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美记者采访明州案女方当事人:他让我去纽约陪他3天

“我担心跟他撕破脸之后,我以后在中国找不到工作。我打他也不是,捅他也不是,得罪他也不是。”

文 |《财经》驻美记者  刘泓君

 

开门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穿着宽松墨绿色的格子衬衣,又黑又直地长发自然地垂落着,没有任何表情,她是刘强东在明尼苏达案件(下称“明州案”)的女方当事人Liu Jingyao。比她先冲过来的是两只小狗,这两只小狗领养于案发之后。

 

明州案之后,狗给了她很多陪伴,她说,比心理医生效果更好。

 

这是一栋现代豪华公寓,距离学校明尼苏达大学有六分钟的车程,她租了其中最小的户型。这是一个大开间,门正对着一座落地玻璃窗,窗边是一个小饭厅,旁边还摆着一架钢琴。厨房在进门的左手边,房间在尽头的右手边,洗手间位于房间内。Jingyao称当初租下这间房,是看中了它采光好,窗户大。只是在明州案件后,她有半年时间没有主动拉开过窗帘。

 

4月26日,《财经》记者在这间公寓对Jingyao 进行了专访,她比想象中清醒、理智,对网上的流言一一回应,并讲述了自己案发之后的生活状态。

 

无论对当事女生还是刘强东,甚至是饭局上的其他人,混杂着“酒色”、“权力与商业”,强大的舆论风波搅乱了饭局上部分人的生活。如果这件事在别处发生,也没有Tao同学、DBA老师这样的报警者,事情可能是另一种走向。在旁观者看来,这起案件发酵背后,也是美国反性骚扰文化的崛起,以及中美两种文化的碰撞。

 

作为DBA项目的志愿者,Jingyao在采访中表现出的对酒局、大佬、商业和舆论的某种理解,也具有代表性。这不仅仅是一起民事诉讼,Jingyao作为一个学生志愿者初入社会的挫折,以及她在事件中表现出的“害怕与尊重,沉默与反抗”,是新时代中国商业社会人与人关系的一个剖面。

 

以下是《财经》与Liu Jingyao的对话。


饭局:“刘强东的话让我不安”

 

《财经》:你是否愿意说一下你当晚的经历?先从晚宴开始吧,你为什么会坐在刘强东身边?


Jingyao : 我自己知道我的身份,不可能你想坐哪里就坐哪里,当天来的全部是大佬,身价至少五十个亿,你真的敢随便坐吗?大佬都没有落座,你先去坐下来,如果这样做的话不会有人骂你吗?

 

长头发的那个是我,本来一开始要指我在边上坐,后来一路指一路指,指了好几个座位,就把我指刘强东旁边了。

 

《财经》: 为什么你走的时候调换了座位,换到了远离刘强东的座位?


Jingyao :因为之前刘强东跟我说的一些话让我特别不安。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放开,后来大佬开始全部都站起来,互相举杯,我也不能坐着,也不能不喝。大家连续干了好几次之后气氛越来越开,刘强东就悄悄跟我说他喜欢我,要我第二天跟他去纽约,陪他3-4个晚上,他的助理会帮我把机票酒店都安排好,可以给我买头等舱,跟我一起坐私人飞机,我听了之后非常不安。

 

我就跟他的助理说,Alice(助理)也是个女孩子,她就带着我一起进了厕所。我说小姐姐,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你帮我做点事情,就帮我叫一个车。

 

《财经》: 为什么你不自己叫车?


Jingyao : 我自己不好意思叫车,我不好意思先走。后来她(助理)说她看情况,没有说帮也没有说不帮。

 

《财经》: 因为你是一个志愿者?


Jingyao : 不能先走。其实我很疑惑,为什么大佬一定要喝酒,为什么领导喝你也必须喝。

 

《财经》:今天我从进门到你公寓只走了一两分钟,在视频里,你们怎么走了15分钟?


Jingyao :因为我喝多了,有点晕。中间绕了两遍,电梯还停错了一层,电梯停错的那层我按了,后来探出头,发现不对,然后我又回来,又按电梯,又重新回到我们进来的那个地方,又走了一遍电梯,这次终于走对了,我们就绕到后门去,从后门的地方再走回去。

 

《财经》:为什么你会去挽刘强东的胳膊?


Jingyao :我的主观意愿上,我不想主动碰他。他进门的时候也是抓着我的胳膊进的,后来我就一直都没有碰他。第一次电梯,是因为在里面迷路了。当时按了好几层,他就说你怎么回事,你认不认路,我肯定就先道歉,说不好意思我喝醉了,他就探了探胳膊说那你扶着我走吧,一开始在电梯我没有扶,出了电梯的时候他又说扶着我走吧,那我就扶了。

 

我不认为我的这个举止很亲密。

 

《财经》:他说跟你进公寓的时候,你有尝试过拒绝他吗?


Jingyao :你进来也行吧,因为你是刘强东,不是给了他优待,因为他是刘强东,即使他做了那些事情(备注:指车上的动作),我还是可以信任他。

 

《财经》:为什么?


Jingyao:因为他是刘强东。

 

《财经》:为什么他是刘强东就可以信任他?


Jingyao :第一他有名,他不会做败坏名声的事情,他有家庭,他有妻子,他很可能只是单纯喝多了,精虫上脑,就是这样的。后来酒醒了(指车程后半段和下车时),他也答应了不碰我,说他要送我上来,那没关系,那你就进来吧。因为我觉得他是讲理的,这么有名的一个人。

 

《财经》:在房间里的时候,你有反抗吗?


Jingyao :反抗是一直反抗,但是我没有打他 。

 

《财经》:你是怎么反抗的?语言还是肢体反抗?


Jingyao :都有,我说你不要这样。

 

《财经》:如果他真是强奸,你当时有意识到这个已经是犯罪了吗?


Jingyao :嗯,我知道那是犯罪,但因为他是刘强东。别人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让他进门,我就可能拿刀捅。但他是刘强东,我打他也不是,捅他也不是。

 

《财经》:你在害怕什么?


Jingyao :我怕他的权力,我担心跟他撕破脸之后,我以后可能在中国就找不到工作,或者在中国的商圈就找不到工作,可能就所有的实习都会被拒绝。

 

找不到实习,没有工作,那我怎么在中国活下去?那我是不是就不得不移民。

 

当时我的理想是转进卡尔森商学院,如果我要跟刘强东撕破脸皮,我怎么在商业圈混?我打他也不是,我捅他也不是,我得罪他也不是,那我该怎么做呢?我要是把他告了呢,那我会怎么样?那告了他不就彻底跟他撕破脸皮了吗,我以后在中国怎么找工作?告了他然后大家难道会不知道吗,我自己难道会不知道大家说我是仙人跳吗?我自己难道不知道人家会说我是“荡妇羞耻”吗,我也知道告他的代价到底有多大。

 

他睡了之后,把手搭在我身上,我就一直侧着身,我就在哭,也没有发出声音,我就一直在跟自己说,他是刘强东,你怎么弄他你都不是,你就忍,你要不忍你就当他情妇吗?那是我绝对不要的事情。

 

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跟他有这种关系,我要是被人知道了,就算是强奸,我被人知道了,那也要被指指点点一辈子,这个代价我是知道的,而且这种事情就坏事传千里。

 

《财经》:你后来什么时候给你的同学发信息?


Jingyao :哭着哭着我自己也睡着了,太累了。我就想睡吧,睡了之后凌晨有一个闪电打过来,当天下雨了,我这个屋子比较亮,晚上外面打闪电我也可以看见,打了闪之后我就醒了。我就悄悄的,光着脚去把我的手机拿回来,我就怕他醒了发现我不在,我就回到床上,悄悄躺回去。已经被性侵了,那我再逃有什么意义呢,而且我往逃呢?然后我就拿了手机悄悄地问。

 

报警:“我并没有做好报警的心理准备”

 

《财经》:警察来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


Jingyao :我一直在劝TAO不要报警。我跟TAO发信息是为了去骂他,我说你当晚到底跑到哪儿去了,我被刘强东“强上”了。TAO听了也炸了,他说你快跑吧,他宿舍走路大概5-10分钟到。他说我过来你的宿舍,在楼下等你。

 

我说那我就想办法吧,结果这个时候刘强东就醒了,就躺在床上跟我说话。我说您等我一会,我去喝点水,从床上起来,我就到外头,我把所有衣服都穿好。我就跟他说您走吧,我送您回Hotel Ivy,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

 

他听到这个就一下子坐起来,说你怎么这么倔强呢?当时我给他叫了两个车,凌晨三点一个,他不走,我说再过8分钟车到了您必须走了,当时我把所有衣服给他收集起来放到床上,他不穿,不走。

 

我说不走怎么弄呢,昨天这件事情您还不明白吗?我是不会明天跟您去纽约的,不可能。我还想要结婚,我还想要家庭,我还想要小孩,我就好好找个人清清白白嫁了不行吗?这时候我又叫了第二个Uber,第二个人打电话过来,他又不走,我就把电话摁了,又取消。我正准备叫第三个的时候,警察就敲门了。

 

《财经》:为什么当天晚上警察放刘强东走了?


Jingyao :警察把我带到警车里,让我在那儿等着,他觉得这个很可疑,所以他再三确认说,你真的是自愿的吗?我后面又说了十多次,让他(刘强东)走。我是自愿的,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你才能放他(刘强东)走,我这个句话都说出来了。

 

《财经》:第一次报警是事发当晚同学报警,那你为什么还要第二次报警?


Jingyao : 第一次报警我撤销了,刘强东就没有被逮捕,警察只是把他送回去了。第二次报警的时候,才过来把他逮捕。

 

第一次报警,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第二次报警,其实我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第二次报警的时候是一位老师帮我报的警,那位老师是DBA的一位助理老师。

 

《财经》:老师为什么帮你报警?


Jingyao : 因为我的另一个朋友,陪我去医院的那个朋友,他事先已经告诉这个助理老师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那个老师听说这个事情之后,当天早上已经拨打了一次报警电话,但是我当时不在场,警方说如果当事人不在场是不能报警的,然后就作罢了。当天晚上我是跟刘强东的助理Vivian Yang又约在卡尔森,之后我两个朋友带我进了办公室,老师已经知道这事儿了,她听了一下就说报警吧,打了电话给警察。

 

《财经》:你当天为什么会约刘强东助理?


Jingyao :当时VivianYang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Vivian第二天就一直找我要护照号。我就跟她说我有事情要和你谈。我跟她谈了一下事情发生始末,Vivian最后问我你想怎么办,我说我现在想报警,这是唯一一个合法途径。然后Vivian就慌忙去找刘强东了。

 

《财经》:从这个过程到后面还很生气,跟她来要护照这个事情有很大关系?


Jingyao :基本上就因为她来要护照我才会这么生气的。

 

《财经》:如果不来要护照,这件事情你还会这样处理吗?


Jingyao :可能就不会了,我可能就悄悄的、不声张了,我就忍了。

 

《财经》:但是因为Vivian又找你要护照了,所以你才去找朋友商量?


Jingyao :嗯,当时怒火中烧。我真的非常生气,就觉得完全不可理喻,这个人根本不在乎我是怎么想的,我一晚上跟你白说了吗,我叫你走,你以为我不报警就是乐意的吗?

 

《财经》:你当时最想要的是什么?


Jingyao :要道歉的,都要。我想说你把这件事情给我解释清楚。一个有家室的人,你怎么这个样子。当时报不报警我都不知道,因为报警有可能闹的很大,但是DBA老师劝我说,报警吧,全程都是她说,我没有说话,她向我确认,我说对。因为我在场,因此这次报警就生效了。

 

《财经》:他被带走的时候,你怎么理解这件事情?


Jingyao :他被抓进去了我真的很慌,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做好报警准备。我对报警这件事情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就想哎呀完了,接下来可能大家都知道了怎么办啊。然后我自己到底能不能受住,就这样乱想,想了很多。

 

《财经》:从最开始你想息事宁人到学院老师报警,到真正起诉,你有没有想过只要你报警了,这件事情就闹大了?


Jingyao :有,我当时根本就不想被人知道我跟他有这么一种关系,我谁都不想告诉。因为我当时没有人可以商量,其他人昨天知道我去参加酒局了,有主动问我,但是我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回。后来第二天早上朋友拿了一张被性侵的宣传单给我,他也就猜到了。

 

状态:“自从视频出来之后,已经一周足不出户”


《财经》:网络上现在有铺天盖地的评论,你觉得性侵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和舆论对你的影响,哪个困扰更多?


Jingyao :一样多,主要是连带效应。性侵就是你可以不想这件事情,不想就没有那么大的伤害;主要是网上的舆论,因为我当时不想起诉,性侵我就忍了,我就自认倒霉,我也没有缺胳膊少腿。

 

《财经》:在检方决定不起诉刘强东之后,后来有人联系过你吗?


Jingyao :他们找不到我。我没有微博,也没有INS,他们联系我律师,因为媒体太多了,我的律师一开始只倾向于外媒,对中国媒体不是很在意。

 

我一度心理状态非常差,也不想接受任何采访。民事诉讼一来,现在我就是精力集中不起来,门也不敢出,还有人说半夜两点钟要来敲我门,我整个人就惶恐不安,这栋楼里面就大家都知道我的事情。

 

《财经》:这件事情之后你有去学校上过课吗?


Jingyao :这个学期我一直在上课,但现在上不下去了,因为前段时间网上流出来的视频。

 

《财经》:在这个阶段中,你有咨询过心理医生吗?


Jingyao :有,因为当时一开始没上课,是真的门出不去,就心理障碍,出不去门。

 

《财经》:心理医生可以作为证人或者是索赔的证据之一吗?


Jingyao :可以。

 

《财经》:做过几次心理医生的治疗?


Jingyao :三次。去年两次,今年一次。今年状况比去年好很多,因为中间我没有回复,媒体舆论就下去了,然后我也就好好的去上了一下课,到了现在,这两天我觉得又不行了。后来医生建议我养狗,一开始事情发生后,我就觉得不行我要养只狗,我就养了一只,后来我又养了第二只,热闹一点,狗有的时候追跑打闹就觉得自己有一个伴,毕竟父母也不在,朋友偶尔来一来。

 

《财经》:最近还有网上还有关于Tao同学的流言,说他喜欢你。


Jingyao :他不喜欢我,我们认识只有五天,五天谈何喜欢不喜欢,除非是相信一见钟情,那我是没有办法的。在五天之内,怎么可能喜欢我,这是很荒唐的。

 

《财经》:你现在怎么理解DBA需要有志愿者这件事?


Jingyao :我现在就很质疑,你明明都有正式的员工,为什么还要去找志愿者?大佬给DBA那么多学费,难道你没有钱去聘几个正式员工吗?一定要找志愿者?

 

《财经》:你现在打这个官司,和解跟赢,哪个对你更有意义?


Jingyao :赢肯定是更有意义的。如果律师要我和解,我就把钱全都捐出去,明志,就行了。也是另外一种结果。

 

《财经》:你现在还不敢出门吗?


Jingyao :不敢,昨天楼上学姐带我出去买了趟菜。自从视频出来之后,我已经一个多星期足不出户,晚上就凌晨两三点钟才能睡着,早上六点钟就醒了。

 

出去还是需要下一番决心,头发都盘了,戴个眼镜,穿得灰不溜秋,裙子、好看点的衣服都杜绝,上课就穿帽衫、牛仔裤,外套就穿深色的。冬天出去戴个帽子,把长头发都藏起来。我怕见到除了我朋友和家人以外的人。

 

《财经》:你有想过以后在国外工作吗?


Jingyao :我很想回国,我不知道能不能回得去,如果按照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我……我一直想回家。

 

《财经》:父母还好吗?


Jingyao :他们也很伤心,但他们都还好。那天晚上去饭局之前我还给我妈和爸爸发消息,当时他们说,去了酒桌少说话,多听大人讲话。

 

《财经》:父母有受到压力吗?


Jingyao :妈妈在国企,不会把手伸到那儿去。我爸爸当时(事件)发生了之后,他就跟公司别的的股东说,如果这件事情牵涉到了公司他就把自己的股份套现,然后辞职。

 

《财经》:你现在最想要什么?


Jingyao :毕业了之后好好的找一份工作,我想要的就是这个,因为家里有爸妈的支持,还有朋友的支持,我在北京找工作是没有问题的,我想要的就是以后好好结婚,然后有一个家,好好工作,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能做到这些就够了。



(王丽娜、管艺雯、黎诗韵对此文亦有贡献)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金瓶松 5 0

苏北穷乡走出来的大老板 如饥似渴的本性犹在 完事后只会呼呼大睡 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体贴温柔 换了马化腾或李彦宏 最多也就是皆大欢喜的一段佳话 何至于从去年折腾到今天

05月24日 16:1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