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六



赵媛在农家乐的第一个月,她第一次拿到了生平以第一笔笔工资,一共是1500块钱,发工资的时候小兰带着她来到了财务处。

琴姐这时又成了会计,她对每一个来领工资的人都说上两句,什么发了工资别乱花啊,什么发了工资要去那儿玩啊,到了小兰这,琴姐不笑了,琴姐严肃的说:“小兰,你来干什么?”

小兰一脸委屈:“我也来领我的工资。”

琴姐生气的说:“给了你,你又乱花钱,我不是跟你存着了嘛。”

小兰竖起两根手指,吐着舌头说:“我就要两百,我要去买件衣服,我都好久没有买衣服了。”

小兰一边说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琴姐。

琴姐先是一瞪眼,随后又是挤眉弄眼的一笑:“那好吧,”说着琴姐在账本上找到小兰的名字“马小兰减去200,你还有1800块钱。”

小兰拿着两张红彤彤的钞票炫耀:“我有钱啦,啦啦啦。”

琴姐笑着吓唬小兰:“你别乱花钱,别忘了你是怎么给人家端茶倒水才赚到这两张钞票的。”

小兰拉长了声音:“知道啦。”

倒了赵媛领工资,她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因为她从来没有领过工资,之前在赵媛在路边卖过菌子,卖过土鸡蛋;菌子是她带着弟弟在山林里钻一个早上才采到的,有干巴菌、青头菌、牛肝菌,来乡下走亲戚或是旅游的人会把车停在路边,然后问她,小姑娘你的菌子怎么卖啊,她会说多少多少,她很有原则的,先问好了其他人卖的价格,要是对方杀价太厉害,她就会生气的说不卖了。

有一次,赵媛和弟弟卖菌子赚了50块钱,她和弟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她们路过一家小卖部,弟弟说想吃冰棍,其实她也想吃,换做平时她会骂弟弟的:“你看看你,就知道贪吃,家里这么穷,我们要节省的。”

一般情况下弟弟就会委屈低下头说那我不想吃了,但这一次,她小心的把50块钱交了出去,买了两支冰棍,还剩48块钱,姐弟俩就一脸脏兮兮的把竹筐放在一旁,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吃完了冰棍,弟弟吃的快,她吃的慢,弟弟吃完就眼巴巴的看着她,她又把冰棍给弟弟咬了一嘴,后来赵媛再怎么想也不记得这48块钱是怎么花光的了,她倒是记得那天和弟弟坐在大石头吃冰棍的场景。

琴姐一把拉过赵媛的手,把赵媛拉到自己身边,笑着问:“来了一个月,在我们这里感觉怎么样?”一个月前正是这双手拍在赵媛身上,把赵媛带到这里的。

赵媛感激的说:“挺好的,琴姐,谢谢你,当时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能已经流落街头了。”

琴姐捂着嘴大笑:“这有什么可谢的,人和人就是互相帮助啊,我当初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比你还苦,现在才算过出点人样来。”

戴高帽的厨师在一旁插嘴说:“老板你可不是从农村出来的哟,你现在是大老板,我们才是打工的。”

琴姐白了他一眼:“我还不是为自己打工。”

赵媛认识这个大厨,在这一个月的时间,赵媛认识了很多人,大厨的外号叫山哥,他好几次去后厨催菜,山哥都会开玩笑的说,我们的小美女又来啦,赵媛会脸红着说,几号几号桌在催菜了,山哥会说,马上。

赵媛偷偷笑了。

琴姐认真的说:“别看我们来自天南地北,其实大家都很好的,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们大家说。”

大厨幽默的说:“对嘛,有什么困难要说,关键要和老板娘说。”

琴姐笑的前仰后合,然后坐正,用家乡方言笑骂道:“何老山,你消一天逗我笑,菜么不好好做。”

山哥耸了耸肩。

琴姐继续说:“你才来一个月嘛,我们这边实习期是三个月,实习期是工资是1500,但你工作又认真,昨天我还说是谁擦的杯子,擦的那么干净,后来小兰和我说是你擦的,你很认真,下个月月就给你转正吧,和小兰拿一样的工资”

赵媛感激不已:“谢谢琴姐。”

说着,琴姐用点钞机点了一千五百块钱数给赵媛,赵媛不敢想象,自己居然也能赚钱了,她脑袋里空空的,她突然想到自己居然也可以不靠父亲赵学民养活了,赵媛突然不知道怎么花这些钱,她的胸脯不安的起伏,觉得手心发汗,心跳加速。

赵媛不安的问:“这都是我的?”

周围的人善意的看着她。

琴姐突然换了个表情,严肃的对她说:“装好,不要乱花,这是你辛辛苦苦赚的,对了,你有没有银行卡,开张卡存起来。”

赵媛摇摇头。

琴姐指示说:“张燕,一会你带小媛去办张银行卡,帮她把钱存起来。”

小兰乘机说:“我也要跟着张燕姐和媛姐去办卡。”

张燕假装不耐烦:“怎么哪儿都有你,不带你去。”

赵媛一把拉住小兰:“她不要你我带你,跟我走吧。”

小兰冲着张燕做了个小猫抓人的动作,张燕白了白眼。

赵媛捧着手里沉甸甸的人民币,心里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自己是因为家里没钱而退学,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痛苦的了,她也曾立志走出大山,用自己的知识报效祖国,就算在退学一刻,她都希望奇迹出现,可现实是她因为没有学费失学了,她讨厌钱;另一方面,她发现自己可以用自己赚的钱买一点属于自己东西了,不用再带着愧疚向父亲赵学民要生活费。

夜晚,张燕约了几人决定去唱歌,张燕神秘兮兮的说赵媛你一定要来。

在歌厅,赵媛显得很局促,她从来不来这种地方,所以前半个小时,赵媛都在鼓掌,她为小兰的《隐形的翅膀》鼓掌,为大厨山哥的《好汉歌》鼓掌,为张燕的《单身情歌》鼓掌,还有王阿姨的《美好生活》。

还有一个男孩子,她不认识。

这一个月以来,她觉得王阿姨人挺好的,赵媛有时候想,自己妈妈活着也该有王阿姨这般年纪大了吧,王阿姨平时话不多,奇怪的是听她的口音,她好像是本地人,但从来都不回家。

赵媛很快适应了环境,她喝了小半杯啤酒,在大家的怂恿下唱了首《同桌的你》。

几人回宿舍的时候,张燕特意把赵媛拉到一旁,笑眯眯的说:“赵媛,今晚我们当中有一个男的喜欢你。”

赵媛脸一红。

张燕继续说:“你猜猜谁。”

赵媛脸红心跳,假装推了张燕一把:“别闹了,这么可能有什么人喜欢我。”

张燕一把把刚才一起唱歌的男生拉过来。

男生摸着脑袋,笑的很憨:“赵媛你好,我叫宋晓波。”

赵媛脸更红了,她看了一眼他,个子中等,长得普普通通,留着黄色长发,还打了耳钉。

赵媛心跳的更快了,关于爱情,她只在小说里读过,对于她自己爱情,她是怎么也不敢想的,在学校的时候,她喜欢过一个爱打篮球的男生,他有一双干净而真诚的眼睛,他是高三班的班长,学习好打篮球也好,好几次她都在篮球场看他和自己班的男生打篮球,赵媛缩在女生当中,她看见长相漂亮打扮时髦的女生给那个男生送矿泉水,她从来不敢和这个男生说话,她很自卑。

在班里,有一次,一个男生给赵媛递了张纸条,说:赵媛其实你长的很漂亮,学习也好;她的脸红的像泼在画纸张上晚霞,这话李鑫也对她说过,李鑫还说,只要你稍微打扮一下的话,一定是我们班里最漂亮的。

赵媛对爱情是不敢想的,首先是她的经济状况,绝不允许她谈一场爱情,哪怕是普通的爱情,她背负了太多了东西,她是农村来的,父亲用血汗钱把她送到了学校,她不能辜负自己的父亲,她只有一心扑在学习上,拼命学,仿佛这样,自己才不会内疚,只要一想到自己贫寒的家庭,在土地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父亲,她就觉得在学校里除了读书想其他的事都是一种罪恶。

但这个时候,面对这个叫做宋晓波的男生,赵媛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谈恋爱这个问题。

宋晓波继续憨笑这说:“我是负责给山哥他们打荷的,就是他们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一来我就注意到你了。”

赵媛觉得浑身发热:“你好,我知道你的,上星期你做到菠萝饭我吃了,很好吃。”

宋晓波眼睛一亮:“真的吗,那是山哥他们让我试手,指导我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把糯米蜂蜜准备好,然后把菠萝切碎然后搅拌在一起,然后蒸。”

他很紧张,显得语无伦次。

赵媛小声的说:“嗯。”

两人一起走在人群后面。

两人不安的并排走着,许久没有一句话可说。

许久,宋晓波憋出一句:“你做事很认真。”

赵媛小声的说:“嗯。”

气愤显得更紧张了。

宋晓波抓耳挠腮,赵媛呼吸急促。

这时,小兰突然出现,一把搂住赵媛,问:“晓波哥,你为什么和媛媛姐走在一起?”

宋晓波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胡编了一句;“没有,我们走的慢,刚好说说话而已。”

这时张燕在前面喊道:“小兰,你不要打扰他们。”

众人哈哈一笑。

小兰固执的搂着赵媛:“那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说话。”

赵媛感激小兰的到来,谢天谢地,救星来了,随即说:“对,我们可以一起说话。”

宋晓波紧张的说:“也好也好。”

小兰人小鬼大的说:“小波哥你是不是看上我们媛媛姐了哦。”

赵媛扯小兰一把。

宋晓波赶紧解释:“不,不是,是……”

小兰笑着追问:“不是什么?是什么?”

赵媛更脸红了。

恰巧到了宿舍,赵媛索性拉着小兰就跑回了宿舍,一句话也没有说,她的心跳的砰砰的。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