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二



学校还是原来的学校,松柏依然静悄悄的挺立在操场两旁,同学们有说有笑的在学校里你来我往,但赵媛此时的心情却和以往不同。

在教师楼下,赵学民问:“你们班主任办公室在哪里?”

赵媛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上半身穿了一件肥大老旧的黑色西装,里面是一件衣领已经开线的黄色衬衫,开线的衣领清晰可见,父亲的下半身没有穿着同样颜色的黑色西装裤,而是穿了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

这件黑色西装从赵媛开始记事起赵学民就开始穿了,无论是亲戚的婚丧嫁娶还是来市里给自己开家长会,都有这件黑色西装的身影。

平日里,赵学民会把这件西装洗干净,小心的挂在衣柜里,只有重要的场合才舍得穿出来,但只要一回到家,赵学民立马就会把西装脱下来,换上干农活的脏衣服脏裤子脏布鞋。

赵媛无力的指了指二楼,说:“最右边那间是李老师的办公室。”

赵学民把两个编织袋一捆绳子递到赵媛手上,说:“我去找你们李老师,你先去宿舍把被子打包好。”

赵媛极不情愿的接过编织带和绳子,木然的走到的宿舍。

宿舍里只有李鑫一人在,这也是赵媛在高中时代唯一朋友。

刚上高中时,所有人都疏远赵媛,尽管她的学习成绩很好,但她的口音总是怪怪的,和她在英语课上的口音一样,她的身上也总是臭臭的,还有她鞋,女生的观察力是最敏锐的,赵媛好像永远在穿两双鞋,一双是回力,一双是旅游鞋。

赵媛上了高中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星期洗三次澡的人,这是她从来也不敢想的,赵媛家里没有洗浴设备,但凡在家里想洗澡,赵媛只有用炒菜做饭的大锅烧一锅水,然后用桶把水倒在一个大铁盆里,要么就是去自己舅舅家洗澡,她舅舅家有热水器,在学校里,也正是因为不好意思去澡堂,才导致她身上臭臭的,后来是舍友李鑫拖着她去的学校澡堂。

两人脱了衣服,李鑫看着赵媛饱满的胸部,惊讶道:“赵媛,怎么你还在用吊带这种东西啊。”

赵媛特别不好意思,李鑫又带着赵媛去街上买了人生第一个胸罩,她和李鑫鑫无话不谈,李鑫给她说自己去日本吃过的小吃,在俄罗斯见过的电影明星,在台湾买过的衣服,一次,李鑫偷偷的问他,你第一次什么时候来的。

赵媛别提多脸红了,低着头说,大概是初二的时候,你呢,李鑫说差不多吧,李鑫还说当时妈妈就和自己说过这个事,也提前准备了,所有没被吓到,你呢,赵媛撒谎道,我也是。

其实不是这样的,赵媛第一次来例假吓坏了,躲在房间里急的哭,她觉得自己要死了,没有人和她说过这个,她不知道自己怎什么了,怎么会流血;那天父亲要她跟着去地里种蚕豆,她找了块毛巾垫在下面,蹲在墙角,心慌得不得了,父亲套好了牛,一直在楼下催她,她一直不下楼父亲就怒了,拿着赶牛的鞭子上了楼,粗暴的一把赵媛从墙角拖了起来。

赵媛哭道:“我流血了。”

赵学民生气道:“你乱说什么,什么流血。分明就是懒。”

说着赵学民一鞭子打在赵媛腿上。

赵媛疼得大叫,疼得撕心裂肺的大叫。

赵媛拿着两个编织袋,窘促的推开了宿舍的门,李鑫舒服的坐在椅子上用一把精致的小叉子在吃蛋糕,她用小叉子轻轻的叉在草莓上,看到赵媛,欣喜道:“赵媛,都周二了你怎么才来,我们还以为你生病了呢,”李鑫把蛋糕放下,冲到赵媛身边,“看看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病了。”

这时,李鑫看到赵媛身后的编制袋:“你手里拿这个干什么啊?我们在车站看到很多农民工回家也用这样的袋子。”

赵媛心酸的想,你是没见过,因为我就是那些农民工的子女。

此刻,赵媛再也忍不住了,紧紧的抓住手里的编织袋,蹲在地上委屈的啜泣起来:“我要退学了,以后不能读书了。”

李鑫一脸吃惊,赶忙蹲下安慰赵媛:“啊,为什么啊,不是好好的吗?老师都说了,以你的成绩,高考考重点大学不成问题的。”

赵媛绝望的看着李鑫:“就是不能读书了。”

李鑫大概懂了,她听赵媛讲过自己的家庭,她可怜赵媛,也喜欢她的朴实和善良,这也是她们成为朋友的原因。

李鑫把赵媛扶起来,把自己的蛋糕分了一半递给赵媛:“虽然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但我希望你好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来,吃块蛋糕吧。”

赵媛感激的看着李鑫说了声谢谢,说实话,这是赵媛十八年以来第二次吃蛋糕,吃蛋糕这种对很多人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对赵媛来说却可以用几次来形容,高一的时候,赵媛第一次在李鑫的组织下过了一个有蛋糕的生日,以前过生日,父亲赵学民一般会给她煮两个鹅蛋,生日就算过了;还有,迄今为止赵媛吃过两次肯德基,喝过三次奶茶,她喜欢奶茶那股香香的甜甜的味道,那次她和李鑫在奶茶店做物理作业,李鑫耐心的教她这么选红豆,什么样的奶茶好喝,她还喝过5次泡鲁达,也是和李鑫一起,她们之间有太多的回忆,在赵媛最困难的时候,也是李鑫大方的把钱借给赵媛。

对赵媛来说,问父亲要生活费是一件特别内疚特别难以启齿的事,因为父亲赵学民总是说:“你怎么又没钱了?上个月不是刚打了300块给你吗?”

每当这个时候,赵媛心如刀绞,她想告诉父亲,其实她已经很省钱了,从高一开始,赵媛每天中午饭只吃两个素菜,从来不敢吃肉,因为学校一个肉五块钱,赵媛也不敢买衣服,不敢像其他女孩子一样逛街,她之所以去图书馆读书,去教室做作业,就是为了躲过这些逛街的邀约,所以赵媛每一次开口要生活费都很痛苦。

李鑫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没事的,就算你退学了,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我们还能见面的。”

赵媛眼前一亮,擦干眼泪:“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就真没用办法了吗?非要退学。”

赵媛没有说话,她吃着李鑫给的蛋糕,此刻,她从舌尖到胃里再到心里都是甜的,她把单薄的被子捆起来,装进编织袋,又把盆和牙刷塞进编织袋,她把高中课本小心翼翼的装在书包了,高一到现在的课本她一本也没有扔,她用报纸把所有课本外壳都包了起来,她冲窗外看了一眼,一缕阳光温暖的照在足球场上,草地绿莹莹的,同龄人无忧无虑的在草地上奔跑、大闹、欢笑。

赵媛就这样离开了学校,不管她愿不愿意,她就这么退学了,因为她知道,对农民的子女来说,有时候不是你没有同等的机会,公平的竞争平台,而是你根本没得选。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  : 谢谢老师

    2019-05-23 13:57 0

05月23日 13:3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