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洞穴科考队集合出发

 像是兜兜转转一圈后返回原点,林德格一行人八月抵达北京,再次下榻秦唐府客栈7号院。时隔一年,意想不到会以此种方式携家人亲友故地重游,林德格感慨万千。莫道是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即使为昔日黄花已成土,又见新花笑今朝又如何?情怀心境截然不同,恍如隔世矣。

“——父母亲看到此四合院没?很东方的建筑物,有没有像是英国汉姆屋?有天会带你们来......——来个荸荠不?我们又叫马蹄,别看它长得难看,可味美多汁......”再次踏进这秦唐府客栈7号院的院内,又见昨日熟悉旧景象,忆起往日情景画面,林德格面露淡然微笑。然而意识到此趟行程并不适宜于游山玩水,抒发个人情怀的时机,他很快敛迹自己文人雅客情绪,自持重。一路奔波舟车劳顿众人略显疲态,第一时间办理好登记入住预定客栈房间手续事宜后,一行人先各自回房间倒时差休息,后事再议。

    北京仅是中转站,停留时间不多,等候晚一趟航班到达的汉克斯团队抵京,两个团队汇合,次日大队人马便一同赶往下一个中转站新疆。留京时间不宽裕,只有小半天的时间可供北京观光旅游。时间与游览景点的参考选项有限,林德格选择带领家人一道游览北京标志性景点,天安门故宫。

下午两点半出发,斯特凡诺一伙人几乎悉数到齐,除了留下西蒙斯一人守候在客栈接应汉克斯团队到来外,其他人都陪同林德格全部一家人前往天安门故宫参观游览。监控只是目的之一,毕竟他们也是首次游览天安门故宫,兴趣也盎然。按照预定计划行事,林德格、苏翰和丽菲三人的易容分身藏匿于各自房间内,等待众人离开客栈后,林德格、苏翰和丽菲化身的路人甲乙丙面容三人,揣兜里证件复印件和少量现金及一张银行卡,纷纷离开自己的房间,陆续从容不迫的骗过守候在客栈前堂大厅里的西蒙斯,撤离客栈。避免怀疑,林德格、苏翰和丽菲的各自行李都不能带出来,只在附近僻静街角三人聚合后,打的“净身出户裸奔”般的逃离现场,逃之夭夭去。

   一群人兴高采烈的参观游览着天安门故宫,在故宫御花园欣赏景色时候,华伦泰凑过来和林德格一行人谈话说事道:

  “很抱歉,先前所说的话,都是铺垫托词,希望可以理解,为防不测得留一手余地。”

  “什么意思?”林德格疑惑不解。

  “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地理坐标:东经106.北纬24。晚上你们与汉克斯团队成员接触交涉,自然会揭晓答案。”华伦泰略显尴尬笑笑道。

  “意思是行程有变,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吗?”林德格抿嘴一笑。

  “可以。抵达北京,已经表明你们诚意决心,我只负责传话,事已至此,可以和盘托出道实情这意思。”华伦泰说着。

  “原来你们一直来玩组团忽悠把戏这一套?!还有什么魑魅魍魉玩法藏掖着,痛快道出呀?”苏翰想起壮话花三变道言。

  “没了,就这些。我只是负责配合和转话予你们,请见谅。”

  “那请你也带一句话给斯特凡诺:同乘一条船,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兜揽彼此,不必再弄心怀鬼胎把戏。心坦荡如砥,即使是月球,照去不误。”林德格说着。

  “好咧,有你这句话很振奋人心,我一定带到。回见。”华伦泰脸带温灿笑容告退。

  “哥哥,你确定遇事不变,做适当调整?”丽菲问。

  “现如今,去那还有什么差别?都是浑水一蹚,没什么区别。”

  “此话在理,条条大路通罗马,此刻就不要再理会行那条道路了。”特列维兹支持言。

  “爸爸、妈妈,此趟行程匆匆,下次有机会再弥补,好好玩一次。”林德格表示歉意。

  “傻孩子,和你们在一起,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丽丝娜语笑嫣然。

  “是呀,很久没有一家人聚齐旅行了,是时候该弥补了......”特列维兹意味深长道。

  “爸爸,我陪你!”丽菲小鸟依人挽起父亲的手臂娇乖。

   ~~  ~~  ~~   ~~  ~~  ~~  ~~  ~~  ~~  ~~  ~~  ~~  ~~

   见到汉克斯团队成员,是晚餐时候,三十名队员终于全部聚齐,大家在秦唐府客栈餐厅里落座吃晚餐,华伦泰作为中间人,给成员们相互介绍彼此,先从自己团队人员开始一一介绍,然后是林德格家人。为保密措施,只介绍姓名,没有加那些特定尊称。汉克斯而立年纪,相貌普通,人长得壮实,精神奕奕。他从自我介绍开始,然后给在座诸位也介绍起自己团队的成员:“布兰诺地质学者,萨瑟兰动植物学者,帕布洛摄影师,加西德医生,达里尔、克赖察、肖恩、杰思德、埃尔森,都是著名的洞穴探险家。”汉克斯团队成员年纪都不大,多在三十岁左右,充满朝气活力的一支团队。相互介绍完毕,因为都是一个整体团队人员,大家即将奔赴的行程目标一致,皆为科考探研,所以很快彼此间交流便热络起来,气氛轻松愉快。苏翰用英语与邻桌的杰思德聊天谈话,他是上一次科考队的领队队长。

  “上一次乐业天坑考察,你们有什么收获?”从故宫回到客栈后,经过网络搜索,苏翰等人已经知晓此次行程目的地为国家地质公园乐业天坑群。

 “世界十大天坑群,七个在乐业,很具有研究价值。两年前当我看到那些巨型凹坑群,简直大吃一惊,随处可见天坑,密集幅度如此大,原因却不可得知。而在十年前我们也居然不知道还有如此大的沉洞存在这地球上。上次未能找到石英石,计算出洞龄和地层隆升速度,很遗憾!这一次希望穿越地下河深入洞穴研究勘探,可以有意外收获和答案。”想起前次探险经历,历历在目,杰思德兴致勃勃道。

  “现在那里已经变成国家地质公园旅游景区了。可仍有很多地方属于危险管控区域,游客未经许可,不能随意进出。”苏翰言。

  “你去过?本次向导?”杰思德问。

  “阿迪力挑战天坑高空走钢索,当过吃瓜观众围观。不是向导,也是随团成员。”苏翰答。

  “希望那里原始生态环境没有被破坏,与世隔绝天坑底部有一片原始森林,很多物种不为外人所知。”杰思德说着。

   “那里洞穴自成小气候体系环境,还是原生态模样,两年前只有我们一行十几人到达人类从未涉足的原始森林和洞穴,这几率就像是被选为宇航员前往月球一样低。在那里我们发现了许多曾经以为已经绝迹的动物,锤形头水蛭,盲鱼,洞螈,奇异透明虾等。”说到本行,女动植物学者萨瑟兰不禁插话津津乐道言。

  “希望此次你们还能够有意外收获。”苏翰礼貌回话言。

  “谢谢!那里有方形竹子,不知名植物,远古时代桫椤,存在大量二叠时期海洋动物化石,旧石器石器人类遗址,希望这次穿越地下河,可以发现水生无脊椎动物或者啮齿类动物新物种,非常期待。”萨瑟兰兴趣不减道。

  “从未被人类涉足勘探过的新生洞穴,历来都是洞穴探险家的乐园,上次进入天坑中部寻找石英石,莫名就晕厥过去,我们给它取名为晕厥洞。被困洞中多次皆可以脱困,可是那种诡异情况经历还尚属首次。”洞穴探险家肖恩回忆言。

  “是的,那些洞穴黑暗无比,好像是有什么幽灵物体在那召唤人们。在我们脚底下有很多井洞地道迷宫不为人所知,而我们人类却不是第一批到达那里的生物,还有许多探索工作可做。”萨瑟兰接话道。

  “安全第一,假如遇到危险不测情况,你们尽量向我们靠拢。”不能言明太多,苏翰给予暗示道。

  “谢谢!彼此照顾。”萨瑟兰微笑言。

  “天坑由隆升作用形成,可是地质运动构造洞穴一时众说纷纭。搜索寻找出更多沉淀物,能够解释南亚次大陆与欧亚板块如何作用,塑造出地球的地貌。这里的地貌形成关系到整个地球地貌的形成,也许对于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形成起到重要启示作用。而诸多迹象表明乐业天坑和青藏高原存在有直接联系。”地质学者布兰诺和林德格聊天说着。

  “人类掌握宇宙知识,屈指可数,就是深海也难于抵达窥知。”林德格和他聊天应话言。

  “是呀,人类自以为已经了解了很多关于这个星球表面的知识,其实不然。对于科学界来说,这是个全新世界,作为一名科学家及探险家,我很高兴也欣慰在勘探早期可以再次加入进来,展开研究。”布兰诺憧憬言。

  “假如可以申请获许批准在天坑像是在墨西哥燕子洞那样,展开滑翔伞飞行,我更欣慰。”洞穴探险家达里尔道。

  “可以申请作为旅游项目展开活动。”汉克斯笑言。

  “实现夙愿。”林德格接话。

  就这样,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一茬接着一茬有话没话闲聊着天,其乐融融用餐愉悦时光。看得出来汉克斯团队成员对于此次行动寄予厚望,殷切憧憬的心情。却未尝察觉出此番前行,将有深坑险恶陷阱正在等候着他们踏足进来,作为实验小白鼠,枉送性命之虞。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13日 09:4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