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八十九章 玄冥之镜

白色的花朵纷纷扬扬,如果没有这一场战斗,这是多美的一场相遇,无尽的黑暗中静静飘散着美丽的花朵,洁白纯净。自小练习的剑舞恢复了它的本意,战斗。恐惧到再无可怕,恐惧本身就是武器只要善于控制、运用就是致命的武器。

一路厮杀,目标明确,直奔我的箭消失的地方而去。’虚无之剑’劈开一条无人能靠近的黑暗之路,一路的琼花、莲瓣都在往一个方向去,那就是我的目的所在。

一道闪光,一把阔口大刀拦住我的去路,“站住,往哪走?”刀口上翻倒剃回来。倒退一步,运剑扫向挥刀后的下盘空隙,挑开了如云的黑纱一角,顺势上挑,黑纱破处虚无侵入吞噬所有。在不远的地方我已经看到一缕暗蓝的光线,那是‘玄冥之镜’吞噬一切光芒时,光芒的本体留下的最后一丝光幻化的蓝光。越来越密集的琼花和莲瓣飞向蓝光中央的一个幽暗的黑洞,那就是‘玄冥之镜’。我的箭带着金色的箭羽正插在紧贴着黑洞的边缘,已经撕开了一条缝隙,它已经不能在送人马过来。

琼花和莲瓣更加密集地涌向‘玄冥之镜’几乎把它掩盖,正是时候拿下它。摘下一片莲瓣念出咒语,莲瓣变大、变黑飞速扑向‘玄冥之镜’裹住镜面。眼见到手,我驱动莲台飞向被包裹着的‘玄冥之镜’。被莲瓣裹住的‘玄冥之镜’再不能吞噬,也不能散发出纱云。失去了纱云的保护,跑过来的各色妖魔怪物,立刻被虚无吞没,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泽甩出黑白的绳索要捆牢覆盖在镜子上的黑色莲瓣。一朵朵洁白的琼花散发着微弱的白光,汇集起来,照亮了‘玄冥之镜’周围的一小块地方。我驱动莲台来到镜前,变大的莲台将‘玄冥之镜’托在莲台上,看起来它只有一人多高,宽不过两尺,却能对抗虚无之境的暗黑。

一个黑影突然冒出来拦在镜前,黑色的斗篷,脸藏在帽兜里,伸手就像我抓过来。本能地挥剑拦在面前,“你是谁?”

“无名小辈,还不快快将’聚元鼎’交出来。”它紧贴着‘玄冥之镜’站在离莲台不远的地方,“我本不愿伤及你性命,但你三番五次坏我好事。”说着再次抬起手来,他手中有无尽的力量,绵绵不绝地向我袭来,却不是要把我推开,而是将我拉向它。就像上次我掉进井里一样,原来他是为我而来!我用剑必然刺破他后面的‘玄冥之镜’他算好我不敢用剑。但是我有我的办法,将剑柄举起来,对着扎在镜沿的箭说,“收。”

箭应声飞回,穿透了把手伸向我的人,他立刻倒在莲台上,白泽立刻将‘玄冥之镜’捆好。莲瓣一层层将‘玄冥之镜’裹起来,它变得越来越小,最后不过一个五寸大小的东西。

“你到底是谁?”我看着躺在莲台上的人问,“能来到莲台之上,寥寥无几,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抓我?”

它躺在那里一言不发,白泽跳到我的莲台上,挥剑挑开斗篷,里边却什么也没有,原来只是一个幻像。“幻象不能用法术,能在这里用法术定是元神,至少一部分,它真的是要抓住你,素惢。你这一箭伤了他的元神。”

“烧了斗篷。”我看着莲台上剩下的东西说。

白泽唤出幽兰的火焰,点燃斗篷,斗篷立刻跳了起来。我手腕上显出’云丝雾镯’突然脱开,化成一个丹炉将它扣在里边落回莲台。我看着熊熊的炉火里那件斗篷左突右撞,“你以为我会把你带回玲珑观吗?你就留在这里。‘玄冥之镜’只有一个,我留下。”

“你以为这就完了?’无相之主’绝不放过你!”炉子里不管是什么咆哮着,但是至少关住了一部分。

“既然这样,我把你给应龙送去。”我对着丹炉说:“去。”丹炉落在白泽刚才站立的莲台上,白泽一挥手,莲台合了起来,变成一朵黑色的莲花苞落在手里。

“素惢,真的要送到应龙那里去?‘虚无之火’居然烧不了,想必是了不得的东西。”白泽托着花苞说。

“不论什么,应龙应该知道,能被’五箭之弓’伤了,不被你的‘虚无之火’烧化,可见是个了不得的,那就炼丹好了。”四处看看,已经感觉不到还有什么东西存在,于是我对白泽说:“召回莲台。”

白泽现出本相,跃进黑暗,不一会儿,在四周露出一个个洁白的莲瓣尖,慢慢打开,我们的莲台落在了玲珑观的兰台上。

琼花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我站立的莲台渐渐变小,飘起来裹住装着丹炉的花苞。驻守玲珑殿的两个白泽走过来,“守护可好?”

“我还好,玲珑观如何?”我托住黑色的花苞问。

“并无人来犯,玲珑观甚好。”

“那就好,我带这朵花苞去昆仑虚,这里有劳各位仔细看守。”和几个白泽道别,他们为我打开一道门,穿过虚无之门,我站在昆仑虚玲珑观的玲珑殿前。

应龙和一个我没见过的神祗站在大殿前,远远见我过来应龙一笑:“你输了,她来了。”说着就到了我面前,“素惢,来,见见灵宝天尊。”

“小女素惢,见过灵宝天尊。”

“你就是那个一下子得了不少宝贝的孩子?这又是托着个什么?‘虚无之莲’到了这边居然还好好的!”灵宝天尊笑嘻嘻的看着我。

“回灵宝天尊,这是我们在’虚无之境’抓住的一缕元神,被白泽的‘虚无之火’在我的’云丝雾镯’变的丹炉里炼着。”

“我说不错吧,”应龙一笑,“我们瞧瞧,这都跑到’虚无之境’了,灭了元神也不为过。”说着他一挥手,我手里的‘虚无之莲’打开花瓣,露出中间的丹炉。丹炉显出里边的情形,蓝色的炉火旺盛地烧着。黑色的斗篷就像有人在里面一样端坐在火焰中。

“躲在帝王台,集聚了灵气还魂了,可惜不是主儿。相柳,谁是‘无相之主’,你想干什么?”灵宝天尊瞟一眼丹炉问。

里边悄无声息。

“不说就交给你吧,”灵宝天尊对应龙一笑,“倒是这孩子,你好好看着,相柳这一趟,走偏了。三魂七魄不稳,又天生異稟,会打主意的,倒是个附身的好皮囊。”他点点头问我,“你的龙鳞呢?”

“回天尊,’虚无之境’金麒麟出生,它借用几天。”我回答道。

“金麒麟?”他们俩异口同声地说,“不是说白泽?”灵宝天尊看着我问。

他们不知道吗?我有些奇怪,“回天尊,玲珑观的神使是白泽,金麒麟是碑堂的神使。”

“它是怎么出生的?”应龙问。

“莲池之中,‘虚无之莲’孕育。”像是为了证明我的话,包裹着丹炉过来的‘虚无之莲’退去黑色,再次打开莲瓣,洁白依旧,金色的莲台。

灵宝天尊伸手将莲花招至掌中,“真是好。”说着另一只手在花上轻轻拂过,递给应龙,“不如在你这儿养着,你这儿好是好,就是太肃杀冷清,也该有个莲池、桃林什么的多些生气才是。”

“要修身养性前面去,你不是为了我这里的肃杀来的吧?素惢,你除了把这妖孽炼丹,还得了什么?别,先别拿出来,想要什么就和他要,要够了再拿出来。算是他在我这儿聒噪了半天又不说缘由,该赔的。”应龙突然变得不客气地说,“好歹玲珑观不理你们的麻烦,可找了玲珑观的麻烦那就不客气了,别想着说情。”

“怎么还这么个脾气?你把孩子吓着了,”灵宝天尊还是笑嘻嘻的,“昨儿幽冥来报,他们丢了‘玄冥之镜’,今儿你就上来说,有人偷袭‘虚无之境’想着是不是有关,就来问问。”

应龙笑起来,“吓不着素惢,今儿没谁帮忙她不是也拿下相柳?昨儿报?这就巧了,那么要紧的东西说丢就丢了?你就告诉他们,这是上古的东西,我们玲珑观收了。”

“啊呀,有你这样的?”灵宝天尊看着他问。

“怎么了?”应龙反问。

“好歹人家当这东西几十万年的主人,怎么你说收就收?”灵宝天尊问。

“都拿着打到’虚无之境’去了,还不收?”应龙丝毫不放松口气。

“你……”

“二位尊神,小女弄坏了‘玄冥之镜’,不知道可有办法修复?”我打断他们的争论。

“什么?”应龙笑嘻嘻的问,灵宝天尊吃惊地问。

我取出莲瓣包裹着镜子呈上,“它们用‘玄冥之镜’冲破’虚无之境’,我用’五箭之弓’向‘玄冥之镜’射了一箭,正好射中镜沿,将镜框射坏了。”

“干得好!”应龙哈哈笑起来。

灵宝天尊看看我手里的东西,“就是这个?”

我答道:“是,因其吞噬光明,我只能用‘虚无之莲’的莲瓣将其包裹。”

“根本没有‘玄冥之镜’的气息。”灵宝天尊接过我手里的东西向空中抛去,莲瓣打开,几条黑白的丝绦,把最后一片莲瓣捆得结结实实。灵宝天尊催动法力,才将丝绦解开,莲瓣飘落,露出里边的镜子。一面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铜镜出现在我们面前,托住镜子的玄石框裂了一条缝。

灵宝天尊看这镜子叹口气,“你说你拿什么射的?”

“大羿之弓箭化的玩意儿,我还嫌小气了。怎么没把它射穿了?素惢。”应龙幸灾乐祸地问。

“白泽说如果毁了,恐损毁幽冥。”我小声回答。

“下次再有什么东西带人马过去,管它什么幽冥、天庭,直接射穿!”应龙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连这个都受不了,枉称神界、鬼界、什么、什么界。”

“哎,你呀,”灵宝天尊抬头看看他,又看看镜子说,“幽冥,总是黑暗之中的存在,就靠这个吸走多余的光彩,这下怎么好?”

“谁让他们看守不好?”应龙无所谓地说,“你在这里唠叨,不去找人修?”

灵宝天尊对他摇摇头,“怎么说你也是个神尊……”说着伸手拿回镜子,一拱手,袍袖一甩消失了。

“记得和幽冥说,把谢礼送过来,帮他们夺回活命的根本,幽冥光彩大放,多好的景致,真个天下太平呢。”应龙兴致勃勃地看着他去的方向说着。

“素惢,我们后面去。”他转头对我说,“无有,把丹炉送到青岩洞去,去把帝王台附近的都收来,一炉炼了。”

来到庭院里,狰和毕方鸟已经在等着,“看来真是狠狠打了一场呢。”

“怎么不是,把‘玄冥之镜’都射裂了,还好没射在镜面上。”应龙听上去还在幸灾乐祸的,“居然让使者跑到堂上,对我们怎么选掌铃人指手画脚。你们俩好好在这儿带她去泡泡温泉,修养几天,反正也用不着去上学了。我去瞧瞧那丹炉里的,好久没怎么玩儿。”说着一缕青烟消失在我们面前。

“素惢,你没伤找吧?”毕方鸟问。

“我?没有吧,没那里不自在。”我看看他们不像打过的样子,就问:“那些家伙没去找’三界交汇之地’玲珑观的麻烦?”

“你怎么知道?来了,还没到山脚,就被赤团华和兵神弄得灰飞烟灭,他真生气了,我们就在兰台上看看。”狰看着我,“你怎么会知道他们来?”

“白泽说他们找两样东西,’三界交汇之地’玲珑观里的‘九转轮回’,还有’虚无之境’玲珑观的‘聚元鼎’说有这两样就可以聚拢元神形体。”我叹口气,“之前龙神说它就在’三界交汇之地’看着谁会来,还真是料事如神。”

“看来䱻鱼说的不错,要么拿到两样神器,要么抓住你。”毕方鸟点点头,“’虚无之境’的玲珑观谁是神使?”

“玲珑观是白泽,碑堂是金麒麟。”我解下斗篷、佩剑,“真很累。”

狰接过去,“咦,金麒麟?白泽?难怪很少见到它们。”

“难怪你打得过那些东西,”毕方鸟看着我的剑说,“没觉有些不同?”

“怎么了?”我看一眼狰手里的剑。

狰看着剑鞘说,“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剑鞘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些漂亮的莲花纹。我接过剑抽出来,剑身两边平白出现龙纹和麒麟纹,全都是战斗姿态。我突然想起来,从前’虚无之剑’不会在人前出现,除非我唤出来。

我把剑放回剑鞘,仔细看看,它是一把真实存在的剑。有分量,有形制。还能不能像从前一样隐形?我有些好奇。它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狰和毕方鸟瞪着我,“你在想什么?”

“我想它隐形,它隐形了。”我看看四周并没有剑的踪迹。

“它当然能隐形,遂了你的意,可你知道有多少神仙,做梦都在想有这么一把剑?如果有,哪怕去赴瑶池会都会带着,挂在显眼处,就怕别人看不见?”毕方鸟笑起来。

“他们不用和妖魔打仗,我可是时时防着,要让人随时见得到,且不是就像放暗器前大喝一声,接招!那么傻?”我抱起斗篷,边走向自己的房间边说。

“那也是……”他们在我身后笑起来。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