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壶

青花壶

  

  

  

  这一天,是许三爷的忌日。四凤家门口照例车水马龙,好一阵喧哗。

  

  院子里,那只从不消停的芦花大公鸡,突然变得特别温顺。一大早就趴在高高的老榆树上,警惕地瞅着下面的一举一动。再也不学黑毛老母鸡“叽叽嘎,叽叽嘎”了。不过,它还是没能逃过执拗的四凤。几番折腾,到底被撵下来,束了爪子,褪了毛,下了锅。

  

  一年里,除了清明,寒食节,就数这一天最重要。对姐妹几个来说,这既是一个传统,也是心上的一份寄托。虽说老爷子走了有些年头了,可她们心上总是少不了他。今年,远在上海的大凤没有回来,二凤、三凤携家带口都来了。

  

  好长时间没凑到一块了,四凤也没得闲和她们多唠唠。她一个人忙里忙外,紧上紧地一通拾掇。别人要搭把手,她也一一推开,把自己淹没在一团团的烟火里。

  

  男人们难得聚在一起,这时候,自然少不了一通推杯换盏,天南海北。酒过三巡,菜上五味。四凤跟着回到桌上,匆匆吃了几口。又紧着拿出几只玻璃水杯,给每人添了一杯茉莉花茶,放到跟前。

  

  这时候,二凤用手抹了一把油嘴,一副无心的样子道:“四妹,我记得咱爹有把青花茶壶来着,怎么没见你使唤呢?”

  

  “嗨!这年头谁还用那玩意儿啊,怪费事的。”

  

  “还在,是吧?”

  

“嗯……在……在呢。”四凤这边回着,抬眼再瞅二凤,正和冲门坐着的儿子国良四目相对呢。清瘦的脸上一阵阴沉,心里不免犯起了嘀咕。

 

  

  “二姐,国良相对象了吧。俺家三娃子比他大两岁,书不好好念,啥都做不来,到现在还没着没靠,媳妇也还没个影儿呢。愁人!”三凤家里日子紧,一身泛白的旧衣衫,有点过分的中年肥,看上去显得比二凤还要大。她看二凤,看四凤都是一眼的羡慕,心直口快说起话来也滔滔不绝。

  

  “哎,相了!相了!姑娘家是老北京人,她爹还是一个什么处长呢!”

  

  “这不,女方张罗着今年结婚,要求国良先买房。你说这京城里的房子,咱乡下人哪买的起?我这档口也犯愁啊!”二凤白胖的脸变得真快,刚才还眉飞色舞,这一会儿已经阴云盖顶了。

  

  “她娘,你赶紧买冥纸去吧。”来旺显然已经吃喝的差不多了,红着醉脸冲着四凤喊。

  

  “哎”!四凤答应着,放下手里的筷子,低头走了。

  

  正是傍晚的时候,墓地里除了那些孤零零的坟茔,就是阴凉的小北风。落日的余晖透过老松的枝桠,打在许三爷的石碑上,更显得这里的世界那么不同。按照当地风俗,男人们不到这里来,只有三姊妹深一脚、浅一脚走过来了。

  

  四凤先爬上坟头,给许三爷压了新坟头纸,又下来,把带来的贡品一一摆好,三个女人齐整整跪在地上,四凤拿火机点燃金黄的冥纸,火苗马上腾起来。“哇”一声,二凤,先开了哭腔。不远处,一只停在树梢的黑鸟扑棱一声飞走了。

  

  “我那偏心的爹哎,你咋……咋这么早撇下我走了呢?我那狠心的爹啊,你可怜的闺女想你,今天给你带钱来了,你可别舍不得花啊!”二凤一声声哭得悲悲切切,一把鼻涕一把泪。惹得三凤也像失了魂魄,大声嚎啕起来。四凤抹一把泪,瞅瞅这个,瞧瞧那个,只能上去这边劝,那边搀扶。

  

  从墓地回来,国良已经发动了汽车,三娃子爷俩儿也把三轮子摇突突了。二凤特意要留下来,说有日子没见,要和妹妹多说会儿话。四凤顺势也要三凤留下来。开始,她死活不肯,惦记着院子里的鸡啊、鸭呀,牛啊,狗啦之类的。被四凤一通数落,又仔细给三娃爷俩交代了,她才勉强留下了。

  

  二

  

  月亮起来了,小院里洒下一片银辉。

  

  姐妹三个像小时候一样,挤在一张大床上。她们东家长,西家短,或者自己家男人,或者彼此的娃,唠的好不热闹。但都在刻意回避着许三爷,回避着娘,谁都不愿意触及这些伤感的话题。

  

  “四妹,咱爹那把茶壶你一直放着是吧。”二凤到底忍不住,又问起了茶壶的事。

  

  “放着呢,你今天这么一提,我倒记起一件事来了。”

  

  “啥事?”

  

  “咱爹去的时候,嘱咐过我,说以后那把茶壶要留给三凤。爹说她打小跟了大舅家,爷俩活着的时候情份薄,要给她留点念想。”四凤回头瞅瞅三凤,这才见人家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合上眼呼呼了。

  

  “奥,早前咋没听你说起过呢?爹走了这么多年了,咋就一直没给她?”二凤颇有点不甘地问。

  

  “姐,那会儿三姐家情况你也知道。咱大舅还在,三个表哥也没分家呢,给了她指不定会怎样呢。这两年呢,忙里忙外的,我就给淡忘了,得亏你提起来。不然,爹该给我托梦了。”

  

  “你放哪了,拿出来咱姐俩瞧瞧。爹在的时候,可拿它当宝贝,谁都不兴碰。”

  

  “哎,我这就去拿。”四凤说着,翻身下了床。抬头见到她的花布裤衩,泛了黄的吊带白背心,二凤扑哧笑出了声:“四妹,瞧你,这年头谁还穿这个?家里这么殷实,舍得给这个,给那个,自己偏偏这么委屈呢。”

  

  “不是还能穿嘛。”四凤一咧嘴,脚上提溜着鞋子,就去了里屋。

  

  不久,她身子一偎门帘,进来了,手里捧着的已经多了那个物件。二凤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生怕那东西一晃飞走了似的。

  

  四凤用胳膊拂去桌面的尘土,仔细地把它放在中央。青花壶外面裹着一层精细竹条编制的套,因为把玩的时间久远了,已经盘成了暗铜色。掀开盖子,小心翼翼地把茶壶捧出来,只有两只拳头那么大小,大肚,小嘴,壶盖上系着楠木坠儿。青幽幽的釉面,温润光滑,如玉一般泛着一层莹莹光亮。内壁满绘着兰花纹图,在灯光下,长长的叶片仿佛婴儿的小手臂,舒展自如,栩栩如生,一下子让人舍不得移开眼了。

  

  “这东西估计老值钱了,放三凤哪,能放心?”二凤一边砸吧着嘴儿,一边若有所思地小声嘀咕。

  

  “这可是咱爹临走许下的愿啊,咱再怎么也得照着办不是。”四凤看了看姐姐说。然后,把青花茶壶重新放进竹套里,送回了里屋的藏处。

  

  再出来的时候,她手里又多了一个旧报纸包。边往二凤枕头底下塞,边说:“二姐,国良不是要买房吗,我这里有几万块钱,你先拿去,救救急。”

  

  第二天,吃过了早饭。四凤把青花壶的事和三凤一说,三凤的泪又止不住哗哗淌下来了。谁也不知道,她这泪究竟有几种意味。

  

  “三妹,这东西咱爹稀罕着呢,这会儿虽然给了你,你可不能随便送人,更不能给卖了,要好好放着,还得看紧了。”二凤还是不放心,一遍一遍叮嘱着只顾抹泪的三凤。

  

  临了,怕她路上不小心给碰着磕着,又打电话把国良喊回来,开车把他们接走了。

  

  三

  

  普通人家的日子像风一样轻飘。转眼,已经是八月了。

  

  一早起来,四凤就忙里忙外不得闲。那株老梧桐花开的特别繁密,每一个枝头都挂满着,地上还散落了一地紫色小喇叭,整个院子到处都充盈着那种浓郁的花香。

  

  来旺起得迟,步出屋子就喊四凤,说自己右眼皮老跳,是不是青岛打工的儿子儿媳要带孙子回来了?

  

  四凤愣了愣,一阵若有所思。忽然喃喃道:等着吧,一准儿三姐家有喜事了!

  

  “三凤家?有啥喜事?”

  

  话音刚落。三娃子已经进了院门。他兴冲冲地,来不及把车子支好,就紧着喊:“四姨,四姨夫,俺娘叫俺送喜帖来了?”

  

  “咋,三娃子要娶媳妇了!姑娘是那庄的?”来旺一眼不眨地瞅着三娃子和他电动车框里的一个大包的礼盒。

  

  “嗯,是呢!我二姨给保的媒,姑娘也是她庄上的,日子定在了这个月初六。”

  

  “好着呢,好着呢!快进屋去,歇歇,喝口水。”四凤走过来,抬手拿围裙给三娃子擦着额头上的汗。

  

  “不了,俺再去俺二姨家。”

  

  “三娃子,感情这礼包不是给我的啊!”来旺故意逗他。

  

  “嘿嘿。这是给俺二姨家的。俺娘说了,亲姐妹也要送礼,不能白操心!”

  

  说着,三娃子已经出了院门,飞车上路了。

  

  来旺摇摇头:这孩子,跟他爹娘一样实在!

  

  “行了,你还不是有喜酒喝了!”四凤抢白她一句,继续低头做活,嘴上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儿。

  

  “对了,你咋知道三娃子要办喜事了?” 来旺回头愣愣地看着四凤道。

  

  “俺算的呗!”

  

  “行了,别蒙我了。不过,你爹在世那会就夸你一包心眼子,独独稀罕你。”

  

  “咱爹!”

  

  “对,对,咱爹,我一个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咋了,谁亏待你了?”

  

  “嘿,那倒没有!有俺家四凤罩着,谁敢啊。”

  

  “唉,对了,是不是跟你送三姐的那把青花壶有关系?”来旺忽然回过神来,眼睛直直地盯着四凤问。

  

  “对了,你也给俺说说那把茶壶的来历呗?”

  

  “你真想知道啊?”

  

  “想!”

  

  “你还去不去厂子上班了?咋磨叽起来没完了呢!”

  

  “去,去,为儿子,孙子奋斗不止!”

  

  来旺走了。四凤却陷入了沉思,她想起了她小时候,和来旺一样好奇。爹整天手里握着它,一刻也不离手。除了添茶,喝茶,就是拿在手里不停地把玩。那份入神,就像四凤听说书人讲三国故事一样。四凤也喜欢看那青幽幽的釉面和舒展的兰花,但只有爹倒茶叶的时候,她才能瞅上几眼。这把茶壶的来历,她缠着爹娘问了多少回,老人家谁都不肯讲。后来,她和来旺要结婚了,娘才告诉了她一切。

  

  四凤家祖上,就是当地有名的大财主

  

  到了许三爷他爹魁五爷那一辈,虽然兵荒马乱,灾祸连连,但依旧是许家最鼎盛的时期。又娶了当地有头有脸的官绅的娇女赛梨花,可以说风光无限。只可惜,婚后这位娇夫人身上连续掉下来的三个,一个接一个都是丫头。

  

  这一年秋上,粮食入库了。赛梨花的肚子又大了。

  

  为了讨喜,魁五爷请来了一个从京城流落下来的戏班子,在县城搭台,准备唱七七四十九天大戏。

  

  这大戏从穆桂英挂帅到苏三起解,从辕门斩子到王宝钏守寒窑,一直唱了一个月,几乎就没重过样儿。县城、四里八乡的人都赶来了,把戏园子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天天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这戏班子里有个唱花旦的角儿,模样长得好看,嗓子也好,真像马头上挂的银铃一般。她只要一出场,还没开腔呢,人们就可这劲儿叫好。

  

  魁五爷端坐在头排,最中间的圈椅上。他不像别人那样,山呼海叫,但每次人家一出场,也是照例彬彬有礼地立起来,轻拍手掌,点头频频。

  

大戏唱了一个多月,魁五爷和那个小花旦眉目传情了一个多月。两个人彼此心里竟然就有了对方。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

  

  可纸里包不住火啊。这事儿到底让赛金梨花知道了,她挺着大肚子去戏园子里闹。戏班班主也不愿意损了这根台柱子,就拔营要走。

  

  小花旦临走的前夜,魁五爷悄悄和小花旦见了一面。难舍难分,自不必说。临了,魁五爷把父亲留给他的金扳指撸下来,送给了小花旦。小花旦把自己师傅留给她的青花茶壶送给了魁五爷,都说是当个念想。据说,这物件是她师傅当年进宫给慈禧太后唱戏,太后听高兴了,赐给他师傅的。

  

  不过,这青花壶后来变成了两只。

  

  四

  

  三娃子的婚礼上,四凤可欢实了。像自己家顺子结婚一样,人前人后不停地忙活,帮着张罗酒席,安排客人们入席,嘴上的喜庆话和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可婚礼结束有些日子了,回到家的四凤却像丢了魂儿。扫着扫着天井,就愣住了,手里的扫帚脱了手也不知道;晚上看她最爱的《傻柱》,也显得有一眼没一眼的,再也不前仰后合地傻乐了。来旺到底瞧出来她一直闷闷不乐来了,就问她咋了。她只是摇头说没啥子事,就是高兴不起来。来旺摇摇头:你这娘们儿,叫我看就是闲的!

  

  这天晚上,两个人在院子里喝茶。

  

  再过两天就是十五了,月亮早早地从东边一排筒子楼顶冒出来,一点点挨到他家那颗梧桐树顶上,把整个院子照的通亮。那些蛐蛐,油葫芦和一些叫不上名的昆虫躲在角落里,不时发出一两声清鸣。

  

  四凤忽然说:“他爹,我想把那把青花壶要回来。”

  

  “啥?为啥要回来啊?”

  

  “不,不为啥,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是不是你爹临走时没说过要那把青花壶留给三凤?要不然,这咋又要变卦了!”

  

  “咱爹!”

  

  “对,咱爹!你说为啥啊!”

  

  “那东西是假的,不是咱爹用的那一把。”

  

  “假的?到底咋回事,你和俺说清楚喽啊!”

  

  四凤抬眼瞧瞧头上的月亮,这才把一切告诉来旺。

  

原来这青花壶有两把。小花旦走了以后,魁五爷的魂儿也被带走了,整天闷闷不乐的,但手里始终离不开那把青花壶。赛梨花看着他,看着壶,哪一样都堵心,也不希的和他用一把茶壶吃茶。就悄悄托人去省城的古玩店里,淘换来一把一模一样的,自己用!

 

就这样,两位老人百年之后,这两件物件就都留给了许三爷。

  

  “那你也没必要讨回来吧。你不说,这三凤也不知道那把就是假的啊。再说了,都是老辈人用过的还不一样稀罕

  

  四凤摇摇头,连连念叨着:“你不懂,你不懂”!可她心里也明白,这壶已然送出去了,再要回来,恐怕是不可能了!

  

  梧桐花,落了,又开。转眼一年就过去了。

  

  好消息,一个接一个。

  

  九月里,三娃子就添了娃,三凤抱上了大胖孙子。

  

  国庆节,国良也结婚了。因为隔得远,家里又离不开,四凤和三凤都没去参加婚礼。但听二凤回来眉飞色舞的念叨,那场面是真热闹,接新娘的小轿车就用了十二辆,包下了大饭店整整一层的客房。亲家,亲家母可有礼貌,说出话来,可中听!国良他们那新房子是真宽敞,还带电梯,上楼不用使力气,站在一个小房子里一会儿就上去了。

  

  后来不久,三凤来了,说那把青花茶壶不见了。谁拿走的不知道,啥时没得也不知道。问三娃,问三娃媳妇,问三娃爹,都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四凤心咯噔一下子,脸色难看的很。三凤看这架势,心里头更过意不去,哭的闷闷儿的劝不住,直说对不起四凤,对不起死去的爹。

  

  好容易劝走了三凤,四凤一直坐在椅子上捏呆呆发愣。来旺走过去,推她一把,问:“你这是咋了?不就是一把假壶吗,至于吗!”

  

  四凤嘴里直说:“你不懂,你不懂。”

  

  来旺忍不住好奇,又问:“他娘,你说那是假的,那把真的呢?”

  

  “真的没了,碎了。”四凤两眼无神盯着来旺说。

  

  “咋没得?”

  

  “破四旧那会儿,一帮年轻人听说家里有那东西,闹到家里,死活要交出来。他们到处乱翻,最后到底从地窖埋白菜的坑里给挖了出来,我死活护着,只抓到了那个套子,青花壶被他们当着我和娘的面就给砸碎了。”

  

  “哎!这帮小兔崽子!造孽。”

  

  “也不怪孩子们,那年头,人都像疯子一样。谁分得清好赖啊!好歹,她们知道爹那一把,找到就算了,所以娘那一把就侥幸留下来了。”

  

  两人正唠着,电话铃声一阵响彻。

  

  来旺走到里屋去接电话。顷刻,冲着外屋喊:“是他二姨!”

  

  “说啥?”

  

  “说坏事了,国良让人给打住院了。”

  

  “还说,要来问问你,那把茶壶到底咋回事……”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陈凯 1 0

很喜欢这个小说,青花壶就像一个结,从这个结发散出一根又一根细丝,又终于这个结。真与假之间,传承与失散之间,是反复激荡的人性和民间性。一个想法:国良被人打这个结局,似乎强化了青花壶是假的设定,如果青花壶的真假更加暧昧一些,或许会更有看头。

10月16日 20:1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