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说昆明:战火纷飞中 大师陈寅恪与云南的故事

“思想之不自由,毋宁死耳。”是陈寅恪先生的名言,陈寅恪先生与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一起被列为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的大师,说到清华和陈寅恪先生,就一定要说到西南联大,说到陈寅恪先生在云南那段峥嵘岁月里的故事。


陈寅恪先生


跋山涉水到云南蒙自


1937年是中国历史上很重要的一年,国共两党开始合作共同抗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开始长征保学之旅,三所大学先是迁到长沙,组建了长沙临时大学,陈寅恪先生便在当时的长沙临时大学为学生讲授“魏晋南北朝史”“魏晋南北朝隋唐史研究”课程,陈寅恪先生的课受到了学生的热烈欢迎,很多学生也因为陈寅恪先生的知识课堂启蒙,从此喜欢上了历史这个学科,并从其他系转到了历史系。


随着战事的深入,长沙临时大学办学不足三个月,就时常遭到日军的轰炸,无法继续办学,国民政府教育部决定将三所大学迁往昆明,组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陈寅恪先生便带着家眷,开始西迁昆明的艰难路程,当时西迁的学校分为三路,而陈寅恪先生是带着家眷自己前往昆明,所以迁徙的路程异常辛苦,他的女儿回忆到那时候的迁徙“就拿搬家,拆家,建家来说,已近二十次。”


陈寅恪先生一家在迁移时,乘汽车经衡阳、桂林、梧州抵达香港。因夫人唐筼心脏病发作,他只好将一家安顿在香港,经过越南到达云南,当时西南联大的文、法、商学院校区设在蒙自,陈寅恪先生便在蒙自开始教学工作。


陈寅恪先生在云南合影


蒙自课堂 “南渡”故事抒发忧国之情


在蒙自开课,对陈寅恪先生来说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从长沙出发时,他曾委托友人保存一些书籍,并嘱咐将书籍寄往昆明,还未等书籍寄出,长沙便遭遇大火,他的这些书籍也在大火中被毁。在进入越南时,陈寅恪先生又遭遇小偷,丢失了两箱书籍,这些书籍都是与讲课有关的,没有书籍就难开新课。


陈寅恪先生一方面请人四处借书,一方面凭着记忆,临时开出新课如《支愍度考》,这门课讲的是晋人南渡的事,与三所大学的师生南渡西迁到湖南、云南相对应。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碑文中曾说到中国历史上三次南渡,“稽之往史,我民族若不能立足于中原,偏安江表,称曰南渡,南渡之人,未有能北返者。晋人南渡其一例也,宋人南渡其例二也,明人南渡其例三也。风景不殊,晋人之深悲……”此次三所大学师生南渡到云南,是中国历史上的第四次南渡,是因为日本的侵略,此前历史上三次南渡都未能成功北返,而这次南渡是否能成功北返呢?这门将历史与现实结合在一起的课,具有很强的现实性和深刻性,表达出陈寅恪先生对战争、对日本侵略者的愤恨,以及对未来是否能成功北返的忧虑,更加激发学生们的爱国热情。


西南联大学生活动


战火中的峥嵘岁月


在蒙自教学三个月后,西南联大蒙自校区便迁往昆明,陈寅恪先生也随之来到昆明,住在青云街靛花巷三号,这里是“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和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所在地,也就是在这里,陈寅恪先生为研究生开设了“两晋南北朝史”课程,每周两小时,全年4学分。在讲课前,陈寅恪先生把要讲的史料写在黑板上,然后闭着眼睛讲课,他说这是一种“无我无他”的意境,不加个人色彩,尊重历史事实,全由历史来说话。


在西南联大时期,陈寅恪先生在上课之余,不是埋头读书,就是在油灯下著述。他用自己省下的钱,购买了一部中华书局排印的《新唐书》,挑灯夜读,写批注,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左眼视力下降很快。在工具书不足,视力不佳的困难下,陈寅恪先生写出了《唐代制度渊源略论稿》,为我国的唐代史研究做了重要贡献。


陈寅恪先生与家人合影


昆明时常遭到日机轰炸,不得安宁。在探知日军飞机起飞将到昆明时,昆明五华山立即发出“预警警报”,飞机临近昆明时,发出“紧急警报”,敌机飞走后,发出“解除警报”。因此,昆明人将躲避飞机袭击称为“跑警报”,当时的陈寅恪先生视力紧靠左眼,对于他来说,躲避空袭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每次跑警报了,常常是傅斯年拉着他跑,也有学生或者是年轻的教员拉着他跑。到了防空洞里,陈寅恪还说出一对联:“见机而作,入土为安”,短短八个字,将惊慌逃避空袭求生的事情表现的很幽默。


有事没事侃大山,聊聊云南那些事。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