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三十四章 九尾之狐

等我把茶端到前面刚放下,门铃就响起来,我打开大门,严警官带着一群我不认识的出现在眼前,扛着大箱小箱。

“素惢?怎么在家?不上课吗?”严警官看见我有些惊讶。

“今天我复诊。”我看着他身后的人和东西回答。

“哦,他们是林业厅和考古所的人,你留下玲珑观有希望了。”他笑嘻嘻地说,“他们一句,顶别人十句。”

我把他们带进院子,王教授和朱教授看着他们问:“东西都带齐了?关门,闲杂人等,一律不许进来!”

“小魏,你带人到林子里去。你,留下来帮我!”王教授精神百倍地安排人手。朱教授和吴教授已经让人打开箱子,取出我从未见过的仪器忙起来。

那个和王教授一起来的年轻人带着两个人往大门去,我拦下他们,“可以从角门走,但是,先等我把狗带回来。”

“还有?”王教授看着我问。

“有几只,我这就去带走。”我匆匆往角门走。

“好,晚上全放出去,咬了人算我的。”王教授在我身后高声说。

走过吴教授身边,他突然拦住我:“素惢,你穿的什么?”他好奇地看着我的长裙。

我心里一惊,忙着换衣服,根本没来得及看毕方鸟给我的是什么。我低头看看,就是一件普通的米白鸡心领,长袖连衣裙,裙摆盖住脚背。“裙子……”我看着他奇怪地回答。

“不,是什么做的?”他更加仔细地看着我的裙子。

“桐华布做的,外面就有几棵木棉,我们道家,也是自给自足的。”何婆婆立廊下,笑着走过来,“素惢,去把狗带回来,别咬了人。”

我打开门来到林子里,把狗找回来,桐桐帮我找齐几条小狗,扣好肩带,带回院里。

吴教授还在缠着婆婆问桐华布的事。王教授不停地打听,木棉开花什么样?结不结子?是不是像攀枝花那样?

何婆婆奇怪地看着他问:“你是专家,没见过木棉?”

王教授不好意思地说:“只是在书里读到,还是吴教授告诉我有这东西,真的今天第一次见到。”

“喔,这东西你从今天守着,明年这个时候你就知道了。”何婆婆淡淡地说,“你见的不算多啊,不过可以了。”见我进门,她立刻对我说:“我把狗带到后院去,你看着这边,别让他们碰坏了东西。”

“您放心,我们再不济也不会碰坏什么东西,”吴教授忙着说:“保护还来不及嘞。”

何婆婆不依不饶地说:“我听说前两天还来了什么拆迁办的人,要拆了玲珑观,挖走院里的老树呢,谁知道你们会不会也这么干?”

“不会,我保证不会,还会让他们后退两里地,离这里远远的。”王教授拨着电话说,“我这就让人过来划范围,前面的水真好,养个湖出来不是问题。婆婆您放心。”

吴教授噗嗤笑起来:“还是你反应快,真是,瞧前面淹得,正好,将就划个湖出来。”

“喂,我是……”王教授拿着电话往一边去了。

晚上青林回来的时候,院里灯火通明,王教授的学生端着盒饭在老樟树下吃。吴教授的学生坐在大门外的平台上,边吃外卖边看电脑。青林被人审了几次才到大门口,在大门边上扯着嗓子喊,“素惢,出来说明一下……”

还好,严警官就是负责拉警戒线的人,见他站在门口,走上来把他带进门。

我走到前院和门前的吴教授说,青林就是绘图的人,他住在耳房里看门。吴教授看看他,“你绘的图?绘画功底不错,不过,做线图和艺术创作不同,注意实事求是。你过来,这是你画的吧?我们去看看实际是什么样……”说着自顾自的往大殿里去。

青林把书包递给我,也跟着他去了。把站在一边的严警官和我晾在廊下,严警官笑起来:“心善,努力的孩子就是不一样,瞧瞧,这才上高一呢,就有博士导师给辅导了,将来成个博士也是指日可待。”

“青林一直很好呀,”我有点儿奇怪他的话,“吴教授是博士导师?我还不知道了。”

“素惢,青林真的 很好呢,从小就是,如果不是他,我也看不出那团泥团子是你,你又一动不动的。”严警官看着我笑笑,“你不记得,不记得也有不记得的好处……”

正说着,他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严警官,严警官,前天来找人的那伙人又来了,回复,回复。”

严警官看我一眼:“我先走了,素惢,没事别出门,一会儿王教授他们的人过来,认认才好,不然你回不了家了。”说完他转身离开我,“收到,收到,这就过去……”

晚上青林兴奋地拍了图片发给嘉谋和素惢、泰玺,告诉他们我们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玲珑观保下了。我们仅凭自己的努力做到了成年人难以做到的事情。青林抓着我在电脑前和他们聊。可是,我一天没去学校,功课差了不少,只好边写边聊几句。最后变成青林直播考古现场,林业勘探现场,他在院里、树林里跑来跑去的拍视频。

王教授的人果然了得,森林武警,来了就到林子里去认树木。他很容易以激动,每次过那棵被蜈蚣抓坏的老檀香树就忍不住大骂,好几百年的树,就这么……

对山脚边的几棵老茶树疑惑不解,“这几棵茶树,少说也有两三千年,可是,这明明是人种植的,大是大,可还是人种的。”

朱教授也有大把的困惑,玲珑观是在岩石上开凿的,已经没有疑问,问题是,是什么时候开凿的?壁画上、浮雕上的人物栩栩如生,衣着华丽,但是,很难和典籍上记载的人物相匹配。它们看起来更加古老,似乎是典籍是按着它们写的,而不是它们按典籍里的故事画的,雕刻的。

更奇怪的是两个小浮雕,它是大门前台阶下的石墩,从前也没人在意,两个石墩是圆形的,外面敷着厚厚的白泥,硬的像石头。平日里我并没太在意,大约那天的电闪雷鸣和大雨,把这层白泥弄松散了,露出里边的灰白石头来。吴教授的学生,发现好像是什么雕像,于是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把白泥剥开,露出里边的东西来。看着像是两只卷着身体睡觉的狗,尖耳尖嘴的样子,它们用尾巴把自己裹起来,就像猫睡觉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漂亮,很可爱。

当它们被完全剥出来,踏雪出现在台阶顶端,盯着雕像发出警告的嘶嘶声,“原来在这儿,一个涂山,一个青丘的老家伙!”我看它一眼,它却不理我,直接跑到台阶下,绕着那两个石雕走,随时要扑上去咬一口的样子。

惹得被学生叫出来看石雕的吴教授哈哈笑起来,“雕的真好,连猫都骗过了。猫不喜欢狗,更讨厌狐狸。”

“狐狸?”我看看那两个雕像,也是,狐狸本来就像狗。不过它们的尾巴看起来很大,毛很多、很长,在尾巴上变成一簇一簇的。

“来来来,见识,见识九尾狐。”吴教授走到石雕前,看着石雕的尾巴,数数尾巴上的毛簇,连上尾巴尖的那一簇,果然是九簇毛。

“不是应该有九条尾巴吗?”一个年轻人问。

吴教授抬眼看他一眼,“漫画看多了……”

“可是……”

“可是什么?”

“山海经里说,九尾……”

“里边说怎么长了吗?”

我看着在一边溜达的踏雪,想着它的尾巴,真材实料的五条尾巴!

“雕的真好,看看,连毫毛都分毫毕现的,虽然是汉白玉,但是要雕成这样也是了不得的功夫。”吴教授仔细看着石雕说。

我直直看着他们嘴里的石雕,要是他们看见我看见的东西,不知道会怎么想。左边的那个先动起来,一条暗淡的身影从石像里脱出来,就像猫狗睡醒了伸懒腰一样,前后伸着腿,把身子拉长。然后竖直尾巴,它的尾巴像羽毛扇一样打开时,每边各有四簇毛尖,加上中间的那一簇,果然是九簇毛。它本身就像坐在光环中一样尊贵威严,眉宇间自有一段摄人心魄的媚态,难怪要说它们狐媚惑人了。

它眯缝起眼睛,一道明亮、迷离的目光更加明显,突然,它动起来,直直地冲我跑过来。“你让我进去好吗?那只猫……那只猫……”它几乎把尖尖的嘴伸到我脸上。

还不等我回答,狰的一条尾巴把我环绕起来,尾尖锋利如刀,寒光闪闪地抵在狐狸额间,“离她远点儿,你也休想进来。再进一步,我就挖出你的心来炖汤给她喝,免得被骗。”

狐狸眼中寒光一闪,“你以为你拦得住我?”

“收留你们果然不是好主意。”瑞乌突然立在台阶前,“这才出来就想着里边的东西了。冬天来了,狰,剥了它的皮,给素惢做衣服。”

狐狸嘴里发出嘶嘶声,突然向后一跃,倒退出去,一直不动的另一只石雕狐狸里也脱出一只狐狸影子,不过这只是真有九条尾巴,就像狰有五条尾巴一样。它们俩跃向天空,消失在月光里。

“这只就有九条尾巴。”一个学生剥开另一个石像身上最后的一块白泥,兴奋地说,“会不会是两个地方的狐狸不一样呢?涂山狐狸和青丘狐狸不一样!”

“你是哪道坎上的泥捏的?书是这么个读法?”吴教授看着石雕说,“嘿,你们还是研究生呢,连素惢那个高中生都不如,瞧瞧人家,稳稳当当的。”他抬头看看我说:“素惢,你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吗?咦,怎么两只猫?”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