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来者不善

“以后个人时间就少咯,这两人会盯梢到交接班任务完成为止,不然不会在我们视线中消失。”坐副驾驶座丽菲咕哝言。

  “怀念田园风光,自由飞翔的时光。知道吗?小时候看过一部美国电影,克莱恩·韦尔伯导演的惊悚片《蝙蝠》,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害怕像橡木庄园里那样仄窄幽暗的楼梯阁楼,不知何时那持剑的中世纪假面骑士铠甲就会掉下来,吓死人!蒙面无脸蝙蝠杀手随时会出现,尖利钢爪割喉置人于死地。那时候觉得蝙蝠是邪恶象征,令人毛骨悚然。想不到现在自己是蝙蝠人,却受困行动自由,非常滑稽。”坐在车后排的苏翰也颇有微词自嘲言。

  “郊外,飞行,嬉戏玩耍,去不?”开着车,林德格提议。

  “现在?”

  “当然。”

  “OK!再好不过了。”苏翰甚感满意。

  “正确抉择。”丽菲也附和赞同。

 “分身术是每个变种人都会的技能?”苏翰问。

 “不,据我所知绝无仅有。这DNA双螺旋结构有N种密码源可以分解重组,复杂程度鲜为人知。我们满负荷运作能力为复制九人,故称九命妖。”林德格解释言。

  “原来如此。那变种人也存在代差,存在技术优势问题。”苏翰疑问着。

  “对呀,布蒙、里奇和我们对比,就如同螺旋桨飞机对阵隐身战机一样。”丽菲笑言。

  “没这么夸张。”林德格乐笑,不置可否。

  “有人利益熏心,为财亡;有人科学狂人,痴迷科研。我大概能够理解吉密魑族的追求理想目标了。”苏翰说。

  “吉密魑族大都受过高等教育,温文尔雅,相貌英俊,高智商族群,崇尚科技和大胆革新是他们不变信念。可我还是弄不清那时光导航器到底蕴藏有多大能量威力?很好奇,拭目以待。”林德格道。

  “改变游戏规则者,想刷新游戏规章制度玩法,这神奇机器。煞费周章,兴师动众,不达目的不罢休呀。” 苏翰感叹。

  “变种人中,能人异士不少,我们不学无术,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林德格暗示说话。

  “什么意思?”苏翰问。

“能来给我们发邀请函的人,绝非等闲之辈。这也是我不得不与他们合作的原因之一。裹挟上阵,别无选择。”林德格道真话。

 “明白了,权宜之计。报警吧!”

“报警?你我皆是变种人,再说现在他们也没有干违法事情,怎么报警?”

“进退维谷,行,偏向虎山行。”苏翰失落中表决心。

“别担心,事情没有这么严重,走一步算一步,我们是合伙人,他们不会为难人。”丽菲也给宽心言。

 “OK!”事已至此,苏翰也不知说啥好。

    汽车开到荒郊野外,这里阴风阵阵,阒无人影,林德格、苏翰、丽菲三人走出汽车,不必关车门,因为他们知道布蒙和里奇会在不远处,免费义务的给他们充当看守员。刹那间三人扇动硕大黑色蝙蝠翅膀,腾空而起飞翔远去。布蒙和里奇在地面上窘蹙唏嘘不已,只能给华伦泰打电话请求援助:

“跟踪不上,他们已经弃车潜逃,夜空中逃匿不知去向。”

“笨蛋,没用东西!把你们定位坐标发过来,我们马上就到,看住他们汽车。”华伦泰气急败坏道。

一刻钟不到,两辆银灰色宾利轿车驶来,在布蒙和里奇的奔驰车边停下。车上下来九个人,为首是一位留棕栗色超帅气短发的冷艳女郎,她脸色冷峻与布蒙及里奇俩人交谈,质询林德格等人去向,大概意图此类情况消息。华伦泰和另外七个身穿黑西裤、白衬衣男子一旁静候。这七位男子,人人一副玉面郎君俊美颜面,世间尤物。

  “不久前还在西南方向,他们飞走,夜太黑看不见人影。”布蒙指着夜空方向懵懂道言。

  “你们七个以此为圆心,四下散开各自寻找。”帅气短发冷艳女郎吩咐指令道。

   话声落,像是蜕皮一般,那七名身高一米八男子,健硕秀欣身体倏然缩小,各自从自己白衬衫,黑西裤里挣脱开,一跃腾空,霎时变形展开蜥蜴翅膀,拖曳着细长带毒刺尖钩尾巴,四散飞去。这些变种蜥蜴人原形极其丑陋狰狞,凶神恶煞妖魔无疑:背阔胸宽肌肉发达,褐绿色鳞甲脑袋生出两只怪异尖角,幽绿大眼睛闪烁着摄魂心魄的绿光;青面獠牙,身披棘状鳞,手脚皆长着墨绿色坚硬的长尖爪,锋利无比,似乎轻而易举地就能够把人撕成碎片。

在夜空中低空飞行巡视,七位蜥蜴人眼睛开启热成像功能模式,搜索着荒野中半公里内的物体,探寻林德格等人踪迹。林德格、丽菲和苏翰三人其实并未走远,就躺在附近山坡草地上,仰望星空闲聊天,等候来客。不速之客降临,上半身变回人形模样:银白色垂发俊美郎君。他彬彬有礼与三人自我介绍起自己:

  “您好,请允许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叫丹尼斯,冒昧打搅了。”

  “猜得没错的话,你是华伦泰一伙人。走吧,不必多言,随你们走便是。”早就猜明来意,林德格爽快言。

   四人折返,那几个外出寻人的蜥蜴人也一同赶回纷纷降落,纵身一跃,跳进那些脱皮一样散落地上的衣裤里,瞬间变回原貌,人人衣冠楚楚,相貌堂堂潘安模样。林德格和苏翰先到车里换好装,尔后出来。随后也轮到丽菲换装。

  穿着黑色高腰皮短裤,白色蝴蝶结领衬衣的冷艳女子自我介绍:“我叫凯瑟琳。这位是雷斯顿、西蒙斯、皮埃尔、弗瑞德、奥基利安、帕克、布里克斯。很高兴见到你王子殿下。”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们。这位是妹妹丽菲,挚友苏翰。”林德格也给予这些人介绍道。

 “王子殿下,您这是想背信弃义,金蝉脱壳吗?恐怕不妥吧?”华伦泰出言不逊,表达心中不满话语。

 “哪有如此多夜长梦多事情?只是闲来散心而已。你们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对自己岂没信心?”林德格倒是洒脱微笑而言。

 “少说两句话。未来智能时代,也岂可缺少变种人参与?欢迎你们加入。”凯瑟琳态度转变快,和颜悦色言。

  “相请不如偶遇,既来之则安之,那舍下谈吧,我想你们一定事话想倾述,在下愿意倾听。”林德格道。

  “嗯,好,请。”凯瑟琳也爽快,不赘语。

 “稍等片刻,我打个电话给佣人,让她们返回永不满足别墅住宿,清空房子无外人。”林德格道。

 “嗯,您请便。” 凯瑟琳客气微笑赞同。

   林德格打过电话,吩咐佣人离开,然后开着菲亚特轿车前面领路,带客人们回家。小矮人别墅清空无人,几辆轿车停院内。布蒙和里奇关上铁栏门,门口站岗守卫。林德格、丽菲、苏翰和凯瑟琳一行人进别墅在客厅里落座,众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商议事情。

  “威尼斯水位每年都在上涨,迟早有天会被淹没掉。气候变暖近几年地表温度上升了一摄氏度,世界以后会变成荒漠,能源枯竭,或者冰川时代再度来临,总有一天地球会沦为像火星死寂星球,无生命迹象可寻。人类鼠目寸光,贪婪摄取无度,变种人应有责任引领未来,主宰自己命运,重振光辉。”华伦泰陈词滥调,又老调重弹一遍。

  “嗯,行星撞地球,像恐龙一样人类灭绝也是有可能。”林德格说。

  “道理你也懂,可为何当初拒绝与我们合作?只是时光弧科研开发合作,汇聚人心,开创新世界,不妥当吗?”华伦泰道。

  “我沉睡太久,思想冥顽不化,你说得对,我不能做一个食古不化,愚昧无知又碌碌无为的人。回来后我想通了,该为前程设想,尽责尽力时候了。”林德格说着。

  “态度转变如此简单?你能够就昨天闹剧解释一下吗?”华伦泰说。

  “一报还一报,我喜欢账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当冰释前嫌理解也可以。”林德格说。

 “还是那句话,我喜欢和聪明人,明白人打交道,希望你不要辜负这份信任。”华伦泰半信半疑道。

  “当然,不然也不会坐在这里和你们谈事情,接下来我一定精诚合作。绕弯客套话不说了,获取时光弧怎么回事?可否一谈?”林德格道。

  “还没在我们手上,需要你我配合获取。”华伦泰道。

  “闹半天,原来都是空洞话语美丽辞藻堆砌,诓人嘛!”感觉上当受骗丽菲抢白道。

  “丽菲小姐,稍安勿躁,通力合作是需要双方都以诚相待,对吧?”凯瑟琳给予解释言。

  “是这样,路线图和启动钥匙,我们都已经拿到手,需要你们一起获取,这也是你们尽一份心力,表明自己诚心实意合作态度时候,希望双方都可以互相理解。”华伦泰说着。

  “好,容我插一句话,互相理解,这点我们明白,谁也不想占便宜藏私心,对吧,这意思。可蒙在鼓里裹挟行动,这也有违精诚合作的旨意不是吗?”苏翰说着。

  “好,你的意思是公平公开透明,你们需要什么条件?”凯瑟琳问。

  “先不说条件,先决条件是我们连行动计划都一无所知,比方说时光弧路线图、启动钥匙和取货目的地都浑然不知,作为参与方,我们应该有知情权心理准备,对吗?”苏翰道。

  “可以,作为交换条件,知情权可以透露给你们,但是这以后你们行动得受限制,在我方人员视线内,允许监督下实行。”凯瑟琳说着。

  “苛刻的卖身协议吗?”丽菲道。

  “事关重大,谁都不想事出意外而功亏一篑,假如一心都是为取到时光机目标方向而努力行动,就不存在有感觉自由受限意思。除非心猿意马另有企图。”凯瑟琳给予分析解释道。

  “这个已经在强制实施中了,我们有拒绝条件可言?你说,我同意你们的交换条件,也表明合作诚心实意态度。”林德格道,“你们也别再去争论计较这些细节问题,顾全大局,互相理解,都互相理解,精诚合作为宗旨。”

  “还是王子殿下有眼光,暂时牺牲点眼前小利益,会换来彼此信任的相安无事,皆大欢喜结局。华伦泰,你给他们介绍情况吧。”凯瑟琳说道。

 “时光弧藏在西藏是烟雾弹,它藏在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你们得和我们一道行动去获取。有两个地点,慕士塔格峰和喀拉库里湖,我们判断慕士塔格峰可能性更高。七八月为登山最佳时节,所以督促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也是出于此原因来考虑。先期事情我们还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登山队,联系当地政府工体和取得登山许可证,办理你们签证等等问题落实都得赶在这时间内完成,时间不宽裕,一切得抓紧时间来办理。”华伦泰道。

   “嗯,这点理解明白,可你们怎么拿到时光弧藏匿地图和启动钥匙?”林德格点头续问。

   “帝国大厦地下室里,盟军发现一具西藏喇嘛尸首。人们不知其原由,无法揭秘。他就是‘神祖’墓穴守门人。临终前他把这秘密告诉给监守他的纳粹狱警。狱警是反战人士,同情西藏喇嘛遭遇也一直待他不薄,喇嘛看出狱警是一位值得托付的忠义之士。所以被执行枪决最后一刻,他和盘托出道实情。狱警死后,这秘密由其儿子保守不为外人所知。多年来我们致力于多方打探,追踪线索,最后找到现居德国的狱警孙子汉克斯,参与此次科考探险活动。向世人公布重大外星文明发现之前,汉克斯与我们有义务签订保密协议。”

 “道听途说消息,就值得你们贸然行动?”林德格打断华伦泰的话语说着。

 “没有百分百把握,可是没有多年一直致力不懈的查询线索和情报搜集,我们也不敢贸然行动。还记得今年三月二日发生于法国枫丹白露宫中国馆失窃新闻事件?丢失十五件文物,其中钥匙就巧妙藏于金曼扎、掐丝珐琅麒麟里面,我们已经拿到。这足以提高情报来源可信度。”华伦泰道言。

  “好,我姑且愿意相信一次,冒险参与此次行动。可你怎么会在西班牙出现,搭乘西班牙到德国那趟航班客机上?不合逻辑呀?”林德格疑惑不解道。

  “与我们接触的线人艾德来自西班牙,汉克斯挚友。本来两人要参加此次科考行动,在德国会合议事。我与艾德乘坐飞机前往德国,结果飞机失事,艾德死于空难中,纯属意外。后面事情丽菲知道,就不用再叙述了吧。”华伦泰说。

  “好吧,后来与汉克斯商议结果如何?”林德格问。

 “原因并不完全如此。关键是汉克斯与艾德曾经参与组成十几人科考队,以研究地质地貌构造成因课题亲临现场考察过,可是担心安危问题他们的团队未敢深入勘察。汉克斯和艾德讳莫如深,自然缄口不言上次登山科研真实目的。无果而终一直是他们团队成员心中的遗憾,认为这将是一项影响世界的崭新课题,具有轰动性学术价值,很值得再次重返洞窟深入探研。这次汉克斯登山队员有十人,我们已经同意他们团队加入,毕竟他们去过那地方,对我们有帮助。而再加上我们这边十三名成员和你们几名队员?到时候会有尽三十名成员一起参与此次登山活动计划。”华伦泰道言。

 “名额问题有待商榷,不会拖太久,请放心。但愿我们不会是一次庸人自扰的愚蠢行动。”林德格半信半疑道。

  “可以理解你担忧,可进程速度得加快,时间不多。”华伦泰提醒说着。

 “嗯。”林德格点头。

 “斯特凡诺教主委托我带给你口头协议:将来欧洲统一,世界大同,会把法国划分为你势力范围,由你来治理管辖。”凯瑟琳郑重其事言。

  “希望不要是空头支票,无法兑现!”林德格欣然接受道。

 “当然,会兑现。你也要全力以赴配合以后一切合作行动事宜。”凯瑟琳道。

 “明白,看表现,就这样决定:结盟,此刻开始奏效。”林德格说着。

 “好,那我安排华伦泰、丹尼斯、弗瑞德和皮埃尔今晚就入住此别墅,你不会有异议吧?”凯瑟琳说。

 “可以,我来安排,一切稳妥。合作愉快!”林德格喜形于色。

 “合作愉快。”凯瑟琳与坐身边不远处沙发上的林德格握手言欢。

  扑朔迷离此番林德格态度转化,不知道是表演还是诱惑力筹码已经足够压垮他那道心理防线?苏翰和丽菲都心里打鼓,惴惴不安中揣摩之意图,又不便道明。林德格忙上忙下安排好住宿事宜,凯瑟琳等人退去,别墅里的人各自入房休息。这期间没有空隙交流余地,苏翰躺床上睡觉,望着窗外皎洁寂静月光,感觉事情变幻莫测,似乎处于蹊跷失控状态中,令他如坠五里梦里,二丈摸不着头脑。可显然生活已经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每每皆出乎意料外。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