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六章 十年桐桐

自从住进玲珑观,已经十年,十年里没有人找过我,人们依然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最后,人们习惯了我和婆婆的存在,我似乎天生就是,“那个玲珑观的孩子。”只是,我不再是一个小孩子,我已经离开那个特殊的学校。在一个普通的中学上学,没错,一所普通的中学。几年前,在老师和送桐桐来的叔叔帮忙,几个香客的努力,我有了户口。住址就是玲珑观,婆婆是户主,我是孙女。后来我进了村里的小学,老师和那位叔叔结了婚,我们还常来往。不久之后我考进了市里的中学。期间也像别的城市,我们的村子突然困在一片高楼大厦中。

玲珑观,在一片狼藉之后,依然立在突兀的岩石之上。它留下来的原因,也让它在一些人眼里更加神秘,诡异,高高在上。对于普罗大众,只是惊讶岩石上如何长出这样高大浓密的杂树林。对于熟悉它的香客、村民,它是古老的存在,信仰的支撑。虽然多少带些小心思,希望这里供奉的众神,能满足他们小小的心愿。虽然也听说了那天拆迁谈判发生的事,他们却不以为然,甚至把话传得有声有色。还有人找婆婆证实,婆婆只是笑笑,“那天是十七,月亮好,他们来迟了些,又喝了酒,把院里的花草影子看岔了。”淡淡一句,划过了那天村里流言蜚语里传说的,各路精怪的啼笑作弄。几个壮汉的鬼哭狼嚎,他们边跑边赌咒发誓,那几棵老树成了精,差点没用树枝缠死他们,要了他们的命。

然而,那晚,鬼哭没有,狼嚎的是桐桐。

自从它来到我身边,桐桐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它那么善解人意,在人群中它就是我的依靠。有它在,人再多我也能控制好自己,稳住情绪。我不介意它背心上的医用犬的文字和标记。

对有些人看着我们恶意的玩笑:“唷,瞧瞧她,哪有什么毛病!不是来骗车坐的吧?” 我能听而不闻,只要桐桐在我身边,我就能从容的对待人们的好奇和怀疑的目光。桐桐是个很好的同伴,它天生招人喜欢,善于和人沟通,这点比我强。虽然它只是一只本地田园犬,蜂腰窄肩,清秀的狭长面容,两只耳朵贴在脸颊边,金黄色的皮毛,光滑细腻,就像穿着丝绸衣服。很多人把它误认为灵提犬,其实它是一只土生土长的细犬。训导师把它训练的很好。

我的母亲去世前一年,听医生说起也许给我一只医疗犬,会对我的病情有帮助。她立刻打听哪里有这样的狗,拿着医生给的电话,找到了训练基地。但是,里边工作犬供不应求,光排队都要很久,更别说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的价格。母亲没有放弃,她千方百计地打听。有一天和我的特教老师聊起来,一旁老师的朋友插话说,她的朋友就是训犬师,不如问问他?老师真的去打听,我的母亲迫不及待地去找合适的小狗。一位远道的香客说,她家刚好有一窝三个月的小狗,如果要,送一只过来,它就是桐桐。桐桐当天就被训导师接走,一年后桐桐来到我身边。

它陪我一起熬过了很多艰难的日子,也和婆婆一起看着我一天天努力往前走。虽然每走一步都那么艰难,而且脚下却还没有路。只有母亲的那句话:“做更好的自己。”而我却不明白,什么是更好的自己,自己原本又是什么样子。只是每天被一些事情带着,推着,不得已地走着。有时候每一步就像在刀尖上走,眼前突然坍塌的地面。奇怪旁边的人,为什么还能那么视而不见地匆匆走过去。困扰着我的远不止这些,但是,只要桐桐在我身边,我也可以像别人那样迈开步伐,走过去。就这样,它陪我离开特教学校,走进普通小学。因为是村里的学校,老师校长都知道我和桐桐,所以他们让我带桐桐去学校。

出乎人们的预料,我学东西并不像我和人相处那么难。我学的不错,有些科目还很快很好,不久,我就跟上了同龄的孩子。如果不是刻意的打扰我,我也能和人相处,但是更喜欢独处。每到这个时候,桐桐就会安静地趴在我身边,把人拦在一边,给我足够的空间。

虽然我们的生活并不容易,尤其,不是每个人都是善意的,也不是每个善意的人都理解我的处境。就算有明白的人,也会犹豫在世俗的言语和忌讳间。我并不太在意别人,天性使然,好在有桐桐,它很大程度上调和了我和人们的态度。绝大多数人喜欢它的聪明活泼,漂亮的模样,村里的老人们说它是哮天犬,只是哮天犬没它漂亮,有人说它是纯血统的洋狗。每到这个时候桐桐就露出奇怪的表情,像是不屑,像是嘲弄……

  而我和桐桐最喜欢的,还在待在玲珑观里的时候。它可以放松休息,我可以安静地看完老师给我的书,做功课。说来奇怪,那些凶神恶煞的东西,突然出现坍塌的事情,从来没在玲珑观里出现过。只要桐桐在我身边,那些凶恶的幻象也消失无踪。走在大街上,我能清楚明白身边发生的事情。

  听懂人们的话语也不是难事,不论东西南北,五湖四海,就算其它国家的语言也没问题!有时安安静静地坐在餐厅的角落里,听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聊天,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原来这个世界那么大,听上去有不少有趣的地方和好风光。这个时候,桐桐总是安静地趴在我脚边。不过桐桐太漂亮,总是引人注目,就是躲在角落里也会有人走过来,好奇地打量它,想要拍拍它,和它玩。对于成人,桐桐奇怪地知道它的背心的用途,它会坐直,让人明白地看清上面的写的字。大多数人会礼貌的走开,最多拍上几张照片。不过因为那些字,绝大多数人却想当然地认为我是盲人。我常听见人们说:“真可惜,那么年轻漂亮,却看不见……”每次听见这些话,我都不解释,也不回答。只是低着头看着桐桐,桐桐也会抬头看看我,它的目光里有一种人类才会有的狡黠、嘲笑。

桐桐对孩子很好,常有小孩子跑过来想要和它玩,桐桐不介意他们抚摸它,也会对孩子们的咿咿呀呀回应一下,嗅嗅他们的手,对他们摇摇尾巴。有时家长会过来要求拍照,桐桐也会配合摆出可爱的姿势甚至露出笑容,桐桐真的会笑。看着那些父母和孩子,他们彼此说笑、拥抱、爱抚对方,对我来说真是陌生又奇怪。因为那样的举动对我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就像被绳子牢牢困住一样。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竭尽全力控制自己,让自己适应别人的方式。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在想,这算不算是母亲所说的做更好的自己?

 每次家长和孩子们玩够了,都会对我说谢谢,大多数时候,我并不回答,也没有反应。于是我就听见,“真可惜,看不见也听不见呢。”有人会把一些钱放在桌上,每次,桐桐都会把钱叼起来送回去,它自有奇怪的办法让人不能拒绝,收回自己的钱。每当这个时候,桐桐总是很严肃,威严的样子。这时桐桐离我远些,我就不再能听得清楚周围的声音,一切又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情况并不比听不见看不见更好。不过桐桐总是很快回到我身边,世界又清晰起来。

  我和婆婆还有桐桐安静地在村子里生活下来。每天凌晨起床,打扫庭院,更换各个祭台上鲜花。然后到铺子里做好米糕和重阳糕,吃过早饭我带着桐桐去上学,婆婆守着蒸糕店的生意。下午回来和婆婆一起准备第二天的食材,然后做功课,帮着婆婆做饭。

  桐桐也跟着我们忙前忙后,有它在事情总是顺手些。尤其在铺子里,有人来买蒸糕的时候,人多起来,我就没法和他们相处。桐桐就会在柜台后站起来,趴在柜台上。人们习惯了它,常常把想要说的话对它说,好像知道通过它可以让我明白。也的确这样,人们想要什么,想问什么,就对桐桐说,我在旁边也能明白,给他们想要的东西。如果他们直接对我说,我反而会不知所措,或者完全没反应。

  总之,在我上中学之前,很多与人沟通的事情都是通过桐桐。躲在它背后的我,努力弄明白正在发生的一切,尝试自己解决一些简单的问题。比如上街买东西,比如自己去学校。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6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