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一

《寒门逆子》



赵媛小时候,还没学会认字的时候,跟着父亲去县城卖山货,她会在路边的书摊待上好一会。父亲赵学民在不远处吆喝山货,她就蹲在书摊前忘神地看少儿图书,尽管最后赵媛依依不舍,但父亲还是不会给她买一本书——卖山货钱是家里的主要收入。

等赵媛开始上高中以后,她会躲在图书馆里,之所以是躲,是因为在图书馆看书可以避免参加同龄女孩的逛街游戏;很明显,她也渴望和同龄女孩子一样买一条浅蓝色的裙子,举起剪刀手在湖边开心的说茄子,拍一张最美的照片,但这些普通的事对她来说却不能做。

她不是个害羞的女生,也并不孤僻,在农村,赵媛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捡瓶子卖钱了,那些背着相机拉着手的城里人每次来到村子里游玩,都会留下一堆塑料瓶,有百事可乐,有橙汁,还有其他的瓶瓶罐罐,赵媛在心里算着,一个塑料瓶能卖一毛钱,十个一块,捡十五个就能买一本作业本了;还有一次,她捡到半瓶牛奶,她偷偷喝了一口,哇,真甜,她赶忙飞奔脚丫跑回家里告诉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的妈妈。

妈妈你看,我今天捡了6个瓶子呢,她在阳光下举起一个塑料瓶。

母亲说,妞妞真棒,我看看,哎呦,真是六个呢。

小小的赵媛开始一边摸着大黄狗一边盘算:“等我再捡6个瓶子就能凑够3块钱了,我要给自己买一本数学本,买三颗牛奶糖,我一颗,弟弟一颗,妈妈一颗。”

母亲笑道:“你这个小机灵鬼哟,你好好学习就好了,不要去捡那些瓶子,其他小朋友笑你的。”

赵媛睁大眼睛认真道:“我不怕他们笑呢,外婆说,我们家光靠爸爸不容易,妈妈你现在又病了,暂时下不了床,所以我也是家里的小大人了,我也要帮着家里赚钱。”

事实上,赵媛已经是家里的帮手了,她踩着小板凳在灶台做饭,一小瓢一小瓢的把拌好的猪食倒在食槽里,同时摸摸猪的耳朵,蹲在猪圈门口对猪说到:“小猪小猪,你们要多吃点,赶快长大哦。你们长大了,我爸爸就不用愁我今年的学费了。”

躺在床上的女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抹眼泪。

女人的病是去年的事,之前,女人总说背痛,但也没有在意,因为在农村,下地干活,总免不了腰酸背痛,可后来的一天早晨,女人就再也从床上爬不起来了,去市里医院检查的结果是骨癌,在医院治了几个月,女人就被拖拉机拉回来了,终日躺在床上,疼得叫的时候,赵学民就含着眼泪给妻子打一针杜冷丁,女人最终还是这一年的冬天走了。

那天赵媛正在带着同学们早自习,她站起来带着同学们读:“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这时老师把她叫出教室:“你回去吧。赵媛,不要太难过了。”

赵媛不解的看着老师。

这时赵媛看到了一旁头发凌乱,失魂落魄的父亲。

“娃娃,你妈不在了。”

赵媛不解的看着父亲,“不在了”这是赵媛第一次想不明白的地事。

长大后——事实上赵媛长得挺漂亮的,大大的眼睛,清秀的五官,笑起来有两个酒窝,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赵媛已经到了要上大学的年纪。

她学习很好,她第二次想不明白的事也是在这个年纪发生的,这个事就是“不能读书了”。

尽管在平兴镇镇高中高三一班里,赵媛的成绩名列前茅,但父亲和她谈过,只能供她读到高中了,马上弟弟也要读初中,家里实在供不起两个人读书;你和弟弟中有一个必须退学,父亲说。

赵媛听到这里,咬着牙问道:“能不能问我大伯赵学义借点钱,我还想读书。”

蹲在门槛上的赵学民看着地上的烟头发呆,刚过40的他已经有了白头发,赵学民手指上被沙灰腐蚀的口子清晰可见,他在手指裂开口子的地方上裹了一圈黑色的胶布,赵学民说:“怎么借?当初为了给你妈看病,该借的已经借了,家里至今还欠着十几万的账,你大伯是村长,不是财神爷。”

赵媛委屈的说:“我就非得退学吗?还有一年我就高考了,老师说我考上重点大学不是问题。”

沉默了半晌,赵学民把烟头掐在地上。

有一次,赵学民跟着二弟去昆明,看到城里人抽的烟,一根有手指那么粗,二弟告诉他那叫雪茄,是外国的烟,他在村口的大槐树下说过这个事,村民都笑他瞎编,外国人怎么会抽旱烟,这种烟只有村里老一辈的人才抽,譬如村尾的放牛老汉,儿子早早死了,婆娘也先他而去,也没有一个亲人,他坐在山坡上放牛时就抽这样的烟。

赵学民说:“一个女孩子读这么多书干什么?你在农村又不在城市,你看你小舅家的彩霞,初中毕业就去江苏打工了,现在还不是拿着2000多块钱的工资,过的好好的。”

赵媛说:“可我觉得女孩子男孩子都是一样的。”

赵学民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读书生涯,自己读完初中就是跟着自己二舅当建筑工人了,先是昆明,后来是福建,从最初级的拌沙灰小工做起,再到24岁独立带徒弟的砖工,学校里学的那点知识好像真没什么用,要不是后来建筑不好干了,自己也不至于回农村。

赵学民说:“一样个屁,女娃娃迟早要嫁人的,再说了,你读这么多书最后还不是要回到农村,读你读到高中我已经被村里人说三道四了。”

赵媛吼道:“爸,这都21世纪了!”

赵学民也站起来:“什么21世纪不21世纪的,认清现实吧孩子,你是农村的孩子,听你爹的没错,明天我去学校给你办退学,你呢就跟着你二伯去江苏,我已经联系好了,吃住你都听你二伯的,这样你一年能攒一万块钱呢。”

赵媛哭着跑回了房间。

赵媛躲在房间里苦红了眼,哭了多久她也不记得了,她红着眼坐起来,看着在庭院里洗蕨菜的父亲——赵学民正光着双脚蹲在一个黑色的大铁盆边,撅着屁股,用力地搓洗盆里的蕨菜,这些蕨菜是昨天赵学民背着背篓带着赵媛和小儿子赵宇从山上摘的,昨晚赵学民用旺旺的柴火把蕨菜煮了一道,接着迅速把蕨菜捞起来泡在清水里。

赵学民细心的漂洗着盆里的蕨菜,这些蕨菜要拉到集市上去卖的,虽说农村人对这个东西见怪不怪,每到发蕨菜的季节,山坡上、田埂边都长满了这种东西,哪家的腊肉里还不放点蕨菜,可眼前这些蕨菜是要卖给城里人的,城里人可挑剔了,他们精着呢,但凡有一点瑕疵,他们就不会买你摊前的蕨菜,赵学民曾经听隔壁在城里做家政的袁家媳妇说,进城里人干净着呢,进的家门都要换鞋呢。

赵学民把蕨菜洗干净,坐在水窖边抽了支烟,他看了看天,看天气估摸着要下雨,他得去包谷地里割两背篓牛草,尽管还不到下地的时候,但也得把牛养的壮实,耕地的水牛壮不壮最能体现农民是不是勤劳了,耕牛养的壮,下地就卖力收成就好,日子就会越过越富裕,耕牛养的瘦,下地就不吃力,收成就不好。

赵媛看着自己的父亲背着背篓爬上山腰,钻进了包谷地里,父亲顷刻间就不见了。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大山,如果不读书她能去做什么呢?她想到了村里初中就退学的李桂霞,这是她的小学同学,也是她初中亲密无间的朋友。

初中毕业后李桂霞去了北方打工,两年后她带回来一个孩子,但赵媛并没有见过孩子的爸爸,赵媛见过这个孩子,才两岁就跟着李桂霞在村里的跑来跑去,有一次李桂霞谈起过,假如自己还在读书,肯定不是这样的,当时赵媛在想,这样是那样?后来她才听人说起,原来李桂霞认识了一个一起打工的男人,这男人骗了她的身子就跑了,十月怀胎,当初说好的一起陪她回家见父母,在李桂霞和男人相约在火车站见面的时候,男人彻底消失了,李桂霞挺着大肚子回了家,也让自己父母在乡亲们面前丢尽了颜面;人们每当谈起李桂霞就止不住的摇头,说李桂霞太可怜了,自己小小年纪带着一个孩子,人生全毁了。

山里的夜静极了,只听得见蛐蛐叫声,远处不时还传来狗叫,想着想着赵媛睡着了,在梦里,赵媛梦见自己考上了大学,走在家乡的路上,父母骄傲的对别人说,这是我家的娃,乡亲们赞叹的看着她,夸她争气,是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她觉得特别开心。

第二天,赵媛七点就醒了,她双眼红肿,穿着拖鞋走下老旧的木质楼梯,楼梯被踩的咯吱咯吱响,她刚下楼就见父亲喘着粗气涨红了脸背着一背篓青草进了家门,她问:“爸你怎么起这么早。”

   赵学民把青草倒在庭院里,把牛从牛圈里牵出来,说:“早什么早,农民的生活这个时候已经算晚的了,看天吃饭哪有这么容易,有的人家这个时候已经在地里忙活了。”

赵媛说:“爸,我能不能不退学,再过一年,我就高考了。”

赵学民摸了摸水牛的脊背,围着水牛转了一圈,什么也没说。

赵媛恳求道:“我生活费要不了什么钱的,周末我可以去打工,我算了,我一天吃两包方便面,早上吃一个馒头,一个月最多花300块钱,另外,我周末还可以出去给人家补习作业,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等我考上大学……”

赵学民打断赵媛,难过的说:“孩子,认命吧,你是农村的孩子,就算你考上了大学,一年的学费家里也负担不起,还有你弟弟正在上初中,你上大学他就得退学,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想。”

赵媛说:“我可以去向银行贷款,实在不行,我再求求我几个舅舅和伯伯。”

赵学民说:“孩子,别想这些没用的了,银行又不傻,凭什么借钱给你,家里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已经欠了十几万的外债,到现在欠你几个舅舅伯伯的钱也没有还上,”说到这,这个七尺高的汉子再也忍不住,抹了把眼泪“孩子,听我的吧,读书不读书都是一样的,你看村里多少人不是也没读过书,照样过得好好的。”

赵媛无力道:“可……可……”

赵学民说:“别傻站着了,洗洗脸,从柴火堆抱点柴去灶房把火点着,下把面条吃吃,我们一起去学校给你办退学手续,昨天我和你们老师打了个招呼,已经说过了,我先把今天的牛草整够。”

赵媛呆呆的抱着柴火进了厨房,她站在灶台边绝望而不知所措,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着父亲背着书包出了门,又是怎么搭上了前往县城的拖拉机,赵媛管开拖拉机男人叫四叔。

赵学民和她四叔说:“老谷啊,马上要到下地的时节了,我听说今年种辣椒能赚钱,正打算种辣椒。”

四叔说:“这年头种什么都不赚钱,去年我们种玉米,村里来收玉米的人八角钱一公斤就把我们辛辛苦苦伺候的玉米收到冷库了,我二儿子和我说,城里的玉米卖到两块钱一公斤呢,你说我们农民黄土背朝天的在土里刨,到头来还不是为别人苦。”

赵学民苦笑道:“这没办法,来村里收玉米的头头全都商量好了压着价呢,你不卖他们就只有烂在地里,我们拉到县城冷库去交,没有关系人家也不收,最后还不是要被那些收玉米的奸商压榨。”

四叔叹了口气:“这农民的苦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赵学民说:“上次我看新闻说中央开始重视农民问题了,要给农民实惠。据支书赵辉说,县里还下发了文件。”

四叔吐了口吐沫:“重视他爹哩,你就听赵辉这狗日的唬人,有什么好政策还不是被他家那些亲戚先占了,会轮得到你我?上次那狗日的带着自家亲戚种核桃,后来才知道种核桃有补助,这个短命的一个都没说,后来他家那些亲戚都拿了补助。”

赵学民笑道:“四叔你倒是个消息通嘛,连赵辉拿没拿补助都知道。”

四叔道;“我知道个屁,还不是你那个在村里当会计的侄儿子说的,你是他老舅,你不知道。”

赵学民苦笑着摇摇头。

四叔见赵媛低着头不说话,笑道:“怎么了,媛媛,又要去学校上学吗?”

赵媛小声的说了声嗯。

四叔说:“媛媛,你看,你就是读书的料,咱赵家这么大的村子,就只出了你一个学习好爱上进的姑娘,哪像我家的儿子谷鹏飞,这狗日的打小就不是读书的料,从小我是天天打,天天逃课,初中读完就读不下去了,这下好了,现在天天跟着我开拖拉机去石场拉沙拉石头,有他狗日的苦吃的。”

赵学民说:“老哥你这话不对,你家谷鹏飞虽然不读书,可能干着呢,我好几次看见他一个人开着拖拉机就给人家送石料去了,再说了,一个女娃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到头来还是不是要嫁人的。”

四叔打趣道:“学民你是糊涂了,净胡说,女娃咋了,城里的女娃有些比男人还能干呢,你家媛媛学习又好,又刻苦,将来等她工作了,你就等着享福吧,”说着回头对赵媛说“你别听你爸的,听叔的,好好读书,别像我儿子一样,没出息,就知道窝在农村。”

赵媛强忍泪水,抱着肚子小声的说:“谢谢叔叔。”

赵学民见女儿抱着肚子,问:“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赵媛低着头没有回话。

到了县城,赵学民买了两张去市里的车票,赵媛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一路看着延绵的大山消失在眼前,一路看着高楼大厦又出现在眼前。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美丽传说 2 0

写得不错!

  •  : 谢谢老师

    2019-06-14 22:56 0

06月13日 23:46

糊涂老马 7 0

拜读了,学习中,感动里!恭候下回分解……

  •  : 谢谢老师

    2019-05-23 09:00 0

05月22日 20:1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