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鄂湘黔一——巴南你在哪(原创图文)
冬林
发布于 广东 2018-03-30 · 5937浏览 4回复 26赞

          巴渝,哪怕经年不去,故土般熟稔,割舍不了。汶川地震那年国庆大假,黑立兄一拨朋友选择自驾前往重庆,与小时候剧团一起翻跟头弹琴拉二胡的发少们聚会。路线,昆明—会泽—水富—宜宾—自贡—内江—重庆。那是2008年的事,在我写稿两年前又去,每次都有遗漏的念想,意犹未尽。

          那时的路,没有现在这么流畅、通达,很多时候不是二级路,就是老路。一拨人,三辆车,迎着红灿灿日头出发,中午在会泽甩酸菜鱼,黄昏赶到云南边界水富,计划晚餐后到金沙江西部大峡谷温泉住宿。车子沿温泉大道盘山驶上景区大门,180元一泡,太贵,义无反顾掉头钻入漆黑夜幕,赶往三十多公里外长江以北四川境内的宜宾。刚学着使用卫星定位的领头车云峰兄,率领后面车在城里转了个把钟头,找到一处名曰隆昌的小旅社,实时已深夜十二点。黄金大假,找不到住处是常态。小旅社房间,简陋,灰暗,有股潮潮的霉味,搁平时打死也光顾不到。惠姐自诩四十块享受星级待遇,将就吧。如此,四家人才三间房,两个人蜷缩于一张靠板壁的小床,连脚都伸不直,忒憋屈。

          第二日,早早起来溜达一圈,才恢复一脸水肿。昨晚摸黑住到宜宾城边缘地带,确实有点冤。一干人附近吃早点,约着出发前去宜宾“五粮液”酒厂参观。这次卫星定位没有错,老远嗅着酒香,分分钟找到。停车场,十几辆玉溪牌照自家游,同款车型、商标,显示他们是租赁公司组团出来的。

          出宜宾,由自贡、内江右拐,过陈家坪进入重庆城区,一过收费站就见发少站路边迎候,有朋自远方来的相拥,连我这局外人也感受到了浓浓的友情侧泄。多年过去,还那么清晰记得。

          八年后的四月间,三八刚过,黑立兄又约自驾重庆走起。响应的除云峰兄、惠姐享受初为爷孙乐暂且退出;段姐家大姑娘嫁为新妇;当时十岁丫头放飞到外省上学,遗下光头父成为我们车上的主驾;新加盟拼车的还有头年与我一起去银川的同仁,地道重庆土生土长,到云南知青留居他乡的官兄。就他而言,此行一是荣归故里省亲,二来跟老朋友们云游把酒问山水。另外一辆车,则是侯哥两口子。上次侯哥在外地拍戏没有来成,此行绝不错过。曾经一起自驾碾过老挝十三天,也是说走就走的玩主。

          昭通那面,山高坡远,一直由光头父驾驶,车速之快,让人暗自诽腹。兴许他想把出昆明城堵车的时间抢回来。坐车久了,懒得再纠结,只好听天由命吧。进入四川地界服务区加完油,换黑立兄驾驶,小心脏似乎松弛了些。他是此行总指挥,由我们车打头阵。两辆车有对讲机,保持五公里内彼此联系,谨防跟丢。难得再次行驶在四川地面,道路平缓,植被清爽,是昭通乌蒙大山无法可比,车速之轻快,似行云流水般酣畅。

          七点时分,进入巴渝外围,第一个“重庆主城区入口”路牌,从右眼余光中一闪而过,惊疑刹那间,车子驶出好远。看看正聚神开车的黑立兄,全然不觉晓。也许他攻略做得到位,胸中有数。手里对讲机叽喳起来:前面的,前面的,过入口怎么不下?来不及啦,前面还有路口,黑立兄回答,没有减速的迹象。又一个出口一晃而过,不由扭头看驾车人,他不好意思地笑,错过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只能朝前开。我气恼地抱怨,还指挥呢,你不会开慢点?对讲机又叽哩喳啦嚷起来。经过“大学城”入口,还是一如既往前冲。我怀疑黑立兄魔鬼附身不能自己。光头父坐后面闭目养神,哪管天南地北。重庆老知青竟不知道大学城是哪里,是不是搞笑。

          天大黑,远光灯下的路标显示,前方进入成都、遂宁高速,马上出重庆地盘。黑立兄不得不把车停靠到一处出口应急线上,后面车紧跟着过来,纷纷打开双闪灯。后面大车轰隆隆喷着黑烟傲娇地从身边驶过,躲都没处躲。

          黑立兄握着快没有电的手机,站在远离大家的路边电话打爆,重庆发小十几号人盼星星盼月亮等喝酒。派出的代表巴南入口收费站迎接,左不见来车,又不见人影,奇怪纳闷得紧。而我们错过所有入口,差点与重庆檫肩而过。对方询问一行人不堪明白的位置,让原地呆着别动,他们从后面撵过来寻我们。

          黑立兄为自己的失误,表现出少有的谦逊,一再嘀咕:都是路太好走。大家没法抱怨,一路溜顺,权当插曲。重庆老知青爽朗地大笑,揶揄地对我说,你不是要写游记吗?题目都有啦,就叫“巴南你在哪”。不愧文学老年轻,在这黑灯瞎火的野外,灰头土脸地等待,还很文范。    (待发)


冬林
云游
浏览 5937
26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4
赞过的人 2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