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四十五章 往事重提

下午我刚睡醒起来收拾好,严警官就和青林妈妈过来看我。他们进来的时候我正坐在窗前发呆,想着那个清晰得像真实般的梦境。

“素惢,”我听见青姨的声音回过头,看见她身后跟着严警官。

“青姨,”我站起来。

“素惢,好些了吧?过来坐,大太阳的别在窗口晒着。”青姨说着走到沙发前,指着沙发说。

狰拿着一叠单子走进来,看见来客,端了把椅子放在沙发边说:“素惢,坐这儿来。”

我走过去坐下,严警官好奇地看看狰,很快转眼看着我说:“素惢,好些没?我来两次你都在昏迷,听见你醒了,真好。”

我点点头,“谢谢你,严警官,我还好了,明天出院。”

严警官惊讶地看我一眼,又看看青姨,似乎有些不相信。

青姨笑着说:“我听青林打电话说你醒了,而且比从前好很多,真是,素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想了想,点点头,她大概是说我肯说话这事吧?

“真好,福祸相依呢,素惢明白了不少。”青林妈妈笑着,“素惢,今天青姨来和你说件事儿,这件事,青姨听你的,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只是这件事对你,有些残忍,你明白吗?”

我看着她,不明白她要说什么,对我残忍,那是什么事?比从背后打我一棍还残忍?是的,打翻青林的人见我不肯上车,也在我背上打了一棍。

严警官看看青姨,又看看我说:“还是我来说吧,”他刚开口,门口就传来敲门声,狰打开门,一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出现在门口,进门就给严警官行礼。严警官笑起来,“进来吧,素惢,别怕,他是我们新来的同事,闵警官和他的搭档……”

我没注意他的话,因为我被跟着这名警官一起进来的东西吸引住了,不由自主地说:“狴犴……”

“咦,你知道它的名字?”严警官好奇地看着我,“这只警犬就叫狴犴,据说是龙子之一的名字。”

我似听非听地看着那只动物,警犬?它可没有一点狗的样子,绝对是狴犴。它危襟正坐地守在门口,也看着我。

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惢,它不是桐桐,是只警犬,不认识你。”

我回过神来看看她,她奇怪地笑着。

“哦,我还以为……”

青姨笑起来,“都是黄色的,大小差不多,难免看错。”

严警官也笑起来,对新来的人说,“闵警官,你让狴犴过来和素惢认识一下,她也是我们辖区的居民。”

闵警官笑着对狴犴说:“来。”

它真的走过来,坐在闵警官身边看着我,在它走到闵警官身边那一刻,真的是一只狗了。我想起了桐桐和谛听,不觉笑起来。

“来,认识一下,这是素惢,这是狴犴。”闵警官指指我,拍拍狴犴的头。这时桐桐突然从床底下走过来,坐在我身边看着狴犴,两只狗彼此审视,出乎预料地没有打闹,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对方。

“这个……”闵警官有些吃惊。

“桐桐是训好的治疗犬,不比一般的狗。”青姨笑着解释,我却看见谛听和狴犴在彼此对视。

“这样啊,难怪。”闵警官笑起来。

“素惢,我们说说正事好吗?”严警官看出我放松下来,笑着问。

我控制好自己,看着他们说:“什么事?”

“是这样,你知道打伤你和青林的人是什么人吗?他们自称是你妈妈的哥哥弟弟们,说既然你妈妈不在了,那么他们就是你的监护人。他们想要解除婆婆对你的监护权取而代之。”严警官严肃地看着我,“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我猜,就是他们要把我带走,离开婆婆的意思,我点点头,“他们想要抢走我是吗?”

青姨不由得叹口气,严警官点点头,“是的。”

“我不想走,他们把我打伤了。”我看着青姨和严警官说。

“我也不想你走……”青姨有些难过,看着我说。

“这个我们首先得确认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他们的行为也是问题。还有就是另一个人,他说是你的父亲。我们发过调查函,确认了他和你妈妈的夫妻关系。还有你妈妈确实是打你的几个人的姐妹。但是,我们还是要确认你和他们的关系,你明白吗?”

我看着他,即明白又糊涂,既然他们和我妈妈都有关系,那么我也和他们有关系了?那就是说他们可以带走我?我不愿意不行吗?我拼命摇头,“我不去,我不和他们去……”

青姨忙说:“惢,不一定呢,我们想办法,啊,惢,我们想办法……”

可是有什么办法可以证明我和他们没关系呢?

“素惢,说了会有办法的……”狰轻声对我说。

我突然想起来,赤团华说过三界之内没人敢说和我有关系,我怎么证明和他们没关系呢?

我看着严警官说:“我不认识他们,也没见过,从来没找过我,我和他们没关系,可以证明了吧?”

严警官吸口气说:“那么我们必须证明,现在唯一的方式就是做基因检测,这是最权威的证据了。”

青姨看着我,“惢,这个检测做不做由你,不做,我们再想办法。”

青姨的话好奇怪,她似乎知道什么,欲言又止。

我看着她问:“青姨,你认识妈妈,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青姨看看严警官,又看着我叹口气,“惢,你妈妈爱你,这点我们都看在眼里,那时你太小不记得了,可我们看得清楚,也记得清楚。你妈妈比其他人做的都好。我带青林和你妈妈带你比起来,真是自愧不如,你妈妈是最好的妈妈。你明白吗?不论如何,她都是你妈妈。”

我不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我妈妈当然是我妈妈,她把我带到这来,送我去医院、学校、教会我做糕,在我怀里离开,不是我妈妈是谁。

“惢,是这样,基因检测必须做,这是法律要求。但是结果也许和你想的不一样,我们希望你有准备。”严警官小心翼翼地对我说。

赤团华的话又在耳边想起,我有不好的预感,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我点点头,“我明白,婆婆也不是我的亲婆婆。”说出这话,眼泪也跟下来,小时候村里的孩子追着我和青林叫喊的样子浮现起来,“克死爹、逼绝娘、赶出门住泥房。野种、野丫头、野地里来住荒庙……”

狰替我擦干眼泪,“惢,你不是很想留在玲珑观,和婆婆在一起?”

我回头看看她,点点头,收起眼泪。

青姨叹口气:“惢,青姨从没骗过你对吧?青姨要说的话,是你妈妈在去世前几天和我说的。那时,你妈妈已经觉得不大好了,她让我去找个律师写遗嘱。我还有那时的录音,是你妈妈坚持要做的。她说她的遗产都给你,虽然,你不是她亲生的。但是,她一直把你当亲女儿养,她一直没有办收养证明,一是她怕回到那个逃出来的地方。二是为了你,她怕会出现今天的状况。她真是料事如神,出了今天的状况。所以从法律角度来说,唯一收养你的人是婆婆,并不是你妈妈。这并不是说你妈妈不爱你,而是因为爱你,所以为你做了最好的谋划。”

我呆呆地看着青姨,她说的事,我不明白,难道说我妈妈不是我妈妈,可我一直叫她……

我从来没叫过妈妈……

在她活着的时候,我没来得及叫!

“素惢,不论如何,你妈妈她爱你,她始终是你妈妈。想想她送你上学、给你找桐桐、把你托付给婆婆,教会你做糕,让你能不靠别人活着,这些心思,比很多妈妈都要做得好,她爱你。”严警官看着我认真地说。

我流着泪点点头,“我知道,我去做检测。”

青姨看着我流泪,“惢,你妈妈说,你心里是明白的,你是她活下来的动力和希望,不然,她早就在捡到你的那天跳河去了……”

我看着青姨,小时候她们背着我和青林推着小车走街串巷,她们的汗水顺着脖子流到我们脸上、嘴里,咸咸的味道,不舒服的我大哭大闹……

“素惢,你要有准备,因为对方提出,要同时到采血点去,看着给你采血才行。也许他们会有出格的举动。”严警官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我没事。”

严警官点点头:“别担心,那天我们也会去,毕竟他们打伤了你们,还要绑架你,已经是刑事案。”

“谢谢你,严警官。我知道了,我想独自待会儿。”我看着他们在眼前模糊起来,而我妈妈的样子,却在我脑子里渐渐清晰起来,我可怜的妈妈。她想要我好好活着的世界,她却有想要放弃的时候,什么样的事情让那么乐观的她走到那样的地步?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