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那些散淡的日子:生活没有真相

'黎小桃/文


       虚宁寺占地200余亩,很宽阔,游人极少,像一把豆子撒在田野里,土壤未曾遮掩,却没有踪迹。


       住寺的僧人有几十位,我经常在那里闲荡,很少看到一位两位。他们跟隐身了似的,不知道在哪儿,在干啥。也许在内室打坐,在僧寮睡觉,在厨房嗑瓜子,在佛堂苦读经书,在后院练习武功。我和僧人们,以及几百尊佛们,谁也不理谁,谁也不管谁,对彼此的摒弃与坚守含笑不语,各自安好。


       有天黄昏,冒雨走进虚宁寺。雨水忽大忽小,一会儿是细长银丝,一会儿是断线珠子,老天爷任性得像个娃,女娲娘娘应该打它的屁股。


       我撑着伞轻声唱:“雨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嗓音特别地宁静与安详,平时我说话的音频是——磨剪子嘞!呛菜刀!。


       唱毕,扭脸看见一个苍髯老头,坐在远处的亭子下,呆呆地看着夕阳中的雨珠翻滚落下,老头盈盈有泪。我丢掉雨伞,举起手机“咵嚓”一声,把这幅照片命名为“英雄泪”。想象这位老头,曾经横刀立马,而今褪去铠甲,英雄老迈,英雄黯然,英雄望夕阳——夕阳西下,英雄迟暮垂垂老。


       法国人道主义作家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


       然而生活的真相是什么呢?一个人的原生家庭背景,获得的教育,遭受的境遇,决定了他的精神高度。高度不同,看到的真相也不同。有人看一寸,有人看一丈,有人看百米开外,有人放眼天际。


       生活的真相从来不止一个,探索真相的方式也各自不同。


       古代人对风雨雷电,花草石木,常怀有至高的敬畏——拜天祈雨,伤春悲秋,尽管东汉科学家张仪已经造出了地动仪,但古人更愿意将一腔心事寄托于平行宇宙(虽然他们还不懂量子力学)。遵守并推崇丛林法则,是古人无可奈何的选择,因为无奈,对丛林法则的自然属性很难做出什么巨大的改变。


       所幸,几千年过去了,人类也进化得更为高级,生产力和科学技术越来越发达。现代人用主观意志改变丛林法则的自然属性,渐渐形成了更先进的社会属性。丛林法则,这个普世的生存法则,既复杂又丰富。在这个法则之内,有人百般束缚,有人游刃有余。他的真相结论,于你而言就是一个笑谈;你的真相结论,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有一次,看见一对夫妻带着孩子逛虚宁寺,小男孩很虔诚,小声地说:“菩萨,祝你身体健康。”我像吃了一个热水袋,心里顿时温暖起来。我希望他一直快乐,能被爱,感受到希望,心中拥有永远不磨灭的光——即使路遇寒霜,心内亦有火光。希望他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此刻我不想跟他讲生活的真相,我只想抱抱他。


       真相,有时候是良善的,有时候是邪恶的。淳良,敦厚,豁达,嫉妒,怨念,仇恨,有人身处地狱蝇营狗苟,有人在天堂耀眼夺目。东野圭吾在《恶意》里说,“我恨你优越的生活,我恨当初我如此不屑的你如今有了光明的前途,我把对我自己的恨一并给你,全部用来恨你。”仇恨的力量很强大,可拔山兮,催万物。把仇恨卸载了吧。没有人天生高冷,只是他们不善于挥霍温暖。


       我经常坐在虚宁寺的台阶上,不是走累了歇脚,也不是迷恋敲击木鱼的声音,而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为什么如此执拗,为什么如此沮丧,为什么如此意兴阑珊,为什么在这里发呆,我什么要在这里?


       回想那些年,翻过的山坡趟过的水,读过的书籍遇到的人。一路荆棘一路花朵,一时哀号一时大笑。最终,依然屈服于普世价值观,还是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不忍心,我不忍心看到我持续悲伤的样子,我要离开山里的日子,我要到滇池水边去。


       离开长虫山的时候,我趴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对菩萨说:给我剃个光头,再烫九个圆点点。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阿光 0

恬淡中暗藏文青的忧伤!

05月13日 23:47

涯夏 0

这个系列也爱看。

05月13日 17:05

闻着花香晒太阳 0

滇池欢迎你

05月13日 16:2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