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和我的祖国 (5)

铁道兵军营生活生活回忆(四)

铁道兵唱“情歌”

 

        “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

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

同志呀你要问我们哪里去呀?

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每一个铁道兵都会唱这支《铁道兵志在四方》的歌。这一天,我们在铁路旁休息的时候,又唱起它,殊不知,却引来一场“情歌”对唱。

那是上世纪的60年代后期,我们铁道兵修筑成昆线时的事了。在全线铺轨工程完成以后,接着就是为铁路上渣整道。劳动强度低了下来,工作的紧迫性也没有前一阵子那样紧张得让人透不过气来了。我们连被拉到昆明市的安宁县奶母庄突击补充石渣。大家在等待火车拉运石渣到来之前,列队在铁路边坐着。排与排之间,就开始拉歌,唱的就是《铁道兵志在四方》。

这里的自然条件和生活条件比起前一阵子我们在的禄丰县,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就是今天,安宁这段线路也是成昆线在云南最好的路景。铁路的一边是青山,另一边是河流、村庄、田畴。我们来到奶母庄时,正值春耕大忙季节,大片大片的水田,从铁路边一直延伸到远方,只见农民们男的在赶着牛耙地,无数的妇女则一排一排地弯着腰栽秧,云南话叫插秧。在云南,每到这个时候,水田里都有秧歌对唱。我们连有不少的云南籍战士,一见这场景,嗓子早就发痒了。还没等我们的战士开口,对面水田里就飘来了歌声:

  “四月立夏小满天,遍地水田遍地秧。

就像钢轨与枕木,整整齐齐一行行。”

这是插秧的妇女们唱过来的,意思也很明显:见我们的战士列队坐在铁路边,高唱《铁道兵志在四方》。她们听到后,趁歌声暂歇,也唱起秧歌。第一首就是要我们铁道兵和她们对唱呢。战士们不敢造次,没有命令,谁都不能唱啊。见战士没有回应,水田里又传来一阵歌声:

“解放军修路到村庄,天天打洞架桥梁。

今天都成哑巴哥,会唱秧歌莫装佯。”

唱完这支歌后,隐隐约约还听得到她们嘻嘻哈哈的笑声。

恰巧,连长和指导员来检查,通知大家石渣车很快就要到来。见几个战士心痒猫抓似的要回应。两人于是商量了一下,现在暂时无事,就叫几个会唱秧歌的战士回应吧,活跃一下气氛。其他战士在旁助阵。

按捺不住的战士得到命令,立刻亮开嗓子唱了起来:

“解放军修路到村庄,开山架桥样样强。

我们秧歌唱得好,没有命令怎开腔?”

   看见我们有了回应,那边又唱过来了:

“白天黑夜忙修路,解放军不怕苦和累。

你们是咱的好榜样,新媳妇啊莫贪睡。”

显然,这是戏谑她们中的一个新媳妇,但又用咱铁道兵来比喻,还是希望我们接腔。

我们战士就势回答:

“ 秧田水满眼睛明,铁道兵修路为人民。

白天黑夜加油干,铁路修通到北京。”

战士的歌声刚落,大家齐刷刷地鼓掌。那边又唱了起来:

“嫁人要嫁解放军,解放军要数铁道兵,

不怕艰苦与牺牲,有家就有好良心。”

一个战士站起来又回唱:

“四海为家铁道兵,勤勤恳恳为人民。

哪怕工作苦和累,都有一颗火热心。”

这几句歌词唱到大家的心坎里,又是一阵齐刷刷的掌声。

这时,满载石渣的火车冒着浓烟,“呼哧呼哧”地驶过来了,大家抄起工具,准备卸车,那边又唱:

“一列火车黑沉沉,我随哥哥去省城。

阿哥有心妹有意,我们就成一家人。”

  这种火辣辣的秧歌调子,在铁路上、山林间、秧田里久久回荡。不能再唱下去了,再唱下去,就更具有挑逗性。聪明的连长长长地吹响了哨子,意在告诉插秧的妇女;秧歌对唱到此为止,我们要开工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