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哥说酒之五 爸爸生命中的两瓶酒

        当记忆的风尘在春天起舞的时候,百花盛开的渡口是否还停留着曾经令自己“肝肠寸断”的过客?有些画卷,不可复制,只做云烟,看似年年岁岁花相似、实则是岁岁年年人不同了。但我对爸爸的思念,从未停止过,就算千帆过尽水面,还有亲情浩存于长空,那两瓶来之不易的酒,也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常在春夏的风雨中平添了些许悲凉。
        1966年7月16日,毛泽东主席以73岁高龄再次畅游了长江,从此后,这一天被确定为毛主席畅游长江纪念日,同时,这一天也被定为全国游泳日,俗称“7·16”节,全国的众多城市都会在这个纪念日里举行横渡江河或游泳活动,昆明也在下着全国一盘棋。
        我们的村庄刚好在昆明的“母亲河”盘龙江与滇池的入湖口上,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7·16”节前,我们村来了很多解放军官兵,分别在村民家住下来。不管刮风下雨,他们每天都要在盘龙江里或滇池里进行游泳训练,到了“7·16”节的这一天,就要在海埂公园的东跳台与西跳台之间进行列队游泳(泅渡)比赛,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庆祝“7·16”节。
        我家住了六个解放军叔叔,听说有山东的、天津的,这些地方到底在哪里?我当时的理解就是远在“天边”吧!
有时候他们游泳训练回来,会带一个省下的面包给我吃,在那个吃颗水果糖都稀罕的年代,能吃一个面包可以算是“大餐”了,那时候真正的是军民一家亲呢!

       我家在村口,屋后就是盘龙江,宽3米左右的河堤与河面大概是个40度左右的斜坡,所以,遇上有首长来检查训练情况时,他们的绿色的吉普车就停在河堤上,首长下车后放眼就可以看到在盘龙江里或滇池里训练的解放军队伍了。
        有一天午后,小雨下得淅淅沥沥的,但解放军叔叔的列队游泳训练是必须要进行的,由于村里没有出工下田干活,我和爸爸就在我家后墙的老式木窗(窗子其实是两扇稍小的木门,打开了通风透光,关起来就是封闭防盗)前趴在窗台上看解放军在盘龙江里训练。
        每一个人,是不是在冥冥之中都埋有旦夕福祸?一旦触碰,就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我是不信,但人世间的事总是很巧合,巧合到了让你不知所措。
        这时,一辆吉普车驶来,想停在我家屋后的河堤上,也不知驾驶员是怎么操作的?或许是雨天河堤泥泞湿滑吧?那车还未停稳就在动态中从斜坡上车头朝下滑向了水里……
        我是觉得好奇怪,但爸爸猛的从窗台上就跳了出去,跑过岸堤又急速的跳到了水里。等我从门里跑出去看时,三位解放军叔叔已经全身湿漉漉站在岸上了。是爸爸在水里打开了车门把他们三个人救出来的,一位小战士是司机,另两位是中年人了。
        那辆吉普车也在当晚捞上来拉走了,住在我家的那几位解放军叔叔也绝口不提此事,这事也就过了。

        大概过了一周吧!有一天晚饭后天刚黑,我们全家坐在桌前聊天看着门,那六位解放军战士去参加连队的例会学习去了。这时一个战士推门跑着进来对我爸爸说:“大爹,我们首长来看你了”。我爸爸还有些惊愕,这边话才说完,一位魁梧的解放军叔叔带着个小战士已经进到院子里了,小战士背着个绿色的帆布包。
        在感谢声中寒暄完了,我跟着爸爸把他们送到大门口时,门口还左右各站着一名战士,这位解放军叔叔说有机会他还会来我家看望的。
        回到屋里,爸爸打开了那个绿色帆布包,里面有一包奶糖、两包饼干、一瓶酒。
        后来,直到当年的“7·16”节结束,也没有再看到那位魁梧的解放军叔叔。听其他战士说,他是位团长,和他一块落水的另一位,职务比他还要高。
        在那种政治性极高的时期,部队的车辆在“7·16”节期间落水算是个大的事故,驾驶员直接脱军装回老家,团长也转业回地方工作了。
        此事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逐渐淡忘了,每一个人都又回归了自己的生活状态中。那时的我是有点贪吃的,那瓶酒是什么样子的?早已被我淡忘。但奶糖与饼干,却一直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每每想起,都觉得是件很开心的事。

         1976年粉碎“四人帮”以后,“7·16”节也就逐渐被取消了,解放军也不来驻村训练了。我爸爸那瓶舍不得喝的酒,一直放到了1977年,后来被我爸爸的大哥、我的大爹,一个喜欢喝酒的老司机拿去约人喝了,之后帮我家买回来一台“蜜蜂牌”缝纫机。
        我爸爸依然没有喝到那瓶酒。
         在那个别说没钱,有钱你也买不到名酒的年代,爸爸对那瓶酒只能念叨念叨了。直到1992年的春节前,为了孝敬爸爸、也为了了结爸爸的“那个”心愿,我大概是花了一百八十元钱,托人在昆明市糖烟酒公司买了一瓶同样的酒送给爸爸喝。但这瓶酒,爸爸也是终究没有舍得喝。
        2000年的时候,爸爸做了胃穿孔的修补手续,从此彻底告别了饮酒,直到2010年爸爸驾鹤西行,这瓶酒又回转到了我手上。
       爸爸这一生,酒喝过很多,却与名酒两次擦肩而过,一次是被他用生命挽救了生命的“团长”送的、一次是他给予了生命的儿子送的,但他终于还是没有喝成,不能不说有些遗憾!为了纪念这来来往往的故事、为了纪念爸爸,我决定在2018年7月16日、记忆中曾经的“7·16”节这一天,把这瓶酒喝了,一杯敬爸爸在天之灵,一杯我替爸爸品尝、敬人生之酸甜苦辣!
        春去春来、光阴飞逝,人生无常、世事沧桑,短短几十年,就只是个来来往往的片段。小村的炊烟,纵使它再恋恋不舍的在房前屋后的飘荡,但终究要烟消云散。所以,珍惜眼前、珍惜当下,古人云:“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才是千古之理。喝酒也是这样,能喝到有文化内涵的酒,人生也很圆满,这样走过的生活经历,即使最后因季节的交替而落花满地,我们也就算成就了此生,也了无遗憾了。


2018年5月3日写于昆明





                  作者简介

杨亮:笔名雪中白杨,云南昆明人,滇池边的土著。文学作家,网络写手,酒文化研究学者,云南师范大学《酒与文学艺术》特邀专题讲师,云南省食品行业协会酿酒专业委员会酒文化专栏作家。几十篇作品发表于《华西都市报》、《春城晚报》、《昆明日报》、《云南老年报》、《中国酒都报》等公众媒体,《遵义》、《西南作家》等杂志期刊,部份作品出版发行于《说走就走去云南》、《中国散文名家》等书籍。
        作者热爱生活、热爱山山水水,常常将自己置身于自然风景、边陲风光及山村古寨子中,热衷于边疆及少数民族风情,热衷于探索少数民族文化的发掘及传承,喜欢古镇清幽、喜欢土墙陋巷。电话(微信号):13769139077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王元宁 8 0

好文

11月25日 22:41

云南呆歌 3 0

一个”酒”字,引出精彩的人生故事,一段人生故事揭示深刻的人生哲理。故事可歌可泣,道理深之余深,表现水平高之又高!点赞!

06月16日 15:59

clzg_5d058aecbaecb 1 0

笔者通过两瓶老酒的记忆,表达了对父亲的深深思念!读起来,很朴实也很真切,隐隐约约觉得有点酸楚!

  • 雪中白杨  : 加个微信好友吧13769139077

    2019-06-16 17:22 0

  • 雪中白杨  : 谢谢朋友的关注!

    2019-06-16 09:22 0

06月16日 08:24

06月15日 11:5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