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老酒慰深情

        红尘沧桑,常把自己的目光投向远方。我对踏足普洱的渴望,是源于“妙曼普洱”这四个字,此情此景,在我眼前飘动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蔚蓝的天空、绿油油的茶山、红红绿绿的咖啡豆、饱含了负氧离子的空气、弯弯曲曲潺潺流淌的小溪。当然,还有那位看人看事总是笑眯眯的吴亚红大哥,和他那瓶不轻易示人的飘着纯粮香气的老酒。
       于是,在油菜花开的季节,我一接到吴大哥邀请我喝酒的电话后,我便毫不犹豫的立即调转车头,带上另外几个朋友,从盛开油菜花的临沧风景中跨过澜沧江大桥后,驶向了普洱的方向。要去看望已多年未见的吴大哥,用行动诠释吴大哥倡导的“一片冰心在玉壶”。
        道路蜿蜒,但风景宜人,养心养眼。越往靠近普洱的方向走,越感觉山清水秀、阳光葳蕤、鲜花盛开、心境开阔,好像一伸手,就可以把春天握在自己的手中一样。
        行车路上,我是循序渐进的感受到了普洱的妙曼。
        道路在两山之间逶迤,车子从树林里穿过到达阳光下的间隙,就是节令从冬季到夏季的过程,也是节令从春天到秋天的过程。树荫里的林间鸟儿唱得欢,阳光下的行道树知了叫得响,只有溪流无语,含情脉脉的随山脚流淌,转身就不见了踪影。像我们多年不变、彼此牵挂的友情。溪流边古树参天,遮天蔽日,一棵树上大大小小的结了近二十个树瓜,有的黄有的绿。黄的散发着蜜香甜味、绿的青翠欲滴,让人一看就满口生津,犹如梦境里的那瓶老酒。瞬间跌宕式的万千气象,让人很迷茫,不知此时此刻的自己是身处春秋?还是冬夏?
        远远的,就在路边看到了一块矗立的大石头,上面写着“普洱水木林酒厂”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红色油漆把字体描得很饱满,预示着企业的发展要坚如磐石、红红火火。

        走进厂区大门,清风徐来,透着淡淡的酒香、花香、果香,让人倍感舒适,神清气爽,总想深深的猛吸几口。原来是一股甘冽的山泉水,流淌着穿过厂区。举目环视,厂区就建在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间,两山相夹,一条山溪,溪边一块平地,真是天作之合,这块似飞来的平地和这条山溪水,就是酿酒的神来之笔。毕竟,好山好水才能出好酒。
        周边山高林密,树木伟岸,老藤横跨溪流两边,悠悠荡荡,情意绵绵。正午的时间,厂区外赤日炎炎,厂里面清凉如许,放眼一望,满眼都是绿色、都是生机、都是春意盎然。感觉全世界的春天,都是从这里发出的。如此清静之地,不深入其中,还以为是误入了森林公园。
        吴大哥笑眯眯的带着我们,赤脚趟过小溪,从林间走到了对岸的亭子。登高望远,整个厂区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了我们的眼前。由于植被茂密,厂区在森林之间若隐若现,厂房顶上蓝色的瓦,就像一片绿色毯子上镶嵌的蓝宝石,栩栩如生的在闪现。
        厂区一隅,一群鸭子在溪流里悠然漂流,自由自在的追逐着小鱼小虾。大公鸡在大榕树下气定神闲的趴着,闻着酒香、守着领地、看着妻小。好像厂里来来往往的客人,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多么美丽的酒厂,多么和谐安宁的环境,好像吴大哥在此地建厂不是为了酿酒,而是为了酿造春天。一切都很自然纯洁,像我和吴大哥之间的友谊,不浓不淡、不偏不倚,一切正好。
        没有贪婪,还是有杀戮。情浓之至,吴大哥唯恐待客礼数不周坏了文化传承,因为他是我们酒圈子里为数不多的把酒和文化融为一体且酒量很好的儒商。他的待客之道,是在一盘黄焖土鸡、一锅喷香的老鸭汤端上桌后展开的。
        一瓶红香谷酒,友情才叙了一半,三下两下就见了底;一瓶石斛酒,健康养生的话题讲完,也见底了。吴大哥善于酿酒,更善于劝酒。看看天上的大太阳,大家都不敢再继续喝了,怕喝多了人困乏。担心大家喝不透不尽兴,吴大哥又开始吊着我们的胃口。他竟然“偷偷摸摸”的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瓶酒在我们眼前晃荡,笑眯眯的说:“这是一瓶已经二十岁的酒,这瓶酒么我就不劝了,喝不喝大家看着办吧!”看见那泛黄的酒体,我们都感觉眼前一亮,每个人的眼睛里都炯炯有神的。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这种机会哪能错过?于是,大家的思绪又重新聚拢在了酒杯里。
        没有二十年的友谊,凭什么去喝人家二十年的老酒?我们可就不管这么多了,反正吴大哥是“一片冰心在玉壶”,就算是喝到了“醉里挑灯看剑”,我们也不怕,既不能错过这杯老酒,更不能错过这份深情。
老酒,是变相劝酒的关键;老友,总在人生的终极出现。尘封的故事,再次开始,听吴大哥娓娓道来。

        建厂之初,由于周边生态环境很好,鸟类也比较多,有一天,两只斑鸠相约到酒厂“偷食”酒糟,可能是感觉口感舒适而多食了几粒,因不胜酒力,两只斑鸠竟然从树杈上掉落在屋顶醉卧,厂里的猫发现了机会,爬到了屋顶一顿美餐,两只斑鸠就此殉情,而那只猫,最后也是踩着醉步跌跌撞撞下来的。
        闻听此言,大家笑得前仰后翻的。
        吴总却一本正经的说:“现在,周边的鸟儿们酒瘾都大了,不吃酒糟它们会馋的。每次出酒糟,工人们都要放些在山坡上供鸟儿们享用”。我问吴总:是不是也要放一桶酒在山坡上,顺便捉一篮子虫子给鸟儿做下酒菜?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情浓时,相聚总是短暂,这最后登场的老酒,虽然在见证我们友谊的途中见了底,但总算慰藉了我们这几百公里的奔波与多年未见的思念。烹鸭宰鸡,世事如棋,吴大哥脸上的笑容,一如他的招牌一样,总是挂着的。
        一别经年,心中难免有痛。为了掩盖告别时的伤感,吴大哥笑眯眯的转移了话题说:“这么多的树瓜熟了,我也吃不了那么多,你们摘些带到昆明吧!”于是,大家已经喝得二麻麻的情绪再次被调动了起来,有爬树的、有找竹竿的,只要大家开心,想怎么摘就怎么摘了。生生熟熟,大大小小的树瓜又开始汇集到我们的汽车后备箱里。临走,吴大哥又笑眯眯的抬了一箱事先摘好的树瓜放我后备箱里,说让我多吃点。
        回到昆明,我把树瓜拿回了家,才发现装树瓜的箱子里还躺着一瓶“二十岁”的“红香谷”老酒。看着这瓶酒,我扎实的被感动了老半天,我没再舍得喝掉它。因为,吴大哥是用这瓶酒告诉我,即使做个“吃瓜群众”,也要懂得睹物思人,见老酒如见老友,友情既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也要在时间的流逝中保证它有持久不变的醇香,像我们的友谊一样。


2019年5月19日于昆明

作者简介

杨亮:笔名雪中白杨,云南昆明人,滇池边的土著。文学作家,网络写手,酒文化研究学者,云南师范大学《酒与文学艺术》特邀专题讲师,云南省食品行业协会酿酒专业委员会酒文化专栏作家。几十篇作品发表于《华西都市报》、《春城晚报》、《昆明日报》、《云南老年报》、《中国酒都报》等公众报媒;《遵义》、《西南作家》等杂志期刊;部份作品出版发行于《说走就走去云南》、《中国散文名家》等书籍。
电话(微信号):13769139077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clzg_5f56e73739136 1 0

妙曼普洱,精彩人生。

10月03日 20:23

雪中白杨 4 0

人生是一个渡口,会遇上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过客。但是,当一段友谊根植于心中时,人与人之间就如同一杯沉年的老酒,厚重醇香、回味悠长……

12月27日 14:34

云南呆歌 3 0

诗情与画意

06月16日 15:37

雪中白杨 4 0

情怀和酒,是记忆的两扇门,无论你怎么推开?总会看到听到叮当作响的旧时光。

06月04日 21:06

clzg_5cf650aaaf93e 1 0

一如既往地传播酒文化

06月04日 19:07

雪中白杨 4 1

唯老酒与老友为稀罕!

06月04日 14:0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