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野草记

 

 

  红花月见草

 

    我其实就常常出现在你的眼前,可是,你定不会留意我几时长叶、几时开花,更不会留意我的名字。

乡村农历二月,我总会在墙角、路旁、水沟边,在最不起眼的地方伸出三五枝高低错落的浅紫淡绿的细茎,细茎上着生柳叶似的粉绿小叶,毫不起眼,人们清除杂草时往往都会遗漏。不几日,叶腋会伸出细弱的附着绒毛的花茎,浅红的小花开了,还是毫不起眼,就连蝴蝶蜜蜂也几乎从不光顾。

在和美的春风中轻轻摇曳,我晃着浅红小花更显得弱小,就如一个羸弱的乡下小姑娘,穿了一件浅红衫子,浅浅地低着头,孤零零地站在墙角看着春日浩荡的迎亲队伍从身边流过,静静地立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是偶尔侧下头,左右顾盼一下,然后还是静静地浅低着头。我就这样在春日里立着,有时做着自己的,只属自己的浅浅的浅红色的梦。

 

学识渊博的先生说,我的祖籍在美国。那我可是有着洋背景的了,只是不知道远方老家的亲戚是不是和我一个样儿,还是这样孱弱害羞?如果不一样,我是有着洋血统的,可为什么没有混血儿的花容?同样的花色和大小,为什么还不如同样来自家乡的红花酢浆草绿叶繁茂、繁花一片呢?只是,只是我老觉着,我就是这儿的土著,可为什么没有这里的七里香高大,也没有十里香的芬芳,更别说千里光的一片耀眼金黄?

孤单吗?不,我虽然瘦弱,旁边不远处不是还有我的姐妹兄弟吗?更何况还有大片大片的老乡——红花酢浆草呢,虽然他们有些霸道。我只是常常想,我这么弱小,这么无用,是谁把我从遥远的美洲带来这古老的土地?我可是连做梦都梦不到的啊!是谁这么好事?是谁那么无聊?是贪食的鸟儿啄食了吗?然后,欸,说出来岂不难堪死人了?可是我的花不起眼,种子更加细小,我想鸟儿一定不会啄食,即使真被啄食了,不用半日就消化没影儿了,定不会漂洋过海、翻山越岭来到这里!是风吗?如果风真能把我带来,为什么不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就在此安居呢?不是!绝对不是!不过,我在这儿,有多少年了?是新近才来的?那不就是这儿的客人了?可是,谁也没有把我当客人来接待!来了很久?我又不像主人!我只在最不显眼的石缝、地角、路旁、沟边立足,从不争夺任何领地,阳光,水分,养料······

 

旁边大片的红花酢浆草沐浴在温暖的春日里,春风吹来,一片欢笑。只是笑声太弱,或许只有我挨在她们身旁才能听到,我还能听到她们的私语。

“这可怜的小东西,孤零零地立在那儿,真是可怜!”

“这愚蠢的小东西,歪斜着小脑袋,是在思考吗?”

“这无用的小东西,哪会思考啊,大不了是在做白日梦吧!”

“唉——可怜!人们把我们从遥远的美洲带来,这愚蠢小东西的种子定是藏进我们宿根的泥土,才搭便车偷渡到这儿的。我们到了这儿,人们把土地给我们,我们很快就长满土地;人们收割了,我们马上又发出鲜绿的叶。干旱我们不怕,严寒我们不怕,这儿就是我们的家。如今,我们不仅长满山坡,还开遍花园,我们不断扩大我们的地盘。我们在春雨里欢笑,春风中舞蹈,那可怜的小东西——只能在一旁看热闹!”

——我听了,我没有哭。我,我只是,终于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儿了——搭了他们的泥土来到这儿的。这,可真是不好意思呀,比起她们家族的繁盛,自己形单影只,更是难为情哪。是的!我真的很无用,再想想自己的身世和遭遇,还真是可怜。

 

听!谁在大声地说话。

“这可恶的东西,拔了又长,把我新种的花都快壅死了。找把锄头来,我要把它刨干净!”

“哟,根串得狠哪!”

“是呀,一定要清干净,不然过两天又发一大片了。”

红花酢浆草倒在灼热的土地上。暖暖的阳光下,绿的叶、粉红的花很快就蔫了。我不忍心看下去,不禁闭上眼,垂下了头。

“可不能埋进土里沤肥啊,不然,过不了几天它们又串出来了。”

“是啊,把它们扔到垃圾堆里吧。”

“咦——墙边还有杂草,一并拔了,我去扔了。”

“不用了吧。留着她,又不占地方,开的小花也还好看哩。”

“也行。你看,花瓣拢了,耷拉着头,晚上浇水时,记着也给她浇点吧。”

我还在花园最不起眼的地方立着,开着毫不起眼的浅红的小花。

 

春天走了,雨季过了,浅红的花一直花开不断。在初秋的一个傍晚,一个灰衣的老者来到我身边蹲下,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低低地叹了口气,说:“唉,可怜的,我可要向你借样东西了。”

说完,老者从背篓里拿出小铲子,把我连根一分为二,一半被小心地装进背篓,一半留在原地。老者把铲松了的土踩实,从背篓里拿出水壶,拧开盖子,缓缓地给我洇了一点水。

临走时,老者自言自语地道:“今年只取一半,拿去帮人除病纾痛。你好好地长,明年我再来看你。”

我受了伤,喝足了水,却一点儿不觉得痛。我不怨恨老者,反倒对老者的话感到十分惊奇,惊奇于自己并不真的一无用处。于是,我满足地立住了脚,展了展腰,看着老者慢慢走远。

我期待着,期待着明年春风轻扬、夏雨绵长,等待着秋日转凉,老者或许会如约再次来到我的身旁。

 

附记红花月见草(Oenothera speciosa),柳叶菜科植物。红花月见草又称粉花月见草、待霄草、粉晚樱草。多年生草本,具粗大主根,茎常丛生,基生叶紧贴地面,倒披针形,花期4-11月,果期9-12月。原产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和墨西哥。我国浙江、江西(庐山)、云南(昆明)、贵州逸为野生。秋季挖根,洗净,切段,晒干;或采收全草晒干。根可入药,有消炎、降血压功效。

【性味】味苦;性凉。

【功能主治】解毒;化瘀;隆压。主热毒疮肿;冠心病;高血压症。

【用法用量】内服:15-30g。外用:适量,捣敷。

【药理作用】本品煎剂可增加冠脉流量,还能抑制心肌,减慢心率、降低血压、舒张主动脉、扩张外周血管。对动物实验心肌的缺血缺氧性损害有防治作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