造成的瓦房里,虽说我们是邻居,但中间还隔着两家人,大概离了二十米的直线距离。但据说我打呼噜已经可以让这个小老太婆夜不能眠。


我九岁当然不能理解,我四十岁的时候,也陷入了严重的失眠。如果我的邻居小孩也让我睡不好觉,我一定会用布做个小人,写上他的名字,然后拼命用小针扎它。而吴婆婆仅是表达了对我呼噜的抗议,从未有任何行动,还给了我不少火柴盒,说明她的心地比我善良。


吴婆婆也有往事,我是后来听说的。说是当年有个农村妇女极恨自己丈夫,一次和吴婆婆聊天的时候,吴婆婆无意间提起老鼠药是可以毒死人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村妇回去后就真的搞了点老鼠药把丈夫搞死了。毒杀这件事情,自然瞒不过警察,审问村妇时,村妇一口咬定是吴婆婆教唆她的。吴婆婆被牵连进去,被判了三年劳教。这件事情真相如何,已不可知。总之,人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总是会有些改变。



吴婆婆劳教释放后,回到了学校继续教书,她也曾教过我一个学期。好像是小学一年级时教点汉语拼音什么的。我还没上到中学,她已经退休了。因为她孙女的原因,我经常到她家玩,有一次我去的时候,看到有一把剪刀,就手闲的拿起来空剪一下。结果引起了她孙女的惊叫,同时她也过来教育我说:剪刀总有一定的寿命,你空剪一次,就让这个剪刀无谓的磨损一次。我只好认真的道了歉,但以后就基本不到她家玩了。


后来学校分了房子,大家就不住一起了。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差不多我也十八岁了,我骑了一辆自行车路过一座桥边,吴婆婆坐在桥边的人行道上,面前放着一个木箱子,里面放着一些香烟在出售。吴婆婆更苍老了,手腕已经干细到卷不住袖子,任由袖子在风中乱飘。她的眼睛干枯无神,一脸的寂寞似在回忆什么,又象在等待无尽的空虚。虽然我知道她的生活是有退休工资保障的,但看见她这个样子,还是忍不住有些心酸。


我没有停留太久,但忍不住回头看了几次,吴婆婆坐在桥边越来越小的离去。


昨天不小心想到了吴婆婆,就忍不住想以白描的方式写一写她,但功力不够,写了很多,也许没抓住要点。这本来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故事,吴婆婆的一生,平凡到没有一点教育意义,简单的悲喜,简单的人生,不求显贵于人前,不求闻达于天下,甚至想要平安都难如愿。


如果每篇文字必须是有意义的,我只能说:她的伟大来自于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平凡,对比下来,我的渺小在于我并不知道自己渺小,这也许不是很好的总结。也许这篇文字也会让你想起从前某个人某件事,也许这也不重要。或许回忆也是种审美体验。


剑指云南十一年,笑谈云南楼市风云。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6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