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三十六章 三亲六戚

天玉茗香 365 2019.06.12

   这天我和青林蒸好米糕打开店门,婆婆端着早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了早餐,看着我们出门去上学。清晨微风徐徐,稍带凉意,绕过石山时,无意间瞟了一眼石山上的树林,昏暗的路灯后面有两个影子,卷缩在大杉树下,这是石山最大的一棵树。似乎感到我们的存在,它们抬起头来,尾巴也动了起来,甩开的尾巴让我认是出那两只从石像里脱出来的狐狸。它们只是远远眯缝着眼看着我,尾巴有意无意地摇晃着。

“素惢,怎么了?再不快点赶不上车了!”青林在不远处发现我没跟上,大声喊着。

“来了……”收回心神,我小跑着跟上他。绕过石山来到坡脚,我才发现这里原来的那条小路也不见了,临时搭起浮桥。浮桥旁的水里似乎有些残破的石栏,看起来像是有座桥在这里的样子。

青林打开手电看看浮桥,“还好,没淹水,我们可以过去,昨天我回来,水都漫过桥面了。”

“可是,昨天接米糕司机还把车开过来了呀。”我小心地走过浮桥,边走边说,“这下还得架座桥。”

“听说昨天下午突然涨水,老房子这一片全淹了,景观河那边都跟着漫堤了。玲珑观现在就是一个孤岛。还担心玲珑观也被淹了。”青林在前面打着手电说,“这下好了,没人再能打主意拆了玲珑观。”

“你说什么会一下子就冒出那么多水?”我紧跟着他往村里走,“你家那边怎么样?还泡在水里?”

“那边地势高些,水退了,没事儿,反正东西都搬到城里家去了。”他突然停下来,看着不远处原来村里的一条早就废弃沟渠,“没想到这里就一直这么荒着。”

我停下脚步,“你说什么?”

青林回头看看我:“你记不记得这里?”

“什么?”我有些莫名其妙。

他一笑:“没什么,有一次,你掉进沟里,还下着雨,一身泥,就像个泥球,圆滚滚地抱着腿卷缩在沟里。这么叫你都不回答,还好严警官跳下沟里顺着沟走,才在那堆荒草里找到你。”

“有这样的事?我不记得。”我看看他,接着走,“快迟到了。”

“有些事,还是不记得的好,这路灯怎么也关了。”青林打着手电跟过来,“咦,这是什么?”他突然惊叫起来。

“素惢,你就是素惢!”一个人突然从黑黢黢的墙角跳出来,拉住我,吓了我一跳。

青林一把扯开那个人,我才看清对方,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奇怪地笑着,还要来拉我。

“别过来,”青林狠狠地说,“你想干什么?”

“我,我可是她爹!你是谁?小小年纪,黑灯瞎火的,你想干什么?”那个人理直气壮地叫起来。

“你这骗子,滚……”青林推开他,拉着我飞快地跑起来。

那个人一瘸一拐地追着我们:“站住,站住,我是她爹……站住!”

我被青林拉着,飞快地跑出巷子,来到大路上,刚好公交车进站,我们跳上车,确定那个人没跟上我们,才放下心来,大口喘息着。

“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那个刚刚跑到路上,左右找着我们的人问。

“听见拆迁,一下子,你就有亲戚了!”青林笑起来,“还不少呢,还没找着你,就自己先打起来了。”

“谁和谁打?”我更加迷糊了。

青林拉着我找空位坐下,“一波说是你妈妈家的,一波说是你爸爸家的,两家为了你到底该归哪家在吵呢。”

“我谁也不认识,那家都不去。”本能地,我只想避开这些所谓的亲戚,对我来说他们真是不存在的东西。

“你不想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青林好奇地问。

“不想。”我简单地回答,知不知道又如何?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他们存不存在对我已经没有意义。

“也是,对我们,亲戚只是一个拖累的存在,对于他们,我们只是应形势而看,是不是有利可图的存在。”青林冷冷一笑。

一路我们没再说话,他说出这样的话,我并不奇怪。我有亲戚这才是奇怪的事情。

到了学校,我就没再为这件事情烦恼,课程紧张,下课馨玉和泰玺就不停地打听我们谋划的事情进展如何。听到青林肯定的答复,他们十分兴奋,想放学就过去看看,青林的答复却让他们有些失望,“被封了,就是素惢和我也得再三登记才能过去。至少要等勘察结束后才能自由出入。”

“怎么就算邀请朋友过去也不行吗?”泰玺失望地问。

“这几天肯定是不行了,那边水患严重,封路了。过天吧,他们勘测完,没危险了应该就可以吧。”青林安慰着说。

“真想见识、见识他们是怎么工作的,对我们的报告是怎么看的。”馨玉有些遗憾地说,“那些树怎么样?是不是有希望留下来?”

“那是一定了,你说你不知道的那几棵灌木,原来就是木棉,还都以为绝种了,没想到还有。这会儿在划范围呢。等解封的时候,玲珑观和石山就会像南海普陀山那样,在水中央了。”青林笑着说,“你的报告可了不得呢,博导都觉得好。”

“当真……”馨玉笑得咯咯的,餐勺含在嘴里还在笑。

泰玺笑着:“哎,要是能见着他们就好了,真想看看他们是怎么工作的。”

青林拿着勺子抬起头来,“各种测量,各种分析,各种数据……”

“没那么好玩,我看枯燥无聊。”杜霄霄在不远处不屑地说:“我们拆迁时也有人来做过普查,那里的那座庙才叫大,财神庙!香火旺得五湖四海的过来烧香,占地百多亩,结果还不是拆了。”

“喔,我知道,重建了个新的,各种神灵塑了无数,求什么就去哪个面前磕头烧香。”泰玺笑嘻嘻的说:“你有没有去月老庙里拜拜?心想事成的!”

杜霄霄把桌上的盘子扔了过来,泰玺跳了起来。青林立刻站起来,“算了,泰玺,你也过了。”

“我们走吧,”馨玉站起来,“素惢,我们走。”

这一天,我们没再谈这件事,放学前,青林答应泰玺和馨玉问问几位老师周末可不可以带他们过去看看。

“要能那样就好了。”馨玉高兴起来,“叫上嘉谋吧,他可是功臣。”他们都期待着周末早些到来,好去看看现场。

我和青林做完值日,走出学校天已经擦黑,难得今天杜霄霄她们 没来找麻烦。

走过街道,我和青林各自买了瓶水边走边喝,一辆车突然在我身边停下来,走出两个中年人,“素惢……”我听见有人叫我。

我没有理会,接着往前走,突然,我被什么人抓住,“叫你也不答应?”我痛的大叫起来。

对方吓了一跳,放开我。青林立刻拦在我和他之间:“想干什么?”

“你让开,我是她舅舅,她妈的亲哥哥。”那个抓住我的人冷冷地说:“怎么还是这个脾气,一句话都不说,走……”说着又来拉我。

青林把我拦在身后,“没听说过,我认识她们母女十多年,没听说过她还有家人。要有她妈妈也不会客死异乡吧?”

“没你什么事,她得跟我们回去!”说着又来抓我。

青林推开他,“在这样,我报警了!”

还不等青林拿出电话,他就被另一个人,从后面一下子打晕了,躺在地上。我大叫起来,缩成一团,倒在青林身边,我的叫声引来了附近的人,人们纷纷驻足观望。

“打人了,打学生了……”一个奇怪的声音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快来人哪……绑架孩子啊……”

我却被什么人强硬地拉起来,拖着我往街边的汽车里塞。我再次尖叫起来,拼命踢打。

学校的保安见声音跑了过来,围过来的人群拦住汽车和拽着我的人,把我从他手里夺下来。

那个大喊着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歇,好像要喊的全世界都知道一样:“你们看看啊,这些强盗,要抢走我的女儿,啊,就是欺负我们孤残老弱啊……老天,给我做主啊……他们绑架孩子啊……”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