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滇池“围海造田” 亲历记

张 伟:文/图
        记得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昆明的“围海造田”运动是在“文化大革命”的狂热运动时代,加之,响应“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号召背景下拉开序幕的,那时我刚好在高小升初中的阶段。在这场人为使“沧海变桑田”的“伟大革命行动”中,以我家为例,上至五十多岁的老父亲下到我们兄弟几人都参加了“围海造田”的劳动,其中仅有我是以学生的身份投入到这火热的“战斗”中。回顾这段已尘封五十年那半个世纪的历史,在我脑海里还残留着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
“围海造田”动员誓师大会
        据《昆明年鉴》记载,1969年底,“昆明市革命委员会根据云南省革命委员会指示,决定在滇池草海浅水边缘挖山筑堤,排水造田一万多亩。为动员全市人民行动起来,围海造田誓师大会于1969年12月28日在东风广场(初建时称“红太阳广场”)上隆重举行。”
        早晨红太阳广场上,号角声响起,昆明地区来自盘龙、五华、官渡、西山、呈贡、晋宁、富民等各区县的工人阶级、贫下中农、解放军、革命干部、红卫兵小将及广大师生等十余万人高举红旗,手捧《毛主席语录》(俗称“红宝书”),敲锣打鼓地迎着朝阳,精神振奋地汇聚到广场……誓师大会精神是:“以战斗的姿态,大跃进的步伐,人定胜天,征服大自然,跃进伟大的七十年代”。并定出豪言壮语式的口号:“向滇池进军!向滇池要粮!誓夺农业大丰收!大打一场围海造田的人民战争!”
        当时全场激动得一片欢欣鼓舞。我和同学们都开始高兴地憧憬未来,如果在昆明造田一万多亩成为现实,按计划夺得了农业大丰收,到那时我们就能吃饭不定量,或每月在定量内少搭点杂粮;或到饮食店买食品不收粮票。大家顿时产生了一个奋斗的目标,就是要调动和挖掘自己内在的一切积极因素,争分夺秒的干,为围海造田这一伟大壮举贡献一切力量。誓师大会在“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雄壮歌声中结束。这一天让开会的十万多人铭刻在心,即便是现今已过“六十而耳顺”的我来说,这段经历也无法从记忆中抹去。
争议与美好愿望
       在那个火红的六、七十年代,全国人民生活物质匮乏,食品供应紧张。每人每月凭证或票供给五公两肉食,二、三两食用油,没工作的成人居民每月定量二十五市斤粮食,有工作的居民则按部门及工种轻重增加不同定量。凡定量以内并且是由大米、小麦、苞谷、蚕豆等组合而成,而且还要全家集体行动起早摸黑到上级相关部门划定的粮店排长队,经大半天守候才可购得,再七股八杂的搬回家中事还不算了结……
        而这时一个振奋人心的口号响彻在半饥半饱的市民心中。
        移山填海,围海造田,战天斗地,向滇池要粮!把市民吓得一跳,混沌一思量,也许吃饱吃好不用愁?又高兴得合不拢嘴。但一小部分还保持清醒的人想,千百万年形成的高原湖泊,平均水深近6米的滇池要填成田,谈何容易?少数悄悄议论,可也有只顾眼前的人说:“把‘萍天苇地’长满芦花水草的草海变成万顷良田,有何不可?就算昆明粮食不够自给,起码少搭点杂粮。”还有人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滇池草海水产资源丰富,当一年就要产多少鱼、虾、螺蛳、海菜、海肥、青饲料等,这是还没饿慌,就要杀鸡取卵啊!”很快,这些“说三道四的杂音”就被提到阶级斗争的高度,争议之声戛然而止。各机关行业、工矿、学校单位都迅速开进了各自负责的劳动工地。
        几天之后,几乎全市学生停课参加了十万劳动大军。我们咸宁小学的高小级师生也响应了“围海造田”的号召。学校又开动员大会,然后各班顺序上台,面对毛主席的画像举手表决心,从此就准备长期自带冷饭、冷水的加入了无比光荣的战斗行列。
        据有关资料载:每天上阵总数达3.5万人,其中造田阶段每天参加义务劳动的人数达10多万人。全市各行各业职工及城市居民几乎无一例外的参加了围海造田,有十岁以上的学生,也有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发动面之广,前所未有。
现场记忆和轶事见闻
        围海造田工程从1970年元旦开始,至8月11日竣工,历时213天,全部工程分为筑坝、排水、造田、栽种、扫尾五个阶段。
        到滇池海埂边,广袤的工地上如打一场人民战争,红旗如繁花似的点缀和飘扬在大地上,流动的劳动大军浩浩荡荡,宛若现今影视剧拍摄的大型故事片《淮海战役》那样场面恢弘壮观。 初期,不时总有上面两侧插满红旗的宣传车,车厢上还架着喇叭,宣传的内容主要是“农业学大寨”。工地上的人们红红火火地干着,旷野里还有高音喇叭响个不停,广播里一会激昂地宣读各种喜讯,一会播放着革命歌曲。才进入工地的人不停的喊口号:向滇池进军!向滇池要粮!胸怀朝阳战恶浪,誓叫滇池变良田!我们也一起喊着口号:“向解放军、工人叔叔学习!向解放军、工人叔叔致敬!”一开始我们觉得挺新鲜又激动人心,认为学校组织这次劳动,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而且动员了那么多人参加。
        我们到水边码头挑土,远远看见对岸山脚下,很多工人叔叔担任开山炸石的危险任务,附近的是悬崖陡壁,工作十分艰苦,每次炸山放炮时,看他们走得离我们近一些,总会看见一个个满身尘垢,灰头土脸,一幅疲惫的样子。有时还见他们在对岸水边高声朗诵“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我们当时特别崇敬这些不惧艰险的工人叔叔和大哥们。有次我和高个子班长杨志辉及顾汉年、徐爱民、张士毅等同学私自请求开摆渡船的工人把我们接过对岸参观一会,我们才亲眼看到山脚有几个炮洞,有个大炮洞口两边写着毛主席诗词中引申出来的对联:“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石头洞里炼红心,彻底埋葬帝修反。” 
        围海造田的土石料是从西山东坡山脚下采来,用卡车开上摆渡船和其它木船运往草海对岸筑堤造田,专门垒起一条割断滇池内外海的长堤作为保障新造的万亩良田的安全,长堤上又可作为车道(如今红塔训练基地旁,现为观鸥或观景大堤)。土石料场主要有高峣、苏家村、龙门村、辉湾等,成一字长蛇摆开。近来我看过一张反映当时的照片,下文写有:毛泽东思想教育人,围海造田炼红心。广大围海造田战士,发扬“愚公移山”的革命精神,决心“搬倒西山,填平滇池”。图为围海造田大军在西山东麓取土的情景,土料场工农兵及革命群众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
        听说一次雨季到来时,海水上涨危及新筑的堤坝,围海造田指挥部紧急动员抗洪抢险护堤,就发生过一桩惊心动魄的故事。2009年9月7日《生活新报》刊载:“只见东南方向的堤坝倒了一个缺口汹涌的海水往坝内涌来,缺口两旁的土也不断往下塌。眼看着缺口越来越大,海水也越来越汹涌,这时人群中有人喊口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决心不顾一切堵住缺口。那些中学生、红卫兵战士边喊边冲,在队长的带领下冲上前去,大家被海水冲了下来,但仍高声朗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又冲上去,可脚还没站稳,又被一个浪头打了下来。但他们仍手挽着手,肩并肩一起冲了上去,有三个女同学,几次被海水冲倒,她们干脆跪在水里,用身子堵住海水。人们冒雨加班加点运料围堤,才得以安然无恙。”经过这次万众一心的抢险,终于保住了大堤,次日我们还在采料场发现一幅新帖的标语:“用鲜血和生命誓死捍卫坝堤!”那时凡是参与的军民都会唱几首为围海造田编写的歌曲,我记得其中一首开头是这样的几句歌词:“我站在金色的大堤上,向着红太阳放声歌唱,英雄的围海造田战士改天换地斗志扬……”
        到造田工程后期,由于新造水田内淤泥很深,拖拉机、耕牛无法使用,只能全部用人犁,人耙。我们看着在已经放了水的田里很多成人们像犁地似的排成一行纤拉着长木板上站着压板的人来平整水田,准备插秧。田里淤泥深浅不一,他们提醒大家要试着点,一旦有人陷下去,要马上变直立姿势为伸开四肢仰浮在淤泥上面,等待救援人员,站在旁边的人只能就近将竹筐、粪簊、扁担等可漂浮的物品用绳子拴好丢过去,慢慢拉离危险区,千万不能一拥而上。我们当时虽小,但在这亲身体验与耳闻目睹期间也增长了不少沼泽自救的知识。
        在整个围海造田期间,指挥部提出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要实现“当年造田当年受益”。听我兄长们说:“我们每天早上八点出工前要开会,都要先读几段毛主席语录,然后汇报每天的工作计划。收工时,都要在毛主席画像面前汇报任务完成情况。而且每到一个阶段,要以排,连为单位,用大红纸写决心书,然而读战书并互下挑战书、迎战书。又以比、学、赶、帮、超的的竞赛方式,大干快上,提前完成上级交给的光荣任务,若团体和个人完不成任务就要挨严肃批评。在正常情况下,每条流水线及每个环节上都必须完成任务。指标定下来就只有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去尽力地挖山取土,尽力地推小板车,拼命地抬石头。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下班,规定时间绝不含糊。像划船的,要计件,如六个人划一只木船必须每日完成十船土,若完不成,你就得加班加点的赶完。抬石头也如此,翻斗车一过来,必须车车上满才可拉走。相比只有在水上驾驶拖轮拉土石料的驾驶员最为轻松也最神气。”
        其实,凡是重体力或是有危险性的劳动都不让学校参加,我们高小学生算是得到相关部门的多方照顾了。一般最危险的工段任务都交给了解放军及某些专业工人去完成,其他环节及较重体力劳动就由普通市民去干。
长途跋涉和咽冷饭冷水
       当时我们都才十二岁左右,正在长身体的时期,大多个子又小又瘦弱,对很多具体细节不太记得清楚,只最记得每日早晨天还不亮就忙着起来,随便乱吃点早点,跨上书包内装着的一铝饭盒冷饭菜和军用水壶,急匆匆赶到五华山南坡下的咸宁小学校集合,排成两三人一行的纵队,由长春路穿过正义路、金碧路、东寺街,朝云纺老海埂路边的黄瓜营、红庙村、马家营、前卫营、官庄、徐家院、太家地、周家地等村庄小路走向围海造田的工地。途中不时还唱歌和喊口号来振作精神。由于原老海埂路太狭窄,大约只有九米左右,在围海造田工期内,此路上经常是车水马龙,南来北往的各路劳动大军汽车如滚滚洪流,有时挤得水泄不通。故多数学校出于行路安全考虑而选择走此公路东侧的沿村小路,在全程的大小路之间,基本隔着太家河沿东岸行走。凡是河边有村落的地方都有桥与公路相接。
        从学校走到工地,单程都将近十四至十五公里,我们用弱小的身体需要花费三几个小时。实际每次走到那里,早已脚摊手软了。只能利用集合打考勤的时间休息一会,就拿工具到较远的水边码头挑土来填围堰内的沼泽地。“围海”是成人干的危重劳作,我们学生娃娃做的这叫“造田”。就是按照指挥部决定的:采取客土加磷肥的办法进行土壤改良,在草煤淤泥上铺一层红土。大量土料也由西山运来,真是名副其实的移山填海。
        初期,正值隆冬,天天总是冒着凛冽的海风行进着,劳作着。到栽秧前后,要么头顶烈日,要么骤雨瓢浇。每到午餐吞咽着自带来的冷饭菜,经一路颠簸,饭盒里的饭菜如果在盛入时没挤压结实,就易被折腾的乱七八糟,就像牛屎裹马粪。再加上铝皮饭盒和铝勺相互摩擦生成的灰黑色铝沫液,把饭菜染得颜色怪异。但此时早已饥肠咕噜,谁管它外观口感如何,狼吞虎咽完事。少许同学如此饭后易不停地打饱嗝,喝点凉水,饱嗝声则更加激烈……因为我们学生往返都要靠腿走,下午一般都在四点前就收工了,踏上归途到家经常是六、七点钟了,甚至天都黑了。到后期我们还是排着队去,返程时由于多数很疲惫,有的因脚疼,甚至一瘸一拐的,每班老师只得走走停停地照顾一些弱小的同学回家,学校领导只好叮嘱各班组长负起责来,管好自然形成的小集体,并默许各群体自由行动回来。
        才长途往返几日,我们就发现学生虽然体力有限,对围海造田贡献不大,但和有工作单位的成人相比,学生悲惨可怜多了。成人来回有单位的专车接送,并能吃到自办食堂的热饭菜,喝到热开水。有很多单位就地取材,搭建一些草棚,吃住在工地,长期安营扎寨。我父兄们就属这类。在工地劳动期间,有几次我母亲还叫我顺捎带些父亲换洗的衣物和咸菜,进入他的住宿营地,在挤满床位的工棚里,我看到和他年纪的老职工也不少,环境是艰苦些,但有如此条件,真让陪我一起来同学们羡慕无比。在来去浩浩荡荡的路途中,不断有少数大胆男生不顾老师们的劝阻,悄悄往行驶的大卡车后货箱门上飞爬上车。由此还发生过不少摔伤,甚至致残的事故。听有些说,云纺路口有学生飞车出了大事,据说是往车上摔下来,刚好被紧尾随在后的大卡车前轮压死了。我校领导对学生管得很严,直到工程结束尚未出什么大事。
劳动艰辛 无怨无悔
       初期,我和同学们满怀欣喜,停课参加十万人劳动对我们还是很新鲜的。学校要求怎么干就怎么干,也不管为什么,反正老师们说的都是对的,所以就天天这样勤勤恳恳的干活,每天听广播里播的各条战线的一些先进事迹,让我们觉得更有干劲。可是没多久,就真正体会到这是一场艰辛的劳动。
        就拿挑土来说,由于形成数千万年的湖盆,底部早已沉积了相当厚的有机物,故脚下的土地好多地方如海绵一样,平时空身走都很困难,不是软绵绵,就是把脚陷下去。但虽然如此,我们还要经常在相互抵消的状态下用力挑起来或负重行走。感觉上真有点太空不像太空,地球不像地球状况。
大家总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挑着从西山脚下运来的红土去填平低洼的黑色湿地。一天正干得热火朝天,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阴云密布,狂风四起,紧接着蚕豆大的冰雹从天而降,击打在我们身上,我猛觉得耳轮被什么打得很痛,紧接头手也被重击几下,一看周边才知是下冰雹了,我们都在旷野中间,没法躲避,只好拿起身边沾满红泥土的粪簊、竹筐举过头顶来抵御冰雹的袭击。冰雹才过,为了争分夺秒,又开始尽力的铲土、挑土……
        围海造田工地是处在很空旷的湖盆地带,方圆近30平方公里面积,新造的田低于滇池水面两米多。栽秧时节正逢昆明的雷雨季节,我们的工作主要是挑秧。头一次听指挥部宣传雷击预防知识,得知这些危险因素,同学们多数吓得头皮发麻。不过,一旦出现雷雨征兆,教自然课的常老师大多能提前告知,叫师生们迅速撤离潮湿而又空旷的危险地区,防止雷击伤人。雷雨季来临,我们也逐渐有经验了,只要睡美人的主峰一戴大帽子(乌云遮住山体),雨就要来,老师们就招呼大家赶快找附近工棚避雨。但距离都较远,几次等跑到,全身都湿透了。
        几月下来,由于长时顶着寒来暑往的烈日行路与劳作,师生们都晒成又黑还脱皮的花斑脸,手掌背经常是开裂绽口的渗出血来。再加每天挑土、铲土、行走,使多数人肩头、手心、脚掌都磨起血泡。由于疲劳及没时间搞个人卫生,使多数同学身上和衣服都是脏兮兮的。
        我们本来年纪就小,还要忍受着身体的种种不适,背着从家里带来的食品和水步行往返近30公里,中间又干些体力活。在干活时又不敢随便把带来的东西放在地上,总怕丢失后给父母添麻烦。有时候我们实在累得真不想挑土了。想想,每日走到那里后,大约从早上九点干到下午三点多种,还得硬撑着疲惫的小身子走回家;每天不断的重复觉得特别困倦辛苦,但我们每产生信心动摇的念头时,总又会不断地念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来加强自己的信念并鼓舞斗志。这种方法还真灵,使我们在整个艰苦的劳动期间有始有终,无怨无悔。
        倒是另外还有个意外收获:让我们的腿犹如“长征老红军”的腿壮实无比,终身受益。
我们高小学生若出满勤,一个月可拿到一点市政府特为此工程而补助的粮票,男生七市斤,女生三市斤。在当时来说,是较珍贵的定量补偿。每到一月由老师在工地上按考勤点名发放,大家总是兴奋地像发工资一样的排成长队等候着领取劳动所得。回家之后,我们多会带点自豪地全部交给父母。如今想起,我们那个年龄段确实能吃苦耐劳又淳朴可爱。
        向滇池要粮的美梦破灭
        总之,我们当年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围海造田会破坏生态环境,只觉得这是一场战天斗地,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伟大革命行动。为此,革命群众绝不能动摇和落后。
        我和同学们1970年8月一起跨入昆七中,又时断时续的参加了围海造田后的几次秋收劳动,我们在小学无怨无悔的参加了围海造田,心中总惦记着自己曾和十多万市民付出过的艰辛劳动,应该获得应有的收获了。可利用这个机会到抢收现场体会观看,但令众人惋惜哀叹的是,随处可见金黄的水稻谷粒被踩进深深的淤泥里,田里乌黑的淤泥和踩着有弹性的草煤田埂上,打谷场上被稻谷颗粒镶嵌成一片金黄,我们不断心疼地叫出声来:这太可惜了!海埂五七农场里的工人说:“田里的掉的稻穗是支农的人太多,不注意抛洒的,打谷场上的主要是风车从打谷机里吹出来的空谷壳。”我们到田里摘几穗看着很大的稻穗观察,发现几乎每穗都近一半是空稻壳,故风车一吹就少了一大半。围出来的田,玉米杆长得又粗又壮,但玉米棒儿才有虎口长,棒上的苞谷粒也长得稀稀拉拉的。后我们向有经验的农业技术员请教,说是因为形成于千万年的草海底部大多是草煤(也称海肥,又称猪屎泥)及其它腐殖质,晒干可燃烧。若土壤改良中配置不适当,就难以储存水份和肥料。由于围海造田的垦区面积是猪屎泥,且低于滇池水位2.5米以下,易春旱夏涝,根本不适应农作物的正常生长……又有的说是在湖盆里新围造的田土壤太肥沃,让庄稼反受不了。还听说有人也想种植桑叶发展蚕丝业,可仍效果不佳。也听说有人试种过西瓜,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就因说不清的诸多因素而使粮食作物种不好,新围的这三万亩土地其实完全不适合耕作。“当年围海,当年造田,当年高产”的口号成了一个可讥嘲的黄粱美梦。这也许是大自然对我们的“最好回报”吧!
破坏生态的反思
        据《滇池水利志》记载,1969年到1978年间围海造田约34950亩,使滇池面积缩小了23.3平方公里,上世纪80年代与90年代在滇池外海修筑防浪堤,又使其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另据《昆明市志》记载,这场滇池厄运历时近三年,1972年3月,根据全国计划会议“一般不要围湖”的精神才停下来。当时就传说是周总理亲自叫停了昆明的围海造田。
        为这场既劳师动众却又劳命伤财,且还得不偿失的围海造田运动中,单为了工程和参加劳动者的日常生活需要,西山及周边的林木资源和山体等遭到就地取材大军的乱采乱伐。总之,使昆明整体造成的直接或间接的经济损失非常巨大,生态损失就更不可估量了。
        上世纪中后期,由于科学技术更加进步,大型先进的机械化施工开始普及,故全球自然环境的人为破坏比以往越加迅速地扩大,才导致各种罕见的自然灾害频发。近来人类逐渐认识到不能再肆意破坏自然,或轻于提出征服自然的口号。开始认为应该敬畏自然,顺其自然。
        如今,为擦亮和保护好滇池这颗高原明珠,近三十多年中,才在滇池草海围垦之水域地修建海埂公园、云南民族村等旅游度假区,又逐渐在滇池湖滨沿岸退耕还湖,并人工恢复了一些生态湿地。若再妄想征服自然,也许人类就将散失生存的环境与条件了。

热火朝天的围海造田工地

此老照可看出从西山脚下排成几股的长蛇阵延伸到草海边码头,这是在用人抬篚箕传递输送往西山挖取的山土,再上船运去填海造田的情形。

气势恢宏的围海造田工地

每天早上八点出工前站立在船上开会,都要先读几段毛主席语录,然后汇报当天的工作计划。收工时也需站在毛主席画像前汇报完成任务情况。

围海造田的大军在新造的田里耙田、打埂。

运大毛石筑坝和填海造田的昆阳大帆船行驶在滇池中

老照片可看出大观楼外草海还有宽阔的水域。

滇池草海被围填去的水域示意图

草海水域中纵贯南北的这条深蓝,浅蓝分界直线就是如今的海埂大坝沿线位置;横贯东西的这条绿色的植被线就是原来划分内海(滇池草海)和外海的天然海埂。现在原草海东侧这块很大的深蓝色区域建成云南民族村和民族博物馆等生活疗养,以及一些高端住宅区。

20世纪80年代末在邻近海埂北边水域建起的“水景园”

这是20世纪90年代初在当年围海造田的部分区域上建起的“云南民族村”

当时围海造田筑起的拦水大坝改造成如今的观景长堤

这里平时是观湖光山色的好去处

大坝堤上冬季观海鸥

海埂公园风光如画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clzg_5d5d044ade385 0

我们就是亲历者!当时用小学生稚嫩的肩挑着担子摇摇晃晃走在満是螺丝壳的大坝上的情景历历在目!休息时随地躺下马上呼呼大睡。至今腰肌劳损就是那时落下的病根。

  • 大卫  : 是啊!也许我们都是同龄人,就如我们这一辈歌词中唱的那样“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我们这辈围海造田完,没多久又下乡当“知青”,年轻时一直奔波……如今的生活和过去比起来,真是幸福多了!感谢您的观帖和点赞点评!

    2019-08-21 17:34 0

08月21日 16:52

滇池渔夫 0

滇池的痛

08月18日 10:30

魔笛 0

房地产商们一定会衷心感谢其先辈肉食者们卓越远见。

  • 大卫  : 您说的很对!牺牲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让一些人得益不少。但就是不考虑长远,都犯了太短视的老毛病。

    2019-08-17 14:37 0

  • 魔笛  :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没有前人的围海造田,哪有地产商从滇池边淘出的滚滚钱财。一一一围海操,一直未停过,这是一块令人馋涎欲滴的肥肉。

    2019-08-17 12:23 0

08月17日 12:16

南天 0

一言难尽

  • 大卫  : 感谢老师的观帖和点赞点评!

    2019-08-17 11:58 0

08月17日 07:29

骆驼(周国能) 1

好文,难得的图片

  • 大卫  : 感谢周老师的观帖和赞誉

    2019-08-17 11:21 0

08月17日 01:41

大卫 0

感谢彩龙所有观帖和点赞、点评的朋友们!

08月14日 14:46

涯夏 0

滇池是我们的母亲湖,一定要保护好她。

  • 大卫  : 是啊!我们作为昆明人都应该世代保护好母亲湖及与她相关的河流。我们更要珍惜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感谢老师的观帖和点赞点评!

    2019-08-14 10:46 0

08月14日 10:2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6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