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五十六章 负重之行

我们辞别王母离开兰台,回到瑶池边,鲲还在等我们,毕方鸟几次想说话,都被无支祁制止。等我们来到西海,无支祁才说:“得了,你也别不高兴,好歹也是原主人,想见见这东西也是情有可原。”

“又不是不给他见,干嘛折腾素惢?还耽误了时辰,本该立刻送到三界交汇之地的。要不是虚无之莲,它们还要怎么样?”毕方鸟生气地说,“进不了碑堂又不是素惢的错!”

“就你话多!”无支祁被它逗笑了,“不过它们真是过了,居然当着西王母的面化出短剑,看来碑堂生气了。”

“说到这个,惢,你的短剑呢?”毕方鸟突然问我。

我迷迷糊糊地摊开手,那里是什么短剑,一把黑乎乎的佩剑,连剑鞘三尺六寸长,就横在我手里。只是毫无分量,好像不是真实不存在的样子。

无支祁和毕方鸟一下子跳开,离我远远的,“这下是真生气了!”它们叫起来。

我看看它们,不知道谁生气,但是,我快累死了,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素惢,别睡过去,”我听见毕方鸟在我耳边叫,“你睡着了,那三支箭可就自由了!”

“药呢?给她一颗。”无支祁忙着说。

接着我被它俩喂了什么东西,清醒过来,天空中似乎飞着什么东西,很好看的样子,像彩虹。不一会儿那彩虹落下来,“你们跑哪儿去了?婆婆差我来接,后土宫可是生气得很。”狰出现在月光里。

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一开口我就会散了。

“有人要见见三支箭,只好半道去趟瑶池。”毕方鸟无可奈何地说,“我原是打算在归墟前打开三界交汇之处,让惢直接把箭送过去就好。谁知道半途还被青鸟截过去。”

“这还远着呢,月落之前可是必须送过去,不然金乌闹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狰抬头看看偏西的月亮说。

“真是,”无支祁叹口气,“他们这么一来,我们本来就在邽山费了些手脚,耽误了时辰。”

“既然有虚无之莲,为什么不走虚无之境?”真是怕谁谁来,后羿的声音冷冷地出现在我身后。

“惢伤成这样,怎么过得去?”毕方鸟瞪着他:“我们打开,你送过去怎样?”

后羿看着我:“你这样如何掌控三界职责?和铃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风铃!”

我看着他爬起来,背上的箭又重起来,“我不会给你,我要把它们带到玲珑观。”

“哦,怎么去?”他冷冷地看着我。

我伸手拿出龙鳞,握住它,谛听出现在我面前,“惢,怎么了?”它穿着一身公服样子好奇怪。

我顾不得那么多:“我背着三支箭,月落前得去三界交汇之地的玲珑观。”我看着它说。

它看了无支祁一眼,回头只是简单地说:“好,惢,你闭上眼,想着三界交汇之地的玲珑观。有人等着呢,也不耐烦了。”然后对后羿说:“你,私自跑出来,还出这样的事情,回去。”

我按它说的,闭上眼想着我去过一次的玲珑观。不一会儿,谛听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睁开眼。”我睁开眼睛,鲲正停在忘川边的玲珑观山脚下。我抬头一看,眼前就是通往玲珑观看不到头的阶梯。谛听正站在阶梯前等着我们,“惢,我只能带你到这儿,剩下的你得自己走上去。”

我点点头,离开鲲走到阶梯前,打算一步步往上爬。

“素惢,怎么伤成这样?”赤团华出现在我身边。

“我背着三支箭,别和我说话,我觉得我说话就会散开了。”我艰难地迈开脚步 ,三支箭却像三座山那样压得我透不过起来。

赤团华伸手扶住我,它的手立刻像太阳下的花瓣卷缩起来,让我大吃一惊。“别碰她,她现在对谁都致命。”无支祁拉开赤团华,焦急地在旁边束手无策,“碑堂那边送了剑过来,神鬼通杀。”

“咦,刚才在西海还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台阶前蚩尤显出身形看着我奇怪地问,“西王母没给你点药?”

“有人莫名其妙拨出箭就这样了。”毕方鸟恨恨地说,“这下要怪我们守护不周了。”

“谁?”兵神看着我走向它问,“这胆子也大了。”

“这样都受不了,还怎么看守玲珑观?”后羿出现在台阶下,跟着我往上走。

他一靠近,我背上的分量立刻增加不少。脚一软,跌倒在台阶上,天空露出天蓝,我面前的台阶却看似无穷无尽。

蚩尤出手拉住后羿,“就到这里。”

“不如我送上去。”他冷冷地说着还要往上走。

也许是见我四脚四手地爬上阶梯,十分不堪吧,我想,可是我真的没有力气,站不起来。

“二位止步,二位的神器封存于此,不得进入。”台阶上突然出现两个小童子拦在我和他们之间。

“我就帮她一把,把箭送上去。”后羿毫不在意,“她这样什么时候能爬上去?”

“今日之事,还因你无端生出,退下!”一个童子厉声说到。

“该当何罪我自会去领……”

“好了,我们走吧,”蚩尤打断后羿,“多有打扰,告退。”

他们应该离开了,因为我觉得一下子轻松许多,我试着站起来,尽我最快的速度往上走。却也没想到可以走那么快,三步两步就到了玲珑观门前的兰台。谛听带着无支祁、毕方鸟、狰和赤团华已经在门前等我。我跌跌撞撞迈过门槛,大门就在我身后关上了。我再没有力气倒在地上,两个小童子走过来解下我背上的箭囊。我嘴里一阵回甜,一口血吐了出来,才觉得堵在心里的石头落回去,脑子一片空白昏死过去。

等我醒来,天光大亮,怎么会睡得那么死?我忙着起床,只觉得累,睡得那么好居然很累。洗漱好走出屋子,狰从月门进来,“你醒了,我以为你还要睡一阵呢。”

“还好了,蒸糕弄好没?”我问她。

“早弄好了,这会儿青林在看着装车呢。对了,你怎么样?一会儿你同学就过来一起吃早饭。”狰上下打量这我,“看上去还不错。”

“我还好,只是有点儿累。”我边说边往厨房走,“你们在真好,我可以偷懒。”

“惢,早。”毕方鸟在厨房里忙活着,“你去喂喂你的龙鲤,这几天得喂勤些,长角了。”

“怎么你也关心起它们来?”狰笑着拿起一块放进嘴里。

毕方鸟看它一眼:“总不好去哪儿都把鲲叫来。再说,那东西只听无支祁的,化成瑞乌估计都不认的。”

我拿起弄好的蛋黄看看有些不同就问:“这个蛋黄怎么了?”

“这是那两个童子给的,说这样那些龙鲤变成的龙就能往返几个玲珑观,去哪儿都方便。”毕方鸟看一眼说,“倒是想的周到。”

我一下子记起来台阶上拦下后羿的小童子,“他们把箭搁哪儿了?”

“箭阁,就等你找齐所有的箭了。”狰看我一眼。

“他们也是玲珑观的?”我问她。

狰端着盘子说:“那可就了不得了,他们可比大多数神仙、帝君都老。你想得美,昨天肯出面帮忙已经是格外开恩。”

“怎么?”我抬起头来看着她。

“他们是元始天尊那边过来的,那两位玩得过了。知道你没法控制好那几支箭,我们也对付不了两位大神。”狰放下盘子,“这会儿倒赖我们没教好。”

“够了,”无支祁突然出现,“惢,青林他们来了,你快去喂了龙鲤,别让他们看见,现在几个小家伙还没法控制变形。”

“我和你一起去。”狰放下盘子和我一起到前院。

先给诸神上了香,行了礼,我来到鼎边,龙鲤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它们已经长大很多,就像毕方鸟说的它们头上各自都有小小的突起,有些小角的样子。以它们现在的个头,紫金鼎显得小了些。我把蛋黄撒下去,一会儿就吃玩了,它们胃口真是很好。“是不是该给它们找个够大的地方了?”我问狰。

狰看看龙鲤说:“你还真以为它们老老实实呆在鼎里?你在它们上来,平日里都在弱水里,就在地宫附近,下面的井直通弱水。我在想是不是弄两条一般的鲤鱼来糊弄青林,他都看出来它们长太快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