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四


赵媛离开了,她说到做到,就像她跟李鑫说我们比赛跑步吧,跑十圈,李鑫跑了三圈就放弃了,坐在球场吃冰棍,赵媛一圈不拉,跑了十圈,李鑫说,你是我遇到最怪的人,太较真了。

她笑笑。

赵媛提着行李走出家门的时候,赵学民正在喂猪食,他问道:“你要去哪?给我把行李放下,你个不争气的东西,白让你读书了。”

赵媛坚持道:“我不。”

赵学民:“你怎么长不大,让你跟我去地里干农活就委屈你了吗?”

赵媛说:“不是这个原因。”

赵学民:“你有本事走,你就别再回来。”

赵媛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她不想像父亲一样在农村被贫穷扼住命运的咽喉,她也清楚自己的确没有书读了,她现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谋生。

她又来到了城市,这次不是以学生的身份,而是另一个身份,在她的书包里还放了一本曾经的语文课本,她最喜欢课本里罗素那篇《我为什么活着》,“这就是我的一生,我觉得它值得活,如果有机会,我还乐意再活一次”。

赵媛找了个地方住下,租房的钱是她在周末在学校给人家擦玻璃擦油烟机赚的,她把所有行李放在了房间,背着上学的书包就去找工作了。

她在城市里乱逛乱闯。

“您好,你们这里招不招工,我特别能吃苦,什么都可以做。”

好的人会客气的说不好意思没有,坏的人会不客气的说出去出去没有没有。

无论怎样的态度,赵媛都会微笑着和人家说谢谢。

一连五天,赵媛都没有丝毫进展,没有一家公司愿意雇佣一个高中生,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十八岁姑娘,第六天,赵媛还是被拒绝了,她蹲在路边急的哭,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明天的饭钱已经没有了。

这时,蹲在路边哭的赵媛感觉有人在拍她的肩。

赵媛抬起头一看,一个留着短发,年龄大概40多岁的女人。

女人问:“小姑娘,你怎么了,蹲在这里哭。”

赵媛不敢说,她在网上看过女孩子因为傻被人贩子卖去河南的故事。

女人耐心的说:“小姑娘你别怕,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我金,金子的金,叫金琴,钢琴的琴。”

赵媛犹豫不决的看着女人,打量女人。

女人笑道:“没事的,我不是坏人,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看你的年纪就和我的女儿一般大,没事的,如果不方便我可以帮你报警。”

赵媛听到这里,这才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女人爽朗的笑道:“原来是这样,你找不到工作啊,这样,你要是愿意,明天可以来这个地方来看看”说着女人给赵媛一张名片,“我是开傣味农家乐的,我们这边差一个工人,你可以过来看看。”

赵媛将信将疑的接过名片。

女人拍拍赵媛的肩,走了。

赵媛呆呆的看着女人离去,她不安的想,会是真的吗,从小奶奶就告诉她,不要相信任何城里人,他们都坏着呢。

赵媛心灰意冷的回到了住处,她看着窗外的月亮,想,月亮啊月亮,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啊;夜空划过一颗流星,赵媛觉得自己就像天上的是星星,渺小而无助,她多么想有一个普通的家庭,有一个爱笑的妈妈,有一个不这么贫穷的家庭,有一个真实存在的妈妈,她多想拥有这普通的一切,能读书上学,坐在教室里,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为生计奔波。

就这样,赵媛有了生平第一个工作。

她管金琴叫琴姐。

工作第一天,琴姐带她买了新的毛巾,买了新的牙膏,还去了员工宿舍,20平方米的地方住了6个人,最小的才15岁叫小兰,最大她们管她叫王阿姨,赵媛在宿舍里把一切安排好,总觉得一切不真实,她坐在床上发呆,看了看手机,和往常一样,赵学民没有给她打一个电话。

工作第一天一切都是新奇的,琴姐找了套傣族衣服给赵媛,拉着她的手对她说:“好好做,你就跟着小兰吧,她会教你的。”

一个同样穿傣族服饰的姑娘冲着赵媛微微一笑,露出虎牙,说:“我叫小兰。”

赵媛说:“我叫赵媛。”

早上一开始,赵媛就跟着小兰一起提着水桶在餐厅里抹桌子,接着是用清水拖地。

小兰说:“我们每天早上都要拖一遍地,抹一遍桌子,然后就是用干净的白布擦昨天洗干净的碗,客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有分工,不难,挺简单的。

赵媛做的很认真,她看着小兰熟练的认真的样子,心想,小兰大概比自己小一点。

餐馆的早饭九点半就吃了,琴姐和她一桌,琴姐对着所有员工说,她是新来的,你们要多包容她,多教她,赵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着头吃光饭。

小兰生气道:“你们都包容她,不包容我了吗?”

琴姐对赵媛说:“别看她做事这么的麻利,可年纪还没你大。”

赵媛吃惊道:“真的吗。”

琴姐说:“小兰才15岁。”

赵媛问:“她不读书吗?”

秦姐:“她……”

小兰赶忙插嘴道:“琴姐你要敢说,我下次不帮你洗衣服了。”

秦姐连忙摆手。

吃了早饭,十点以后,农家乐陆续就有客人来了,他们往往开着车来,下了车就在农家乐里聊天打牌,直到吃饭的点,小兰带着赵媛又是收是客人吃剩的碗筷又是给客人拿这拿哪儿的,一直忙到晚上十点钟最后一波客人离开,赵媛总算舒了一口气,她和小兰累的瘫在座位上。

夜晚,小兰和她一起打着热水上了宿舍楼,赵媛回想起在初中的时候,她的初中是一个偏远的农村中学,每到冬天打热水总要排很长的队,有时候去晚了就没有热水,只能用刺骨的凉水洗脸洗脚。

赵媛和小兰回到了宿舍,年纪稍大的王阿姨在门外打电话,对着赵媛善意的点点头,其他三人要么坐在床上看着电视剧,要么穿着碎花内裤随意的躺在床上在玩手机,小兰一到宿舍就大声吼道:“烦死啦,你们,总是声音这么大。”

赵媛刚坐在床上,就听见琴姐爽朗的笑声“你们谁又得罪小兰啦,”门推开后,琴姐看了一眼房间,对赵媛说:“今晚好好休息,有什么就和我说。”

赵媛站起来,不好意思:“谢谢琴姐。”

琴姐扭开桌子上的玻璃瓶,尝了一块萝卜,眼睛眯成一条缝,说:“张燕,你腌的酸萝卜的酸死了。”

一短头发的女生放下手机,赶忙跑到玻璃瓶旁,也尝了一块萝卜,天真的说:“我觉得这次腌的还好啊,可能是琴姐你口味重。”

琴姐笑的很大声:“你瞎说八道,哈哈哈哈,我们这几个人当中就数你最爱吃酸的和辣的,我是一点小米辣都不沾的,你还说我口味重。”

小兰闻见酸萝卜的味道,开心的叫道:“啊,我闻见酸萝卜的味道了,”同时往酸味的中心挤,“哪里有酸萝卜,我也要吃。”

琴姐夹了一块萝卜给小兰,提醒道:“小心酸。”

小兰酸的直咧嘴。

很快,房间里的人都围住酸萝卜,唯独赵媛,她腼腆的坐在一旁,琴姐用筷子夹了一块萝卜递给赵媛,笑着说:“你尝尝,这是张燕腌的酸萝卜。”

赵媛本想推辞,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就吃人家东西,多不好啊,从小外婆就和她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她犹豫了几秒。

琴姐说:“快点拿着,来这,就把这里当家就行了,不要拘束。”

赵媛心头一暖,小心的用手拿住了萝卜。

琴姐拿着萝卜边吃边关门,对其他人说:“快别玩了,睡觉了,明天又起不来。”

赵媛小心的咬了一口萝卜,哎呦,真酸,可心里却真暖,她在家里也经常吃酸萝卜,是因为妈妈,妈妈还在在世的时候,总要带着赵媛做酸萝卜,她帮着母亲把萝卜洗干净,切成块,然后放盐和辣椒,接着把两大罐酸萝卜放在地窖里,等到夏天的时候再把酸萝卜从地窖里抱出来;满满一碗酸萝卜,再浇上卤腐汁,别提多解暑了,还有一次,她把装老干妈的玻璃瓶洗干净,装了一瓶酸萝卜去学校,就连李鑫都没吃过这个东西,直叫好吃,李鑫半夜把赵媛拍醒,两人就坐在床沿边边吃酸萝卜边笑,但第二天的时候,那天赵媛在教室做作业,很晚才回到宿舍,她发现酸萝卜不见了,赵媛左找右找,这才发现自己的酸萝卜连玻璃瓶带萝卜都被扔进了垃圾桶,她含着泪水,很想把酸萝卜捡回来,但忍住了。

李鑫丢垃圾的时候,看着垃圾袋里的酸萝卜,哎呀一声,说,赵媛,你怎么就把酸萝卜扔啦,这么好吃的东西你怎么给扔了,赵媛忍着泪水走出宿舍,说不是我扔的,赵媛刚走出宿舍就听见有人说,身上臭臭的,吃的东西也是臭臭的,这种东西怕不会有毒吧,从来没有见到过萝卜还能这样吃,然后赵媛就听见李鑫和她们理论的声音。

赵媛此刻五味杂然,假如妈妈活着,会是怎样,妈妈你在天堂还好吗,你知不知道女儿所遭受的一切,没有书读,爸爸的粗暴,您都知道吗?

赵媛又又咬了一口酸萝卜,真的是酸的,但是好甜。

这时小兰端了一大盆热水进房来:“媛姐,我们一起泡脚。”

赵媛突然不好意思,从来没有人给自己端过洗脚水。

在学校的时候,有一次赵媛在宿舍睡觉,舍友非说她一个人在宿舍里是为了偷她的洗发露用,不然自己的洗发露怎么这么快就用完了,赵媛据理力争道:“难道贫穷的人德行就一定差吗?我是穷,但我还不至于偷你的洗发水。”

舍友说:“除了你还有能有谁,今天早上我还记得洗发露还有很多的,回来就少了,巧的是你还洗头了。”

赵媛争辩道:“你胡说,我自己有洗发露,我用的是自己的。”

舍友鄙视道:“用了就用了,又不是不给你用,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赵媛坚持道:“我没用过。”

从此以后,赵媛从来不单独待在宿舍。

小兰一边泡脚一边说:“赵姐,你的小秘密被我知道了。”

赵媛乐道:“你到是说说看,你知道我什么秘密了。”

小兰说:“我知道你和我一样读书读到一半就退学了。”

躺在床上唱歌女孩叫张燕,高一读完就没读了,问道:“媛姐,你也是高中读到一半就没读了?”

赵媛愧疚的说:“我刚从学校退学,你呢?”

张燕说:“我是不想读,学不进去——”

小兰急着插嘴道:“她爸爸赌钱,整天打她和她妈妈,所以她才学不进去的,她才不想读书的。”

张燕朝小兰扔了一个毛绒公仔,气愤道:“你信不信我打死你,死小兰。”

小兰吐吐舌头,对着张燕扭了扭屁股。

张燕无所谓道:“小兰说的对,所读不读书对我来说无所谓,只要不在家就行。”

张燕随即问道:“赵媛,那你呢?你怎么不读书了?”

赵媛心头一紧,撒谎道:“我也不想读了,在学校没意思。”

赵媛的心在滴血,她是有多想回到学校啊,她是有多想回到书桌前啊。

张燕感慨道:“我倒觉得还是在学校好,哪会像现在这样在外面打工这么累,你觉得呢。”

赵媛想起了李鑫,自己唯一的一个朋友,实话道:“是啊,学校有我们的好朋友。”

小兰不满道:“你们总在说这些话题,烦死啦。我都插不上嘴。”

张燕笑道:“小兰你又闹。”

小兰可怜道说:“你们都上过高中,只有我,我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就出来了。”

赵媛心疼的看着小兰:“小兰,你几岁了。”

小兰天真道:“马上15了。”

张燕安慰小兰道:“小兰没事的,这不是好好的吗。”

赵媛怜惜的看着小兰,在她记忆里,身边不断有朋友失学,大多数是女生,她们要么早早的消失在小村落,投身于改革开放的经济洪流中,退学外出打工,要么早早的在农村结了婚,小小的年纪,就挺着大肚子谈论生育,谈论尿布,而她身边的男人却像一个还没长大的男孩,说话的时候害羞的低着头憨笑。

聊了几句,年纪大一点的王阿姨就说姑娘们睡啦,小兰踩着拖鞋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关了灯和赵媛说了声晚安,宿舍里又安静下来。

赵媛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她睁着眼睛渴望刹那间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月芒,一切显得不那么真实又如此真实,她反问自己,难道自己的一生就这样了吗?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她没有去看自己的班主任老师杨子昂,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班主任给他讲了很多,老师告诉她,以你现在的成绩,考重点大学不是问题,老师还给她讲了陈景润的故事,告诉她永远不要被生活,被贫困打败,退学的时候,赵媛觉得很惭愧,她没有脸去见自己的班主任,她辜负了老师对自己的期望。

她很迷茫,像是被两股势力挤在中间的某种生物,进不了也退不了,没有人帮助更没有人关怀,像是烂在时间机器上的零件。

梦里,她梦见自己考上了大学,离开了贫穷的家庭,自己走在城市的阳光大道上,无忧无虑,像周围的同龄人一样自信,一样开朗,不用担心自己已经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开了口子的帆布鞋,她走在街上,感到轻松自由,阳光是那么温暖,树木是那么翠绿,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她不再因为贫穷而感到自卑和局促,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踏实和自由。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