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白水泡饭

       自进入今年以来旧疾复发,借口安养一次把全年假期都请了,窝在家里,发呆,养病,打发时间,仿佛把半生的闲暇都挥霍了。每日的功课也不用做了,精致的妆容也不用画了,为了舒适和保暖,脚上特意套了双软缎拖鞋,倒也轻盈安稳。静静地过着,忽然就会想到外婆的那一碗白开水泡饭。 

        那时候外婆的家还没有拆迁,有一个安静的庭院。厨房极大,厨房墙角边的那一口水缸也极大。每日一家老小的三餐,全由外婆站在大大的灶台边上煮成。缸里的水极甜,总是由我父亲到一里开外的老井里挑来。勤劳能干的外婆每天任劳任怨地做家务,操持着一大家子人的饮食,话儿不多,事儿也不多,只有在她身体不舒服时,才会说一句:"今天就吃碗白水泡饭好了。"大家一听,也就明白是她老人家身体有恙不思饮食了。

      将水缸里的井水舀一瓢煮开,倒入一碗新蒸熟的白米饭中,再从老坛里掏出几块腌制的红艳油润的腐乳,搭配着,花红雪白,冰清玉洁地吃一顿,甚是味美,亦是真的美味。

     所以,我们小时候淘气,即便没生病偶尔也要学着外婆的样子,拒绝当天的佳肴,专门要一碗白开水泡饭,好奇地咀嚼,似乎这样才是在吃难得的珍馐,也似乎这样才可以离大人的世界更近一点。

      亲朋好友接二连三来家探望,还常常会冒出一句"呵,调养的好呀,比原来更漂亮了"之类的话,抛却一些恭维之语,也有一些真的肺腑之言。我哑然失笑,原来素面朝天也有它天然之美。那么,那些光鲜亮丽的修饰也能可有可无了吧。从前,为了重要的会面,要从保养、化妆再到鞋包的搭配都费尽心思,断不肯轻易以随便的样子示人;现在,为了减轻病体的负荷,为了繁复的见医检查,我连修身的美衣都摒弃了,连各种提香的小饰品都不用了,只是青睐于这柔软熨帖纯棉一样的生活了。

       人过而立,尤其抱恙在身,越发懂得欣赏这种天地间事物的静美,越发怀念那尘世间原味的馥郁芬芳。

       今年的天气格外炎热,开春后连续三个月滴雨未下,窝在家里时越发怀念外婆家小院里的池塘。

       那个小池塘不大,直接在老宅院的天井里沿着墙根向下挖凿用青砖修砌而成,一米见方,常年有地下水充盈,水儿清澈也不腐烂很是神奇。在外婆家的院子被拆迁之前,我和弟弟们的童年就是在那个果树繁茂的小院里度过的。

    记忆中,一到夏天有两样事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做的,一是搭梯子爬到耳房顶上去摘葡萄,二就是从小水塘里捞西瓜出来消暑纳凉。西瓜经常是大人们买好提前放进水塘里的,等孩子们陆续下课回来冰镇的时间刚刚好,拿一个瓜来咔嚓切开,碧绿嵌墨黑条纹的皮把瓜瓤映衬得比胭脂还要红,还未开吃就不自觉咽了口水,等把冰凉沙甜的瓜瓤终于咬到口里时,伴随着沁入心脾的凉爽,暑热也被驱散大半,那种清凉的感觉,不亚于置身于空调房。

        而等吃过晚饭跑出去找小朋友们嬉闹过后,天黑时回来躺在小院地板铺着的凉席上,头枕星空,耳听着此起彼伏的虫鸣声,大多还会再做一个香甜的梦。

      多少年了,这样极度舒适惬意的画面总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现如今,矿泉水代替了甘冽清甜的井水,空调代替了温柔质朴的蒲扇和竹席,唯有西瓜还是西瓜,只是从井水中放进了冰箱里,也就再没有了切开那一刻的满怀期待。

      近几年学会了品茶。取今年明前龙井少许,待铁壶中水温刚刚好时缓缓注入,看杯中的茶叶浮浮沉沉,袅袅的水汽徐徐升腾,将思绪搅得起起伏伏,亦将过往意义慢慢翻涌、慢慢沉潜。。。暖意下,半空的自己,坐在茶边,忆着白水泡饭,看流年之间绿影暗换。

      啜淡之人,兴之所至,心之所安。在硬朗的岁月里,用一碗绵软馨香的白饭,带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清新疏淡,替我淡抹十几年的爱恨、伤痛、偏执、虚妄。。。。

        生活很美,我可不能辜负了它。不争春光,只为品味。无论如何,都要以一颗虔诚的心,等待一碗想吃的白水泡饭,做一个甜美如昔的梦。 



(注: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松木有骨 8 0

闲暇,品味宁静,放飞思绪,那一抹渐去渐远的梦,仿佛又渐行渐近的走来!

07月11日 17:18

流云 7 0

安静的生活,安静的情怀,安静的文字。很美,图片也配得不错。

06月30日 15:3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