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十

夏天的风好像死了,任由烈日折磨大地上的人们也不肯赏一丝清凉,公路上尘土飞扬,热气腾腾的冒着,赵媛骑着电动车戴着头盔被热浪裹挟着,她脸上和头发都是热汗,汗水从她的脸上流到下巴,她的内衣也被汗湿透了,她骑着电动车在公路上小心的行驶着,每骑一段路她就停下车看看手机地图,因为对城市的路不熟,又刚学会骑在,于是她的速度很慢,她要去北三环送POS机,尽管她两个小时前从市区出发,已经骑行了一个多小时,但按地图的指导,到达目的地还远着呢。

赵媛第九次把电动车停靠在路边,她拿下头盔擦了擦汗水,她觉得自己全身都湿透了,全身都粘乎乎的,赵媛往嘴里灌了几大口矿泉水,看了看手机,自言自语:“好吧,赵媛你可以的,继续前进。”

越往市区外走,楼房越矮,公路上都是横冲直撞的渣土车,一阵风带着黄沙扑面而来,赵媛赶忙低下头把电动车靠边,一辆渣土车呼啦一声冲出了黄沙,赵媛心想真危险啊,假如自己刚刚在路上,黄沙一刮,砂土车根本看不见自己,可能会被压死,想着赵媛又开始走,她骑的很慢。

一个小时三十五分钟后,赵媛终于到了目的地,这是一家挖机修理场,大门口有一只大狼狗对着赵媛狂吠,赵媛站在大门不敢进去,她从小就怕狗,农村几乎家家都养狗,有一次,她被一只狗咬到右脚,打了好久的狂犬疫苗,但弟弟小宇很懂事,得知赵媛被咬了,每次只要姐姐出去,小宇就会提一根长长的棍子拿着,跟着赵媛,所以赵媛在家的时候从来不用担心被狗咬。

赵媛拿下头盔,冲着大门喊:“有人吗?我是来送货的。”

她喊了两遍,一个体态丰盈的个子不高的女人出来冲她招招手:“狗不会咬人的,你进来吧。”

赵媛笑着推着车进了大门,只见庭院里停着几辆挖机,围墙边堆着一排汽油桶,汽油桶上盖着油布,一个工人正拖着皮管往汽油桶上浇水。

赵媛主动说:“我是来给你们送修好的机子的,我叫赵媛。”

女人和善的笑了:“我知道,你们孙橙孙总怎么没来?”

赵媛擦了擦汗:“她去忙别的了,我是是新来的,就我来送了。”

女人看了看赵媛,关心的说:“姑娘,没吃午饭吧,我们也刚吃饭,和我们一起吃饭。”

女人这一说,赵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开始叫了,早上十点开始送货,一路上也没个吃饭的地方,一看时间,怎么都快快两点多了,赵媛不好意思的说:“你们吃,我不饿,把东西给你们我就走了。”

女人说:“怕啥,我们也才吃,吃了饭再回去,再说了,这一段路餐馆很少,难不成让你饿着回去。”

赵媛推辞不过,跟着女人进了厨房。

厨房里有六个人,两个男人热的光着膀子,一个稍大的老人在喝酒,还有一个女人在给怀里的孩子喂奶,女人给赵媛添了碗饭,安排赵媛坐下,和气的说:“我们也才吃饭,你别嫌弃,将就着吃。”边说边夹了一块凉白肉给赵媛。

赵媛感到心里一暖,眼前的的场景多像在家的时候,在农村,男人们在天热的时候习惯光着上半身,就算是喝酒,也能喝得光了上衣,所有赵媛对此见多不怪,只是自己会被叫了一起吃饭这让她很意外。

赵媛狼吞虎咽的吃着饭,几个小时的骑行外加炎热,早已让她饿的可以吃下一头大象。

女人笑着说:“慢点吃,你这个年纪和我闺女差不多,这个年纪就是该埋头苦的时候,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

赵媛笑着点点头,说:“阿姨,你们的机器修好了,以后你们可以留我的电话,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一个稍大的老人指着赵媛说了一句什么,赵媛没听清,女人说:“这是我家爸,他说你和我家闺女一般大。”

赵媛不好意思的笑了,老人又夹了一块肉给赵媛,做了个快吃的手势。

吃了饭,赵媛感激的走了,她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车刚到一个上坡路段时,电动车突然不走了,赵媛这才意识到,电动车可能没电了,这时,电话响了。

电话那头问道:“赵媛,你到哪啦,早上的东西送的怎么样?”

是孙橙。

赵媛赶忙说:“早上的六台机器我已经全送完了,最后一个最远的我刚刚送了,我分别留了自己的电话,让他们有问题就打电话给我,我现在在北三环这边,估计一时半会还回不来。”

孙橙安慰赵媛:“不着急,我就是问问你,怕你找不到路,送了就好,回来的时候慢一点,你吃饭了吗?”

赵媛说:“吃了,刚刚在修理场,赶上他们在吃午饭,阿姨就拉着我一起吃了,就是电动车好像没电了。”

孙橙突然想起来:“哎呀,坏了,我前几天忘了给电动车充电了,你现在骑到哪儿了?”

赵媛说:“刚送完最后一家出来几百米。”

孙橙说:“这样,你慢慢的骑,然后找个地方给车充点电,是我疏忽了,不好意思。”

赵媛说:“橙姐这怎么能怪你,是车自己没电的,好,我先骑车。”

孙橙叮嘱了几句,赵媛便挂了电话。

下午三点左右,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路上起了风,风带着尘土在公路上肆虐,赵媛从电动车上下来,她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看长长的上坡路,心想,看来只有把车推上坡再找地方充电了。

打定了这个主意,赵媛咬了咬牙,推起了电动车。

烈日下,公路上车流稀少,赵媛咬着牙,低着头,推着电动车前行,长长的上坡路上,她的身影显得单薄而又十分渺小,她咬着牙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汗水滴在她的手上,汗水滴在地上,因为用尽全力,她的脸涨的通红,赵媛不断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就快到坡顶了,就快到了,就快到了,就快到了,就这样,用了整整三十分钟,赵媛渺小的身影终于从坡底爬到了坡顶。

赵媛在坡顶擦了擦汗,喝了口水,开心的想:“其实也没有多难。”

接下来是下坡路段,赵媛顺着坡一路而下,十分凉爽,她甚至想到了一次在学校,她和李鑫跑完步,走在回教室的路上,也是这样凉爽的风。

想起李鑫,对啊,李鑫现在应该在大学教室或者宿舍里,自己比李鑫差了什么呢?什么也不差,但为什么命运命运让自己在烈日下流汗,赵媛没有想这些,她想的是,只要自己肯努力,李鑫有的自己也能有。

下午从公司回到家,赵媛洗了澡,躺在床上已经是八点钟,她腰酸背痛,觉得全身的骨头像被千万只蚂蚁咬过一样,昏昏欲睡中耳边传来隔壁男女的喘息声,赵媛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害羞的用被子捂住了头。

赵媛来到公司一个月有余,她每天早上都会把办公室拖一遍,然后又抹一遍桌子,这是她在农家乐养成的习惯,对孙橙交代下来的大小事,赵媛都细心的完成。

关福军看在眼里。

这天,赵媛被叫进了办公室,关福军问赵媛:“赵媛,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赵媛想了想,说:“我想成为像孙橙姐那样的人,什么都会做。”

关福军说:“很好,人得有目标,你来的一个月我看在眼里,你很认真,也能吃苦,但一个人如果仅仅是能吃苦这是不够的,你还要学会做事,多用脑子。”

赵媛一头雾水。

关福军说:“下午你跟着孙橙去大学招聘吧,你记住,不会的就问,不懂的就学。”

赵媛从办公室出来,心里忐忑不已,她心想,这也太快了,自己从来没有做过招聘工作,怎么做,怎么办?这时,孙橙打消了她的疑虑,孙橙说:“赵媛,你不要怕,我当初也怕,凡是总是有第一次的,学着学着你就会了。”

赵媛点点头。

孙橙开着车载着赵媛,把一应设备拉到了大学,两人合力支好桌子,在桌子上贴了个招聘,这就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赵媛坐在椅子上,表面上镇定,但心里慌的不行,她觉得自己连大学都没有上过,要是一会被这些大学生问起来自己该怎么回答,怎么说呢,她急的心里砰砰跳。

孙橙看到赵媛的样子,递了瓶水给赵媛,笑着说:“没什么可紧张的,一会你看我说,最重要的是气场,你坐在这里就要自信。”

赵媛听了这话,好了很多,但仍然自卑:“陈姐,你看,他们都是大学生,我连大学都没有上过,我怕说漏嘴了。”

“经验和学历不是一回事,你要相信自己。”

“好。”

这时,一个女大学生抱着简历毕恭毕敬的问:“请问你们是招聘吗?招什么?”

孙橙礼貌的拿出招聘简章,说:“请问你是学什么专业的?想找哪方面的工作呢?”

大学生说:“我是学汉语言文学的,想找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

孙橙说:“我们主要招销售和会计,销售你做吗,我们公司是做POS机的销售和维护的。”

女生想了想,婉转的拒绝了,孙橙依然笑眯眯的给对方递上一张公司简介。

孙橙对赵媛说:“你看,其实没有多难,难就难在你怎么和别人沟通,和人沟通是一门艺术,只要把这个学好了,比你读一辈子的书还管用,我见过很多有能力的人,就是因为不会说话,不敢和人打交道,错过了很多机会。”

赵媛崇拜的看着孙橙,在学校的时候,虽然赵媛不是一个内向的人,但因为家庭的原因,她都不敢和同学开玩笑,不敢和她们多说话,又因为同学们聊的话题很多都是吃喝玩乐,她也插不上嘴,所有每当有同学聊天,她总是避而远之,要么笑而不语,因此在高中时代尽管赵媛成绩很好但她总是却沉默寡言。

到了农家乐,虽说是服务业,但做服务员没什么讲究,只用微笑着说您好,欢迎,以及多做事就行了。

孙橙说:“你别这么崇拜的看着我,我们公司最会说话的人是王久傅,他可是一个神人,一张嘴可以说的天花乱坠,说的你让你哭,让你笑,就他那张嘴,可以把老天爷都说的不好意思,相比之下我就差远了,我只是能说,但不能靠嘴吃饭,他就可以。”

赵媛被逗乐了:“他好厉害,看来我要向他好好学习一下,我有时候不敢说话,总怕自己说错了,或者被人家笑,我口音怪怪的。”

孙橙看着赵媛:“不要怕说错话,也不要怕做错事,你不多说话多做事多出错,这么能成长,你要像我一样,就算说错了也没什么,说错话又不犯法,不会有人把你抓起来的,你说对吧。”

赵媛觉得孙橙说的对,自己的确需要改变,她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赵学民,赵学民就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赵媛还记得父亲带着她去村里客堂吃饭,那次是某个人结婚,结果赵学民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当场就被同桌的男人呛的不敢出声了。

在赵媛的记忆里,赵学民的话也很少,赵学民从来没有和自己谈过什么,讲过什么,确切的说,赵媛对父亲很陌生,就因为赵学民话少,所以父女二人的交流也少的可怜,想到这,赵媛暗下决心,要变成一个和赵学民不一样的人。

下午的招聘进行的很顺利,赵媛想着孙橙的话,抓住机会也当了一次面试官,但最终两人还是没有招聘到合适的人。

在车上,赵媛说:“我们人也没有招到,回去会不会被关总骂啊。”

孙橙说:“这种事,看缘分啊,不是一来就能招聘到合适的人,我们有时候付出了不一定有收获,很正常啊。”

赵媛安心了:“孙姐,还有个事我想请教你。”

“什么请教不请教的,显得太客套了,赵媛你总是这么客气,有什么直接说就行了。”

“我想问问关于成人高考的事,我在网上查了一点资料,但还是没有头绪。”

“这个你算是问对人了,我之前就是一步步考上来到,现在社会竞争太激烈了,你没有文凭,做什么都做不了。”

“我想报名考,但我不知道如何做,橙姐你能给讲讲吗?”

车上两人聊了很多,这让赵媛受益匪浅。

后来,公司新招了一个业务员,叫陈鸿云,初来乍到,赵媛像孙橙当初教自己一样,耐心的告诉他怎么送货,怎么和客户沟通,由于陈鸿云新来,一来就上岗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天任由赵媛出去送货,但公司只有一辆电动车,被孙橙骑去税务局交税了,赵媛只能坐着公交车去送货,这天,她的足迹在城市写下一个大大的“口字”,就在送最后一个机器时,赵媛由于太困,在公交车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公交车师傅把赵媛赵媛推醒了:“小姑娘,小姑娘别睡了,已经到总站了。”

赵媛茫然醒过来,她一看自己手里——坐车时自己手里明明提着一个红色布袋的,布袋里是一部崭新的POS机,赵媛赶忙站起来查看四周,四周什么也没有。

赵媛急哭了,自己明明记得把红色布袋紧紧攥在手里的,就放在自己腿上,坐车的时候明明在的,她急哭了,这一个机器价值三千多块钱,值她一个月的工资呢。

怎么会不见了呢,自己明明提着布袋上车的,赵媛哭了起来。

司机说:“小姑娘,我喊你的时候,你身边什么也没有。”

赵媛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对司机说:“叔叔麻烦你帮我找找,这个东西丢了恐怕我工作也干不下去了,这个东西值我一个月的工资呢,求求你了。”

司机带着赵媛看了公交车上的录像,赵媛上了公交车没几分钟就睡着了,乘客们上上下下,一开始赵媛手里的红布包还在,可到了后来,赵媛旁边坐了一个老爷爷,后来车上的人越来越少,后来老爷爷提着赵媛的红布包下了公交车。

公交车司机气愤的说:“这老家伙太不是东西了,你的包就是被他提下车了。”

眼泪在赵媛眼眶里不停的打转,赵媛看到自己头歪朝一边睡的香香的,老人就这么从赵媛腿上拿走了她的红布包,赵媛难过极了,她多想叫醒监控里的自己,但时光是无法倒流的。

赵媛难过的走出了监控中心,她孤零零的走在街上,心里五味杂然,在她眼里,自己爷爷辈奶奶辈的人都是厚道的长者,老人家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

在赵媛印象里,赵媛的爷爷就是一个厚道的老人,他养了一头黄牛和三只羊羔子,喂饱了黄牛和羊羔,爷爷就把裤脚卷到膝盖,优哉游哉的回家了,老远就能听到黄牛叮当叮当的铃铛声,到了出菌子的季节,赵媛和弟弟赵宇就有口福了,爷爷会拾好多青头菌,赵媛和弟弟就把还没有长开,还是小骨朵的青头菌洗干净,她和弟弟就蹲在火塘边烤菌子吃,等菌子烤得瘪瘪的,发出诱人的香味,在菌子上抹一点盐巴,别提多香了。

在赵媛的记忆里,爷爷总是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把裤脚卷起来,一边捶着腿一边晒太阳,爷爷的腿有风湿。

赵媛这两年回家看过两次爷爷,给爷爷买了两包烟,老人家笑的很朴实也很慈祥,但赵媛怎么也想不到,这样像赵媛爷爷一样年纪的人会拿走她的东西,她给孙橙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孙橙在电话里也很气愤,说:“这样的老人真是不要脸,”同时又安慰赵媛“你也别难过了,这种事总归是我们不小心才发生的,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一定要小心了,我们做事一定要小心,多长个心眼,至于机器,这边重新送一个,一个月从你工资里扣200块,直到能抵上吧。”

赵媛难过的说:“好。”

孙橙问:“你在车上睡着了,最近没有休息好吗?”

赵媛支吾了一下,小声的说:“我在看高考的书,打算参加成人高考,昨晚看的晚了点,就……”

孙橙叹了口气:“你也是,以后要小心了,这个世界的人很复杂的,好人和坏人可能是一样多。”

赵媛说:“我知道了,我觉得心里不好受,那个老人看起来不像坏人,怎么会把我的东西拿了,我真的想不通。”

孙橙说:“难过也没用了,打起精神来,眼光要朝前看,你最近要把新来的同事陈鸿云给带好,以后送货这些工作就他去做了,以后你就不用做这些了,这些活对女孩子来说算苦的了,你看五个月下来你的脸都晒黑了,以后你就和我学做招聘报账一些杂事,如果你想,你也可以试试销售。”

赵媛说:“好,明天我就把他教会。”

赵媛不觉得苦,她体会过什么是真正的,她想起父亲赵学民,在家的时候,赵媛没少跟着去地里干农活,太阳烤在头上,弯着腰在地里刨食,这才是苦,对于她来说,这些只能算一种磨练,磨练意志;至于新来的同事陈鸿云,赵媛还是很有印象的,他比赵媛大四五岁岁,个子高高的,留着平头,人长的很清秀,也许是刚来的缘故,话不多,有人叫他的时候他只是微微笑笑。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