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象的城市

关于大象的城市

 

 

 

     城市常常沉睡,偶尔在午后醒来。

     阳光斑驳,凤尾摇曳,一头大象走进了城市,街道宽广空阔,老旧的小区里传来一阵琴声,窗台上长了铁皮石斛,万年青垂下了浓密长发,一个椰子,摇摇欲坠。

    大象沉重的脚步,罗非鱼晒着肚皮,湖里长长的白条,露出青色的脊背,是水里的蝴蝶,盘旋,追逐,纤长,这是南国的安详,南国的寂寞。

     阳光无边无际,森林茫茫荡荡,江水悠悠流淌,大象沉重的喘息,少女蜻蜓般的轻盈,市场里的老妈妈,卖着一万种美味,烤蜻蜓的翅膀,烤山猪的脑袋,刚砍下山来的菠萝,金灿灿的香蕉,大象走进了市场,顿时感受到了生活的甜蜜与轻盈。

    虽然背后也有铁链和枪口,无时无刻不在瞄准着不合这个时代,这个场合的巨兽,城市侵占了一切,不属于这个城市的,便是异类,怪物。

大象曾经在野外自由生长,自由奔跑,未曾想到,世界越来越小!

人们在别处毁坏山水,却又想把山水搬进城市,他们把水引进来,水就死了,变成枯萎的绿色,变成水的尸体展览。

把石头搬进小区,把树搬进小区,把小鸟也搬进小区,把大象搬进小区……

穿着粉色西装打着黑色领带的人们发着传单,“你看我们的小区,只要两万块一平的大象小区,大象小区,两万块一平,在北上广,你买不到一个卫生间,而在我们的小区,有大象只要两万块一平。”

大象浑浊的眼睛已没有眼泪,小象锁上沉重的链子,跳舞,点头,敬礼,孩童们朝它大喊大叫,扔东西,坐在它的头顶,有的吓得哇哇大哭,有的开怀大笑。

如果表演的是人类的孩子,他们也会这么开怀大笑么?

是的,有时候是,大象心里想着。

马戏表演里,也有人啊。

 

午夜热带雨林的大雨,纷纷扬扬,点点滴滴,哔哔剥剥的打在窗户上,打在车窗上,在灯光的照射下,仿佛整个世界的雨铺面而来,整个世界的蝴蝶扑面而来,纷纷扬扬,拥抱着你,转眼变成银色的,白色的瀑布,哗啦啦倾盆而下。

转眼雨停了,芭蕉滴着水,椰子滴着水,菠萝蜜滴着水,万年青像刚洗过的长发,炎热的世界清凉了下来。

细小的灯火,长长的隧道,像蟒蛇的肚皮,鳞片,光滑,冰凉。

夜里隐隐传来孔雀的鸣叫,夜里十万大山沉寂无语,黑暗中隐藏着什么凶猛怪兽。传说孔雀远古时最恶,百十里张口吸风,人兽巨蟒,囫囵吞入,如来佛也曾被它吸入肚中,恐被它污了身体,从它背上开口出来,要杀孔雀,伤孔雀如伤佛母,封了孔雀神位。

 如今看到的孔雀看着人畜无害,羽毛漂亮,吉祥,喜庆,祥瑞的样子

天空中飘下一根蓝色的羽毛,末梢像一只漂亮的眼睛。

人们把宴席摆成了孔雀的模样,有烤五花肉,烤猪脸,干巴,蘸酱黄瓜,水蕨菜,烤罗非鱼,菠萝饭,腰果,撒撇,花生汤沾水等等,吃的时候点一个烟雾弹类东西,白雾缭绕

吃得越来越花哨,饭菜越来越无味。

不如钻进寨子里一个竹楼,砍开一个椰子喝汁,老傣族走进厨房烧烧烤烤,又热锅炒几个菜,吃得大汗淋漓,浑身充满了气力。

饮一些米汤状的甜米酒,在竹席上敞着胸怀睡一觉起来,觉得可以赤膊入林捉蟒打虎,这是食物给予的力量。如今见了食物反胃,油腻,厌烦,油肚,高血压,大象走入城市,百般不适。

 

 

一个城市有了江,便多了三分风流。

江上有船,汽笛一响,很像远方。

那些江上跳舞的姑娘,扎着头巾走江湖的人,到老挝,缅甸,泰国,随着江水进入大海,如果明朝多努力,云南是不是会有海岸线?当然这些都是米酒喝多了的话语。

如今的开拓,不再是驱赶着三万火象兵,举着刀枪林立,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可以合作,可以经济,互惠互利,也有我们的海岸线,乘着火车,乘着飞机,或者划着船,到海边去玩,云南十万大山,原来离海并不远。

大象也可以走到海边,东南亚三国,以象为吉祥,愿大象踩过的地方,步步生莲,直到海边。

江水悠悠,风平浪静,有人在捞青苔,晒干,压扁,烤熟以后,是傣族菜系的一个名菜。

有人在钓鱼,有人下水游泳,江水偶尔也会带走人的生命,依然有人捕鱼,有人游泳,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像江水悠悠流淌。

黄昏的某个时候,如果你蹲下来,会看见波光粼粼,再仔细看,一些细小的鱼儿在波浪上跳跃,银光闪烁,细小如针。

外省人捕鱼,连籽鱼都不放过,问外省老妈妈:你来到这里,山包容你,水包容你,你渐渐也会成为本地人,但这样捕鱼把鱼都捕绝了,以后怎么还有鱼。

老妈妈瞪了我一眼:关你啥子事哟!

她的几个儿子拎着一些河蚌过来,放进大桶里煮,腥臭无比,成千上万的蚌壳,密密麻麻,只煮得几碗蚌肉。

让人疑心,见了大象,她们都能举着叉子把它分而食之。

大象皮能治胃痛,可是治不了贪婪。

象牙洁白如玉,既不能果腹,也不能治病,只是一个无聊的炫耀,就让它们糟了殃。

 

新闻说野象出来伤人,新闻说河水冲翻了房子,冲毁了农田,新闻说……

大象叹息一声,伤人之地,本是大象的地盘,冲翻了的房子和农田,本来就是大水过的地方,人们先是捞沙,捞着捞着,就盖了房子,种了香蕉和西瓜。

人们先是采摘野果野花,采着采着就盖起了寨子,大象吃的越来越少,走动的地方越来越窄。

这是王小波黄金时代里动情写过的南国,那些蒿草,那些蓝天,仿佛依旧,王小波身材硕长,骨骼高大,也像一头沉默的大象。

总而言之这并不是一个大象宜居的时代啊。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明峰摄影 0

深度好文!

05月07日 20:39

05月07日 15:42

屠一 0

想起了小飞象

05月07日 11:10

彩龙社区 0

您的作品被推荐至社区首页焦点图,感谢支持。

05月07日 10:30

少女维特 0

可怜的大象。。。很不喜欢看动物表演,他们应该属于大自然

05月05日 15:3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6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