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五十七章 无价之宝

正说着青林的声音就传来,“不知道起来没,这几天都在昏睡,昨天回来就睡了一下午。”

“是不是因为药物?愣谁被这么一下也会吓到的吧?”泰玺问。

“素惢!”馨玉朝我跑过来,“你怎么样?我们去几次你都在昏睡,我差点没带着针去扎你。”

“我还好了,谢谢你们来。”看见他们我的心情奇怪地好起来,这是从来没有过得事情,我很喜欢这这感觉。

“素惢那么快就康复了真好,”嘉谋笑嘻嘻的,“花律师说你比看起来的顽强,真是。”

“谢谢你帮我们弄了那个台阶,修好前面的桥,进出、上下方便多了。”我对他说,“没想到那么快,我还在想是不是每天要划船过去上学呢。”

“小意思。”嘉谋笑着,“哪能让你们进进出出划个小船,水流那么急。我听青林说昨天你们差点儿被湖水卷走?”

“没想到月圆涨潮,浪大了些。”青林笑起来。

“你们打算说饱肚子?”毕方鸟站在月门前对我们说:“菜要凉了,快来吧。”

“有劳毕姐姐,”青林笑着,“毕姐姐这几天深得何婆婆真传。”

“贫嘴,快来帮我。”毕方鸟笑着带大家进客堂,早饭已经准备好,十分丰盛。

“坐吧,随便坐,婆婆和何婆婆今天出门访道友去了。出门前要我好好招待你们。”毕方鸟笑嘻嘻的说,“大家放开了吃,别客气。”

“真是好手艺,毕姐姐。”泰玺夹起一块素鱼送进嘴里,“真好吃。”

看他们自然而然的样子,应该已经熟悉了。

“真好吃,素惢,猫猫呢?”馨玉突然问。

“咦,真的,我们来两次没怎么见到两只猫猫,我听说那只煤老板把混账东西的打了一顿?”嘉谋好奇地问。

“你听谁说?”青林看着他问。

“过来修桥的师傅,他们可是自愿,一分不要的过来修桥,他们雕工了得。说是有人不顾桥还没好就强行过来,跑到观里大吵大闹,结果被只猫赶出来,差点儿没掉水里。”嘉谋笑着说,“真厉害,我们师傅坚信,观里的神兽了得。”

我看看狰,她面不改色地说:“它们不太喜欢人多,这几天藏起来了,早上回来吃了点儿东西又出去了。”

“这样啊,”馨玉有些失望,“怪想它们的,它们很可爱。”

“我怎么就没看出来煤老板可爱?”青林笑着,“它对谁都爱答不理,只有素惢可以靠近。我更喜欢桐桐。”说着他伸手拍拍桐桐的头,“它也老了,跟着素惢十年。”桐桐抬头舔舔他的手。

他一说真的,桐桐不再是只精力充沛的狗狗了,它一直那么尽心尽力地跟着我,但是,自从不能跟着我去学校以后,它似乎有些失落,情绪不太好。我回到家又忙着狰和毕方鸟的课程,有些冷落它。

“桐桐有多大了?”嘉谋看着它问。

“十一岁。”青林给它一块素鸡,“桐桐可是不得了,善解人意,有时候我觉得他能听懂我们说话,哪天它开口说话我都不吃惊。”

“那是,它在医院里可是个明星,我听我姑姑说生病的小孩子都喜欢它,有它在孩子们都会平静下来。”馨玉看着它说,“真是个好狗狗。”桐桐似乎听懂了,抬头看着她。

“真能听懂!”嘉谋笑着说,“一会儿吴教授他们来不来?”

“下午才过来,我们可以去湖边走走,这几天天气不错,风景很好。”青林笑着,“我们吃完去看看。”

“有没有鱼?可不可以钓鱼?”泰玺好奇地问。

“这个我没注意,我忙着学用那些监控仪,认那些数据。”青林边吃边说,“我们吃完去看看。”

“好啊,先看看那些监控仪。”泰玺好奇起来巴不得马上去做。

嘉谋笑起来,“就是一部电脑,然后各种数据,毕竟,突然出现那么个湖,湿气和温度会有变化。对这些壁画、雕塑有些什么影响还是未知。”

“我们做的事看来还有些效果,不过,素惢,你习惯吗?”馨玉看着我问。

“还行吧,至少,玲珑观不会被拆迁了,我和婆婆还可以住在这里。吴教授和王教授他们很好相处。”我想了想说。

“那就是还不错了,我们的目的达到了。”泰玺笑嘻嘻的。

“真是……”我也笑起来。

收拾完,青林做导游,里里外外把前些天搞不懂的地方,按着王教授和吴教授的权威版本解释了一遍,真是令人恍然大悟。又去耳房看了监控,确实像嘉谋说的,一套电脑,几个显示屏而已。青林自己把耳房让出来做监控室,自己把上面的阁楼整理出来,铺了地席,婆婆见他晚上席地而睡,说对身体不好,让他从杂物房里搬了个矮榻,不大不小刚好合适。从阁楼下一道斜梯就是监控室,他自己常常玩的不及乐乎。

看完监控,我带他们下到地宫,那些金碧辉煌的壁画再次让他们惊艳。“我以为偏殿里的壁画已经是极致……”馨玉小声说,“这里……”

“国宝的叫法是有道理的,”泰玺点点头,“瞧瞧这些神仙、神兽、神鸟,活生生的。”

嘉谋呆呆地看着后土娘娘侧边的花神像出神。我突然想起来,那个躲在月光流萤里,老柏树后的身影,应该就是花神。

“嘉谋,你说这些画有多少年了?”泰玺看着高处的凤凰、朱雀、仙鹤问。

“这个,连朱教授、吴教授都还没定论,它们太古老了。”青林头也不抬地往下走,边走边回答。

“这采光,”嘉谋看着从水里反射上来的光线,“明亮却柔和,真了不起,当时的人是怎么想到的,太聪明了。”

馨玉和泰玺这才注意到地宫的照明是自然光线反射的结果。“这个……可以说是独一无二了吧?”

嘉谋在地宫里绕了一圈,奇怪地问:“怎么不见门?不是外面有道门的?”

“哦,那只是雕出来的石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的门。不然这地宫就泡在水里了,地宫有三分之一是常年在水面下的。”青林仔细检查着巨大的水晶窗,看看有没有渗水的痕迹。

“那个时候有玻璃了?琉璃烧不到这样吧?”馨玉好奇地靠近水晶窗,往外看,“见到你的视频,真不敢相信,一直想着眼见为实。这下真有这个东西,真不得了,真美。瞧瞧,可以看见外面水里的鱼。”

“那有玻璃,这是水晶,如假包换,天然水晶。”青林笑起来。

“有这么大的水晶!?”泰玺惊叫起来,“都差不多和我一样高,少说两米多长,还每块一样大!”

“准确说,每块长六尺九寸,高五尺六寸。”青林看着外面的水说,“今天怎么水有些变颜色,得出去瞧瞧。”他转过身来说:“我们得上去了,不能在这里待太久,我们呼吸的二氧化碳会损害壁画上的颜色。”

“哦,我拍两张照片就走。”泰玺忙着拿出相机说。

“不能用闪光灯。”青林提醒他。

“神殿里拍照不好吧?”馨玉看着他说。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以后难进来了。”他按着快门说。

“行了,拍两张行了,走、走……”嘉谋推着他爬上台阶,“不该在神殿里拍照,更别说这里了。”

泰玺还在赖着不肯走,青林和嘉谋一边一个把他架了出去。

“哎,你们啊,这可是我们一鸣惊人的证据!”泰玺拿着相机不甘心的说。

“你就省省心,没有你出名的事,这里不会开放,也不会大范围宣传。没有部级的许可,不许进来,你已经占了大便宜了。”青林笑着说,“想拍,那边,去拍门吧,那道门也是了不得。”

嘉谋转头看着青林:“当真?部级的许可?”

“是啊,昨天就过来说过了,”青林一笑,“这里太特别了。今天你们来已经是格外的网开一面。”

“为什么弄得那么紧张?”馨玉奇怪地问。

“树林里有几棵古树,独一无二,这是一。那天跑来个偷东西的,边走边往衣服兜里塞东西,这是其二。被猫一通猛抓,掉的一地,现在还关在派出所呢,数额巨大,刑事案了。”

“都拿了些什么就数额巨大?”馨玉好奇地问。

“案桌上的紫金香炉,就那个你们说数不清有多少荷花多少鸟的那个。门口的角铃,就那几个你们说小猪鼻子套衔环的龙铃。每个龙铃都是紫金的,年代久远,无价之宝呢。”青林笑着说,“想想我们那几天,天天拿着它们看,拍它们、画它们,谁会想到我们手里随便一个小铃铛都是价值过亿。”

“什么?!”泰玺叫起来,“就那几个小铃铛!”

“话说回来,紫金好像不值钱吧?”馨玉保持着一贯的严谨问。

“嗯,不过放在三、四千年前能做出来你怎么想?还有上面的字,那已经是成熟的文字了。”嘉谋看着屋檐翘角上的铃铛说,“我只是没想到,那时全部注意力在文字上,它居然是紫金的。”

“三、四千年?”泰玺看着他,“你当真?”

“不真还是煮的吗?”馨玉接过话头,“要不怎么会派那么些武警过来?我可不觉得他们要在这里淘金。”

“什么?”嘉谋看着她问。

“我们过来的时候,湖里不是有几只小艇?你们没看船舷上的字?‘武警XX支队’,几只小艇淘不了金。”馨玉笑嘻嘻的,“这下,素惢再不用担心有人跑上来又偷又抢,这些树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真是,你不说我还忘了,武警来测水文有些说不过去。”泰玺环顾四周,“当时我们只是想保住几棵老树,一个小巧玲珑的道观。全没想过我们是在和千万亿的财富打交道。你们说,我们是吃了多少钱一颗的桃啊?”

他这一句,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