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云绕水围山

        要想在生活中寻找诗和远方,让平凡的生活充满乐趣,走出家门,算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以沉重的步履从昆明钢筋混凝土的城市“森林”中移步到野花油黄摇曳妖艳的建水县水围山酒厂,有一种走入山野步态轻盈的感觉。宽阔的场地田园让你精神上没了压力,视觉上无任何约束。举目四射,白云苍狗逍遥,苍穹隐藏青山外,这里山围着水、水围着山,世外桃源的境地,让你随便放眼一看,满眼都是哲学和禅意。
        酒厂是有风的,还有人气。酒厂的风混杂了躁动不安的人气,算不算酒风(疯)?这里的风是裸露放纵的,从来都不需要掩饰自己的情感,可以随意喜怒任意飘动,恰如我们自由自在的童年。不像染了“城市病”的风,只在高楼大厦间“躲猫猫”,扭扭捏捏呢的作态穿插。
        这里的空气是纯净的,可以任意的深呼吸浅呼吸,随心所欲,自由呼吸,不必用防尘罩掩饰。让美女们的笑脸与太阳“公公”的笑脸相辉映衬,勿须担心空气中的二氧化硫、一氧化碳、PM2.5等有毒有害物质侵蚀我们的肺。
        久居城市的人,常常的被动呼吸后习惯了空气当中有点“味儿”,这里的空气当中也有点“味儿”,花香、果香,加上厂区内飘出的麦芽糖香气;或者“醪糟”的味道,这味道不仅生态,而且环保。对于我来说,闻的是味道,勾起的是回忆,回忆中又有起伏万千的思绪……
    

        躺在厂区的西瓜地里赏蓝天白云,你可想过上云卷云舒、闲云野鹤般的生活?这可是生活的终极目标吗?坐在花开万朵的石榴树下,其实你想一醉,不然万千风情何解?琵琶无语,仅剩香甜;老树木讷,也会在酒味微风中摇摇树枝,不知是出于对客人的盛情欢迎?还是酒味刺激下的春心涌动?
       事物的沉寂,必然有它的道理,要么锻造历史,要么铸就灵魂。
        步入水围山的崖洞,一盏昏暗的灯,发出“瘦骨嶙峋”的光,让人穿越古今。灯光猥猥琐琐的散不开,蜷缩了三十年,像一个从未涉世的老头。洞壁深处,铺满几十年的酒霉,其实早已经没有了霉味,散发着稀释了酒味的淡淡幽香。酒是神奇天造之物,每一滴酒里面,有三千多种芳香组合物。所以,闻香之人,可以表述出酒有香气,但无法表述出这几千种香味的归类。洞里若隐若现的站着几十个酒罐,我们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蒙在罐口早已经僵硬的绵纸,一股酒味沉香扑鼻而来。这些被唤醒的酒罐,开罐十里香,何须当风扬。
        老酒的特殊香味,是对成熟男人赤裸裸的勾引。呵呵!好酒的男士们,可千万要跟老婆说几句好话哟!不然,你怎能不醉不归呢?面对老酒,人生两难。是醉也遗憾,不醉也遗憾。醉了是老酒白喝,不醉是不喝透了老酒心不甘,呵呵呵!
        有人问了,没有老婆的怎么办?
        没有老婆的人也好办,你只管喝酒就好了,但必须是水围山的老酒。其它的,缘起缘落,一切自有天定。
    

        中国人的传统,酒也是礼尚之物。省外如此,云南亦如此、昆明如此、建水也如此。逢年过节,省亲相亲,总要拎上几瓶酒,喝上几杯。约约挚友,聊聊乡愁。但是,没有水围山的老酒,你的精神寄托就只能拴在水围山的山峰上,风雨飘摇,接不了地气。
        云南的乡下流行喝散酒,当然,更多的是买些酒回家里来弄个罐子存放,叫储酒,在储藏过程中让酒体自然的老熟,本地人俗称“老白干”。在滇南、滇东南一线,很多中老年男性习惯于开心也喝一碗,不开心也喝一碗。有时吃个早餐,煮碗米线也不忘招呼一碗酒。遇上三俩熟人,抬着米线端着酒,愣是要挤坐在一张小桌子上较较酒量、聊聊家常。喝一口咂咂嘴巴,哪管它世事交替、日夜变更。
        人生可以错过季节,但千万不要辜负岁月。而老酒,就是架设姻缘最好的桥梁。再帅的小伙子,到了谈婚论嫁之时,必须是要登女方家的门去求婚的。闺女是娘家人的心头肉,是老丈人的小棉袄啊!呵呵呵!不拎上两坛水围山的高梁老酒,亲事恐怕没门,小伙子怕是一辈子只能叫声叔叔。所以,要想改个口,不能少了老酒。觅缘万里踏山川,不如拎罐“水围山”。
        寻找那份恋恋不舍的情怀,是为了看见心中葳蕤的阳光。建水已成昆明人的后花园,不仅自然风光秀丽无比,而且历史文化厚重。滇南邹鲁、朱泗渊源,百年米轨穿越时光隧道,小火车在摇摇晃晃中见证了世事沧桑。
        因为水围山的存在,老酒文化在当地也颇有渊源。当你坐完小火车,逛完文物古迹,赏心悦目的结束行程后,想必也是人困马乏了。不妨穿过号称“雄镇东南”的朝阳楼,沿老街寻一偏僻的四合院,烧上几十个西门的臭豆腐,打一碗水围山的老酒,酒少话多,意短情长,其乐融融,风尘可慰,让故事延续。
        人生的境界,不仅在于经历,也在于品味。一路风景、一路酒香,听到的,看到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白云深处,花香四溢,山水清幽,水天相连,唯有那罐水围山的老酒,既留得住你的心思,也留得住你的步伐。眷眷情怀的沉香味,喝一口,一定会成为你的忠实朋友。
 
            2019年5月4日


 

                  作者简介

杨亮:笔名雪中白杨,云南昆明人,滇池边的土著。文学作家,网络写手,酒文化研究学者,云南师范大学《酒与文学艺术》特邀专题讲师,云南省食品行业协会酿酒专业委员会酒文化专栏作家。几十篇作品发表于《华西都市报》、《春城晚报》、《昆明日报》、《云南老年报》、《中国酒都报》等公众报媒;《遵义》、《西南作家》等杂志期刊;部份作品出版发行于《说走就走去云南》、《中国散文名家》等书籍。
        作者热爱生活、热爱山山水水,常常将自己置身于自然风景、边陲风光及山村古寨子中。热衷于边疆及少数民族风情,热衷于探索少数民族文化的发掘及传承,喜欢古镇清幽、喜欢粗茶陋巷。电话(微信号):13769139077。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