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三十七章 花开彼岸

天玉茗香 496 2019.06.13

人越来越多,稍微清醒些,我爬向青林,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青林,青林……”我叫着他的名字,他却一动不动,我摇晃着他,“青林,青林……”

“打死人了……他们打死人了……他们是绑架犯……打死人了……”那个粗壮的声音悲惨地高喊着,“他们绑架不成打死人了……快报警啊,天呐……”

“青林、青林……”我叫喊着、摇晃他,他依然毫无知觉。

救护车、警车的鸣叫让现场更加混乱,我紧紧抓着青林的胳膊,想把他拉起来。

“素惢,素惢,”我听见老师的声音,我抬头看看周围,混乱的光影,可怕的一张张脸,奇形怪状的枝条全都向我扑过来。我低头看看,青林惨白的脸,还有什么东西湿乎乎的,黏在我托着他的头的手上,鲜红的血,滴滴答答地从我指缝间落下来……

“打死人了,打死人了……他们要杀了我女儿啊……”那个中年男人哭天喊地地嚎叫着,唯恐天下人不明白他在叫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为什么……”天旋地转,我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过来,满眼苍白的日光灯光,四面白墙,暗影重重。唏唏索索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怎么了?”看着墙上爬过的没有脸的人,眼睛长在背上的蛞蝓在屋顶漫步,我问自己,努力回忆晕倒前的一切。

渐渐的,我指间的血,黏黏糊糊的温热的血,青林!我记起来青林被打伤了。我听见自己尖叫起来……

不一会儿,护士、医生就跑进来,“她醒了,快、摁住她、小心针头……”

“素惢,素惢,看着我,看着我,我是谁?”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似是而非地出现在我耳边。

可是,青林……

我再次听见自己的尖叫……

“素惢,素惢,青林很好,青林很好,看着我,看着我,我是苏大夫,素惢,你认识我的,对吧,素惢……”那个声音更加清晰了。有什么东西在舔着我的手,温暖湿润,桐桐吧,一定是它。

意识到桐桐的存在,我安静下来,尝试着控制住自己,看看四周,我眼前有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对了,看着我,素惢,看着我,深呼吸,但是看着我,跟着我,深呼吸……”

我下意识地跟着他呼吸,慢慢放松情绪。

“很好,素惢,很好,现在说说我是谁?”那张脸微笑着看着我,他是苏大夫。

我认出他,“苏大夫?”

“真好,是我,素惢,我们放松,放松,知道自己在哪儿?”他看着我问。

我看看四周:“医院……”我的眼泪跟了下来,“青林……”

苏大夫看着我说:“青林好好的,一会儿过来看你,好吗?素惢,我们放开你,你能好好躺着吗?我让桐桐待在这儿。”

我看着他点点头。

他很欣慰的样子:“素惢,真是好样的,我们进了一大步呢。”说完他让其他人放开手,看着只是躺在床上哭的我。

桐桐跳上床,趴在我身边,不停地嗅着我,舔着我留下来的泪。

“素惢,难过就哭吧,哭完会好些的。”苏大夫看着我说,“想睡就睡会儿,我们一会儿再来,你行吗?”

我点点头。

苏大夫点点头,对其他人说:“我们走吧。”

我独自哭了一会儿,耳边响起谛听的声音:“惢,惢……”

我睁开眼睛,和桐桐一样大的谛听正趴在我身边,看着我,“你没事吧?”

我点点头,“你看见青林了吗?”

“他还行,被人打破了头,一会儿打完针我让他来看你。”它看着我,“我不能待太久,你能撑住吗?”

我点点头,“你说,他们是真的我的亲戚吗?有这样的亲戚吗?”

谛听看着我似乎松了口气,“嗯,是也不是,别理他们,闹两天得不着好处也就去了。”

我苦笑起来:“你能让他们这就去吗?走的远远的!从前没有他们,现在我也不想要他们……”

谛听一笑:“这个我喜欢,无关人等,一律滚蛋。不过,我们还是让严警官做完他的事吧。”

“他能做什么呢?把他们永远关起来?”我看着吊在半空的药水瓶子,“他们连青林都打了……”

“所以啊,他把打人的人关起来,你眼不见心不烦。等他协查的通报回来,我们就好办了。像你说的,把他们撵得远远的。”谛听跳下床,又是桐桐的样子,“我去看看,青林怎么样了。”说着走到门边,站起来打开门,门外正站着那个让我害怕的杨主任。

桐桐立在门口,看着他,哼了一声:“怎么?”

一个灰色的影子从杨主任身体里脱出来,谛听也从桐桐身体里脱出来直扑过去,消失在淅淅沥沥的雨夜中。

那个杨主任却在谛听扑出去的那一霎那倒在门口人事不省。桐桐跳起来,绕过他跑进走廊消失了。

我再次晕了过去。

黑暗中隐隐约约有什么声音,像是窃窃私语,又像是秋夜淅淅沥沥的雨声,却在迷迷糊糊间有些只言片语。

“听说她家人找过来……”

“听说要把她绑走。”

“如果是家人的话就不算绑架吧?”

“不是说是孤儿吗?在我们医院治了十来年的自闭症?”

“是吗?可是她的校徽可是数一数二的学校,不会吧?”

“哎,我刚听说,新来的精神科杨主任晕倒在她病房门口……”

“就是那个,上次和苏大夫在例会上大吵的?听说他要改一个患者的治疗方案?”

“就是这孩子,杨主任的意思,是不是自闭症而是郁郁症,苏大夫的意思是不同意该治疗方案,认为目前的不错。”

“瞧瞧,这病历上的学校名,肯定不错,正常孩子要考进去也得使上吃奶的劲儿……”

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我悄悄走过去,第一次,我第一次能这么清楚,明白的听懂陌生人的话语。黑暗中有一道惨白的光亮远远地出现在远方,那些窃窃私语正是从那里传来。

逼着自己往前走,断断续续的话又开始,却不是刚才的声音,“上次八眼蜈蚣没成事,这次不许失手。”一个艰涩冷漠的声音打断了前面的聊天。

八眼蜈蚣?我停下脚步,仔细辨别声音的方向。

“现在没人守着她,快去。”另一个声音,从另一个方向由远而近,那个在街边叫我的声音。

“老三还在派出所呢,我们不先把他保出来?”

“嘿,哪能那么容易,他们也太急了,直接绑人,这下可是刑事案了,想快也快不了。先去看看那傻子,说得通,哄一哄,把钱、房子拿到。说不通,不是傻子吗?找个律师,打官司,要监护权,她还没有十六岁吧?”

“算起来,十五了,十六还没有。”

“你去,好好说说,别提老三,就装不认识。别让那瘸子抢了先。”

“好,明早就去,你呢?”

“老五听说也过来了,我得拦住她那张臭嘴,什么都说出来可不是好事。”

“也是,她和老四最好,和我们那是深仇大恨。”

“记住,好言相劝,能我们自己解决最好。钱到手才是目的。”

“我知道……”

声音停了下来,那道光芒也不见了。站在黑暗中,我努力分辨这些声音的意义,似乎都和我有关,又似乎和我无关,我到底在那里?

“你这是要去哪儿?”一个轻盈好奇地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我转向那个声音,可是,四周的黑暗中什么也没有。

“怎么?你看不见?”那个声音更加奇怪了,“不可能……”他突然停下来。接着,我听见一个清脆的响指声。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团小小的火焰,暗红色的光芒照亮了一小片空间。一只苍白秀气的手托着那团火焰,由远及近向我走来。红色袍袖随着脚步轻摇,那团火焰越来越亮,一张带着半张面具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脸,苍白、平静、修眉俊目、口鼻端正、半个额头光洁明净,半张脸型,上宽下窄比例恰到好处。那团火焰从他手里飘起来,分出几团小一些的火焰,照亮了我们周围。只见他长发飘飘,半张洁白的面具上寥寥几笔线条,绘成我见过最美的彼岸花。一缕半长的黑发挂在额前,乌黑的眼眸犀利睿智,却又带着些难以说明的痛苦和欢愉。身后长发如歌,乌黑的头发和黑色的罩袍融在一起。通身暗红的袍子上罩着黑色的蛟绡,身材挺拨,偏瘦修长,让他看起来很飘逸,让他如同……

等等,他的样子,玲珑观壁画上,谛听身边的赤团华!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