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的石头会唱歌

千年的石头会唱歌

——浅说赵鹤清与庾恩锡的友情和成就

文/南天



据《鼎建大观公园碑记》载:民国十九年(1930年),云南省主席龙云嘱时任昆明市长庾恩锡,修葺近华浦(即大观公园),庾恩锡特请园艺大师赵鹤清协助。“仿西湖之白堤、苏堤,则三桥鼎峙”,修筑长堤,环浦可通人行。“增一榭,如秋月平湖”,大观楼前“峙三塔,如三潭印月”……

同时,龙云“嘱鹤清垒石为山,名曰彩云崖,因彩云见于白崖(在今大理凤仪一带) ,为云南得名之始,故以颜之,爰于崖顶建石厂(厂,音“庵”,石窟),祀奉观音大士”(见赵鹤请《彩云崖观音大士石厂记》)。庾恩锡1930年主持修建大观公园,以“西湖十景”为蓝本,近华浦形成了当前所见的主要景观……

也就是说: 1930年,云南园艺大师赵鹤请与昆明市长庾恩锡正式合作,由此创作了大观公园“彩云崖”这一宏伟景观。

赵鹤清(1865年-1954年)字松泉,别号瘦仙,云南姚安光禄镇人,出生在一个官宦世家,其父官至河南汝南道员。他从小跟随父亲周游国内外,“东渡瀛浙之岛,北游燕赵之都,南揽六朝之风,西采三峡之胜。”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赵鹤清乡试中举,本想考中进士后再步入仕途,后因清廷废除科举,被派到八旗高等学堂担任美术教员。

辛亥革命后,赵鹤清回到故乡云南,先后担任过他郎厅(今墨江县)长官、澜沧县县长、盐丰县白盐井场知事等职。赵鹤清自幼就热爱祖国的大好河山,成年后又迷恋上书画、篆刻、诗词和园林盆景艺术。早在1915年,他创作的美术作品和工艺品就荣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一等奖和金质奖章。退出官场后,赵鹤清更是将全部心血献给他喜爱的文学、艺术,云南的许多市县都留下了赵鹤清的匾联和其他艺术杰作。

庾恩锡(1886-1950年),字晋侯,云南墨江人,自幼喜爱园林建筑,留日期间即攻读园林建筑。因其胞兄庾恩旸,与云南省长唐继尧系留日同学,1913年以后,长期在唐麾下担任高级军职,1918年2月在黔遇刺身亡。1920年,唐继尧爱屋及乌,让其四弟庾恩锡出任云南省水利局长。

庾恩锡厌恶官场生活,不久辞官,继而开办实业。于1922年创办了当时省内规模最大的的“亚细亚烟草公司”。为纪念云南“重九起义”,特生产“大重九”香烟,曾经兴盛一时。但支撑了数年之后,仍旧难与和英法外烟抗衡,且负债累累。此时,担任云南省主席的龙云,知道庾恩锡有一技之长,特请他出任昆明市长。

1930年初,庾恩锡出任昆明市长后,发挥专长,对市内所属的翠湖、古幢、金碧等公园,或培护,或改建,均有很多建树。特别是邀请到云南书画名家、园艺大师赵鹤清襄助后,重新设计、扩建了大观公园。而此次扩建中,“彩云崖”的制作,是最为成功的一笔!


彩云崖造型雄伟,构思奇特,共有三条明道两条暗道,供人攀登。且蹬道明暗交错,犹如迷宫。供奉观音大士的“石庵”,就设在崖顶上。当年有人统计过,彩云崖最多时可容纳200多人攀登。此崖的规模结构,不仅在云南首屈一指,在全囯也并不多见。

张佐先生有文章介绍说: 赵鹤清先生受云南地方当局之请,奉命在大观楼公园内垒建一座假石山。他接到这任命后,便收拾行李、告别家人,带着孙子赵献锴住到了近华浦,这一住就有半年多。这段时间里赵鹤清表面上什么事也不干,每天带着孙子游山玩水、访古探幽。他时而眺望远山,时而凝视湖水,时而细观行云,有时一望就是几个小时。他的孙子不解其意,有一次大着胆子问道:“爷爷,省里叫您垒假山,您怎么老是带着我瞎跑,到了好玩的地方,又不见您带我玩一玩,常常站在一个地方发呆!”赵鹤清哈哈一笑道:“你懂什么!我观真山,以定假山之脉胳气势;看行云,以塑假山之神态形状。我将自然的山势、云态,精选、提炼,描绘成图,作为下一步选石垒山的蓝本。”

  假山的蓝本绘制告一段落后,赵鹤清便开始在滇池的四周亲自搜寻石料。他跋山涉水四处搜寻数月,终于在滇池沿岸寻找到了一些较为理想的石头。叠垒石山要求石头的种类统一,切忌用不同种类的石头叠垒同一座假山。然而,这一原则真正实行起来也是很困难的,就连苏州很有名的拙政园,有几座假山因同时使用了太湖石和黄石两种石头,成为了垒石大师眼里的败笔。这种教训赵鹤清当然是牢记于心的,因此他常常忍痛舍弃一些形状很好,却石种不同的好石头,坚持挑选同一种类的石头垒山。

  清代末年叠垒的一些假石山,往往不太注意石峰的整体轮廓,仅在洞的多少与大小方面下功夫。赵鹤清认为这是本末倒置,叠垒假山更应该注意外部的造型。因此,赵鹤清设计、叠垒的大观楼假山,山体内部结构空、通、透俱备;山体外部则造型雄俊,东部主峰陡峭险峻,西边山峰逶迤蜿蜒,富于动态的均衡美,真可谓既可以观赏,又可以游玩。大观楼的假山,不像很多园林中的假山那样,只有一条或曲折或笔直的山路到达山顶,游人只须沿着山路拾级而上,不一会便能爬到山顶。大观楼的假山,洞口多,道路多,岔道更多,既条条道路通山顶,又条条道路入迷宫。其道忽暗忽明,忽高忽低。攀登大观楼的假山,既能引发游人的好奇心,又能满足游人的成就感。

  叠垒假山时,赵鹤清已经60多岁了,但他仍亲临工地,指挥施工。堆垒假山不但要石头的种类统一,而且还要求每块石头的颜色深浅一致,相邻石头的纹理相同。只有这样,才能使人感觉整座假山浑然一体、统一协调,不然就会使人感觉杂乱无章、支离破碎。赵鹤清对石工的要求一丝不苟,几近苛刻的程度,凡石色不同,纹理迥异的石头,都被赵鹤清细心地挑出,留着叠垒其他零散的小景。

1930年年底,历时半年多后,被命名为“彩云崖”的大观楼假山,终于在一片赞叹声中竣工。面对着浸透着多年心血的这件杰作,一贯谦虚、谨慎的赵鹤清也踌躇满志,他在“彩云崖”的东侧刻写了一首自撰的《彩云崖歌》。其歌曰:“吾家住在彩云深,彩云朝暮荡胸襟。彩云自来还自去,云来云去皆无心。我爱绘彩云,亦爱垒白石。有时看云峰,认白石之迹,云峰石迹咸所适。石乃云之根,云为石所喷。石有纹,云有痕。云即可为石,石亦可为云,云耶石耶两无分。我积数片石,幻作云之态,勿谓彩云无定形,遮莫彩云时时在。”

抗战时期,日本飞机常投炸弹在大观楼附近,彩云崖仍旧巍然屹立。有人说:是赵鹤清设计得当,虚实相间,使此崖有抗震能力。也有人说: 是观音大士坐在崖顶上,施展法力,护佑着彩云崖,所以此崖如如不动。


大观公园里,仅仅只有彩云崖”这一杰作吗?当然不!大观楼周边,还有赵鹤清制作的其它几件小品虽说是小品,但其造型也颇为可观,这可能与赵鹤清的素描本《滇南名胜图》里的那些奇特的自然风景有关。假如园林艺朮也“有道可循”的话,那便是“道法自然”!


在这一次合作中,赵鹤清与庾恩锡结下了深厚友情。在大观公园的长堤、水榭、三塔及“彩云崖”工程结束后,“昆明市太华、圆通公园工程处”正式成立,龙云仍命庾恩锡兼任工程处主任。庾恩锡仍请赵鹤清为助手,在两个公园内广植花木、增建院舍、访求和保护古迹。圆通寺中现存的唐代“元封题崖”,即此次重修时发现而见知于世的,这是赵鹤清与庾恩锡对昆明园林建设的又一贡献。


庾庄,又名庾家花园,是庾恩锡的私人住所,位于大观公园南侧。现并为大观公园管理,称“南园”。虽然主体建筑“晋侯楼”属损毁后重修,其它设施也改变了很多,但园子后面的石牌坊、假山和一些植物还依然存在。如赵鹤清磊筑的假山和庾庄磊石歌石刻,还依然存在。园中主要景点还有赵鹤清所题的寻芳深处牌匾;石船舫以及古码头和晋侯楼等。


磊楼,又名空谷园,是庾恩锡的另一私人住所,位于滇池西岸。地属昆明市西山区海口镇白鱼口村,解放后归云南省工人疗养院使用。该楼建于1935年,即大观公园的系列改建工程完成之后的第五年。“空谷园”内的主体建筑,用方圆大小不等的天然岩石叠砌堆成,故名磊楼。是典型的仿法式建筑。赵鹤清在“空谷园”的主要作品有: 挖掘并书题了“葡萄泉”,堆砌并书题了“抱残守缺”石坊。   


从上面的文图资料来看,赵鹤清与庾恩锡的交情,不仅深厚,而且还大有作为,在园林建筑与园林艺朮两个方面,可谓互为表里,相得益彰。


关于赵鹤清先生的事迹,可参读本人所撰的《松虬鹤舞  石透泉清》《亦诗亦史  弥足珍贵》等文。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糊涂老马 0

文图并茂,美不胜收!增长知识,感受才情!

05月07日 19:48

05月06日 09:05

南天 0

自点一赞

05月06日 08:3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