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考旧时光

我们那个朝代,高考时间好像是6月27、28、29?记忆模糊了,但那一段的几件事却印象深刻。

不寻常的散步

考前放四五天假,我很喜欢。放假第三天吧,天清气朗,早上大约9点,我在门前桌上铺了大幅的白纸,准备画地图。此时,邻居陈奶奶走进她家菜园,接着一声闷响,不等我反应过来,就见她一跛一拐出来,去往厕所方向。

不好!我连忙冲过去喊“陈奶奶,您刚才摔跤了?是不是突然想解手?您不能解,不然就没命了!”她望着我,不住点头。

我搀扶着80多岁的陈奶奶慢慢走了一阵,再问她时,她说不急了,不想解手了。我扶她回了家。她的儿孙们都上班了。她总是在阳光下静静地坐在菜园边,周围是正在悄悄疯长的豆角和它们的蔓藤,叶面绿绿的,露珠晶莹,滚来滚去。

我心情挺好,感觉救了陈奶奶。因为之前听说,摔倒后突然内急,那是“活气下沉”,此时不可解手,会泻生之气息。陈奶奶高寿,90多离世。

你紧张吗

考前一天,骑车进校,听老师讲最后的话,让老师看最后一眼。接着去昭三中看考场。倚着走廊,极目远眺,心旷神怡。这时,马同学轻轻走过来,幽幽问我“冯娟,你给紧张?”我才突然觉得,是呀!高考那么重大,应该紧张一下,然后心脏就狠狠跳动了五六下,几秒后恢复平静。

紧张什么呢?六本历史书已经画烂,两本地图册也分崩离析,完全可以自如绘制中国地图,标注河流、省会、重要城市、铁路、资源、气候带等,政治笔记本也磨圆了。作为“学菜”,我心坦然。

骑车赶考

和平常一样,早起,吃妈妈煮好的面条,带上准考证、两支灌满墨水的钢笔、铅笔、圆规直尺,推出单车,高考去也。

那时,爸爸出差常驻昆明,姐姐在长春上大二,家里就我和妈妈。

那天,我穿一件淡绿的夹克,短短的头发,骑单车东摇西晃,纯爷儿们的模样。阳光很好,风很柔软。从家里到学校骑车近1小时。

狂的英语

三天下来,各科都还发挥正常,抓狂的是英语。

考英语是在下午。中午,我去崇义街外婆家吃饭,之后上楼复习。这是很老旧的房子,是外公无数次往返于茶马古道做生意的积淀。年代久,住人少,有些潮湿。好心的外婆端来一个烧炭的火盆。我背了一会那些复杂的短语句型,就躺床上休息。醒来时,突然鼻血流淌,头重如铅,脑袋闷疼。用棉纸塞了鼻孔,匆匆赶往考场。试卷发下来,一下懵圈了!大脑只能识别个体的单词,却不能反应它们连成的句子!就像最引人的标题,点击开来,却全是毫无意义的乱码那样!头一次,我被急得浑身冒汗。我意识到,我被煤气中毒了,大部分识别句子的脑细胞已然倒下,只剩下一些识别单词的脑细胞孤胆英雄般还在苦苦坚持。第一次,我张惶地抓着头皮,摸到额角湿湿的汗珠。绝望,海水一般没过头顶……

公布成绩时,英语68(满分100)。我很自责,却也无奈。

还有一个小小的无奈。地理有一道填空题:非洲最高峰。这是我高二高三天天储存在大脑最明显位置的概念,可是,偏偏就在要把它调出来的时候,它小子溜了,无论我如何掘地三尺,抓耳挠腮,都踪影全无。2分木有了,乞立马扎罗。

尽情嗨吧

终于考完了,不管是死是活,先闭上眼睛嗨吧!怎么嗨法?

能怎么嗨呢?无非是约上同学,很放松地在街上乱转,游来荡去,作闲云野鹤状。渴了,花几分钱买碗木瓜水,饿了,就去同学家煮几个洋芋蘸酱吃。也去公园,三五成群,靠着栏杆照几张相片。

最嗨的,要数骑单车去岘池山那次。一群刚刚解放的学生,一路喧哗,山呼海啸,到得湖边,分划两船,然后水上开战,搞得巨浪滔天,乌云滚滚,堪比甲午之战。在弃船逃亡时,俺竟然跌进湖中。

一只昭通旱鸭疯狂挣扎,一堆昭通旱鸭失魂落魄。争渡争渡,眼泪流下无数。

挣扎到无能为力时,强大的求生欲望给了俺站起来的勇气。终于站稳了,看见波光粼粼的水面,竟裙子般荡漾在我的腰间。

这个故事被我那群可恶的同学嘲笑到现在。嘿嘿。

赵括导航

录取通知书下来时,文科生们终于可以傲娇一下下了。那一年,我们昭一中,一个上了北大,两个上了清华。还有复旦大学、上海交大、同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等一大堆。俺们灰不溜秋,却不失活跃,赵括一般纷纷为理科生们语音导航。也有如我一样的,边画地图边导航。“你先坐成昆线到成都,再转宝成线到宝鸡,而后进入陇海铁路到郑州,而后转京广线到石家庄……”那些轻松驰骋于物理化学怪题难题间的同学们,听得一头雾水,皱起了他们成吉思汗的眉头,表情跟我上物理课时听老师讲“碗边运动的乒乓球求速度”时一模一样。终于,史上最崴“赵括地图”导航完毕,理科同学发自肺腑地说,学文科真好啊,天南海北啥都知道。那一刻,真的是喜信传进苗家寨,扬眉吐气的感觉如雨过天晴的阳光,一寸寸暖过我的心房。




网友评论

1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张稼文 5 1

“总是在阳光下静静地坐在菜园边,周围是正在悄悄疯长的豆角和它们的蔓藤,叶面绿绿的,露珠晶莹,滚来滚去。”
这类句子要收藏。

  • 冕芸  : 谢谢张总鼓励!

    2019-06-07 23:00 0

06月07日 22:22

张稼文 5 0

我们那个朝代,高考时间好像是7月初。记忆模糊了

  • 冕芸  : 是的,张总,我记错了,呵呵哒

    2019-06-07 22:59 0

06月07日 22:20

clzg_5cfa3431032da 1 0

看到你的回忆录,往事历历展现

  • 冕芸  : 谢谢您!

    2019-06-07 20:35 0

06月07日 17:54

clzg_5cfa22946bbeb 1 0

冯老师年少时的故事总是那么生动有趣!青春不是一段年龄,而是一段记忆。我心中永远的少女冯!

  • 冕芸  : 谢谢您的鼓励!

    2019-06-07 20:35 0

06月07日 16:40

  • 冕芸  : 

    2019-06-07 20:36 0

06月07日 16:23

刘记 5 0

当时美丽清纯的学生妹妹

  • 冕芸  : 谢谢您!

    2019-06-07 20:36 0

06月07日 16:21

clzg_5cfa160ca13e3 1 0

真还记得这么清楚吗?表示怀疑🤨

  • 冕芸  : 记忆很斑驳了。谢谢您!

    2019-06-07 20:37 0

06月07日 15:5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