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事出有变

  阳光灿烂,晴朗天气延续。范塔伦叔叔和丽菲驾驶黑色劳特莱斯车,林德格与苏翰坐上银灰色兰博基尼敞篷跑车上路,再次前往皮恩扎古镇观光旅游。依然像昨天一样,两位路人甲乙开着他们的奔驰车一路跟踪尾随,恪尽职守工作任务。特意炫富显摆,林德格驾车绕到路人甲乙奔驰车后,把这两人的车夹在了两车中间动弹不得。

  “别乱来哦,小心开车,刮坏哪辆车,你们都赔不起!”故意挑衅这两人,林德格大声朝他们喊话。

  “甭想弄碰瓷讹人那一套,不好使,小心告你拘禁罚款!”火上加油,苏翰助力喊话。

   论武功本领,这两人不是林德格等四人对手,论职责所在,这两人也不能撕破脸为所欲为。所以虽然受到“国宾礼待”,也唯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份。当林德格驾车再次超车和他们奔驰车并驾齐驱时候,又朝车里喊话道:

“皮恩扎见,不见不散哦。”

车里两路人甲乙尴尬干笑着应对。

林德格说完,自顾驾车绝尘而去,不再理会这两位代人受过顶雷家伙。

到达皮恩扎古镇停车场停车,进入小镇,四人装扮游客四处闲逛消磨时光,路人甲乙也同样克尽厥职一路尾随。来到皮乌斯二世广场,在附近一条街道露天咖啡厅,丽菲一行四人特选咖啡厅后排最边角落的地方落座喝咖啡,路人甲乙于附近找桌位坐下陪同喝咖啡。露天咖啡厅位置好,旁边有两条小街岔道,是实施恶作剧最佳地点。

下午茶闲暇时光,丽菲在逗趣桌下的一只花灰色小猫咪。苏翰漫不经心地阅览手中报纸。范塔伦叔叔和林德格有说有笑,相当惬意。随后计划开始,林德格朝范塔伦叔叔暗使眼色,范塔伦叔叔慢悠悠起身离走,信步进入左手边小街巷。路人甲乙犹豫尔始终未跟进。试探已清楚,路人甲乙两人不在乎旁人,他们只要盯住林德格本人即可。穿着工装工裤的苏翰手持报纸遮脸,瞬间变脸塑造成路人甲模样,假装看报纸离开。

进入到右边小街巷里,这里商业一条街,人流量众多。苏翰忽然点燃裤兜里装着带来的两枚炸药管,扔向两边商店人群中,拔腿就跑,溜之大吉。

炸药管是假的,用牛皮纸粘贴塑料管,再安插导火索制成。塑料管里也没火药,塞满纸屑。可游客和居民们怎知晓得真假?看到地上两枚“炸药管”的导火索燃烧着嘶嘶作响,以为是恐怖袭击,尖叫着四散逃命。惊慌失措,自顾不暇中,街道场面早已失控,乱成一锅粥。趁着人们杯弓蛇影鸟兽散之际,苏翰逃到另外一条街巷,僻静角落里,变回自己原脸。依照计划他从城门出走,停车场等候。

听到街巷传来嘈杂声,不断有人逃命而出,林德格和丽菲就明白行动得手。两人动身朝街巷走去,路人甲乙自然尾随盯梢跟踪。事态未平息,兄妹俩就如此“机缘巧合”步入事故现场,脸上佯装一副惊愕表情。街上一片狼藉,硝烟未散,人们还在人心惶惶中余怒未消。至此虽然醒悟过来是恶搞,但是胆小女孩哭泣声与安慰声依然此起彼伏,短时间内无法消停。

  “炸弹是假的,变态行凶者换了衣服又想来耍人!不要放过他们!”依计行事,范塔伦叔叔恰巧出现,指着林德格身后一路尾随过来的路人甲乙,煽风点火的大声疾呼道。

   刚经过一场虚惊洗劫,见到始作俑者居然胆敢厚颜无耻的现身,还想再次前来愚弄众人当猴耍,人们岂能忍气吞声的放过路人甲乙?怒火中烧也不管路人甲衣着本来就不一样,只认准脸,直接操家伙,骂骂咧咧着,义愤填膺地纷纷冲锋陷阵,欲暴打教训一顿这两胆大妄为的家伙。拿啥工具的都有,椅子板凳,玻璃瓶,只要身边有的东西,拎起来就追,就是大娘都抡起扫帚也加入到了此次围剿行动中来,足见引火烧身犯众怒,后果有多么严重。

  “等等,怎么回事?我,我?!”路人乙惶惶不安中还想争辩几句话,早就被看出事态不妙的路人甲拉拽着他落荒而逃去了,狼狈不堪。

   玻璃瓶子追击声落在夺路而逃的路人甲乙两人身后,乒呤乓啷直作响,夹杂着喊打喊杀声不绝于耳,而在于林德格、丽菲和范塔伦叔叔三人看来,这就像是一曲美妙乐章奏响曲。吃瓜观众当得值当,三人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

四人开车返回葡萄园农庄,尾巴依旧无法甩开,这早在林德格四人意料当中。路人甲乙两人的奔驰车停泊在他们回程的路途中,他俩人停靠路边站着,正在等候林德格等人车子经过,一副怨气尤人欲一吐为快的憋屈模样。丽菲、林德格开车慢慢上前朝他俩人靠拢过去。

 “怎么了,路人甲乙,还嫌闹得不够?”丽菲开口问话。

 “丽菲小姐,我们有名字,我叫布蒙,他叫里奇。”路人甲开口回话。

 “很好,里奇、布蒙,回头见。”说着丽菲与范塔伦叔叔开车先走了,不再理会这两人。

 “等回家吃饭?要不这样得了,我请你们两人回农庄吃晚饭,辛苦一天太不容易。”假惺惺林德格驾驶兰博基尼跑车凑前去问话。

 “谢谢王子殿下!请不要再为难我们这些手下人好吗?不要让我们难做,职责所在望体谅。”路人甲布蒙,看来不傻。

 “送你们一句《无间道》里经典语录: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苏翰赠言。

 “给华伦泰带句话:后天晚上九点钟,维琴察小矮人别墅会面。”林德格说着。

 “真的吗?确定?”布蒙不太敢相信自己耳朵困惑而问。

 “确定,一言为定。我会等他,希望他也能够准时来会面。”

  “为什么?”

 “见面是迟早事情,我会和他谈谈再议。你们可以回去复命了。”

 “嗯,好,谢谢王子殿下!”布蒙喜出望外。

  “谢谢王子殿下!”里奇也赶紧答谢着。

   林德格微笑,不再言语,驾车离开。

  “怎么态度转变如此快?只是不为难他们权宜之计,还是另有隐情?”坐在车里,苏翰大惑不解问话一旁开车的林德格。

  “没看到他们意志笃定?说明此事非同小可,需要正面面对,躲避不是办法。见面未见得就一定是坏事,见面后如何行动才是主要,回去再议。”林德格说。

  “好吧,希望你心里有杆秤,知道自己在干嘛,拿捏好分寸尺度就行。”觉得林德格此话有一定道理,苏翰不再做无谓反驳言。

  回到葡萄酒农庄,夕阳西下,玫红色余晖斜照着大地,远处低矮山峦笼罩在一片勃艮第红色彩中,呈现出一种朦胧美丽景象。农庄草浪平息去一天喧闹寂静,在这黄昏时刻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泥土青草清香味。农庄草地木围栏边,林德格、丽菲、苏翰和范塔伦叔叔四个人围桌而坐喝着红葡萄酒,食用桌上摆着的水果和面包,谈论事情。

  “我决定后天晚上九点钟,在小矮人别墅会晤华伦泰,他们说给我们三天时间考虑,这是无法回避事情,所以干脆直面面对。”林德格呷了一口葡萄酒说事。

  范塔伦叔叔一怔,扭头看他:“确定?不是草率想法?”。

 “嗯,确定。现在情况是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对方情况一无所知,知己知彼心中有数,才可以百战不殆。”放下酒杯林德格肯定言。

 “此事关系重大,我觉得还是回去与特列维兹和丽丝娜商议后再决定。”范塔伦叔叔脸上掠过一丝忧戚神情,若有所思。

  “一句话:是悠闲喝着下午茶,还是掀起新一轮风暴?哥哥,我都会在你身边陪伴。”手棒酒杯,丽菲反应淡定,同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话语。

  “谢谢妹妹。”林德格面露欣慰微笑。

 “消极抵抗和积极防御是两个不同概念,中国历史上这种事例数不胜数,就不举例子了。可曹操挟持天子以号令天下也有先例。但愿你不会沦为那个被挟持对象助纣为虐就行。”苏翰明示林德格言道。

  “为虎作伥不可取,也明白你意思:出师有名,占领道德制高点,我不会让他们如此伎俩得逞。”林德格示意苏翰举杯,两人碰杯,各自抿了一口葡萄酒。

  “希望清醒意识都在。”苏翰说着。

  “只能说声抱歉了,说好八月全家中国游,你和丽菲推广葡萄酒事业等等这些事情,可能要往后推迟。”林德格无奈道言。

  “理解,没事。”

   林德格手轻拍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的苏翰肩膀,“那好,明天出发,返回维琴察,和父母亲商议后再定。”

   此建议,众人无异议。

   家庭闭门会议在永不满足别墅书房里举行,范塔伦叔叔把门。事情经过,特列维兹夫妇已经大致了解,丽菲给予补充阐明,特别是这两天事况,尽量详细说明。

  “与他们谈判,然后呢?”特列维兹皱眉而问。

   “具体的还没想好,只能探听虚实,再做进一步计划打算。”林德格道实言。

  “唉,三百年了,终于隐忍不住有所行动了,在所难免吗?”特列维兹轻声叹气。

  “接触遏制,才有效掌控局面,这是唯一办法。”林德格说。

   特列维兹沉默不语。

  “孩子,你再考虑一下,还有什么可以代替的可行办法?”丽丝娜担忧而问。

 “接触遏制,是目前想到的最好办法。”林德格再强调言。

 “妈妈,不用担心,这不是奔赴战场,有去无回。接触谈判而已,没这么严重。”丽菲道。

  “我插一句话好吗?”苏翰开口说话。

 “你说。”林德格道。

 “接触必然会融入其中周旋,这好比《林海雪原》里杨子荣要潜入敌人内部,与座山雕斗智斗勇。想过没有,你拿什么来取得他们的信任感,而不露馅?”

 “没有十足把握,只能说有六分把握。首先,他们诚心急于与我合作,我改弦易辙参与合作,他们会信我三分;其二,不是有孙膑和庞涓故事吗?卧薪尝胆也可借鉴。装疯卖傻示弱,让他们相信我们能力有限,在其可操控范围内掉以轻心,又可获取他们的三分信任度。就只有这六分把握。”林德格道。

  “伺机而动,一步冒险旗......我选择相信你有智慧处理能力。”苏翰无奈言。

 “其实泡温泉回来那天晚上,我也想了很多,思想一直在挣扎斗争着,想起马丁.叶沙金碑文话,幡然醒悟该有作为,而不是一味逃避昏昏沉睡。”林德格言。

 “孩子,我知道你不可能永远是温室里的花,备受呵护。总有一天你会长大成熟,事已至此,逃避不是办法,我保留意见支持你。”特列维兹神情凝重的表明意见。

  “一个好汉三个帮,顶你!”苏翰不再犹豫也再次表明自己态度。

 “还有我呢,怎么能够少了我呢?”丽菲笑言。

 “冒失鬼,那都有你!”林德格也笑言。

 “孩子,接下来你怎么处理和华伦泰那些人打交道事情?”不放心,丽丝娜担心而问。

 “妈妈,不用担心,我们有分身术九命猫,分身一个去和他们打交道,另外一个外围接应,不会有问题。这是谈判文斗,不是武斗,斡旋总有转圜余地,利用机会我们会毫发无损全身而退的,尽管放心。”林德格宽慰丽丝娜妈妈说着。

 “尽挑好听话哄人开心!记得都要平安回家,一个不少。”丽丝娜无奈言。

  “一定,放心好了。”林德格再次郑重其事承诺言。

  “有出息,翅膀硬了。”丽菲抢白道。

  “人小鬼大!哪都有你的事。”看到妹妹学母亲口吻调侃教育自己,林德格抿嘴微笑。

  家庭会议结束,后事由丽菲父母亲负责与范塔伦叔叔交代。林德格、丽菲和苏翰开着菲亚特车返回小矮人别墅准备寝息。一路上,布蒙和里奇依然开车紧随其后跟踪监控。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