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克隆人斯特凡诺

  俗话道祸不单行,同样的好事也会成双。惊喜连连,一大早凯瑟琳便匆匆赶来小矮人别墅通报斯特凡诺教主欣慰林德格合作态度,同时也想拜谒特列维兹侯爵夫妇,为表诚意,今日已从威尼斯启程,将亲自登门拜访特列维兹侯爵夫妇,热络联系家族之间情感事宜。走马观花看世事无常变化,苏翰权当看西洋镜轮番上演绚丽如梦好戏。

晚宴在永不满足别墅举办,林德格、苏翰、范塔伦叔叔和丽菲全家人,身着晚礼服盛装,出门迎宾。两辆银灰色宾利轿车到访,车上下来五人,一位是穿着紫色连衣裙晚礼服的凯瑟琳,一位是年尽四十岁的斯特凡诺教主。斯特凡诺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衣,打蝴蝶结领带,身材魁梧壮实,圆脸,湖蓝色眼睛明亮深邃,脸上洋溢和蔼笑容,一副儒雅学者模样。其余三位年约五十岁,西装革履装束,学者形象。家宴像是学术研讨会,会议结束后,招待四方来宾学者的晚宴。这与想象中血族盛宴形式差距甚远。一番客气热情的自我介绍寒暄后,三位学者身份得以知晓:一位是机械物理学家罗森,一位是古文字语言学家斯特罗特,另一位是生化博士特莱沃。热情招呼着,大家一起进别墅落座,晚宴开席。范塔伦叔叔负责把门闲人免进。

  “承蒙盛情款待,非常感谢!”斯特凡诺首先向一家之主的特列维兹侯爵夫妇道谢开场白,“无以言表,就以此杯酒聊表谢意!”说着他举起手中酒杯与大家示意。

  在座各位主客嘉宾都纷纷举起自己手中酒杯回应,颔首微笑,道干杯,饮了一口酒。

  “斯特凡诺教主,不必客气,以后常来常往当自家一样,客气话多说无益。”特列维兹侯爵微笑回话。

  “谢谢特列维兹侯爵,常走动,多联系,希望下次你们也能够来威尼斯做客,我们一定尽地主之谊盛情款待——荣幸之极。”

 “客气,客气了,有机会一定拜访教主阁下。”

  “嗯,一家人可省去:双方交谈坦诚而热烈,这交际辞令,真诚相待。”斯特凡诺强调言。

  “这自然是应该的。”特列维兹肯定道。

丽丝娜同时也面露莞尔微笑,表示赞同。

  “你对新疆了解多少?”生化博士特莱沃看到苏翰为中国人,与自己挨着比较靠近,就坐在对面餐桌的位置,他友好而亲切的问话苏翰。

  “知道准备要去新疆,今天提前做了一点旅行攻略功课,略知皮毛而已,见笑了。”苏翰也客气礼貌谦虚言。

  “怎么说?”生化博士特莱沃不明白。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是昆仑山脉,帕米尔高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景色优美,距离巴基斯坦两个半小时路程。历史学家顾颉刚推论世界人类发祥于帕米尔高原,也是沙漠丝绸之路地。”苏翰回话说着。

  “你去过吗?”坐在生化博士身边的物理学家罗森问话。

  “没有,憧憬前行,希望不久可以实现。”苏翰聊天道言。

  “有意思,你是地理学家?”古文字语言学家斯特罗特猜测而问。

 “不是,广告人。”苏翰顿了顿,“此番行程,你们是人文地理,风土民情考察?”

 “不完全是,或许古文字释疑,爆破和机械设备需要我们来协作完成。”斯特罗特说道。

  “看来只有我是打酱油的。”苏翰自嘲调侃言。

  “打酱油?什么意思?”斯特罗特问。

  “哦,没什么意思,就是随行过路人意思——调侃而已,不是严谨学术研讨。”

  “真幽默。”斯特罗特笑笑。

  闲聊天着,谈及平常喜好此类东西,苏翰自言读书绘画与弹古筝,除此之外偶尔会外出旅行。泛泛而谈这几人就此不咸不淡发表几句个人见解以及心得体会话语,尔后交谈都是一些饭桌上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客套应酬话,无实质内涵。席间凯瑟琳邀请丽菲改日有空威尼斯萨卡菲索拉岛做客,丽菲欣然应许择日而行。斯特凡诺与特列维兹侯爵夫妇、林德格谈及新疆行程事情,心怀叵测力邀特列维兹侯爵夫妇一道随行前往,美其名曰旅游散心,开拓眼界。特列维兹侯爵夫妇爽快同意,自称许久未曾出门走动,外面世界无从可知,正好中国行也从未涉足,借此机会,愿意陪同孩子们走一趟。

 “高原行,风险瞬息万变难测,你们想好妥当?”丽菲表示异议。

  “没事孩子,留我们自己在家也不放心你们,一家人在一起有个照应比较安心。”特列维兹侯爵道衷肠。

  可怜天下父母心,意料之外,情理中的话语,苏翰感悟特列维兹侯爵夫妇良苦用心。

   “既然如此,那我们这边名额为六人,加上范塔伦叔叔,共六人。”林德格说着。

  “你们还少一人,安其罗。”斯特凡诺不动声色言。

   一愣,林德格大概明白了斯特凡诺用意,他欲加控制此番行动知情者:“可以,就这么办,七人名额。”

  “这才是真诚合作态度,来为我们合作愉快,也为变种人未来——干杯!”斯特凡诺踌躇满志地先举起酒杯。

   众人纷纷起身,为庆祝干杯把酒言欢,气氛热络,格调高雅

临近十点,晚宴结束,特列维兹侯爵夫妇带领斯特凡诺一行人参观游览永不满足别墅及园林。林德格、丽菲和苏翰开车返回小矮人别墅准备就寝。

   “哥哥,父母亲同意新疆行,你就不担心他们安危?还武断附和容许其行径,欠缺考虑吧?”在车里丽菲不解怨言道。

  “父母亲在家,担心我们势单力薄的安危才做如此决定,同样留父母亲在家,我们会不担心他们的安危吗?斯特凡诺就想危机管控此次行动的每个知情者,在其掌控内安心。我们走后,他一定会另外派人来监控父母亲,如此来,不可预测性的风险系数更高,还不如抱团取暖,相互照应来得更好,这是下策中的上策选择办法。相信也是父母亲们的想法。”林德格解释说着。

   “喏,你就顺水推舟送人情,表明诚意增信释疑是吧,逢场作戏进行得如此顺利,人家不傻,会信以为真当真?”丽菲言。

   “不知道,不敢妄言天衣无缝,但至少还未出现形迹败露迹象,再说吧,到达北京后,见机行事再说。”林德格道。

   “在诱惑力筹码足够时候,人们往往会选择缴械投诚。我还担心你被丢来的画饼充饥,法国管辖权给降住了。”苏翰言。

   “岂能?一身浩然正气岂可为一点蝇头小利给迷惑?”林德格笑言。

   “铮铮铁骨钢铁意志,令人刮目相看。”苏翰也笑笑道。

  “傀儡历来没有落得好下场,早有史鉴。”

  “嗯,理解正确。”

  “此趟行程,以虎谋皮,凶多吉少,你们没有考虑防御措施?”丽菲问。

  “有这可能,我都懊悔当初不武艺傍身,积极防御了。”林德格说着。

  “偷师学艺吧,克隆当初杨露禅偷学陈式太极拳故事模式。我们本身就具有过人力量与速度优势,也有惊人学习能力,再加上功夫傍身,应该可以应付得过来。”苏翰说。

  “哪学?”林德格问。

  “少林寺,藏经阁,碰碰运气看。”苏翰说。

  “病急乱投医,靠谱?”

 “死马当活马医,走一步算一步试试看,不然还能怎么办?”

 “好吧,临时抱佛脚,权宜之计。”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没辙,苏翰也无奈。

 “我同意,至少是积极态度,未雨绸缪危机感意识也应该有了。”丽菲表明态度。

 “我没意见,危机感意识应该具备,赞同。”林德格说。

 “那好,就这么定了,到时候如果有变化再说。”苏翰道。

 “行,伺机而动,投笔从戎,书呆子观念要有所改变了。”林德格喃喃自语着。

   返回小矮人别墅休息,这一夜苏翰睡得很安心,昨夜猜疑与担忧荡然无存。次日通知安其罗,不日安其罗安排好法国家里事务后,前来意大利与众人会合。这期间生活发生一些变化,斯特凡诺随同三位学者入住永不满足别墅,凯瑟琳和其余四名同僚搬进小矮人别墅,俨然这儿“华丽转身”一变,成为了大本营据点。签证护照等等一系列琐事也在有条不紊的计划中进行,行动日期日渐临近。

   在看似波澜不惊,等待签证护照手续办理日子里,闲暇时,林德格和苏翰有意向丽菲学习武艺,以防不测。说干就干,三人煞有其事的在小矮人别墅前院草地上铺设好垫子,苏翰和林德格开始和丽菲学习起跆拳道和巴西柔术。穿插其间,林德格也教授一些巴西战舞技艺予苏翰。苏翰有模有样虚心认真学习,希望他日有用,能派上用场。像是看猴戏不嫌事多,凯瑟琳一伙人经常围观瞧热闹,俳笑戏称这三人是花拳绣腿,杂耍花架子。这日斯特凡诺前来观摩,这伙人又在那喧笑起哄,让苏翰出拳快点,速度提起来,别像小丑耍把戏等等几尽奚落用语嘲讽着。斯特凡诺饶有兴趣旁观看热闹:当欣赏一群熊孩子们在表演有趣而拙劣游戏。意犹未尽之际言称无人陪练进度缓慢,希望双方借此机会彼此切磋一下武艺,有益进步。

  “有谁愿意出来,前去挑战一下丽菲公主?”斯特凡诺开金口言。

  “教主,我愿意尝试一下。”凯瑟琳毛遂自荐。

  “丽菲公主,可以吗?”

  “不吝赐教,请多多指教。”丽菲同意。

  “点到为止即可,不要妄自伤害、伤及无辜。”斯特凡诺提醒着两人规矩。

  “好,丽菲公主,请吧。”凯瑟琳匿笑大方站出,朝草坪间垫子走去。

    好戏立马开场上演,众人围观,就是平时心无旁骛自顾坐一旁玩手上电脑游戏的丹尼斯,也停下手中活儿,关掉电脑,静观其势精彩时刻到来。

两人站场中央,丽菲行抱拳礼,凯瑟琳客气称言多有冒犯,行鞠躬礼。礼毕,丽菲握拳,目视对方,摆好跆拳道三七步姿势欲应敌。凯瑟琳冷静观察丽菲两眼后,踱步迂回走几步,不再客气,决定试探性先出击,欲占据先声夺人之势。只见凯瑟琳猛地一记右手直勾拳黑虎掏心,直逼丽菲打去,其拳速迅猛,划破空气都嘶嘶作响,犹如虎啸出林,一招制敌亦轻而易举把眼前柔弱的丽菲给打趴下。丽菲不动声色看准时机,身子一撇躲开这来势汹汹拳头,左手顺势一把抓住凯瑟琳的手臂,欲用力一拧往回拉拽她,使之疼痛失去重心平衡力,往回仰后倒,然后运用一记漂亮斧式劈腿把凯瑟琳给击倒在地。丽菲力量极足,搁常人这时候被拧拽,一般都会听见骨头咔嚓一声,被捏碎,随之手臂关节脱臼,惨叫声起,就被顺势给劈倒在地了。丽菲脑补是如此一幅情景画面,可实际是凯瑟琳手臂硬如钢铁纹丝不动,且力大无穷,只见凯瑟琳轻松甩手,就把丽菲擒拿手甩开。

高手一过招,就知有没有?凯瑟琳已经心里有数,丽菲有几斤几两战斗值能耐。接着她杂耍一般燕子侧翻身落地紧接着虎跳前扑,跳跃到丽菲的身后。丽菲一惊,赶紧快速蹬地前滚翻直立起身避开。丽菲操持旋风腿想扫落凯瑟琳,还以颜色。凯瑟琳避开其锋芒,心知肚明,十招内制服丽菲不在话下。两人不在一个档次上,胜负毫无悬念,拿下只是早晚事情,凯瑟琳有意给丽菲留情面,与她玩起猫捉老鼠游戏,戏弄周旋一番。打斗并不精彩,龙争虎斗场面也未出现,只是你来我往二十回合后,寻着空挡破绽,一记飞腿,凯瑟琳把丽菲踢飞五米开外草地上终落败。丽菲认输,两人礼貌鞠躬行礼各自退下。

   “大人物已经过手练招,轮到我们这些小人物们也来切磋两手技艺吧!苏翰你来,我们试一下。”看穿丽菲等人实力,欲显摆一下自己,华伦泰向苏翰发起挑战道。

  “我?开玩笑,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强人所难吗?!不行不行,免了。”也看到凯瑟琳等人实力,苏翰直摇头摆手怯战,推脱着。

  “失败没关系,不要怕,去吧,应战,当积累实战经验也好,会有帮助。”林德格给出原因鼓励道。

 “好,那诸位献丑了,点到为止就行,别动真格。”给自己开脱留余地,苏翰硬头皮应许。

 “会留情面,不用担心,你只管大胆施展拳脚就是。”华伦泰胸有成竹道。

  “那就恕不客气了。”苏翰抱拳行揖礼。

  华伦泰还以鞠躬行礼。刚才一番打斗,苏翰看出来双方相互缠斗力量搏击,自身那项都不占优势,只能利用巴西柔术四两拨千斤技艺,出其不意偷袭对方扳倒制胜的份了。心里拟定好战略战术,苏翰快速腾空高高跃起,跳到华伦泰身后,殊不知他速度不落下风,立地转身轻巧与苏翰面面相视。苏翰尝试着加速朝不同方向跳跃,华伦泰依然如影随形黏糊苏翰转圈运动,与之面露戮笑相视。错愕又无奈,苏翰气得嘴打哆嗦又罔知所措。

  众人见状哄堂抃笑起哄:“你们这是体育竞技玩漂移,速度与激情吗?!”

  “正面迎敌,敏捷度和力量皆不如对方,就近战,寻找合适机会击败他!”林德格见招拆招大声喊话。

 “好,明白!咏春,叶问!”不再跳跃闪躲白耗体力,苏翰立定原地,摆出咏春拳架势吓唬华伦泰道。

苏翰并不会咏春拳,只想气势上先压倒他。

 “哇,中国功夫!好厉害!”焉坏嗤笑着华伦泰半弓腰摆出一副虎拳样式,尔后变为金鸡独立,怪模怪样的鹤拳展翅,“鹤拳!”。

  紧接着随后姿势又变,立即变换成了吐着蛇芯子的蛇拳:“蛇拳!小心啄你体无完肤!”华伦泰揶揄苏翰花架子挑衅道。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中国功夫花拳绣腿,无实战意义的意味。

 “你奶奶个凶!揍得妈妈都不认识你!”一声怒吼,秀才犟脾气上头的苏翰直扑上去,一副盲拳打死老师傅架势挥拳击打对方。

  苏翰那双手拳头如暴风雨般砸落,又如天花乱追般四处开花,可见招拆招玩耍似的都被华伦泰逐一给轻松化解掉了。情急之中,只是逮着半点机会,苏翰饿虎扑食冲上去和华伦泰抱头缠斗,陪玩性质华伦泰故意和苏翰陪练玩耍,双手合抱着苏翰的头,想把他按到在地。双方对峙中,苏翰由内向外缠绕住华伦泰的大臂,后撤步,锁住对方大臂同时,猛摆动他的大手臂使其失去重心。轻敌麻痹大意的华伦泰重心一下子被破坏掉,一只手扶着苏翰背部的手呈弯弓状态,背部被压低,苏翰趁机重新起身,一把紧搂住了华伦泰的脖子,飞身起跃用腿缠过他颈部往下拉,并迅速合拢双腿夹住华伦泰的背部。不得已华伦泰双手合抱起苏翰腰部,想把他高抬起,摆脱此困境窘态。苏翰拼尽全力做到肩部落地,同时双手紧控制住华伦泰的双手。毕竟华伦泰并没有如凯瑟琳那般的强悍力量,一下子双手落地支撑着,想先重新调整好自己的平衡重心。苏翰见到机会已经成熟,不给他喘息机会,立刻蛮力双手扼制住华伦泰一只手臂撑起身体,最终完成了三角锁巴西柔术技巧动作,紧锁住了他头、腰和手,令华伦泰一时处于双脚着地,头腰手呈一条线僵硬状态动弹不得。

  此时只属于拼杀蛮力时刻,华伦泰抱高抬起苏翰,欲把他当成锤子一样猛砸地,令其腰头部承受不住重力砸击地面而放弃这三角锁动作。被砸几次后,苏翰见势不妙,双脚解锁着地,猛然一蹬旱地拔葱,借力抽拉出华伦泰那只被锁住的手,倒地,来了个双脚夹臂的十字锁,再次把华伦泰给面朝地地死死锁住。形式似乎一片大好,苏翰笑盈盈的等着华伦泰手拍他脚示意投降服输时候,乍然华伦泰运用变种人变形伎俩,身手变缩小滑溜走,猝不及防间苏翰自己的腿反而被他十字锁缠住,处于被动中难于挣扎解脱困境。

  “停!耍赖皮,使诈,不算数!”苏翰手拍垫子喊话。

  华伦泰放开苏翰,站立起身,笑呵呵地手拉起倒在垫子上的苏翰道:“你不知道意大利有句谚语吗?——Tutto e permesso in guerra ed in amore(爱情和战争是不择手段的)。

  “不要计较,只是切磋交流,Cade anche un cavallo che ha quattro gambe(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斯特凡诺给双方台阶下,算是和解宽慰。

  “王子殿下,你也想尝试一下吗?谁愿意出面配合?”斯特凡诺回头与林德格言。

  “我愿意陪练王子殿下。”丹尼斯抢先,自告奋勇地站出来。

  “实力已经摆在面前,一目了然,胜负已定。我能力水平和苏翰大体相当,就不用再比较切磋了。”林德格婉拒道。

  “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改日再练。”斯特凡诺给林德格面子,不勉为其难说着。

   众人散场,自忙其事。苏翰怏怏不乐发牢骚话:

“本以为异于常人,所向披靡,未曾想到竟如江南七怪一样不堪一击。”心凉半截同时知解差距,苏翰深谙习武真谛。

事实就清清楚楚摆在面前,真真切切看在眼里,林德格也终于领会到同样道理:修炼武功事关重大,迫在眉睫的事情。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