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人·制纸人

云南孟定有一种以地方命名的很有名气的传统手艺:芒团手工纸。芒团是孟定的一个村落,就坐落在这个口岸小镇附近,坐三轮摩托车就可以到达。村子里的居民几乎都是傣族,随处可见许多穿着笼基、裹着包头的男男女女。虽是深冬,但由于地处北回归线,午后25℃以上的气温已经热得让村里的孩童跑去溪水里嬉戏了。

 

这里有好几家芒团傣族手工造纸,其中一家是“傣影”。“傣影”是从“傣族”与“艾影”两个词中各取一字——芒团的造纸主要是傣族手工艺,而艾影是这门手艺的“掌舵人”之一。在等待艾影回家带我们参观前,她的母亲领着我们到家里小憩片刻。从母亲的口中我们得知,随着孟定交通的逐步改善,加之这里富有当地特色的自然资源和民族资源,前来探访的游客越来越多。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芒团村的手工造纸也慢慢走上了正轨,很多村民开始在经营自家农田、果田的同时,把手工造纸当做副业。


传说中的原料其实是构树皮。和制作红糖一样,获取原料是造纸的第一步,傣族造纸采用的是构树皮,如果自家有种植则直接收取,没有也不要紧,可以在街天的集市上购买已经晾干的树皮,将它们捆扎放入河水中浸泡一天即可。艾影母亲穿着雨靴走进刚才小孩们玩耍的溪水中,用小刀刮起了已经浸泡透的树皮。她将原本很大块的树皮刮成小条状,统一装入桶中,带着我们走向女儿的工作坊。


此时艾影已经回来了,她接过母亲装满原料的桶,洒上灶灰并加以蒸煮,这种方法类似于用草木做人造棉,有利于植物纤维的碱化。由于蒸煮需要一个上午的时间,艾影拿出上一批已经煮好的构树皮准备进行下一步骤。可以看出,经过洒灰和煮透的树皮现在已经呈现出非常柔软的状态。纸张的完成需要纯净的原料,如果掺有杂质,必定会影响纸张的外观和质量。因此,下一步就是清洗原料。

 

工作坊的露天院子边上有一个水井,直接从井里打水上来开始清洗。清洗树皮是一个需要耐心的活儿,用不上蛮力亦谈不上技巧,只能用小刀顺着树皮的纹路一点一点地刮,刮完再放到水里漂。如此细致的反复清洗,最终留下来的必定是造纸的上好原料。


虽然经过了一系列的筛洗,此时的原料对于造纸来说仍旧太过粗糙。艾影拿出一对木槌,把已经清洗干净的树皮放在地上反复捶打,一边捶打一边向我们解释:“为了使树皮能完全松软,变得十分细致,就需要这样的工序,否则,树皮就会一坨一坨地粘在一起而不能形成平滑的纸张。” 刮洗、捣浆都不难,考验的是手艺人的耐心,毕竟如果生意好的话,造纸需要更多的原材料,这意味着更多循环往复的步骤,时间久了,难免会觉得枯燥。我问艾影会否觉得枯燥,她笑笑说,“还好。”


抄纸也离不开水:工作台里有些许水,在水面上放上正方形的木槽,木槽的底部是纱布,相当于模具,然后将清洗干净的树皮放入木槽中,用手将这些树皮在水里均匀摊开,是肉眼可见的细腻。这时候艾影拿来院子里的几朵三角梅,将花瓣放在四个边角的位置,“图案可以自由选择,有的人喜欢花呢,我就放些花瓣,也有的人就指明要白纸,我就不会装点任何装饰了。”


而后将模具小心抬起,放置在工作台上斜靠着,将多余的水分滤干。好在孟定冬季为旱季,雨水少且气候炎热,滤干所需的时间非常短。

每一次造纸都是批量完成,所以工作坊里专门设有用竹子做成的大支架,架好后方便晾晒纸张。


这些纸张被一个个连着模具一起搭在竹架上,借助自然光约莫2小时左右便能完全晾干。

如果说捣浆和清洗是耐心活儿,那么揭纸就是技术活儿了,因为要把晾干后的纸张从模具上完好无损地揭下来,如果力道和技巧掌握不足,很容易损坏新鲜的纸张。揭纸需要另一个新的工具:木铲,也叫木刮,顾名思义就是用木头做成的工具,用来完成“铲”和“刮”的工序。先小心地从上角揭开纸张,再用木铲往下铲。不过对于艾影来说这已经很简单了,只见她从右上角“唰”地往下一刮,就使得大部分的纸张和模具分离,剩余的部分就用木铲来来回回地挪动,一点一点地实现纸布分离,最后取下一张完整的纸来。


除了这些现做的纸,艾影的工作室里还有很多存货,有的一张一张地堆砌在一起,作为原始产品,等待着发往外地;有的直接做成成品:扇子、灯罩、笔记本、手提袋等等。这些纸张做得平平整整,摸上去很光滑,从触感能感受到,是上乘的成品。她根据订购客人的需要和自己的想法,在纸张上装点着不同的图案,例如可以放上叶子、花瓣、甚至是多余的树皮,张张白纸便呈现出各式各样的风采来。这些成品整整齐齐地放置在货架上,整个工作室看起来有模有样。原来,经过多年的努力和政府的扶持,她的工作室已经从最开始的家庭式小作坊发展成了今天的样子,艾影成立了自己的小公司。


说起来这些成绩并不是一蹴而就。她从孩童时代就跟着母亲学习手工造纸,帮着母亲打打下手,初中毕业后正式“接手”了这门手艺,算起来有十五年的经验,也算是一个技艺纯熟的手艺人了。现在的她,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与丈夫共同经营着这份小有规模的事业,相互扶持。谈起这些的时候,丈夫和她都很从容,毕竟从一点一滴累积走过来的人,更知道其中的艰辛,面对收获的时候也显得更为平和。

 

只不过,现在手工造纸的情况并不乐观,“毕竟还是小众的东西,实用性和日常用纸不能比,就看今后怎么发展了,如果能受到更多重视,情况就会好很多。”在和艾影夫妇的聊天中可知,其实很多传统手艺都有着类似的困境,这些手艺所做出的成品不再像以往具备很强的实用性,换句话说,使用的人越来越少,需求越来越小,供应的人就会越来越少,掌握这门手艺的人也会随之减少,传承手艺就更为困难。“但这门手艺不会消失”,艾影夫妇非常确定,“不管怎样这是一门传统手艺,它有自己特定的价值和意义存在,会有人把它传承下去。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它对我们也意味着很多东西,所以我们也会把它做下去。”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3扬帆 0

原来当兵时去过孟定,快50年了,当时的孟定美丽风光还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05月19日 14:0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