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唱蛙鸣



对于我这样正宗土生土长于农村,现今在周末又回归乡居的人来说,念兹在兹。田园情结,永远的乡音、乡情、乡愁,不能释怀,也不敢忘却。


常规生活,周末乡居,又回到昆明市北郊,松华坝水源保护区内的滇源坝子,在小园践行着亦耕亦读、晴耕雨读的生活。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读南宋词人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就有了一种血肉相连、深入骨髓、身临其境般的体验和感受。自是欣喜不已,觉得自己就是词人的知音读者、铁杆粉丝。


明月高悬,鹊儿惊飞(有月落乌啼的意境),“别枝”摇曳。夜半时分,清风习习,鸣蝉更幽。词人在动静相宜的一翻景物渲染后,托出了全词儿我最喜欢的经典之笔——“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在一派和美恬静的蝉唱蛙鸣声中,词人欣喜地把一个丰收在望的乡村夜晚田园风光展望在了读者面前。


本周末,刚是立秋后,在小园乡居,我不但分明地听了“鸣蝉”,还有意识地寻了“蛙声”。


时近立秋,蝉虫感阴而鸣,所以也叫秋蝉、寒蝉,因在夜深人静时鸣唱之声更响亮,所以还叫“暮蝉”。每当夜幕降临后,无论我是漫步于田间机耕道,还是静坐于莲池边,或者回到书房里夜读,都可以听到包括蝉虫在内的许多秋虫们不知疲倦的、清脆地、绵长的鸣唱,伴人入眠。


小园的蛙声在一片杨树林地的深处。


头天晚上刚忙完杂务活在书桌前坐下,一场闲适、舒畅、合宜的大雨就下来了,刚好创造了晴耕雨读的佳境。不过在这样静谧的乡夜,听雨声沙沙敲打树叶的大自然妙音,比读任何文字都更美,有更融进生命和骨髓的深切体验。我就一任静坐听雨——奢侈地“浪费时间”,还发了一条朋友圈以示欣喜。


生活就是这样,一张一驰,方是文武之道,劳逸结合,亦该身心灵兼顾。忙乱的时候疲于奔命,感觉只是生存而已,闲适下来静心感受的,才是生活的真味。


第二天晨起理荒秽,就在我侧边的杨树林里,积水的洼塘处,就有了一片连绵不绝的“蛙声”,其实更明显的声音是来自蟾蜍。


滇源真正的蛙,现在少了,已难得一见一闻。转眼十年了,滇源人为保护“昆明头上一碗水”,两万余亩水稻田进行了“农改林”,以减少种植上的面源污染,来养林涵养净化水源。


滇源现在没有稻田,只有林地。“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景象,留存于十年前这些时节的记忆里。由南至北纵贯坝子的两万余亩稻田,这些时候正处于谷穗的灌浆期。平铺直泄,连绵至山脚天际的稻田,如一幅上乘的水墨画,是词人辛弃疾笔下“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最贴切不过的现实版图景了。


十年磨一剑,有失有得,过着清贫日子的滇源人,守得了一方绿水青山,其生态效益日益凸现。


唯愿滇源的绿水青山能变为金山银山!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6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