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记忆中又多了一座温暖的城

曾经读过一篇写城市的文章,其中有一句话特别的打动我,大意基本是这样的:不要嘲笑任何一座走过繁华落寞后的城市,或者,它仍是许多人的记忆之城和温暖之城。读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的城市是——福建泉州。一直以来,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西安,作为丝绸陆路的起点,有太多帝王将相的陵墓、兵马俑、古城墙等等遗迹让人魂牵梦萦;泉州,丝绸海路的起点,我对它却始终没有什么感性的认识。如果不是时间流淌后有了如今的交集,我记忆中的泉州一定仍是学生时代历史课本上描写的浅表印象:泉州,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靠海,是闽南文化的源头。


没有厦门的喧嚣熙攘和"自贸区"的光环,没有省会福州的地位裴然,福建的泉州,带着上古时期的朴实和市井烟火气,在历史的长河里沉浮。虽然宋代理学家朱熹曾经感叹泉州"此处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但说它是古韵旧城,它比不上北京西安和苏杭,没有故宫天坛这样恢宏的古建筑群,没有史书记载中如玄武门之变那样的刀光剑影,没有西湖断桥苏堤白堤和灵隐寺流传下来的诸多传奇;说它是现代化城市,它没有上海广州的繁华喧嚣,更没有当下热搜榜上网红城市贵阳的大数据、云计算。在信息化现代化的城市进程中,泉州这座伫立在台湾海峡的千年古城,渐渐地淡出了许多人的视线,它存在于中国的城市版图上,带着属于自己的底蕴和挤不进一二线城市之列的失落,默默的守护着曾经的辉煌。你去或者不去,它都在那里,不言不语,不骄不躁。

机缘巧合,在桂圆挂满树枝的初秋时节我来到这座可爱的城市。在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的佛教寺院大开元寺中,一百根梭子状的石柱撑起的百柱殿上,仰头可见身系五彩飘带的"飞天乐伎"手持各种乐器笑意盈盈,神态各异的翩翩起舞,据说这些廊檐飞壁上的可人儿守护着整座大殿的平衡,是前人建筑艺术的匠心所在。曾经被雷电一劈为三的千年的老桑树,各自生长,枝繁叶茂,如"三树同根",树干上长满了白色的木耳,犹如白莲花开,这神奇的景观据说就是"桑莲古迹"的来历。寺中长满了桂圆树和古榕树,走累了坐在桂圆树下纳凉,随意捡一粒桂圆放进嘴里,满口鲜甜。寺中的东西塔、宋代著名书法家米芾的题刻"万山第一",都是保留完好的古迹。寺门外保存完好的东西街古街区和木楼群,诉说着宋朝时此处的繁华,朱熹撰写弘一法师书写的"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的楹联,说明古时儒文化在此处的盛行。佛教、妈祖、伊斯兰教、基督教和孔庙建筑群咫尺而立,彰显着古代不同宗教文化的交替辉映与和谐共生。如今,或许少了熙熙攘攘,但作为宋元时期海外交通的重要港口,这里有中国现存最早的跨海石桥——洛阳桥,这是北宋泉州知州蔡襄主持建成的"筏型基础"桥,全长虽不足千米,却蕴含了中国古代能工巧匠的聪明才智。清源山上,老子的石像雕塑背山面城,相传,老子骑青牛西出函谷关,云游至此显圣成像,故此地称为羽仙岩。《泉州府志》有载:"其地有石天成,略见头目髭须之状"。山中还有弘一法师的舍利塔。这位俗名为李叔同,写过那首耳闻能详的《送别》歌词"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大师,原来圆寂在泉州的温陵养老院,而他弥留之际写下的"悲欣交集"就刻在安放着他一半舍利子的塔边岩石上,那一句"如果离开时,眼中有泪流出,那是因为悲欣交集"的别语,每每想起总是让我有那种花枝春满天心月圆的感触。

千百年来文化历史的积淀,早已经融入当地人的血脉之中,至今仍能寻觅到余味。他们轻声细语,满面含笑,包容而谦和。古老的主街旁一条条小径入口处的墙角显眼处摆放着写有"免费凉茶"的保温桶龙头一开放出的温热凉茶,学校外围墙边的路边整齐的排放着接小学生放学的黄色大巴……让我在所见所闻中,渐渐地,喜欢上了这座位居东南沿海的小城。比起大城市,它显得有些落寞,可举手投足间却让人觉得温暖。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景洪头等舱客栈 3 0

老子天下第一

08月12日 21:0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