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和我的祖国(2)

铁道兵的站岗轶事

  每一个当过兵的人都站过岗,放过哨,我们“老铁”

——铁道兵也不例外。虽然,我们长年累月在大山里施

工,方圆几十公里荒无人烟,我们就是这大山的主人。

但,站岗放哨,这是军规,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部队,

就要站岗放哨,确保部队和军用物资的安全。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正风雨兼程地抢修成昆线。施工

回来,尽管极度疲乏,该站岗还得站岗,该放哨还得放

哨。铁道兵站岗,不是像画报上、电影里那样持枪站岗,

我们是无枪站岗。腰间系一武装带,两腿分开与肩宽,

双手后背,上臂与下臂成90度,两眼平视,纹丝不动,

犹如雕像。

别看站岗枯燥,也有趣事。我来说一两件。一次,轮到

我下半夜站哨。上哨不久,阵阵睡意袭来,我有些站立

不稳,很想在哨位旁边的大树下靠一靠,打个盹。忽然,

一个黑影朝我直扑过来,我一激灵,睡意全跑了,也吓

得不轻。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只听“咚”的一声闷

响,这个黑影就撞到我想靠着迷糊的那棵大树上!这是

什么东西,竟敢袭击哨兵,撞到大树,活该倒霉。我立

刻扑上去,准备生擒这位袭击者。可我再定睛一看,哪

里是什么人?是一只迷路的麂子。它吓了我一跳,我也

吓了它一跳。它没想到这里会有人,待要转身逃走,已

来不及,一头就撞在大树上。这样,麂子更是慌不择路,

昏头昏脑地朝着我们的营房跑去。这不是送上门的猎物

吗?我马上跑回帐篷,叫醒班长。班长又去炊事班,叫

醒炊事班长。炊事班长闻讯,立刻集合全班炊事兵,一

起来抓麂子。顿时,营房一片喧闹。许多被吵醒的战士,

听说在捉麂子,也纷纷起来帮忙。在大伙的围追堵截下,

这只麂子终于落网,大家扛着麂子,到连部报告。司务

长一看捉到一只麂子,高兴得像个小孩一样,这几天,

他正为给养上不来发愁,一看捉到的麂子足有山羊那么

大,可以解决战士们的生活了,你想,他能不高兴吗?

几个会杀猪宰羊的战士,立刻帮着炊事班手脚麻利地收

拾麂子,不到天明,麂子就下了锅。战士们吃早饭时,

整个营房就弥漫着黄焖麂子的香味。

不巧,第二天,团部找我有事,一去两天。回来的路上

我还想着,那天晚上捉到的麂子,恐怕早就吃完了。没

想到我一回到连队,炊事班长就找来了,让我到伙房里

去,他还留着一碗麂子肉给我!原来,第二天,大伙津

津有味地品尝麂子肉时,炊事班长发现我没在,特意留

下一碗,大伙也说,小周是捉麂子的头等功臣,留一碗

给他,应该。所以,我一回到连队,炊事班长就把麂子

肉送了过来。

 

第二件事是,我们来到向隍车站施工,这个向隍车站,

离金沙江的龙街渡口不远,当年红军长征时,曾经过龙

街渡口。在我们营房外,也有一棵大树。大树下还有一

个大石头,是附近老百姓纳凉的好地方。奇怪的是,有

一位放羊的老大爷,有事无事,常常坐在那块大石头上,

呆呆地看着我们。打量着我们的帽徽、领章,当我们营

房响起《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声时,这位老大爷浑

浊的小眼睛里,总会发出异样的神彩。这位老大爷手脚

不利索,身带残疾,生产队照顾他,让他放羊。我们发

现:每当羊群穿过铁路,把道渣石踩到路基下,他总是

费力地一颗一颗捡上来,用他的长衫兜住,再倒回铁路

上。

有一次,指导员来查哨,老大爷正坐在那棵大树底下,

“吧嗒吧嗒”地吸着旱烟,望着指导员和哨兵。这位指

导员是江西人,地方口音很重,平时他讲话我们听着十

分吃力。所以,连队里传出这样一句话:“天不怕,地

不怕,就怕指导员讲话。”这下他来查哨,对哨兵讲了

几句,哨兵好像没有听懂,一脸茫然。可是,这时候,

这位放羊的老大爷却从石头上一跃而起,走到指导员面

前,双手紧紧握住指导员的手,嘴里嗫嚅着,眼里闪烁

着泪花。指导员先是一愣,接着又搀住老大爷,用他那

难懂的江西话对老大爷说:“嗲嗲(江西人尊称老人语),

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这时老人早已泣不成声,任

由指导员搀扶着慢慢向寨子走去。

第二天,指导员召集全连讲话。他讲得很慢,大家都听

懂了,他是在讲那位放羊的老大爷。原来,许多年以前,

这位老大爷是一位红军!江西出发,一路来到这里。因

身负重伤,无法跟随大部队长征。只好把他留在当地养

伤。部队临走时,留下一句话:“安心养伤,伤好后我

们会回来接你的。”就是这句话,他等了30年,直到我

们铁道兵来修筑成昆线,他才看到部队。看到红帽徽、

红领章。可是,我们不是来接他的。

指导员在寨子里,还听到许多关于这位老红军的故事。

谁家有困难,他总是默默地前去帮忙。如,谁家没有柴

草,他就在放羊时,就便打一捆柴放到那家门口;谁家

没水,他就会给人家挑满。俨然是红军作风。只是,他

身负重伤,说话气力不足,也就话少;加之他是江西人,

说话让人听不懂,“就像我一样。”指导员如是说。就

更加不想说话了。久而久之,他连话都不会说了,一个

人静静地在寨子里生活,内心深处总在盼望着红军来接

他回部队。看到我们修铁路,还唱他熟悉的《三大纪律

八项注意》,让他回想起红军的生活。这就是他总在我

们营房前久坐的原因。

指导员还说:向隍的这位“嗲嗲”,江西老家和他的老

家仅一县之隔,等成昆线修通了,他回家探亲,就带着

这位“嗲嗲”一起回江西。老人表示,他回到江西,要

带两只鸭子来,向隍这地方,水多,却没有鸭子。两只

鸭子,可以发展成一大群。

后来,龙街渡口附近发现红军壁画,指导员带我们去参

观,特别邀请这位老红军。再后来,长征途中,各地相

继发现许多像这位放羊老大爷一样遭遇的红军,就给他

们取了一个名字:“掉队红军。”

 

第三件站岗的故事,也不是故事,不足为外人道。好在

时过境迁,讲一讲也无妨。我们站岗,最希望排在下午

六时到八时这个时段。为什么呢?原来,这个时段,是

一天一趟的班车经过的时刻。县里考虑到我们铁道兵的

方便,在离我们营区最近的地方设了一个站。哨兵可以

早早看到下车的人。干部家属来部队,大包小包的行李,

有的还带着孩子,行动不便。哨兵看见了,就要去帮忙

提溜行李、抱孩子,迎接她们。把她们送到家。这时,

家属往往会往哨兵口袋里塞一些土特产,苹果、梨、大

枣,或者几片饼干,最不济,一把花生也是有的,用以

答谢哨兵。战友探亲回来,哨兵也是热情接待,同样有

好吃的东西犒劳。在那艰苦的岁月,物资又匮乏,家属

或战士带来的这点食物,不啻美食。吃到的哨兵要回味

很多天,其他的战士同样要羡慕好多天。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五月红 5 0

很值得回忆的铁道兵故事,谢谢分享!

07月30日 12:3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