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哥说酒之六 邂逅黄酒情缘

        年华易老,岁月如梦,沿着岁月的一脉尘香,在山一程水一程的人生中,每个人的心灵城堡里,都住着一个迷茫的灵魂,在静静的等待着一个美丽天使的入住。这个世界很小,就这样相遇了,但却是在无法呼吸的时刻里,荡气回肠的相遇。                 

        2017年12月26日的昆明,有鲜花,也有寒冷。岁末寒冬,加了毛衣再套上羽绒服,才为我28岁的青春保着暖。长水机场的外面照例是寒气逼人,但里面却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旅客是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在冬日里为这个“旱码头”平添春色。每位旅客都步履匆匆,急切的踏过这岁末的夕阳。我是利用到泰国旅游的这个过程,把我这一年的忙碌,都卸载到泰国的风情中,以轻盈的心态,迎接2018年的打拼。

        值机柜台前排着长队,离我只有三个人了,我攥着身份证,期待快速完成托运工作后去安检排队。恰在此时,我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出于公共礼仪,我掏出电话一看,马上转身找人少的地方接电话,因转身太快且步子匆匆,我的青春活力把后面旅客放在行旅车上的箱子撞落了,其中高处的那只箱子在地上滚了两滚才平躺在地上。

         我连忙说了身对不起后赶紧去僻静处接了电话再回到了值机柜台前。一位长发飘逸的美女正蹲在地上整理她的箱子,我连忙说了一连串的对不起后,赶紧弯腰帮忙整理。长长发女孩有些茫然,也一脸的不悦。我赶紧打趣的说:谢谢你!让我俩提前撞见了2018年的好运。

        一边说,我一边小心翼翼的帮她打开包裹着的塑料袋检查,确认是坏了一黄酒瓶,清理完污碎之后,我从我箱子里找出塑料袋,对剩下的另一瓶酒重新进行了包装,帮她放在了箱子里。“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因为都是飞曼谷,她又一个人带了两个箱子,我又是“肇事者”,出于礼貌,我帮她办完托运后,才办理了我的,原来是同一个航班。

        我在登机牌上面写上了我的名字与电话,递给她登机牌时,我告诉她:因为我的原因打碎了她的黄酒,回昆明后请她联系我,我负责赔付两瓶同样的黄酒给她,长发美女听后未置可否,只是莞尔一笑。

        飞机到达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时,我一个人用推车推着三只箱子,进入泰国海关时,我心里直打鼓,我怕填那份英文入关单,她却让我把我的身份证递给她,她竟然用英文快速的填完了入关单,书写英文的速度比我写中文还要快,我有些惊愕了。

        出了机场,很多旅行社都在出口处接人,原来我们又是各自在国内报名到曼谷组团的同一家旅行社的游客,在异国他乡,为了相互的照应,我们互相加了对方的微信。

        泰泰国的冬天特别温暖,蓝天白云与蔚蓝色的大海交相辉映、水天一色,她今天一袭玫红色长裙、明天一袭橘黄色长裙,靓丽的长裙与飘逸的长发让海滨城市芭堤雅灿若春天,杜拉拉水上市场里,她竟然租了套当地泰族的服饰操起了木浆,船划不好,我这个义务摄影师却在狭小的船上忙前忙后,几次险些落水,倒也有惊无险。

        12月31日是自由活动,夜幕临近,我们早早的就来到湄南河边找好了临河的咖啡座,她带了那瓶不曾砸碎的黄酒。夜幕降临,清风徐徐,不冷不热,刚合情调,黄酒加冰,幽情可心,黄酒的滋味原来如此奇妙,淡淡的黄色、淡淡的米香、淡淡的甜味,滑爽滋润,让人心旷神怡,让人产生乡愁!一杯黄酒下肚,我们的话题逐渐多了起来,更多的,是我在听她的倾诉。

        她叫小玉,爷爷从山西代县入伍南下到了云南工作、安家,她父母都是机械厂的普通员工。由于父母读书不多,一辈子都安于现状,把希望都寄托在她这个独生女儿身上。

        高中毕业后,父母省吃俭用的供她到澳大利亚读大学。为了照顾父母,她大学毕业后又回到了昆明,在一家大型能源投资公司任职,也刚好利用补年假出来泰国观光。怪不得她写英文比我写中文还快,我这个曾用烈酒来照耀人生的人,不由得有点仰视于她。

        她虽然自如的侃侃而谈,但也谈得谦卑得体,一笑一颦间都透着厚重的修养。我想,这是不是她的优雅家风与黄酒的灵魂交融后而形成于她现在的大家闺秀与小家碧玉共融的风格?喜欢于异性的感觉油然而生,电流瞬间就从大脑通到了我的脚趾尖尖上,我沉寂的生活在心心念念间起了波澜,心田滋润于她的彼岸,答非所问的应对着她对我的简单好奇,还好,我的惊恐很快就被夜色淹没了。

        2018年元旦的钟声响起时,湄南河两岸烟花灿烂,照如白昼一般,岸上的人、游船上的人欢呼雀跃,用青春用激情迎接新的一年的开始,这情景很是让人留恋,也无所谓是异乡还是故乡,只要有含情脉脉的月光、有和熙的风、有美好的故事,他乡也有恋旧、也有美酒。

        我约她2018年的春节见,就算风雨无常,也愿我们珍惜生命中的所有遇见,简单真诚的在红尘中慢慢生活、慢慢爱、慢慢走,让来路、归途都了无遗憾!我也将信守承诺,赔偿她两瓶同品牌的黄酒,她也是莞尔一笑,意味深长的问我:“你赔得了吗?”

        唯诗与远方不可辜负!唯梦想与挚爱不可辜负!我们在泰国喝掉的那瓶黄酒的空瓶被我偷偷的放在我的行旅箱里带回国来了,我将去找一位有创意的大师,把那只空瓶彩绘装饰成可以代表一生一世、一心一意、长长久久的作品,作为礼物送给她。

         缘起缘散,且行且珍惜,我也要向她讲讲她的容颜镌刻于我心头的故事,当然,还有这个黄酒瓶的故事……


2018年元月3日于昆明         

                 作者简介   


 杨亮:笔名雪中白杨,云南昆明人,滇池边的土著。文学作家,网络写手,酒文化研究学者,云南师范大学《酒与文学艺术》特邀专题讲师,云南省食品行业协会酿酒专业委员会酒文化专栏作家。几十篇作品发表于《华西都市报》、《春城晚报》、《昆明日报》、《云南老年报》、《中国酒都报》等公众媒体,《遵义》、《西南作家》等杂志期刊,部份作品出版发行于《说走就走去云南》、《中国散文名家》等书籍。        作者热爱生活、热爱山山水水,常常将自己置身于自然风景、边陲风光及山村古寨子中,热衷于边疆及少数民族风情,热衷于探索少数民族文化的发掘及传承,喜欢古镇清幽、喜欢土墙陋巷。电话(微信号):13769139077。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