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华寺碑记及其他

太华寺碑记及其他

文/南天


太华寺古称“佛严寺”或“佛岩寺”,位于西山太华山腹,始建于元大德十年(1306),为首任梁王甘麻剌创建,并延请从浙江天目山学佛归来的“云南禅宗第一师”玄鉴,又名无照,出任开山第一住持。从天王殿正中供奉观音而非弥勒的格局看,符合南诏、大理时云南独有的“滇密”法统。

明初,黔国公沐英捐资修葺,增建“碧莲室”和“思召堂”,并撰写《题太华山佛严禅寺》 随后,其后人将沐英遗像供奉其中,人称“黔宁王祠”。寺也由此改称太华寺。

清初,曾毁于兵燹,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总督范承勋重修。随后在咸丰年间,大悲阁等殿堂再次遭战火烧毁。清光绪九年(1883) ,总督岑毓英再次重修。其中,王继文、张学智等人,也作过不同程度的修葺。

解放后,划归西山西山公园管理,与华亭寺和三清阁相比,游客较少,很长时间被当作花木培植基地。

为尽可能地保存太华寺的真实历史,笔者特意收集整理以下几篇碑记,作为参考资料——

元.中峰和尚《祭玄鉴首座文》

佛祖之道未易坠兮,吾无照远逾一万八千里江山以来兹。佛祖之道失所望兮,吾无照负三十七春秋而云归。生耶死耶果离合兮,非智眼而莫窥。祖意教果同异兮,惟神心其了知。谓无照于吾道有所悟兮,大方极目云胡不迷笑。德山之焚疏钞兮,何取舍之紛驰?鄙良遂之归罢讲兮,徒此是而彼非。唯吾无照总不然兮,即名言与实互融交涉而无亏。出入两宗大匠之门兮,孰不叹美而称奇?屈指八载之相从兮,靡有间其毫厘。我阅人之既多兮,求如无照者非惟今少,于古亦稀。我不哀无照之亡兮,哀祖道之既坠。而今而后,孰与扶颠而持危,对炉熏于今夕兮,与山川草木同怀绝世之悲也!

据《佛严寺无照玄鉴禅师行业记》载:玄鉴,字无照,元朝至元十三年(1276)生,曲靖普鲁吉人,(即今沾益县盘江乡松林村)。六岁时,依虎丘寺云岩净公出家,又随雄辩法师学习教观。此后离开云南,历经荆楚、吴越,到浙江天目山中峰明本处,得契心印,为“第一座”(即首座)。后返回云南,在昆明多个寺院讲经说法,大力弘扬禅宗,被誉为“云南禅宗第一师”。其“门弟子数百,得其心印者五人”。创建佛严寺的梁王甘麻剌,便是他的弟子之一。而撰写这篇祭文的中峰和尚,则是他在浙江天目山学佛的师傅。他病故时年仅37岁,其墓塔现存于太华寺内。

明.沐英《题太华山佛严禅寺》

山川钟秀,有其地则有其人。或繁华为城市焉,或清绝为寺宇焉。居城市者,固当有德,以化俗。处寺宇者,尤当有德,以兴教。能如是,则可以享其福,而称其地矣。

滇池之上,突然而高、蔚然而秀者,碧鸡山也。山之肘腋,有寺曰太华,乃云南奇特之境,居者有其乐,游者爱其胜。然而居之游之,必有其道,岂肯视为玩好之区,放逸嬉戏而已哉?

今之人得以饱暖无事,相从于此者,盖皆圣朝太平之余泽。况居此地、享此乐,则所思以报之者,亦曰兴其教、化其俗,其以不忘四恩之重而已。佛道以戒律为始,诚能念念在此,笃守力行,则不淫、不杀、不盗,不贪如鸡,不嗔如蛇,不痴如豕。虽未成佛,固亦佛之徒也。

俾游观者,因山林楼阁之胜,而睹端严慈善之仪,而起去恶迁善之心,则为士者,庶知尽忠; 为农者,庶知务本。工不巧伪,商不奸欺,遵国法而叙人伦,君臣父子,夫妇长幼,各得其分,是即有德之士。为山林主,可谓人境俱胜矣。

来游之众,赋诗满壁,各言情景之壮,虽亦有感于人,而其词婉媚,或有弗能晓者,故今宜以实言告之,庶观者之有敬也。

沐英(1344-1392年),字文英,濠州定远人,明洪武朱元璋之义子。沐英出身贫苦,自幼颠沛流离。元至正十六年(1356),十二岁时跟随朱元璋攻伐征战,开始军旅生涯。十八岁时被授帐前都尉,开始担当军事要任。洪武十四年(1381),与傅友德、蓝玉率兵三十万征云南。云南平定后,留滇镇守。其镇滇时,大兴屯田,劝课农桑,礼贤兴学,传播中原文化,颇有善行。洪武十五年(1382),因义母马皇后病逝,悲伤过度以致咳血。洪武二十五年(1392),因太子朱标去世,遭受打击而患病,两月后病逝于云南任所,年仅四十八岁。

很明显,这篇文章应是沐英捐修太华寺时所撰,其大意是用佛门的庄严与戒律来教化民众,以期达到社会安定。

清.范承勋《重建太华山佛严寺记》

佛严禅寺者,在滇池之右,太华之腹。有元时,僧鉴公无照创始,历明代,至我皇朝,四百余年。殿宇增崇,翚飞鸟革,焜耀滇湄。康熙辛酉岁,我大师围滇困贼,寺遂荡析无遗。问所为碧莲之室、漂缈之楼与一碧万倾之阁,徒忾想于图经纪载而已。

神武克捷以来,边徼清晏几年。于兹矣,住持僧照蚩稍稍募资,草创殿宇,规模未廓,丹臒未施,而力已大绌。余偶与抚军大中丞石公、王公过之,览其山川完美,气象雄厚,遂嘉叹再三。佥为分俸倡建,而监司诸君子以下,塈郡县乡之乐善者,率量力从事,遂尔檀施毕集。于是宝阁云构,禅室星罗,绣础依林,璇题架壑,门堂廊庑之属,次第咸复其故。既告成功,而请记于予。

予唯释氏之教,主于“苦空”,凡世间一切我他形相,指为幻妄,而不存一毫爱恋系着之意,其积功累行,至于捐弃血亲,残毁肢体,以求拯利万物。而其所自处者,则惟一丝一粒,勺泉把茆,虽就息嘉荫,不三宿而辄去,盖家风固然,其与世之人美田宅、宫室饮食、男女之好,相去万万也。然今所称苾刍者,动以破除悭恡,转大法轮,恫喝愚众。迹其所为,趋利徇嗜,欲无厌倦,乃更甚于鄙夫俗子所为,亦独何哉?且吾闻慈尊以无住为住,常寂灵光遍满虚空,随地涌现,不可从色相求也。即所云净土极乐、琳宫绀宇、瑰丽闪尸,乃至天女献花、帝释扶轮、璎珞宝珠、天龙驯象种种,卫列自然,妙相庄界,不烦郢人运斫匠石引绳,如阎浮提,众之积累铢寸,弥亘岁月,穷竭筋力,而不可速成也。其于尘世,所鸠易朽蠢之木石,像设之形骸,宜浮沤粪土,视之不顾。而遑较信施之多寡薄厚,权衡铢两,持福利以悉酬之也哉。

然则兹寺之复也,何所为乎?曰:“无所为也。”夫以数年煨烬之余,赖诸君子宏愿,大力扶既倒之刹,竿而建竖之,俾金轮再朗,慧日重开,诚有莫之为而为,莫之致而致者,而予奚足以知之?予闻越嶲、昆明,邻于身毒,人具佛性;楪榆、鸡足,大迦叶波禅定止焉,拈花妙谛,于是乎,在善因不昧有以也,唯是兹寺之倏焉而废,倏焉而兴。其废也,虽以世尊大威神力,不能嘿销兵燹之气,而为日月光; 其兴也,亦未有金色僧伽者通梦寐,望门投止,动以福田因缘也。

以世间一切我他形相而论,则废兴了如,若以慧目平等观,其视瓦砾荆棘,与金碧雕缋,殊无差别,直以适然之运,还诸造化,而佛自无在无不在也。后有阐其家风者,亦惟勤奉“苦空”之指,旦夕祝厘,使边境安而室家穰。戒定修而智慧通。消灾害于未萌,拯横流于已溺,诸佛护念,其在兹乎?不然,虽千柱浮空,三成(乘)壮丽,无益也。

且夫人天小果,有漏之因,不足以为功德。尊者西来,明以是告人王矣。人不力求功德之所在,而从事焉,恶乎!可爰为之记而系以颂:

一人当阳化无为,金瓯永固无阙亏。

云何劫火能毁摧,佛以白毫吐圆规。

法身万亿净琉璃,须臾楼台弥滇陲。

雕甍宝楯碧玉池,铢衣玉女翩来迟。

诸天龙象前致词,愿以神力常护持。

正法眼藏人天师,佛言妙明允若兹。

我相人相都捐遗,法尚可舍况檀施。

布金一粟宁等差,回溪扃岫窟狮儿。

以定慧戒阐菩堤,用此功德祝藩厘。

永永无极视此碑。

清.范承勋《太华寺纪胜》

出西郭,有水蜿蜒入草海。草海者,古积波池也,俗曰青草湖,滇上流也。碧鸡峙其涯,嵁岩而逶迤。太华则如冠剑,传夫耸立于中,若莫可侪伍者。志所称“苍岩百仞,绿陂千顷”,当是也。

斗折而上,以达寺门。寺踞庚延甲,唯见紫翠环合,碧潭倒影;都会女墙,烟火隐隐,萦缭其前。每一骋目,襟期开朗。

殿后杰阁告成,用奉菩萨悲悯相。而虚其下,构堂以眺海,至则草海入怀,俨如既望之魄。葭菼绉绿风,送之骊骊。然天光作桂兔娑婆影,烟霭乍有乍无。荡漾于空明荇藻之天,颜以海月不虚也。

考方阁,址三楹;所为“一碧万顷”者,景物幽靓与海月同;而旷爽特与海月同。乃重构一轩,曰“鬟镜”;以延客之蹑屐来登者,自是而山水之胜兼收矣。

长者言:“寺昔全盛时,轮奂宏丽甲海隅。华顶万松樛蟠,浮青罨黛;沿山桃李芳郁,嫣红稚白。殿庭古茶八本,岩桂数株。花时如入石家锦障,客步都迷国色天香。滞人襟袖,疑不从人间来也。

“今俯仰上下,唯水色山光耳。然譬诸穷谷幽姿,绝世独立,不事铅华,而真态愈不可掩。老纳方课,雏种松培,艺茶灌花,疏泉琢石,为山灵洗妆,必二十年,其复旧容乎?”

难得者,时也。而时每不可待,况良辰胜赏,人生几何?余数载间,两行滇海,最后而得此山,然必公余乃至,至又不能信宿,岁率不过二三。过今者,劳薪生耳;税驾靡定,则是遇之何其难,而去之何其易。然不可谓,与此山乏胜缘也。

异日者,傥蒙圣恩,归老太平。奉先人之丘墓,幅巾曳杖,揖客衡门:“有自西南来者乎?民无恙邪?太华无恙邪?”曰:“然。松杉若荠矣,而茶桂吐萼,梅竹扶舆,石骨竞瘦。昆明罢战,几何年矣。”“有晴朝画舸,深夜渔灯,出没明灭于沧波卷舒中乎?”曰:“然。间常扫苔石而觅旧题矣,犹记其官,则节帅也;其地与姓氏,则沈阳范承勋也;其手记,则太华之胜也。以今较昔,其相去何如也。”余时当为冁然,客亦遂去。

康熙丁卯平刻

范承勋(1641-1714年),字苏公,号眉山,自称九松主人。辽宁抚顺人,隶属汉军镶黄旗。清开国功臣范文程第三子,即范承谟、范承烈之弟。康熙二十三年(1684),举廉吏,擢内阁学士。康熙二十五年(1686),擢任云贵总督。总督云贵时,曾主持编修《云南府志》,志中收录了他的不少吟咏云南山川景物的诗文,为后人留下了一笔丰厚的文学财富。曾主持修葺过西山升庵祠,撰有《改建碧峣书院碑文》。并首次发掘玉案山花红洞、即龙淙洞景区,有著名的《龙淙十景》诗和相关文章。而在重修太华寺时,除撰写《重建太华山佛严寺记》外,还在一碧万倾阁(俗名望海楼)的内墙上,用石碑刊刻了他的《太华寺纪胜》。该文措辞典雅,语气畅通,且借景抒情,才情并茂,尤其值得一读。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15日 15:24

古覃 0

好文,博学多才,令人敬佩!

06月13日 12:44

南天 0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一直是新中国培养的 \"专家学者\"的一种通病。他们学的都是现代汉语,对古文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不奇怪

06月11日 19:23

南天 1

西山太华寺,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作者或 \"专家\",就根据清代范承勋《重建太华山佛严寺记》,即\"有元时,僧鉴公无照创始\"一句,便一口咬定是玄鉴无照所创,其实错了!范承勋一笔之误,岂可成为史实?玄鉴无照,四处求学,多处讲经,并成为太华寺开山住持,都是正确的。但是,在元明两代的文献中,太华寺的创建者都是元梁王,而不是玄鉴无照。创始人与住持(主持人),是两回事!

06月11日 19:15

琪琪的妈妈 0

最漂亮的是太华寺后院的这株樱

06月10日 13:55

南天 0

谢过所有点赞及观帖的朋友

06月10日 12:55

流云 0

又涨知识了!

06月10日 11:3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