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十一


在周三那个上午,赵媛终于见到了宋晓波。

事情是这样的,这天早晨,赵媛早早的起了床,画了眉毛,涂了口红,赵媛长的漂亮,又学会了化妆,打扮起来更出众了,她反复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的着装和打扮是否得体,中午孙橙和她要陪老板去一个饭局,谈一笔单子,这单很大,公司的人都全力以赴。

一开始,赵媛不喜欢这样的饭局,但她学到很快,之所以说学的很快,是因为赵媛从小到大都很少去饭局,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谈事情,第一次陪老板去饭局,赵媛紧张得手往哪儿放都不知道,在可以印出人影来的地板,挂在头顶恢弘的吊灯,还有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筷子,都让她紧张。

她的紧张或许在外人看来很奇怪,但对她来说太正常了,从小到大,赵学民从来没有带她到这样的地方吃过饭,在她的记忆里,饭局就是坐在条凳上,埋头吃吃饭,哪像这,一切都讲究礼仪,人们不是大口大口的埋头吃饭,在农家乐就是埋头大口大口的吃饭,急急忙忙吃完饭就要开始一天的活计,这里的饭局,人们不急着吃饭,人们笑着,好好的坐着,身边有服务员给你端茶倒水,赵媛第一次觉得,这是两个世界,在做服务员的时候她想的是如何给顾客端茶倒水,而现在她想的却是这样在合适的时候说合适的话。

赵媛挑了挑耳坠,她挑了一串两个小珍珠的耳坠戴在耳朵上,这是她花十块钱在路边摊买的,她觉得很漂亮,比起在学校的时候,不会打扮一年四季都穿那么几套衣服的自己,以及在餐馆会打扮,但是不知道怎么穿着的自己,现在的赵媛已经变了大半个人,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赵媛很满意,她出了门来到了公司。

来到公司的时候,大家都夸赵媛漂亮,赵媛脸红了,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在座位上做事。

陈鸿云把两个包子一杯豆浆放在赵媛面前,说:“给你买的。”

赵媛一头雾水:“给我买的?你为什么突然给我买早点呀?”

陈鸿云笑笑:“你最近教会了我很多东西,算我请你。”

这时,王久傅刚好经过,调侃道:“呦,刚来就请我们公司的一号美女吃早点啊。”

赵媛对王久傅说:“那给你吃了。”

孙橙闻声而来,假装生气:“王久傅,在你眼里,公司就只有一个美女?意思我不算吗?”

王久傅双手合十,祈祷道:“这可不敢,在我眼里你们两都是大美女,我看你们一看都会喜欢的晕死过去,可可见你们的美貌是经过广大的人民群众肯定的。”

孙橙揪住王久傅,掐了一下:“就你会说,夸人都夸的这么勉强。”

孙橙看见赵媛手上的早点,说:“谁给你买的早点?我还说叫你跟我一起下楼吃早点呢。”

赵媛不好意思。

王久傅眉毛在跳舞:“这是陈鸿云买给赵媛的。”

众人不怀好意的发出一声嘘声。

赵媛辩解了几句,越辩解众人越起哄,赵媛干脆什么也不说了,低头做事。

十点刚过,这时,赵媛正打算和孙橙一齐出门赶赴饭局,也就在这时,公司门外来了一人,戴着帽子捂着口罩。

这人一把拉住赵媛:“你让我找的好苦。”

赵媛下意识想甩开这人的手,但甩不开。

那人拿下帽子,摘下口罩。赵媛一看,这不是宋晓波吗,赵媛惊道:“宋晓波怎么是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你来干什么,你放开我。”

宋晓波阴冷的说:“怎么不能是我,我一天是你男朋友就一辈子是你男朋友,你难道忘了我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你倒好,把我当什么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来这里上班,如果你听我的,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

赵媛生气的说:“你给我放手,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是你想分就能分的?你忘了我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把我当什么了,难道连你也要骗我。”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只是我们不适合,我说过了。”

宋晓波呸了一声,说:“臭婊子,你忘了你亲我的时候是怎么对我说的,你说你这辈子只爱我一个,想摆脱我我,天底下没有这么容易的事。”

这时,办公室的人闻声跑到门口,赵媛狠狠的甩开宋晓波的手。

见到众人,宋晓波笑了起来:“来来来。让大家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涂着口红,擦脂抹粉,呦呦呦,还穿上了高跟鞋,不像话,你是我的女朋友,正经女人不会像你这样。”

赵媛给了宋晓波一个耳光:“你给我住口,我再说一遍,我们很早就分手了,我不是你的女朋友,现在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否者我报警了。”

宋晓波捂着脸无所谓的说:“报警?你这么翻脸无情。好,今天我就让大家看看我是怎么爱你,怎么把你放在心上的,”说着,宋晓波卷起右手的衣袖,他的手臂上密密麻麻都是用刀刻的赵媛的名字,以及密密麻麻的割痕,“你说,我爱不爱你,我整个心整个生命都是你。”

赵媛露出惊恐的表情,打了了冷颤,往后退了两步。

宋晓波说:“够了吧,我是我的,听到没有,我对你的好,你得用一辈子来偿还。”

“够了,我不想在听了,你给我走。”赵媛说。

孙橙站出来说:“这位先生,无论你有什么事请你用文明的方法,不要在我们公司这里闹,否则我叫保安了。”她扶着赵媛的肩膀。

宋晓波笑了:“赵媛,你就这样不肯回头是吗?”

赵媛:“我说过,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这时,宋晓波突然握紧拳头朝赵媛挥去,在大家的尖叫声中,赵媛被陈鸿云一把推朝一边,陈鸿云扑了上去,和宋晓波扭打在地上。

当衣衫不整的陈鸿云和惊魂未定的赵媛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

赵媛哭的妆都花了,陈鸿云提出送赵媛回家,赵媛拒绝了。

赵媛什么也没说,挥手拦了一张出租车,对陈鸿云说了句谢谢便走了。

到了房间,钻进被窝,赵媛嚎啕大哭,她哭的是那么伤心那么难过,她反复的想,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生活总是要给她重重一击,她想不明白,此时此刻,她觉得只有自己这间小小的房间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哭了一会,赵媛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赵媛说:“赵媛,你是否是个懦弱改变不了自己命运的人。”

镜子里的赵媛没有回答她。

赵媛又问:“赵媛,你是不是想屈服了。”

镜子里的赵媛没有回答她。

赵媛说:“我不许你屈服,不许你犹豫,更不许你懦弱。”

说完,赵媛拿起剪刀,一咬牙,把自己齐腰的长发剪断,看着地上的头发,赵媛说:“从今天起,我要和以前的赵媛告别,我不想再遇见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我也不想再流一滴眼泪,我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赵媛变了,她主动申请到了公司销售部工作,短短三个月,赵媛的销售业绩就成为公司第一,她努力,连王久傅也赞叹不已,又过了几个月,公司开始走上正轨,赵媛由于销售业绩突出,被公司提拔为销售主管,她手下有六个人。

同年8月,赵媛走进了成人高考的考场,她在考卷上工工整整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当她走出考场的时候,仿佛和三年前没有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她不再幻想了,不再幻想要是当年自己参加了高考会怎么样,不想了,赵媛学到了四个字——面对现实,对赵媛来说,现实是残酷的,既然无法改变过去,那就改变以后,从考场出来,她给李鑫打了一个电话。

“我报了金融学。”

李鑫很感慨:“赵媛,你很棒,如果当时你不退学,现在你应该和我一样在读大二,我相信你。”

赵媛如释重负:“生活教会我很多,我也谢谢你,我们一起努力吧。”

李鑫说好。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