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五章 昙花开时

大门在我身后咿咿呀呀地关上,婆婆的声音轻轻飘过来,“惢, 惢,能看见壁画?”我点点头。“惢真了不起,没几个人能看见这壁画呢!惢看见什么了?”

“有湖有鸟,有山有水很漂亮,有小船过来。”我听见纤细的声音从我嘴里传来,让我有些不安。这,是我的声音?

“那么,我们到里边去,小船还有一阵才能到,惢的妈妈去了好地方呢!”婆婆温暖的手放在我的肩头,她的声音有些异样。

抬头看看她,她也让我不明白,此时的婆婆看上去并不老,没有婆婆的样子,腰背挺直,四十多岁的样子。明亮的眼睛,温和的相貌,一身道袍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在身上。

我用裹着绷带的手试着去抓她的手,她的手是温暖的,她是婆婆,和我平日里见的不一样。

照壁后面传来桐桐的叫声,转过照壁,院里花木扶疏。但是,除了我熟悉的那几棵老桃树和茶花树,其它的我从未见过,高大的紫藤坠满花串,空中弥漫着淡淡的香味,时不时飞过我从未见过的美丽鸟儿,各色花卉葳蕤茂盛,品相非凡。天空明亮柔和,色彩绚丽。院墙消失了,几株高大的古树变得更加高大,目不可及,树冠郁郁葱葱,不时从里边飞出美丽的鸟儿,蝴蝶。空气中飘散着细致柔弱的丝丝缕缕,端头的小花晶莹剔透,让人平静。一朵小花飘到我眼见,我伸手接住它,它却在落到我手心的一瞬间,化成晶莹的露珠,很快消失了。美丽的幻境也在这一刻远去,消失了……

“惢啊,惢是个特别的孩子,惢那么努力,天地都感动了呢。”婆婆拍拍我的肩,温柔地说,“能和惢一起看见这样的景象真好。”

婆婆也能看见这个世界?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到这个世界去?母亲现在,是不是在这个世界里?

母亲在哪儿?世界又暗淡下来。叹口气,到如今母亲没有来看过我,却在她离开后,鬼鬼祟祟,凶恶丑陋的怪物们更多了。有时出门就在石阶下等着我,上学的路上更是数都数不过来,没有四肢却又爬的飞快的独一只眼睛的爬虫。黏黏糊糊,一张大嘴的蛞蝓,随时会扑上来的,长着满头眼睛的蛤蟆。地砖缝隙里突然冒出来枯骨嶙峋的手,随时要把人拖进火坑的奇怪爪子……

为什么我要留在这个世界?母亲为什么要我,好好在这个世界生活?明明我看见更好的世界!

坐在正殿的台阶上,看着春光里飘摇的桃花瓣,头上茶花如火如荼,静静想着我的心事,午后的景象多美啊,这一定就是人们说的美了,我猜。母亲在不在那里呢?为什么我会看见呢?母亲还会不会来看我呢?我做成米糕了,婆婆说,来买的人都说要卖相有卖相,要味道有味道,卖得很快呢。抬头透过茶花树的枝叶和花朵,蓝色的天空,蓝的寂寞,偶尔飘过一片云,枝头的绿叶,火红的花朵。温暖的阳光把今早春雨里带着的,冰冷的寒意变成暖暖的香气……

硅胶墙那边的世界也有美的时候,中午老师和带桐桐过来的人,帮婆婆收拾蒸糕店的时候,也飘着旁人看不见的优昙花。桐桐现在乖巧地躺在我脚边,通过它,我能感到那个世界的温度,我的手有些隐隐的灼烧,原来,痛,是这个样子……

今天是母亲的七七,她真的要离开了,而前面的日子,我一直没再见到她,她忘了我吗?就像我,不记得她。

云彩来了又走了,天空暗了下来,婆婆把晚饭放在小托盘里,搁在我的膝上。桐桐用舌头舔着我的脸,发出轻轻的哼哼,提醒我吃饭。托盘里有一双筷子,一把勺子,依稀记得,第一次自己吃饭的情形,从前母亲用勺子舀起碗里的东西塞到我嘴里。婆婆也是这样,也许,我该试试。于是我试着拿起勺子,它并不那么好使,我舀不起碗里的东西,还洒了一身。停了一会,再试试,这次洒的少些,试过几次,我能把勺子放到嘴里。偏殿里又是光华璀璨时,在那些华丽的星宿离开壁画飞向夜空时,我勉强吃完一半碗里的食物,另一半撒的到处都是。今晚,我自己不慌不忙地吃完饭,碗里、托盘里干干净净。

婆婆看我吃完,拿走托盘,带我回到屋里,给我换上孝服,“惢,今天真能干,自己吃完饭,惢啊,一会和妈妈好好道别,告诉她你能照顾自己了,让她别担心好吗?”

我看着婆婆,她又不像平日的样子了。

穿好衣服,婆婆带我来到合欢树下,祭桌上已经放好各色水果,还有一盘我做的米糕,铜炉里香烟袅袅,烛台上火苗悠悠。月光透过树梢洒下来,清朗明亮。合欢树下一株昙花,此时枝头花蕾含苞待放,它是母亲从散了的花市上,捡来一片枝叶插活的。记得种下它时母亲说过:“惢,妈妈种下这花和你一起长大,等它开花时,惢也能说话了吧?”可是,它开始打花苞时,母亲却离开了。

从我和母亲种下的茉莉丛上,剪下几朵开得最美的,从作业本里挑一本我写得最好的,花搁在乘着水的盘子里,我的作业本、考卷一一在火盆里,和钱纸一起化成青烟飘散在合欢树浓密的枝叶间。婆婆不断往火盆里放纸钱,在模糊的烟雾中,那株茂盛的昙花悄悄打开花苞。一片片洁白温润的花瓣安静地舒展开来,月光中泛着淡淡的光辉。

“惢……”我听见似曾相识的声音,从合欢树下的阴影中传来,我记得这个声音,我等这个声音,依稀熟悉的母亲的声音!

不等我站起来,母亲穿过盛开的昙花出现在我面前,她不在是那个瘦弱,脸色蜡黄,双眼布满血丝的母亲。她有洁白的面容,温和的眼睛,微笑着走向我。

我听见自己惊喜的声音:“妈……”第一次我把这个称呼叫得那么响亮,我伸手去抓她伸过来的手,我们却碰不到对方!

“惢……”婆婆拉住扑向前去的我,“惢,好好和妈妈说说话,别碰她,她不在这儿了。”

妈妈微笑着看着我,“惢,惢啊,你真是好孩子,妈妈的好孩子……”她眼里却有隐隐的泪光。我却想不出什么贴心的话来安慰她,只好拿起我做的米糕递到她面前,我想说话,却张不开口。

“惢长大了,惢,妈妈真高兴,惢能照顾自己,帮婆婆做事,惢,妈妈真的很高兴!”她依然微笑着,眼泪却落了下来。

“妈,你能不能回来?我去找你?”我听见自己急切的声音。

“不,惢,惢有自己的路要走,等你走完在这个世界上的路,妈妈会一直等你。”母亲看着我温和地说。

“不,我不想,我的路在哪里?我不喜欢这样的路,我要去找你!”我看着她哭喊起来。

“惢的路,是比其他孩子难,可是,惢,你的路也有别人没有的风景。走下去,唯有走完它才能让我们重逢。”母亲看上去十分确定自己的话。

“可是,那么难,我不想要……”我听见自己绝望的声音。

妈妈看着我摇摇头:“惢能看见可怕的东西,可也能看见美丽的世界,惢是会坚强起来的吧?惢能走好自己的路吧?妈妈对惢很有信心,妈妈会一直等你,等你走完自己的路……”

“可是,我能走到哪里去?”我确实看不到路的尽头。

母亲的身影开始变淡:“惢的路,在于做更好的自己,惢的经历会让惢更坚强,成为更好的自己,惢,妈妈相信我们重逢的时候,惢,不会后悔,后悔没有好好走自己的路,后悔没能在这个过程中成为更好的自己。”

“可是,什么是更好的自己,为什么我要成更好的自己?”我的声音尖锐起来,“我明明已经看到喜欢的地方,我明明不喜欢现在的地方!”

“惢……惢不喜欢玲珑观?不喜欢婆婆?不喜欢老师?不喜欢阳光透过合欢花枝叶洒下来的样子?”母亲看着我,“我以为,惢喜欢这些美丽的事情呢?”

“不,我喜欢,可是……”母亲开始变得透明,“不要,别走,什么是更好的自己?”我大声问。

母亲底下头,轻轻地叹口气:“惢,会在将来的日子里知道的。惢,妈妈对我的惢有信心。惢小心地照看院里的花草,照顾路边的小猫小狗。努力做不麻烦别人的人,惢是个好孩子。妈妈有信心,惢……”

母亲身后的昙花开出一朵朵洁白通透的花朵,散发着独有的气息,安静美丽。

“瞧,这昙花开的时候,惢,果然也开始说话了,惢每一天都在努力呢,每一天都做得更好,惢……”母亲温和地看着我,她的声音也变得缥缈起来,她的影子淡淡地消失在盛开的花丛前。我的眼前只剩下无声绽放的花朵,在月光下散发着美丽的光辉。仿佛空气中萦绕着母亲柔和的声音,“惢,会做好的自己,能做好更好的自己……”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6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