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己亥云南篆刻公益讲座暨圆通禅寺讲经堂刻石访友后记——在抱堂《学印杂感》

己亥结印纳霞屏,秀拥五华采芝迳。印社公益半竹响,刀聿点画传西泠。秦宗汉脉风流看,建国文章一脉清。

治印如闻《韶》,子曰乐可知。始作翕翕热,纵之纯纯和。皦皦似清晰,绎绎乎不绝。慨当论以成,还需金石诀。


奏刀莫畏老,知行好养生。恩泉接引入,汲古撰梦人。嘉荟有期许,善本唯献真。三迤呈特色,以史研精神。出蓝假于贤,浙派鼎传承。金石有家谱,碑学问臣深。士风题跋考,兰亭圆通门。

前人篆书平常事,今之临古浙派营。朴学淘客金石类,器中款识骨踪寻。

象形指事和会意,检索应该在《说文》。曾经通释复古概,《三十五举》辩分明。

古者篆书字中包,《石鼓》首尾一法瞧。蜾扁虽求非老手,小篆慎处笔境高。


二李圆融舒姿阔,篆隶徐铉子玉崔。写成篇章各家事,不去问道词曲文。

初写小篆皆喜长,比例方楷一字半。一字正体半垂脚,美哉无奈不过三。

步步小心防路滑,层层著眼盘坤岩。事有定数收正笔,如刀悟空瞻摩崖。草木模拟情景式,正生倒悬泐蚀华。石牌坊柱赢峰色,齐登庵堂到印家。

牌匾碑额无疏言,小篆为正体杂闲。钟鼎蹲虎错繁用,藏蛟留迹屏下潜。孤亭迟月滇中事,烟霞耆旧草绝连。莫比谢客《晋书》撰,山水诗赋名百篇。


求印难记百家衣,识者笑此用竟废。

围圈中字谁填满,但如斗下任其白。

摹古网络机快打,上石油沁替水行。

模床钢珠旋自转,刀在火中焠成精。

能源电池充循环,华灯照彻万古寒。

五极不知何时用,智能可否担津粱。


四体皆精国朝一,邓书风范传佳意。自要格调舒夜话,白草堂前垂笔临。福庵书说文部首,基础章法要详明。此处回归大小篆,秦山琅琊石鼓鼎。还有分隶与魏碑,典雅流空对称均。

汉印隶书妙不扁,挑拔平硬折刀头。方劲古拙高矮补,斩钉截铁浑厚见。



写篆须把笔单钩,却伸中指夹衬头。方圆平直无不可,师传意会驾轻舟。

初学笔墨虚心手,伸中并二指空游。若能审之篆大字,虚腕悬笔字相活。

汉篆变法多古恒,赵氏五体碑学鸣。诏镜币铭篆通隶,许慎笑啥后来人。独立索求脱放纵,魏体颜面创自新。印中款识文傲骨,息刀何曾是服输。篆刻鬻食晚来拒,夕阳总得皖浙情。



多见沙门藏汉印,《啸堂集古录》不同。唐篆屈曲盘回此,碑刻颜鲁印考据。


汉魏印章多白文,朝爵皆铸军中凿。急就行令无押字,官职信令证其别。

自唐用朱古法废,后宋印文皆大谬。白文印摹归汉篆,平方正直不可圆。纵有斜笔当取巧,笔墨已古刀石新。

三字四字印分明,八方法度空隙韧。轩斋印例“端居室”,只从朱文流传起。朱文杂篆不可怪,白文汉器碑印盖。姓名表字古法式,篆朱不可随杂俗。

古玺殷商起,佩服表信淳。战国存量大,宋元无人识。俞希鲁立论,文献未误读。明后来推断,朱简大不同。所见古铜印,璞小文极圆,有识有不识,先秦以上印。创作新天地,意义不可限。清中译私鑈,陈瑶田有功。大开古玺研,金石始作俑,当今曹锦炎,《通论》是专著。

白文逼于边,无空气相连。朱文边细字,空白得中去。相倚无字宜,粘边建业创。书房依款识,汉印不如此。

唐人道号有,作印不可求。屋匾生三字,遗篇法唐承。文印字一二,缺空还自然。不映可带者,听其眼茫茫。《印式》谱二册,官私音释列。名印不妄写,姓名相与合。“印”字最难正,二名丕回文。姓印字在右,二名左如是。单名“某之印”,不可侍回文。曰“姓某私印”,文墨不得印。只宜封书宜,不能回文引。名印远“氏”字,表德“氏”可加。古今当详审,纲常立废明。

他人美己事,入印属禁忌。一字正其表,俗乱难不成。二字正其式,好古论渊原。汉人三字印,非复皆非名。字印不乱名,三字兆表德。文下有空处,悬之印最佳。不可妄意伸,屈曲务填满。道理若实践,观照当世杰。

后世高人,《印法参同》。所谓高明,学者不轻。是道笔法,不借才智。得于自然,水从器。贵出巧天,因物付物。娇强拂逆,动静死狂。分形分位,六骸成人。增减颠倒,万千玺态。自在大观,华贵贫瘠。秾纤修短,得衷合度。曲直筋骨,包实皮肉。血脉精神,沛然通足。行流住峙,周规折矩,坐伏立起,俨如法度。

刻家朱简,宗创切法《印经》刀篆,江湖不闲。

曰:神刀笔浑融,妙笔无刀有。有刀能无笔,逸品笔刀外。锯牙燕尾势,墨猪铁线形。外道与庸工,重修精气神。

附“在抱堂”【朴学参知录】:

(1)孔云白(1909-1951),字祥宗,别署晨曦阁,浙江会稽(今绍兴)人,好篆刻,为西泠印社社员,民国时期有影响的印学研究家。 著《篆刻入门》载:“当徽派盛行之际,有西泠丁敬突起,乃夺印坛盟主之席,开千五百年印学之奇秘,世称浙派之初祖也。”

(2)吾丘衍 (1272—1311),字子行,号贞白,又号竹房、竹素,别署真白居士、布衣道士, 元代金石学家,印学奠基人。浙江开化县华阜镇孔埠人。世称贞白先生,秉性豪放,左目失明,右脚痞跛,行动仍频有风度。著学古编》序:“干、莫,利器也;补履者,莫能用。欐梁,大材也;窒鼠穴者,莫能举。故求此道,必得于此道,则达于此道矣。既达矣,止斯可乎?曰:不可。夏后氏治水,水之道也,汨使之流,道使之注。山泉之蒙,尾闾之虚,不相与违,斯所谓道。偶得此说,因写为《学古编》序。”

(3)熊十力(1885—1968) 原名继智、升恒、定中,号子真、逸翁,晚年号漆园老人, 湖北省黄冈(今团风)县上巴河张家湾人。 著名哲学家,新儒家开山祖师,国学大师。著《体用论》:前面说过,变化是循相反相成的法则,仍用一二三来表示之。如前一刹那新生,便是一;而新生法即此刹那顷顿灭,此灭便是二;二固与一相反,一是生,二是灭,故相反。然后刹紧续前刹又新生,便是三。刹那,亦省称刹。他处言刹者,仿此。此三望前为终,望后为始,所谓终则有始也。凡物刹那刹那、生灭灭生,始终循一二三之则,常创新而不守其故,《易》所谓至赜而不可乱也。

(4)刘向(约前77—前6) 原名更生,字子政.西汉经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沛县(今属江苏)人。著《说苑·修文》孔子至齐郭门之外,遇一婴儿挈一壶相与俱行。其视精,其心正,其行端。孔子谓御曰:“趣驱之,趣驱之!韶乐方作。”孔子至彼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故乐非独以自乐也,又以乐人;非独以自正也,又以正人矣哉!于此乐者,不图为乐至于。

(5)许慎(约58年-约147年),字叔重,东汉汝南召陵(现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人,有“五经无双许叔重”之赞赏。经学家、文字学家、语言学家,著《说文解字》【叙】:“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日月是也。”;“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撝,武信是也。”;“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

(6)王俅,生卒年不确,任城人(今山东济宁),字子弁。活动于北宋后期至南宋初期。著《啸堂集古录》。全书收器345件,有青铜器和杂器、印章等。卷中摹印各器(鼎、尊、彝、卣、壶、爵、斚、觚、巵、觯、角、敦、簠、簋、甗等等)铭文,并附楷书释文,未附图像和考证。

(7)周建国字柬谷室名双持轩。生於1956年。师从著名篆刻家江成之先生。当代西泠印社社员、海上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浦东篆刻创作研究会理事、上海书画院画师。论文《印继八家传一脉 书工二篆卓千秋——王福庵先生生平及书刻艺术》入选《西泠印社2004年秋季印学论文集》

(8)徐映璞(1892-1981),字镜泉号清平山人,浙江衢州北郊徐家坞人,历史学家。 王福安《作篆通假校补》:书契之法六而序次之等三:象形、指事,所以奠其基;会意、谐声,所以致其用;假借、转注,所以溉其蕃。譬之于木,基也者,根柢也;用也者,株杆也;蕃也者,枝叶也。三事备而六书之义尽。曰:书契者,何也?契者,刻也。造字之初,漆书之涂未广,柔毫之染未臻,曰笈、曰箴、曰篇、曰签、曰簿、曰籍、曰答、曰籀、曰箓,字皆从竹。

(9)赵之谦(1829年8月8日-1884年11月18日),汉族,浙江绍兴人。初字益甫,号冷君;后改字撝(huī)叔,号铁三、憨寮,又号悲庵、无闷、梅庵等, 中国清代著名的书画家、篆刻家。代表作品:

《篆书泰山刻石轴》,壬戌秋九月,135.8cm×32.2cm,田家英旧藏

《篆书饶歌册》,同治甲子六月,32.5cm×36.8cm,故宫博物院藏

《篆书五言联》,乙丑六月,84.3cm×19cm×2

《篆书群书治要引三略八屏》,光绪戊寅,174.4cm×43cm×8,日本藏


(10) 赵成杰(1987—),黑龙江宁安人,文学博士。云南大学历史与档案学院研究员,韩国首尔大学人文学研究院中国语文学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金石学、《尚书》学。于《经学文献研究集刊》第十七辑(上海书店出版社2017年)发表“《金石萃編》引書考”

赞赏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