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古鱼肥稻谷香——七星摸鱼节撷景(彩云之南随笔之二十四)

图文 李存梅

 

应邀参加今年第二届摸鱼节活动,地点在七星镇腊味村委会鲁古村。鲁古村,曾经去过,记得大概位置,可走着走着,我却不识路了。

30多年前,我在白排读初中,学校在白排与腊味两村之间,校门前是坝子,坝子中间有一条马龙河,属凤龙湾下游。河水滔滔,从则嘎村绕过山边,经鲁古,流至七星大桥,并入牛栏江。

记忆中,鲁古村除了从考武进去是旱路,其他三面皆河,遇涨水,孩子们到校上课必须乘船,很不方便。夏秋季节,低洼的稻田,隔三差五被淹没,常致庄稼绝收。

过去的鲁古村,是一个“无路村”,周围村庄的姑娘,一说起鲁古,家人都会警告,不要嫁这个村的小伙,此地虽说自然环境不错,但出进不方便,易遭水灾。

依导航带路,指挥往七星老大桥中间水泥路岔下去。路两边是马龙河与牛栏江,滚滚的江水夹着陡峭的道路,我捏着一把冷汗,叫爱人开车慢点,慢点,再慢点!

过了危险路段,我暗忖,真是老革命遇着新问题,我这个“老七星人”,尽然找不到去鲁古村的路,是笑话!

再往前,七弯八拐,居然绕上新修的易北连接线,突然觉得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崴人的导航,让我们白白走了一大段冤枉路!好在这一绕,让我着实体会到“条条大路通罗马”的含义。

下了新公路,鲁古村的入口处,几个警察早早在那里值勤,告诉我们往前走就是活动地点。

一路都是参加活动的人流,大人孩子,男男女女,一脸欢欣,满眸期待,大家都冲着寻甸县2018年首届中国农民丰收节暨第二届摸鱼节活动”而来。走在2017年财政农业综合开发新修的田间水泥路上,迎面是飘香的稻谷,热情的秋韵,令人心旷神怡。

等待开幕式之前,沿田间道路逛逛,路边是本地的农特产品:野生干菌、土蜂蜜、附子、香瓜、新米……要尝想买,随你之便!

活动仪式准点开始,天幕敞开,文笔塔做背景,迎中秋、庆丰收的民族舞蹈,在灿烂的阳光下,在金色的流香里,舞姿随风飘逸,如花绽放。有诗曰:

文笔绘丰收,田间岁月柔。

风随人曼舞,银鹭放歌喉。

  

歌舞升平庆丰年,争看比赛显身手。

割水稻比赛开始,参赛队员由七星镇各村委会选送,每个代表队3人,分别承担割、捆、运。割水稻不仅是技术活,也是力气活,要训练有素的团队才敢上“战场”。你看江外队,腊味队,戈壁队……割的选手弯腰挥镰倒一片;捆的反挽正扣脱手堆;运的翻飞脚步来回跑……不一会,田边过秤的水稻堆成山。观众里三层外三层,挤挤攮攮,嘻嘻哈哈,将路两边围得水泄不通,为选手们加油助威,有《古调笑•割水稻》记之:

忙碌,忙碌,镰起汗流割谷。

清风助阵丰收,稻子低低点头。

头点,头点,看客高声呐喊。

   

回首,那边剥板栗的更是有趣,一大堆浑身是刺的毛栗包,剥者嘘嘘,观者哈哈,一不小心,扎你没商量!而那些参赛者,窸窸窣窣,脚手并用,剥得欢快有劲。真乃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古调笑•剥板栗》记之:

开剥,开剥,毛刺一身乱啄。

脚蹉手捡忙团,个个嘘嘘拥前。

前拥,前拥,各显神通看桶。

  

剥玉米的更是风卷行云,激战不断。在比赛项目中,剥玉米是较简单的,大人孩子,男女老少,人人皆可,个个都会,最多是人家剥一桶,你剥一捧。当然,若要拿奖,还是有难度的。你看参赛选手噼里啪啦,忙个不停,那个热情,绝不输于调兵遣将的指挥官,有词《古调笑•剥玉米》为证:

齐上,齐上,老幼相携所向。

一苞在手快哉,万马千军路开。

开路,开路,弹雨枪林无数。

  

而那些编辣椒的,大多是农村妇女。一堆辣椒,一把稻草,将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编成串,实属绝技。有人用麻花辫,有人扭绳,她们翻飞手指,各有编法。我举起镜头对着一农妇,红火的辣椒,红扑扑的脸蛋,微笑,在翻飞的指间定格。

看着两个扭绳编的妇女,她们编时将辣椒把弯叠与后边的辣椒一齐拴紧,工艺讲究。我说:“这是比赛,折把多一道工序,影响速度,别折把了,拴紧就行!”她们微笑:“那样干了辣子会掉的!”看她们精雕细琢的认真劲,似把比赛早抛之脑后。其实不然,农村有句老话:“人骗地一时,地骗人一年!”说的是盘田种地,要精耕细作,才会有好收成。在精于耕作的农人心中,为人做事,与盘田种地同理,实实在在,决不偷工减料。

我出生农村,从小耳濡目染,知道编辣椒又快又好的方法,将一捆干湿适中的稻草刷去枯叶,理几根颠倒在手,用膝盖夹住一头,从中间搓一段绳子,反折过来将稻草合拢交叉,一分为二,添着稻草,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三个五个辣椒理齐,拴把拧紧,反复操作,至长度够,将两股稻草合拢搓绳,穿先搓的绳扣上,打结即可。若比赛用此法,准赢。

比赛时间到,妇女们举起各自的劳动成果,红彤彤的辣椒串,在笑声中特别耀眼,有词《古调笑•编辣椒》记之:

柔指,柔指,上下翻飞翘起。

拈来叠去坦然,名利精心慢编?

编慢,编慢,日子才知咸淡!

 

 最后一个节目是压轴大戏——稻田摸鱼。一丘长方形稻田四周,早已挤满等候的人群,大家欢呼雀跃,摩拳擦掌,准备一比高下。裁判点名,喊参赛选手入场,每人发一只小塑料桶,准备好,一声令下,徒手摸鱼开始。

选手们蜂拥而至,入稻田稀里哗啦混搅乱摸,泥水四溅。很快一田浑水,呛得鱼儿浮头喘气。有经验的选手一条条捉起,没经验的东一下,西一下,依旧两手空空。

此时,摸到摸不到鱼不重要,玩的就是一种心跳,一种快乐。你看那些孩子,用小网兜乱撮乱网,网到不是鱼儿是欢笑;那个在泥水里打滚的男人,哪是摸鱼,分明就是一条大热天打泥的“水牛”;那个穿着一步裙的姑娘,三下两下,还真摸到几条……不大一会,一些观众,再也忍不住摸鱼的诱惑,纷纷挽袖卷裤腿,鱼贯而入。一时间,水声欢笑声,在稻田间此起彼伏,久久萦回。

我在田埂上拍照,看着那些浑水摸鱼者,有会摸的,有不会摸的。其实,田里人多,水搅浑后鱼儿缺氧浮头,此时只要看准游鱼,叉手一撮,定然摸到。

我在田埂上边拍照边指挥面前的选手,一个很快捉得半桶,有两个笨,摸到手里的鱼,一扳,逃脱了!

我笑:摸鱼有摸鱼的方法和技巧,没目标乱摸,难摸到;要静观其动,对准浮头的鱼儿,快速下手,即可捉到。

比赛时间到,选手们提着多多少少的鱼儿上称,而那些凑热闹的大人孩子不愿走,依然在泥水中,摸来摸去,乐不思归,有词《古调笑•摸鱼儿》记之:

田里,田里,搅水摸鱼游戏。

大人孩子扎堆,玩乐开心不归。

归不?归不?日暮江天疾步。

 

看着玩兴正浓的人们,七星镇的小白告诉我,要我们去稻香鱼庄吃晚饭,品尝稻花鱼。

到达指定位置,坐下,发现初中时的赵同学来抹桌子,一问方知,这是他家,农家乐是他弟弟开的。我说,同学几年,不知他家门朝东朝西,居然在知天命的年龄,被别人邀来,真是无巧不成书!

我们同桌就餐的人,是比赛的裁判,大家在一城工作生活,虽然平时没多少交集,但都面熟。说起来,不是老乡也是见过听说过的人,自然“见面熟”。

七星是我的家乡,30多年前工作过的地方,近年路过,几乎未在镇上停留,已变得有些陌生了。好在我经常参加一些寻甸的文化活动,拍一些图片,写一些诗文,发不同刊物、网络和新媒体,有不少人在关注地方文化,他们从作品中认识、关注和支持我。每每走进大街小巷,总有人主动与我打招呼。看着他们,似曾相识,有的却分不清谁是谁,我就笑笑作答。特别到七星,只要说我是凤龙湾的某某,纯朴的家乡人都会说:“认得认得!”

回程,我对爱人说,这几年国家精准扶贫,兴修水利,架桥筑路,大力投入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老百姓的生产生活越来越方便,日子越过越好,身处大好时代的我们,真心感谢共产党,感谢在七星工作的领导干部!譬如鲁古村,记忆中的“无路村”,今天已变成交通便利的鱼米之乡,成为摸鱼节的最佳活动场所,要在30年前,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大好事!有道是:

无路变通途,回头是须臾。

乡音天地久,国泰稔年姝。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