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第一天:遇见玛吉阿米,遇见仓央嘉措

        有人说,西藏是一种病,来了也治不好,可不来更治不好。

        对于西藏的向往,由来已久,然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未能成行,前两天朋友突然跟我说有时间了,可以去西藏,我激动之余,立马和朋友约好出发时间,订好机票,简单的收拾下行李,背着背包,就朝西藏来了。      

        7月30日上午7:30飞机由昆明起飞,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12:30飞机降落在拉萨贡嘎机场,出了机场,坐上前来接机的汽车,我们就朝着拉萨前进,一路上感慨万千,路边一座座高山,全是岩石,一棵树也没有,路两旁倒是有些绿色植物,可毕竟不是原生的,而是人们在修路后种植的。看着那些光秃秃的山峰,我对于生活在这一片的人们新生敬仰,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他们都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一片雪域高原上,是要经过怎样的努力与拼搏才可以生活下去。不知不觉,汽车已来到酒店,办理住宿后,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差不多下午三点半左右,我们就出门了,先去躺了西藏大学,意外的爱上了自然博物馆的建筑,又去了拉萨河,还看了布达拉宫的夜景,最后就是我心心念念的玛吉阿米的小酒馆。

        说到玛吉阿米就不得不说仓央嘉措,或许正是因为仓央嘉措的存在,才让玛吉阿米有了存在的理由。提起仓央嘉措,我是有些惭愧的,没有真正的读过他的诗集,至少没有读完,更多的是网络上看了他的人生故事,一个出身红教家庭的孩子却莫名成了黄教的哒赖喇嘛,由于不同教派有不同的戒律,布达拉宫对于他来说除了荣誉之外更多的是无可奈何,莫名的压抑与悲伤。我不敢说看过他多少诗词,可第一次看到他写的:“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的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时,我就对这几句话情有独钟,之后又看了关于他的许多事迹,才知道玛吉阿米的存在,从那以后,心里就一直想着,在我结婚之前,我一定要去一次西藏。尽管仓央嘉措不是我来西藏的唯一理由,但确实理由之一,而玛吉阿米更是我梦想的地方。从我知道有玛吉阿米存在的那天起,我就曾幻想,以后我一定要去玛吉阿米的小酒馆里坐坐,也许我什么也不做,只是去那发发呆,我也愿意。如今这愿望真的成真了,只是这寻找的过程有些艰辛,朋友和我从布达拉宫广场顺着导航就开始寻找了,在八廓街上转悠了很久,直到晚上的11:15才找到,我们站在它的旁边,开心之余开始傻笑,因为我们从它旁边走过几次了,我们相视笑笑就朝门口走去,楼上不知是哪家的藏族姑娘正在唱着《在那东山顶上》,独有的藏族声音伴随人们的掌声传了下来,我们加快了脚步朝二楼走去,里面坐了20多个人吧,我和朋友找了个地方坐下,本来也想装腔作势的喝上两杯,但奈何囊中羞涩加上两个女生也有些不便,所以最终我们还是要了手工酸奶,坐在那一边听藏族姑娘唱歌,一边遐想仓央嘉措当年是不是就坐在这里与自己心爱的姑娘相会,那散漫又带点倔强的少年会跟小姑娘说些什么呢,他们是否有过一些约定……  

        胡思乱想时间已快到人家打烊的时间了,我们匆忙吃了酸奶,在留言本上写下了各自想说的话,我想起母亲来,边写边哭,突然想趴下去伏案痛苦一场,又怕影响周围的人,擦擦眼泪,几下写完,留了日期与名字,我们就出去了。来了外面,天上正下着雨,街面全积了水,我们谁也没带伞,就这样在雨中走着,把玛吉阿米抛在身后,看着那些在雨中朝拜的人,我突然想到,对于那些喜爱仓央嘉措的人来说,他们不远千里的来寻找玛吉阿米,在某种程度上,不正如这些朝拜者一样吗?

        

每个在留言本上写字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这条壮阔的大河不知是要向东流还是向西流

玛吉阿米的手工酸奶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16日 21:3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