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四十四章 风铃之音

“素惢,不合口味吗?”狰在床前坐下,乘碗汤递给我。

“没有,味道很好,只是,我不太确定我是谁。”我尽量把自己想的表达清楚。

她笑起来:“你是按你的算法十万八千年才出现的一位守铃人,就是玲珑观的凡人神使。但是有不同,你是它意志的体现。所以,有不少人会认为你就是玲珑观本身。你能自由地在几个世界来来去去,见到、听到完全不同的神、鬼、人、异兽和事情,几个世界时间也不同,难免疑惑,分不清真假。”

我想了想问她:“怎么就说我是守铃人,那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是我?和玲珑观又有什么关系?”

狰看着我:“真是经一事长一智,没那么糊涂了。好吧,你能在几个世界来来去去毫不费力对吧?除了你,也没谁能这么干。你能看见我们的真身,不被我们影响,这个也是独一无二。然后你进了玲珑观,玲珑观就活过来不再死气沉沉的,你看得见它里面那些进进出出的神仙、神兽、神树芝草。你还有再生之力,而且是天生的。”

我完全的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呆呆地看着她。

“啊,和你说这些真是对牛弹琴,别人那是做梦都想这样,你,算了,大概玲珑观也就是喜欢你这样。”狰看着天花板说。

“她问你,你就不能好好的说吗?”在她身边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我确定自己从未见过,不过,我也不太记得我见过些什么人。

我看着新出现的人,不知道她是谁。

“惢,是我,毕方鸟。”她笑嘻嘻的看着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些唐突?”她看上去很美,白衣白裙,简洁但是奢华,她衣服的质地真是令人瞠目结舌。模样又端庄华丽,高高在上。我不觉点点头,她走在街上大概会引起车祸的吧?

她一笑,一转身,一个漂亮平实的姑娘出现在我们面前,“刚才在那边和几位老朋友聊聊,都好奇素惢能拉开那弓呢。”说着坐下来,一挥手,我面前的小几变回食盒,搁在桌上。

“素惢,你拉开了弓可不是小事,你明白吗?”毕方鸟严肃地看着我说,“那弓别说拉,神仙们见都见不到。它就是那只弓,你明白吗?”多奇怪,我明白是哪只弓?什么弓会藏在水里?

“就是九个太阳!”狰小声地说。

“哦,后羿射日,就是这弓?”我看着她说。

“嘘,你可别乱说话,有些话不能这么直接说。”毕方鸟压低声音说,“都说被毁了,谁也没想到就在玲珑观。虽然,大家都知道,三界交汇之地的玲珑观藏有惊天动地的神器、法器,不管是什么吧,但是,它,真的没想到。还在也就罢了,大家都知道没人能拉得开。可你,毫不费力就拉开,这下事情得重新看过了。惢,以后出门做事要小心,谁知道谁会打什么主意。没准,这次这么闹,就是为了把你和弓引出来呢?”

狰一言不发看着我,只是时不时点点头。

我看着她们俩,记起来赑屃的话,和玄武打赌,拉开观里的弓结果输了,只好背着玲珑观到处走。

“你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惢,”狰见我不说话,开口问,“你和弓,现在是一对了,如果有谁打什么坏主意,会对你下手。”

“能有什么坏主意?还能把天射……”毕方鸟立刻捂住我的嘴。

“说了有些话不可以这样说的,你怎么不明白,你是唯一可以引弓射箭的人。”毕方鸟小声说着。

狰叹口气:“好吧,我们得好好给她讲讲其中恩怨,改天有空。现在只怕得让她把骑射练练,无支祁说得对,她开弓的样子真是站无站像,没法看。还有,也不能再被几个凡夫俗子打成这样,这会儿已经是三界神仙的笑话儿了,你我颜面都快挂不住了。”

毕方鸟也跟着叹口气,“说到这个,真是当务之急,可惜在这边,惢,我们不能帮你,因为这是你的世界,你得自己努力应对。我们帮你会让三界失去平衡,而玲珑观的存在,就是保持这种平衡的存在。三界交汇的意义也是为了维持这种平衡。在三界交汇之地,神界、冥界、异界各退一射之地,形成缓冲,凡间的鬼魂得以通过来到忘川。这忘川边上的三界交汇之地,也是三界彼此往来的通道,毕竟没几个有能力直接跑到另一个世界去。所以这个地方也很重要,有几次大战都是为了争夺这个地方,想控制三界往来,或者自立为王,成新的一界。这是决不允许的,会打破平衡,对大家都没好处。这也是三界交之地的玲珑观为什么重要的原因。它存有诸多神器和法器,就是因为几次大战,战死的神明、魔王不在少数,它们不在了,它们的神器、法器还在。最后大家彼此退一步,把三界划清,那些神器、法器也不带走,就留在三界交汇之地。几位大帝建了玲珑观来保存这些东西,封了这些东西的神力、魔力,但是它们的力量还在,有些图谋不轨的就打着主意。只是这些东西不是谁都能用,也没几个有能力解开法力。知道你有多厉害了吧?”

我看着她,似懂非懂,不过关于我自己,我也有问题,就问她:“我怎么就是守铃人,守的什么?为什么要守?”

狰笑起来:“真是,什么也没明白。好吧,简单说,建起了第一个玲珑观,因为那些神器、法器,虽然封住了,但是,它们的法力还在。所以没多久,这玲珑观就,唷,有些像你,糊涂了,因为那些法器有的是极凶恶的魔王的、有的是上古的神用的,各自带着自己的气息。这些气息同样明争暗斗,各位大帝又得想办法对付这些东西。后来某一天发现凡人的灵魂是个有意思的东西。好像能和这些神器、法器共鸣,但是也容易受影响变得疯狂。直到出现了一个女巫,她的灵魂很有意思,纯净自然,能够让这些上古的法器、神器平和相处。于是就让她做了玲珑观的女祭司。她做的很好,所有法器、神器相安无事,一片祥和。众神约定,人世间每年的七月半这一天,中元节这天三界的门对死去凡人的灵魂打开,各自按前因后果得到归处。三界的门,开启必须有序,这个顺序就是一串风铃,风铃的响声决定各自大门开关的时间和顺序不能乱了。这个风铃每年换一次,每年用过就到天门那里去换新的,然后带回玲珑观保管,来年再用。这个办法很好用,彼此不相见,又保持平衡。这串风铃至关重要,想想,三界之门同时打开会是个什么样的状况,完全不同的力量同时出现,那会撕碎几个世界。所以风铃交给玲珑观的使者守护,每到中元节,由她带到风雨亭挂起来,各个世界的门将只能听见属于自己的铃声,他们就会开门、关门。一直也好好的,然后,直到天上出了九个太阳,守铃人向上天献祭,希望降雨,结果被晒死了。”

狰讲完故事,我还是不明白,于是问:“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么久都没守铃人,三界的门就没有开过吗?”

“果然清醒些了,这么些年,孟婆婆代替呗,她可是了不得的存在,这回有你。”毕方鸟笑嘻嘻地说。

“不是三界交汇的玲珑观不见了吗?风铃搁在那儿?为什么是我?”我更奇怪了。

她们同时看着我,“你以为什么东西值得让无支祁去守?”

“石山上的玲珑观?就在人间?”我看在她们问。

“开窍了,”狰看一眼毕方鸟说:“说到为什么你是守铃人嘛,马上的上巳之祭婆婆忙着呢。玲珑观是个重头戏,总不好一直空着守铃人,这个守铃人必须是个凡人,有凡人的灵魂还得至清至纯。重点是,得三界交汇的玲珑观认可,你才来到人间的玲珑观,就开始断断续续传说有人见着了三界交汇的玲珑观。接着三界各路神仙、魔界大王都感到了各自法器、神器的气息。没人平衡这些神器、法器的力量,这些气息很是让各界能人蠢蠢欲动呢,想找回各自的东西。你才第一次踏进三界交汇之地,玲珑观就出现在你面前,你还拉开了弓。婆婆送回风铃,那边的玲珑观就接纳了婆婆和风铃。那些神器、法器的气息就平和下来。所以,目前你是唯一的人选了。”

“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啊。”我被她们说得动摇了。

“不是你能不能,你肯定能,而是你愿不愿意做,素惢。”狰看着我说,“愿意就好办。”

“我也不知道,我还不明白要做些什么呢。”我想了想说。

“好吧,你来年跟着婆婆去一趟就知道了。”狰叹口气说。

“可以出院了,出去以后要对付自称你亲戚的人,你行吗?”毕方鸟看着我问,“我们不能在这边帮你的。”

我叹口气,该来的总会来吧,我想,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