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三



风呼呼的吹着这片饱受贫穷折磨的红土地,早起的人们驾着牛车把一车车的牛粪拉到了庄稼地里,时至今日,这里的农民依然习惯去山林中积肥的习惯;赵学民把黄牛栓在一颗树上,满头树叶渣子,背着背篓弯着腰再次钻进了树林,等他从树林出来时,背篓里已经装满了腐烂的落叶和泥土,他欣喜的把山林赐予的原始肥料倒在牛车里,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大山,他看到山顶有一些穿着工作服戴着安全帽的人,扛着水平仪在山与山之间测量着什么。

他看着眼前的山,好像和自己小时候没有什么变化,等他再次背着背篓钻进树林的时候,他想,不吃苦怎么行呢,出去打工又走不掉,儿子又要读书,儿子的生活费怎么办?自己一走家里连个照看的人都没有,家里还欠了十及万的外账,好在女儿已经退学了,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学民把所有的压力都放在了自己肩上,背篓被填满了,满满的一背篓肥料大概百十来公斤,赵学民咬着牙就背了起来,他不信老天爷会让勤劳的人穷一辈子,他不能停下,他是一个男人。

傍晚,赵学民把整车的肥料下到地里,站在地里,他都想好了,要在这块地里种甜脆玉米,自己一个人种,先把苗塘挖好,然后媛媛也可以搭把手,帮着自己把玉米籽丢进苗塘,浇水又不要钱,也不用盖薄膜,只是在玉米秸秆的时候再买点化肥撒上,到收成的时候可以换工,去年自己帮村里赵明家和赵副家种辣椒,还欠着自己两天的工,也就把剥玉米的人工费给省了,这样算下来,就算收玉米的贩子再压价,也能赚5000块钱,如果再养两只猪,把去年收的玉米杆磨成米糠,猪食也有了,磨玉米杆要120块钱,买种子500,化肥买四包320……

赵学民回到了家,把牛关进了牛圈,提了两桶水喂了水牛,往牛圈里丢了捆玉米秸秆,今天最累的就是它了,可不能亏待它,看着牛喝了水,赵学民摸摸了牛,赵媛在厨房喊了一声吃饭了。

晚饭谈不上丰盛,赵媛煮一个小瓜汤,一个炒洋芋,一个蕨菜炒腊肉,赵学民对前两个菜特别熟悉,在赵学民小的时候,经济最困难那几年,他几乎天天吃洋芋,比起现在,日子已经很好了,那个时候全身上下的衣服裤子都打着补丁。

他往碗里舀了一勺饭,又舀了一勺汤,夹了筷腊肉,饥饿的往胃里扒饭,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

赵媛低着吃饭,她原本也有吃饭发出声音的习惯,后来在学校改了,有一次,李鑫对她说,赵媛,你吃饭怎么会吧唧嘴,真有意思,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吃饭发出声音的人,赵媛特别不好意思,后来就改了这个习惯,赵媛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他的头发脏兮兮的,黝黑的脸上都是皱纹,怎么看都不像是四十出头的人,还有一次赵学民去学院给赵媛开家长会,赵学民在高楼大厦之间七绕八绕总算在家长会开始时赶到的学校,他满头大汗的站在班级门口,老师问,请问你找谁,赵学民不好意思的说,我找媛媛,老师问哪个媛媛,赵学民说就是赵媛,家长会后,一个同学对赵媛说,小媛,你爸爸怎么这么老,跟你爷爷似的,同时这个同学又说某位同学的爸爸可真年轻,看起来才20多岁。

赵学民一边大口大口的吃饭,一边说:“你多吃点肉,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赵媛极不情愿的接受了父亲夹的肉。

赵学民说:“明天你跟着我去地里种甜脆玉米,”说着他看了一眼赵媛的鞋“换一双能干活的鞋子,要在旱季来领之前把包谷中下去,再晚就赶不上好价格了。”

媛穿着一双干净的帆布鞋,这种鞋叫匡威,舍友李鑫就穿着一双,听说品牌店里好几百呢,赵媛也喜欢,但她买不起,有一次她路过一家鞋店,也有这样的鞋子,只要60块钱,她纠结了好久才买下的,后来李鑫也发现赵媛穿了一双这样的鞋,说:“你也买了这样的鞋,我的是限量版,这种鞋很难买到的。”

赵媛大方道:“我的才60,地摊上买的。”

两人哈哈哈的笑了。

赵媛鼓足勇气,小声的说:“我不去。”

赵学民生气的说:“你不去我一个人怎么干,让你回来就是帮家里做事的,你要在家里闲着吗。”

赵媛说:“我就是不去。”

赵学民把桌子上的饭粒拾在嘴里,看着赵媛:“必须去,不去你要做什么?”

媛沉默了一会,坚定的说:“就算我不读书了,我也不要在家里,我不要和你一样在农村过一辈子,我想好了,我要去打工。”

赵学民生气道:“你能做什么?你以为自己读了几年书就了不起了?”

赵媛再也忍不住,把碗摔在地上:“我不能读书还不是你的错,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爸爸。”

她瞪着眼睛,眼里翻滚出泪水。

赵学民抬手打了赵媛一巴掌:“混蛋,我看你的书是白读了。”

赵媛狠狠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哭着跑回了房间。

赵学民缓慢的把手放下,自己都做了什么,这孩子有错吗?她不就是想读书,可家里真的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办法?他诧诧的坐下,半晌,他坐在草墩上,呆滞的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赵媛跑回房间,她哭的撕心裂肺,她难过的想,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怎么会有这样的家庭,为什么自己学习这么好,却要退学,为什么别人不经历这些,而偏偏是自己,自己难得做错了什么?她可以无视一切嘲笑和蔑视,真的,就算在学校里有多少人谈论她贫穷的出身,穿着怪异的父亲,她都可做到不卑不亢,泰然处之,她不向任何事物低头,可如今难道自己要向命运低头,向贫穷低头?

赵媛擦擦眼泪坐起来,不,我绝不屈服,她在心里说。

她要证明给自己父亲看,自己可以不依靠家庭,她可以靠自己活下来,她要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让她痛苦,让她耻辱,让她难过的家庭。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管文华 9 0

学习了

06月12日 06:2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