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逆子 · 十二

自从上次陈鸿云帮赵媛挡了拳头,赵媛一直对陈鸿云很感激,陈鸿云也想多接近赵媛,但赵媛对陈鸿云总是忽冷忽热,忽近忽远,赵媛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工作从来不谈其他东西。

陈鸿云把赵媛的一切都看在眼里,比如赵媛是如何眼睛都不眨一下把客户敬的老白干一饮而尽,然后在卫生间吐完又接着喝酒,又是怎样在公司加班到黑夜,最后一个人离开。

还有一次,赵媛喝多了,他是怎样把赵媛送到家,赵媛突然拉住他,想说什么,但没有说,他都记得。

他时常看着赵媛的短发发呆,说实话,他喜欢赵媛长头发的样子,他觉得很美。

自此赵媛因为相亲事件赌气出走以来,她对父亲赵学民的态度缓和了很多,一年来,她给赵学民打过五个电话,电话的内容大多数都是关于弟弟赵宇,赵媛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弟弟赵宇,赵宇听进去了赵媛的话,考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和赵媛一样,赵宇也开始了翻山越岭的求学生涯。

节假日,赵媛到学校找到了弟弟赵宇,赵宇快认不出姐姐了,赵媛站在高中校门冲赵宇招招手。

赵宇许久未见姐姐,小跑到赵媛身边,开心的说:“姐姐你来啦。”

赵媛看着弟弟高高的个子身子却单薄不已,心疼的说:“你长高很多嘛,就是太瘦了,爸爸给你的钱够用吗?”

赵宇支吾了半天。

赵媛明白了,父亲赵学民给的生活费肯定不够用,要不然弟弟一米七五的个子,怎么瘦的让人觉得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赵媛对着弟弟俏皮一笑,说:“走,姐姐今天带你吃好吃的。”

赵宇开心的说:“真的?”

“姐还会骗你不成,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有一次卖菌子,一半的钱都给你买吃的了。”

赵宇不好意思的说:“姐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赵媛哈哈一笑,领着弟弟进了肯德基,赵媛说:“你上次不是说,你没吃过肯德基吗,今天带你吃肯德基。”

赵宇说:“姐,这个贵。”

赵媛说:“贵又这么样,是你姐请你吃,再说了,一个肯德基能贵到哪里去。”

赵媛把鸡排可乐端上餐桌,说:“来吧,我们消灭这些鸡腿。”

赵宇啃着鸡腿说:“我在学校吃过一次肯德基,同学买的,可这么多的还是第一次吃。”

赵媛说:“尽管吃,不够再点。”

赵宇说:“姐你对我真好。”

赵媛打了赵宇一下:“废话,我是你姐,不对你好对谁好,对了,咱爸现在每个月给你多少生活费,够用吗。”

赵宇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说实话吗姐?”

“废话,当然说实话了。”

赵宇说:“说实话,爸给的生活费,吃饭都够呛,不够买其他生活用品,我经常都是问同学借,然后下个月再还。我也不好意思问爸要,家里不富裕。”

赵媛眼眶一红,说:“是啊,我上高中的时候比你惨,我吃了两年泡面,咱家的确有困难,这样吧,以后每个月我再给你四百块,不能再多了,再多了你姐也没有。”

赵宇险些被鸡腿噎到,开心的说:“真的啊姐?”

赵媛说:“你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赵宇说:“姐你对我真好。”

赵媛问:“你最近学习这么样?”

赵宇说:“还行。”

赵媛严肃起来:“什么叫还行,这么能还行,你知道你读书有多幸运吗,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赵宇说:“姐你吓到我了,干嘛突然这么严肃。”

赵媛说:“当初我们家你和我都在读书,结果后来我放弃了考大学,你才有机会读书的,你怎么能说还行。”

赵宇沮丧的说:“除了英语,我其他科都在中上水平,这个月模拟考在全班第十名,但我英语太差了,班里最差的一个。”

赵媛听弟弟赵宇这么一说,突然想起自己读书的时候,也是英语最差,这没办法,在镇中学的时候,英语老师的水平本身就不能和城里比,其次,赵媛上了高中才知道,高中的同学,有的还在小学就开始上英语补习班了,周末也会找家教上课,赵媛小时候从来没有上过补习班,周末也没钱找家教,加上自己英语基础又差,在高中的时候,学起英语来吃力极了,但赵媛没有放弃,她省吃俭用买了一个复读机,早上舍友们还在睡觉的时候,赵媛就悄悄起床了,她找个地方开始大声的跟着读英语单词,正是这样,用了一年的时间,赵媛才赶上班里的同学。

赵媛安慰弟弟:“这是正常的,我当初也是英语差,城里的孩子有家教有补课,成绩难免比我们好,但这也不是说我们就一定得比他们差,只是我们要比他们付出更多的努力,这样吧,我们一起想办法,你不能自暴自弃放弃英语。”

赵宇说:“姐你放心,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农村来的就自卑怎么样,我会努力的,像你一样。”

赵媛:“像我一样?你知道我什么啊,小小年纪,还学着逗你姐姐开心了。”

赵宇咧嘴一笑。

吃了饭,赵媛带着弟弟去动物园玩了一趟,姐弟俩有说有笑,一切又像回到了小的时候,无忧无虑天真快乐。

年尾是收获的季节,赵媛带领的销售小组一举夺得年度销售冠军,在公司年会上,关福军亲手把两万块现金交到赵媛手上,赵媛一时显得不好意思。

关福军说:“后生可畏,你看,你才来的什么也不会,现在你才21岁,就已经是我们公司的销售主管了,你很努力也很认真,你的收获都是你自己奋斗来的。”

赵媛开心极了:“谢谢老板。”

年会以后,公司十几人相约去唱歌,在欢声笑语中,一群年轻人唱啊笑啊,末了,陈鸿云拿起话筒,点了一首《因为爱情》,对赵媛说:“这一首歌我要献给赵媛,”孙橙不怀好意的看着赵媛,“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

王久傅带头起哄:“答应他,答应他。”

周围的人也都叫着说答应他答应他。

赵媛面露愧色,在众人的起哄下站起来和陈鸿云唱了一首《因为爱情》。

歌唱完,陈鸿云用话筒问:“赵媛,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赵媛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陈鸿云笑道:“那我能做你的男朋友吗。”

赵媛脸色变了,放下话筒,说了句对不起,走出了包房。

孙橙第一个追出来:“赵媛,今天是开心的日子,你怎么看起来不是很开心,是哪里不舒服吗。”

赵媛难过的说:“没什么,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孙橙说:“没什么的,既然他喜欢你,你可以考虑一下啊。”

赵媛说:“这一幕我似曾相识,对,之前我在餐餐馆当服务员的时候,也是和好朋友们一起唱歌,后来你们就看到了我前男友来公司闹那一幕,曾经他们也是我朋友,可现在我和他们还是渐行渐远了。”

孙橙叹气:“唉,可能人生就是这样的,不断收货又失去,然后会有一些相同的人,你们聚在一起。”

随即陈鸿云也追了出来,一脸茫然,堵住赵媛问:“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孙橙瞪了一眼陈鸿云,说:“你这个人真是的,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女生的感受,凭什么你们男的说喜欢就是喜欢,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

赵媛看着陈鸿云,说:“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你很好,你们玩开心一点,我就先回去了,我想静静。”

孙橙安慰赵媛:“没事,你要是觉得累就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带着他们玩一会就回去了。”

赵媛对孙橙说:“孙姐,谢谢你,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很多东西都是你教的,你是带我入门的人。”

孙橙笑了:“这有什么可谢的,我们都是年轻人,就是应该互相帮助,你说这些就见外了,好了,不要这么多愁善感,回去好好休息吧。”说完,孙橙朝陈鸿云使了个眼色“你安全把赵媛送回家。”

陈鸿云说好。

出了包间,坐上了出租车,两人一句话也没有说,沉默了不知多久,赵媛开口了:“陈鸿云,那天还没来得及谢谢你,你出手帮了我。”

“赵媛你有时候就是太客气了,什么都要说谢谢,这种事本来就是不对的,一个男人,首先是要尊重女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出手。”

“还是要谢谢你,也谢谢你喜欢我。”

“你的顾忌我知道,毕竟你才结束一段感情,你对我也不是很了解。”

“你如果知道我的家庭,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关你家庭什么事?我喜欢你是因为你这个人上进,努力认真。”

“有关系,怎么会没关系呢,恋爱本身就是和家庭有关的。”

“我不在乎,我一无所有。”

“我家在农村,很穷,我有个弟弟,我妈妈去世了,我和我爸关系不好,很复杂。”

“赵媛,你有时候就是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压力太大,家庭是不能影响一个人的,你错了。”

“不,是你错了,家庭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有的可能是一生的。”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很快出租车到了赵媛住的地方,赵媛道了声谢谢,头也不回的下了汽车。

第二天上午,赵媛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这让陈鸿云的心里隐隐作痛不是滋味。

但赵媛对陈鸿云的态度明显变了很多,吃饭的时候会一起叫上陈鸿云,开始试着了解陈鸿云,陈鸿云的生活普普通通,他没有什么坏的习惯也没什么特殊的经历,听父母的话读完大学,又听父母的话从南京回到了昆明,脾气不温不火,平日里话不多。

慢慢的,赵媛柔弱的心开始动摇,比起宋晓波的偏激,陈鸿云明显更好,也许是赵媛一个人在城里漂泊久了,就像鸟儿们忘记了自己的巢穴,漫无方向的飞翔,迷失了方向。

但赵媛不想这样,一想到自己贫穷的家庭她就顿时充满了力量,她决心要变成一个更完美的人,为什么不呢?现在解决了吃饭的问题,她开始考虑回到原点,从零做起,这是指,她打算把自己剩下的时间分成两份,一份花在图书馆,一份花在健身房。

赵媛想,假如人生无比漫长的话,那可以做很多事情,这第一件事情就是她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知识的匮乏,这种痛苦是在工作之中和客户交谈的时候,自己对经济法律知识以及文化知识的匮乏,因为一旦你开口,任何人就知道你脑袋里到底有多少东西,仅凭高中躲在图书馆看那两年的书是仅仅不够的,就像一个人,站在高楼大厦之间,自然看不到更高的楼。

为此赵媛能想到的就是读书,而且是一有时间就读书,为此,她去图书馆办了图书卡,至于健身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三个月前,赵媛在一天清晨病倒了,她发烧感冒咳嗽扁桃体发炎一齐上阵,一连病了一个星期,人们只看见她在坐位上裹着毯子不停的做着手中的事不停的擦鼻涕。

孙橙摸摸赵媛的头,对她说:“你怎么病成这样,要不回去吧,报账的事我来,你回去两天。”

赵媛咳嗽:“回去也是好不了,还不如在这能做什么做点什么。”

孙橙说:“你啊,身体太差了,要多锻炼了。”

“是吗?我之前很少生病的,这次怎么就病倒了。”

孙橙说:“你看我,办了一张健身卡,也不贵,有时间我就和我男朋友去跑跑步,健健身,你也应该这样。”

赵媛第一个问题是:“贵吗。”

孙橙被这话逗乐了:“钱可以再赚,身体可只有一个,也还行,一个月一百块。”

赵媛想了想,于是就办了健身卡。

在赵媛生病这段时间,全靠陈鸿云照顾,只见他跑上跑下的为赵媛买药,又忙前忙后的为赵媛买午饭,赵媛感激不已,心里也暖的不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