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能触摸灵魂的地方 (彩云之南随笔之十六)

图文     李存梅

        寻甸横河黑颈鹤保护区,是昆明市唯一一个黑颈鹤越冬栖息的地方。在这里,能看到世界上为数不多,生长繁殖在高海拔地区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真是庆幸!
        横河梁子看黑颈鹤,我已去过两次,皆无缘见到。此次由县林业局,县文联,县摄协和县作协联袂开展的专题采风活动,能否见得到黑颈鹤?常言道,事不过三。我对这次看鹤,怀着满满的期待,甚至还有点激动。
         一大早,采风队伍驱车前往。到达黑颈鹤保护站,站上工作人员带我们前往保护区域。一路,我不时查看手机上显示的海拔,基本在2900米上下。
        记忆中,第一次去看黑颈鹤,是2009年,那时没有什么保护标志,农民大量开挖土地种植农作物,湿地萎缩,环境被人挤占突出。第二次是2013年,省市县政府已采取积极措施,退耕还湿地,保护黑颈鹤。这次目睹黑颈鹤保护区,变化之大,令人欣慰!
         保护站的小邓介绍,2011年昆明市人民政府批准建立寻甸黑颈鹤市级自然保护区;2013年晋升为省级自然保护区;2016年成立云南寻甸黑颈鹤省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保护区属于湿地生态系统类型,总面积7217.32公顷。其中核心区1708.50公顷;季节性核心区1502.84公顷;实验区4005.98公顷。区内涉及六哨、甸沙、金所3个乡(街道)的横河、马鞍山、恩甲、拖期、鲁六、新田6个行政村,15个自然村,1004户3935人。
        保护区域实行禁花减菜,核心区域全面落实退耕还湿地,并给予农户野生物肇事补偿,修整道路等。近几年采取有效措施,加大宣传力度,保护区域湿地环境得到显著改善,来越冬的黑颈鹤数目不断增加,从2014年27只,2015年31只,2016年45只,2017年47只,到2018年的58只,不仅创历史新高,且未成年黑颈鹤比例有所提高。
         保护区除了黑颈鹤,共记录有陆生脊椎动物 118 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黑颈鹤、金雕、白金雕、黑鹳,12 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保护区共记录有维管植物139 科、469 属、829 种。其中,列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有西康玉兰、金荞麦、香果树、异颖草4种;另有云南油杉、云南松和华山松 3 种裸子植物列入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
          保护区全面实行远程红外线监控,在保护站办公室的电脑屏幕上,我们看到了在湿地中活动的一群群黑颈鹤。小邓说,今天风大,湿地的监控设备被风摇晃,电脑屏幕上呈现的图片不太清晰,风小就明了。
         看着屏幕上的黑颈鹤,我思忖,现代科技真是好,监控范围内有几只黑颈鹤明明白白,一目了然。哪里有个风吹草动,保护站人员都能监测到并及时处置。
        随着管护员进入保护区,一路的标识牌上清清楚楚写着草煤塘、羊塘、三角塘、烧贼坝、吊洞、分脏、小海、水城8个海子和管理站、救助站。因大多都是在车上跑马观花,一路过来,我没分清各个海子的具体位置,但不影响我对湿地风光的欣赏,对自然环境的感受,对美的撷取。
        8个海子,大大小小,分布在不同的山凹里,透着草枯水冷风刀寒的萧瑟气息。湿地的山坡上,低矮的灌木,在风中瑟瑟发抖。还有东一窝,西一窜的大石头,朝阳下,稀罕神秘,令人想探幽一翻。
         沿着黄灰滚滚的土路,到一海子,前边带队的车辆停下,我们跟着停车。见有人下车,我想打开车门,却被大风紧紧攮着,费力推开,一下车,头发就被风往上一根根拉直。
         有人惊呼:快看快看,黑颈鹤!抬头,远远的,野草枯萎的湿地中,有几只黑颈鹤迈着方步慢慢晃悠。我举起相机一阵狂拍,留下自己第一次亲眼所见的鹤影。回首,才发现狂风如冰刷般,刮得手脸僵硬,刺疼。有人嘘嘘,太冷了!太冷了!!
         拍完一个点,转战下一处。
         刚停车,又有人高呼,瞧瞧瞧,那边地里有一大群黑颈鹤!激动,大家也就不顾风寒,手机相机,“长枪短炮”争相上阵。
        环境好不好,黑颈鹤最知晓。看着镜头里的黑颈鹤,一群天外来客,从800公里外的诺尔盖大草原,千辛万苦,飞到这里越冬,过上低吟浅唱,舒缓悠然,自由自在的生活,这里,是它们最舒适的越冬家园!
        有资料显示,目前黑颈鹤全世界不足10000只,还没有人工助其繁殖成功的先例。黑颈鹤对生存环境极其敏感,每对成年“夫妇”一年一般产两枚蛋,孵化出的雏鹤好斗,三天内成活率就只有60%。繁殖少,成活率低,对环境挑起,故其鹤族“人口”稀少。
       小邓说,白天,三五成群的黑颈鹤,它们大多与家族为单位,分散在各块湿地觅食。夜晚,栖息山那边的树林里。黑颈鹤睡觉是单腿站立浅水中,尖嘴插翅膀下,累了换另一只脚站。它们生活在海拔2500-5000米的高原湿地,睡觉单脚站水里被冰冻结住,要等太阳出来,冰融后才能动弹。这样的习性,也导致它们的腿容易受伤。近几年观测,寻甸横河的黑颈鹤,从站水里睡觉改在树林里栖息,这是生物适应环境的能力。
         问及保护站如何给黑颈鹤投食?小邓说,黑颈鹤杂食,保护站主要在鹤群集中的地点撒苞谷,在湿地水塘适量放养鱼虾,种萝卜,浅土里埋洋芋等提供食物,鹤会自己用尖嘴刨食。若遇到连续三天以上大雪封山,就要特定投食,不然鹤会觅不到食物,难于抵御饥寒,被饿死。
        一路追着鹤影,沿着黄灰满天的土路,至水城海子,过烂树林村,爬上一高山岭,远眺,去年我们单位的扶贫点甸沙乡老村,在红土地的怀抱中,新楼林立,沿路着色,与远山近水构成一幅幅天然画卷,徐徐展开……
       山岭风很大,背风坡的松树已成林,迎风坡的松树依旧低矮盘地,迎风挣扎。看得出,这地方过去是荒山,眼前松树规整有序,是林业部门的人工造林。
        回程,我们走错路,山里没信号,手机无法联系,导航也用不了,只好边问边走。到一片湿地,见三个放牛羊的人,下车问路,牧人热情指路,往前直走就到。三只黑颈鹤与牛羊相伴,在湿地中悠哉悠哉,一幅和谐自然的动态画,很美。我想拍摄,文人说,还是赶快找到大部队,吃了午饭再说。民以食为天,提到吃,方感饥肠辘辘,只好放弃拍摄念头。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走出误区,发现我们走过了其他朋友没走完的湿地。我笑道,歪打正着,我们既然错对了!要是下次来,保护区的各块湿地,都知道咋个走了。
       吃过午饭,返回湿地,一群黑颈鹤聚集湿地,引得同行朋友们一齐停车拍照,可因一个小朋友跑得太快,欢声惊扰了鹤群,鹤们呼叫着迎天飞起,我举起相机,抢到了飞舞的鹤影。
        鹤飞远了,趁别人去湿地低洼处,我独自冒着寒风,沿路向前,去早上观察好的点撷景。
走在枯草绵绵的湿地上,发现这被誉为“地球之肾”、“淡水之源”、“物种基因库”、“气候调节器”和“鸟类的乐园”之地,还有一样与众不同的东西,那就是这里的石头。它们的生形模样,布局朝向,都很奇特。你看前面那一个大石头,是一个翘首蹲着的石蛙,头朝西北;还有湿地中间那些石头,有的如鱼群,有的如海象河马,对面半山处,还有一个游动的大龟……它们或昂首,或露背,或跃动,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置于湿地中。看着它们,恍惚间,我的眼前浮现出一片蓝色的大海,海中各种生物游来游去,惬意曼舞于龙宫内外……倏然,天崩地裂,沧海桑田,龙宫的精灵们措手不及,在上苍的挥手下,瞬间化石千古。
        我为自己的臆想兴奋,从不同角度,拍摄着图片,记录着眼前的奇迹。
        接着又往前行,登草山。
        说是草山,因为迎风坡的山上,除了那些神秘的大石头,一眼看去就是齐刷刷,如裁剪过的枯草地。
        山有多高,水有多高。草山低洼处,有湿地,一个牧羊人,赶着一群绵羊,往山顶悠悠爬行。前边有胆大的朋友,将车子往山顶开去。山顶着蓝天白云,远远看上去,似乎人们在天上行走,凭感觉,山顶应是横河梁子的最高峰?!不知此山何名,有人说,山上有秤砣石,莫非叫它叫秤砣石山?
       下车,我用围巾将自己的头脸裹严实,挎着相机往上走。有风吹大坡,这里的风,从背后湿地吹来,推着我们一路向山顶跑。此时,我庆幸自己身强力壮,要是如林黛玉一样,定被大风送上青云了!
       不管风有多大,既然来了,一定要上去看看,体验下一览众山小的嘚瑟。
        山上,偶尔有点匍地的灌木丛,其他大多是枯草。行走狂风中,虽然阳光灿烂,却没有一丝暖意,有的都是恶狠狠的冷。顶着飙风,我小心翼翼,寻觅那些诗意的镜头,不时拍摄。
        突地发现,枯草丛中,零零星星点缀着一朵朵淡春花色的小花朵。它们依附地面,没有绿叶的陪伴,不惧寒风撕扯,毅然绽放,令人看了肃然起敬!
        那些或独立,或三五成群的巨石,不论是依山而卧,还是傲立山巅,阳光下,都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莫名震撼。它们有的如老虎,有的如大象,有的如展翅的雄鹰……如仙人坐墩,与湿地那些大石头,朝向几乎一致,走向西北。它们之间是否存在必然联系,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不得而知。
       低矮一点的山石上,表面有一些植物,密密麻麻,开着碎花,饱经风霜的枝叶,酱紫色、枯黄色或墨绿色,自成一幅幅天然油画,赏心悦目。
      更奇的是,保护区的湿地和山坡,脚踩下去,土质疏软绵柔,地上有小堆小堆的刨土,似特定堆的。莫非是什么生物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用脚搓开一堆,发现里面有小洞。我猜测,应是某种生物开挖藏身御寒的“家”?!

       还未至最高峰,已是3000多米的海拔,眼前豁然开朗:蓝色的清水海、金所片区、青龙山尽收眼底,寻甸坝子在天际的那边,隐隐约约;乌蒙山苍茫巍巍,乡间道路蜿蜒绵长,村庄田畴次第呈现,红土地如诗如画……寻甸大地,在云天下,朝气蓬勃,气象万千!
       伫里风中,脑海里出现了韩愈诗句:“须臾静扫众峰出,仰见突兀撑青空。”教人真正感受到横河梁子的气势之大,巨石的苍然突兀,湿地的天之重任——保护它,不仅是保护黑颈鹤和野生物的栖息地,也是保护寻甸,乃至昆明城的水源地,保护我们人类的生存环境!
  因风大太冷,不宜久留。
  下山,残阳如血,保护站的工作人员,一个个古铜色的面容,满身灰土土的,站在狂风中,检查着过往的行人车辆,守护着黑颈鹤的安全,守卫着湿地的安宁。我问他们,天冷也这么坚守么?他们质朴地笑笑:一年四季都一样!

网友评论

1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文笔塔 1

希望做好这里后,尽快看到昆明的第二个

  • 李存梅  : 但愿!

    2019-06-29 08:38 0

06月29日 07:22

苍山叶 1

读此文如身临其境。

06月28日 16:38

cuihu 1

很赞!

  • 李存梅  : 谢谢!

    2019-06-30 14:35 0

06月24日 12:38

虎嗅蔷薇 1

我还以为为是黑颈鹤是生活在沼泽地,没想到是也会生活在山地

  • 李存梅  : 是生活在高山湿地,它们到湿地周边山地觅食。

    2019-06-24 12:13 0

06月24日 10:54

  • 李存梅  : 你好!

    2019-06-24 12:11 0

06月24日 10:50

  • 李存梅  : 谢谢!

    2019-06-24 12:13 0

06月24日 07:43

段德谦 2

好文,有味,赞!

  • 李存梅  : 谢谢点评!

    2019-06-24 12:14 0

06月23日 22:58

段德谦 3

朋友,欢迎您来寻甸县六哨横河梁子看珍稀“吉祥鸟”——黑颈鹤!

  • 李存梅  : 对对,寻甸横河湿地,昆明辖区唯一的黑颈鹤栖息地!

    2019-06-24 12:15 0

06月23日 22:5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