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五



 

天还未亮,赵学民早早就起了床,他看着空荡荡的家里,内心五味杂然,接着他点着了火给自己煮了碗面条,多年的独居生活让他的三餐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早饭可以是煮个洋芋汤,将就着两碗白饭,晚饭随便炒个肉就对付了,洗了脚,打开电视,刚坐在沙发上,就打瞌睡,看几分钟便上床睡觉。

赵学民挑了筷猪油在面条里,又抖了点盐,便稀里哗啦的吃了面条,他也给桌子下的黄狗弄了点面条,赵学民很喜欢这条黄狗,只要赵学民赶着牛车上山,黄狗就跟在牛车后面,赵学民卸了牛车,把牛拴在树上吃青草,黄狗就睡在牛身边,稍有风吹草动,黄狗就会发出警报,赵学民摸摸黄狗的头:“怎么?你还想吃?”

黄狗摇摇尾巴。

赵学民把碗里剩下的面条扒拉到狗碗里,说:“吃吧吃吧,都说狗不嫌家贫,你也算受苦了,在我们这种家庭。”

黄狗继续摇着尾巴。

黄狗就是黄狗,没有名字。

吃完了面条,赵学民套好了牛车。

村里变得热闹起来,早起的人们或赶着牛车或扛着锄头或背着背篓互相问好,赵学民早早来到了村里的供销社,但还有人比赵学民来到的还早,供销社排着长长的牛车,一时显得村里的泥路拥堵不堪。

终于等到赵学民,赵学民把放下牛绳,水牛乖乖的站着,赵学民对供销社的会计说:“我要六包化肥,拉去种包谷。”

供销社的会计朝身后擤了把鼻涕,在蓝色的笔记本上认真的写下赵学民的名字,说:“六包620元,学民你是要种包谷啊。”

赵学民说:“是啊,计划是这样。”

会计说:“今年种包谷的少,因为前年好几户人家就是种包谷亏了本,玉米烂在地里都没人要,化肥钱都没有收回来,今年大家都种紫甘蓝和小红辣椒,怎么你不种这两样东西。”

赵学民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烟递给会计,他是老村长的儿子,叫唐起明,当年搞包产到户,他老子把村里最肥最好的地给了他儿子,村里人至今都在背后戳老头的脊梁骨骂老头不是东西,后来老头从村长的位置下来,又安排他儿子当了会计,唐起明因此不用像农民一样下地干活,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赵学民双手递上烟,和气的说:“起明兄弟,抽支烟。”

唐起明结过烟,把烟别在耳朵后面:“怎么不种紫甘蓝,国家统一收,就算烂地里都有每斤六毛钱的保底价,这事村里也承认过。”

赵学民气愤的说:“收他妈个x,前年我就是种了五亩紫甘蓝,原本指着着五亩紫甘蓝卖个好价钱,把我家姑娘的学费凑齐,结果烂了价,本都没有收回来。”

唐起明指挥把六包化肥抬上了赵学民的牛车,漫不经心的说:“差点忘了,你家还有个姑娘在上学,连上那你家还在读书的小子,供两个人读书,不容易,我家一个小子都头疼。吃喝拉撒穿,都是开支。”

赵学民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这看天吃饭的日子是不好过,只希望国家政策越来越好,我们农民日子才越来越好。”

唐起明:“大兄弟,会好的,是不是,我听支书说,村里马上就要修路了,而且这次是通路到家,修了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赵学民说:“但愿吧。”

唐起明说:“你单身这么多年,这么不重新找一个婆娘,现在还年轻,找个伴也好照顾孩子,你一个人管不过来,你家大女儿学习又好,将来你肯定是享福的。”

赵学民惭愧的说:“我自己都苦了养不活两个娃娃,哪儿还有钱养婆娘,前不久我大女儿也退学了。”

唐起明很惋惜:“退学了?你女儿学习那么好,怎么会退学了?”

赵学民再次惭愧的说:“我让她退的……”

这时,化肥装上了车,唐起明说:“大兄弟,6包化肥一共是620块钱。”

赵学民再次递上一支烟,惭愧的说:“大兄弟,你看这620块钱能不能先赊着,记在账上,等收了玉米卖了钱我再给供销社补上。”

唐起明以为赵学民在跟自己开玩笑,笑道:“老弟你别逗我了,620块钱又不是很多,怎么会620块钱的化肥钱都没有。”

赵学民面红耳赤,眼睛里都是哀求:“真的没有620块钱,实在是拿不出来,你看能不能给记账上,我有了钱,第一时间还。”

唐起明看了一眼赵学民,说实话他很可怜赵学民,前几年她婆娘得了癌,躺在床上日月呻吟,在医院花了十几万拉回来没有几个月就死了,后来埋她婆娘,赵学民又挨个敲村里的门,才凑够了下葬的钱,抬他老婆的时候赵启明也在,这个八尺高的汉子愣是没有流一滴眼泪,之后他硬是靠自己抗起了两个孩子的学费,他又不能像其他家的男人,把老婆留在家里照顾老人和孩子,自己跟着工地天南地北的跑,去打工做活计;赵学民也想跟着施工队天南地北的跑,可出去打工怎么办,家里的房子,家里的地又怎么办,还有家里的老人,最主要是自己的儿子赵宇,才上初中,正是要管教的年纪,所以赵学民只能在村里埋头苦,拼命的苦,什么农作物赚钱种什么。

想到这些,唐起明没在说什么,拍拍赵学民的肩。

赵学民真心的说了声:“添麻烦了。”

拉着牛车往家里回的路上,赵学民满心悲苦无人能懂,真是哭笑不得,区区620块钱就能他一个大男人差点流出眼泪,他心里苦,实在太苦了,他多希望女儿能够理解自己,自己真是没办法了,家里的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在逼女儿退学的前一天,这个八尺高的汉子,提着香烛纸钱上了坟地,他在自己老婆坟前点了支烟,灌了两口酒,坐了半晌,看了看四周没人,哇了一声哭了起来,哭完,赵学民擦干眼泪,对自己媳妇说:“我让媛媛退学了,你别怪我,我是没办法,我没能力,我日脓,我简直是个草包,我知道她学习好,可该借的我都借了,该想的都想了,实在没有办法了。咱们女娃要强,学习又好,有能力我都会尽力供她上学的,可我没用,我实在没辙了,她不退学,儿子就得退学,可儿子还小,这个时候让他退学,以后他会恨我一辈子,你别怪我。”

说完心里话,赵学民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临走时,赵学民说:“婆娘,我想你,想的发慌,你放心,我会带着娃儿们过出个人样来的。”

赵媛走后,赵学民便独自驾着牛车上了山,只见他戴着草帽先把化肥扛到了田埂边,然后抡起锄头挖了起来,在空旷的红土地上,他的身影仿佛是这片土地上的活话剧,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累到中午,赵学民靠着田埂边一颗大树下坐下,他从背篓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他小心的把塑料袋解开,塑料袋里有一大一小两个瓷碗,小的瓷碗铪在大的碗上,赵学民把小碗拿掉,他拿起筷子在裤腿上来回擦了一下,这是他的习惯,接着他就在大树的阴凉下吃起自己的冷炒白菜冷煮花豆冷饭来,他饿极了,一早上的劳作耗光了他胃里的粮食;他之所以要把午饭带到地里吃是因为这样可以节省一点时间,假如又赶着牛车回家做饭吃,这一天能干多少活计?

倒也不是他爱吃冷饭,可他现在习惯了,农村的习惯,假如自己男人在地里干活,地离家又远,无论多忙,女人都要给男人做好了饭送到地里的,女人会看着男人吃完自己亲手做的饭,然后才回家,赵学民婆娘还在的时候也享受过这种待遇,后来婆娘没了,赵媛就承担起给自己做饭的重任,时间快到晌午,她们姐弟俩也就背着小背篓来给赵学民送饭了。

小儿子会隔着老远喊的山野回响,爸爸我们来给你送饭啦,同时赵媛会在后面叮嘱,小宇你跑慢点,赵学民会把锄头住在下巴看着赵媛她们姐弟俩,他觉得自己吃多大的苦都是值得的,吃了饭,赵媛牵着小宇就回去了,姐弟恋一边走一边闹,逐渐消失在山林之间。

赵学民在树下休息了半个小时,抡起锄头又下了地,他突然在想,赵媛怎么样了?怎么一个电话也没有。

他没有往下想,他觉得赵媛不是那种傻姑娘,就算他真找到了工作,也会回来报平安的,就算找不到,她也就回来了。

但赵学民没想到的是,这次不一样,这次赵媛是带着怨恨和怒气走出家门的,她怎么可能会打电话回来报平安?以赵媛倔强的脾气。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