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人·制伞人

2018年10月14日,我来到腾冲县固东禛荥阳村寻找村里手工制伞的手艺人。在此之前,已听闻这里有关于手工制伞手艺人的些许消息。这一年,银杏叶还未完全变黄的时候,我来到了这里准备探访。


寻着哐当哐当的机器声,走到顶楼的一个角落,发现郑师傅正坐在机器上操作着。走近看,他手上正在做的东西应该是伞头。

这台锯伞头、伞撑的机器是用木头做成的,郑师傅介绍,这台机器是家中祖辈搭的,留用到现在,已经有一、两百年的历史。



手工做油纸伞,并非以一天能做多少把来计算。就算以最快的速度,一把伞至少也需要2天才能成型。就拿裱纸来说,在伞骨上裱好后,要晾上一天纸才能干,干了以后才能上油,没有一两天的时间是不可能完成的。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约时间、提升效率,每次都会做一批伞,按步骤去统一完成其中的一部分。例如今天削伞头,就统一削几十个,明儿统一给几十个伞头上伞骨。


油纸伞有大有小,小的可爱至极,仿佛是专门为小朋友量身定做的;大的甚至有直径3米那么大,有商铺会专门定做这一类的“照铺伞”用于招揽生意。无论尺寸大小,制作油纸伞的完整过程是一样的,大致分为:削伞骨、绕边线、裱纸、上柿子水、收伞、晒伞绘画、装伞柄、上桐油、钉布头、缠柄、穿内线等等。最基本的是从伞头和伞柄开始制作——作为行外人的我,看着觉得神奇,一截小小的木头,竟然被双手从最原始的模样做成了一把伞的零件,一份技艺将一个朴素的物件雕琢成器。

必须要重点讲述的是“削伞骨”这个步骤,师傅要先把没成型的竹子削成一根根的细伞骨,伞骨上还要钻孔,这是一个很费时费力的过程。


     削伞骨和打孔是为了绕边线和穿内线。

而油纸伞之所以能够防水,是因为在裱好宣纸后涂上柿子水,绘画后涂上桐油,晒干后方能实现防水的功效。伞面上的绘画就很随机了,没有固定的模板,郑师傅有时候会自己镶竹叶、银杏叶上去,不多,就几片叶子,清秀又不失灵动;有时候孩子回家也会帮忙在上面画一些简单的内容;如果遇到一些重要的、复杂的内容,他也会有偿地请别人帮忙画画;专门慕名而来的游客,也可以自己动手画伞。


51岁的郑师傅家里有6个兄弟姊妹,父亲郑加朝是荥阳油纸伞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和妹妹从十多岁开始跟着父亲学做油纸伞,不过这些年来,还在坚持做的只有他一个了。最初他是帮着老人们做做伞骨、削削木头、绕绕线头,一般来说,比较难的部分老人也不会放手给初学的年轻人做。这一学就学了十多年。他说:“慢慢的,有人来瞧着,喜欢上了就会买,也算是自己能做出伞来卖了。”


这个“慢慢的”过程非常漫长与煎熬,就像郑师傅说的,一学就学了十多年。尤其刚开始学时觉得很难,连裱纸都做不成功,就会反复撕下来重新弄。这样抓狂的时候也会生气恼火,不过冷静下来就想着“既然要学那还是好好学”。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出去转转,回来后重新把纸拿起来试,试了几次之后逐渐找到感觉,又静下心来学了。不止是裱纸,其他步骤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做一把伞的工序很多,“真的学会做一把伞,是很不容易的。

郑师傅和妻子结婚已经20多年了,有两个孩子。如今这两个95后的年轻人都毕业了,虽然都外出打工赚钱,没有从事做伞这个行当,郑师傅还是会趁着两人都在家的时候,让他们学做一些简单的工序,就像自己年轻的时候,孩子们也会帮他完成伞上画画的部分。他说:“老人传下来的手艺,还是要传承下去。”

 

村里现在还在用手工制伞的不多,算上郑师傅家,一共有3家。毕竟手工制作的速度很慢,需要很长的时间,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练习技艺。随着机器的发展,手工制伞越来越少了,大街上随便一把伞都是用机器做出来的,不仅速度快、效率高,可进行批量生产,价格也就二三十块一把。即使是油纸伞,有些部分也是可以用机器完成制作的。例如伞头和伞柄,可以用机械代替手工;而伞骨和穿线,则必须要用手工,因为机器做不出伞骨的弧度。但对于郑师傅这些老手艺人来说,尽管机器的效益很高,销路也广,但纯手工制作已经成为了习惯。

 

从儿时跟着父亲学习到如今成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一定程度上,制伞这门手艺已然成为郑师傅人生中重要的一个部分,关于谋生与继承。最初是因为颈椎骨质增生,制伞相对来说轻巧一些,便依靠这门手艺照顾家里。郑师傅说,在做的过程中,经常觉得自己受其影响很大:能卖出去的时候,心情就很好;而如果卖不出去、发展不了、家庭负担又重,心情也就跟着糟糕。“所以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而这门手艺,还是从父亲那里传下来的,“我一生中还是会继续做下去的,我也要继续坚持下去。”

 

但不得不说,毕竟油纸伞已经不再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更多的是一种文化、情怀的体现,用于装饰和收藏。因此,这门手艺的保留和传承,充满了变数。从手艺人的角度出发,郑师傅解释:“只要有人还喜欢,到家里来能看中符合自己心意的,就还好;但如果经济跟不上,这个家庭支撑不住,就会转行去做别的生意,不改行活不了,手艺就会面临着逐渐消失的风险。”从手艺的角度来说,除了坚持制作,还得把它延续下去——一代人传给一代人,是方式之一。

 

离开的时候我同郑师傅夫妇买了两把油纸伞,一把上面有银杏落叶,另一把上面有竹叶;一把有些灿烂,一把有些清秀。这个时候,隔壁银杏村的叶子还没完全金黄,大约再过一个月左右将迎来它的旅游旺季,而郑师傅家这一年存货的收成,几乎也尽在此时。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3扬帆 1

介绍详细,照片生动,中华文化传承应当重视。

05月19日 14:00

金瓶松 1

文字和图片都专业而厚重 另外几篇亦然 堪称推介云南乡土风物特产的诚意之作 不服不行

05月18日 21:3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